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玄霄仙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夏至

玄霄仙君 孤星入梦 2565 2020.09.16 23:55

  诗云:

  超凡何劳肮脏骨,起圣无需不老方。

  寻得鹊桥闻真意,踏出昆仑临仙乡。

  青龙引火巡绛宫,白虎兴波入洞房。

  此间著得八千字,甲木生雷演玉章。

  转眼,间时间匆匆流逝,又是三月时间过去。

  自那日之后,柳元正便很少见到糜安筠的身影,偶然道左相逢,也只见她匆匆而过的身影,终究是拜入玉都院修行许久的弟子,课业上的进境已经与柳元正大为不同,已经极少去听各殿通讲。

  但是凡有两人同殿听讲的时候,少年这里也便能察觉到糜安筠实现的注视,即便已经不似丹殿第一次时那般的丧心病狂,但仍让少年如芒在背。

  这一位此女不只因为何故,依旧在关注他。

  而昔日柳元正和朱子同的对话,也让柳元正愈发笃定了自己的猜测推断。

  三月相处,柳元正也已经和朱子同熟络起来,经过几次旁敲侧击,在朱子同也没有多少遮掩的情况下,柳元正也早已探知了此人的跟脚。

  朱家确实是五雷仙宗中的修行世家,传承已有许多岁月,这一代的家主更是昔年道子,如今在掌教一脉岳霆峰做长老,朱子同便是这位长老的五世侄孙。

  如此出身,端的算是显赫,玉都院中几乎也算是人尽皆知,再加上朱子同爽朗的性格,自是在玉都院中很吃得开,远近高低都要卖他个面子。

  可这般交友广阔的人,在柳元正问到糜安筠此女的时候,反而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什么紧要来。

  左右闲扯了数句,也不过是知糜安筠乃尘世出身,早在朱子同进入玉都院之前,便已入门许久,向来是冷清的性子,也不见她有甚么私交甚密的好友,倒是听闻糜安筠昔年选择了玉都神雷一脉的道功,修得不差。

  浅浅几句,端是让柳元正听出了诡谲来,不是柳元正看不起尘世出身的修士,自古以来不知多少天骄妖孽出身尘世,但那也是修行有成之后的事情了,如这等不久前刚在红尘中打过滚的人,七情六欲缠身才是常态。

  尘世留在他们身上的痕迹还未褪去,往昔的经历好也罢,坏也罢,注定仍旧在影响着他们的心性,况且来说,修行的过程是要修士心静如水,心性平和,而不是让人变成木头,变成石头。

  无欲无求?

  柳元正第一个不信!

  便是柳元正这样氏族出身的子弟,朱子同这等仙宗世族子弟,自幼经受教导,依旧有着欲念存心。

  二十几岁就能超凡入圣了?若果真是此等天骄,那么糜安筠此刻也该是道子了,至少会在金章院,而不是鱼龙混杂的玉都院。

  可即便是看出了这些端倪来,柳元正也不得不说,摆出个如此冷清的性子来,倒当真算是滴水不漏,柳元正三个月的冷眼旁观,也无法教柳元正这里寻出糜安筠更多的破绽来。

  初时柳元正还心怀试探之意,但随后便意识到糜安筠也是个心窍玲珑之辈,贸然的试探只会打草惊蛇,至少在明白糜安筠盯上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之前,柳元正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既然怀有目的的是别人,那么就注定糜安筠这里会有进一步的动作,思来想去,无非一句老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这一番念头定了心神之后,柳元正反而不再受到那目光的轻易影响,十之有九的心思都尽数放在了玉都院的课业之中,如此三月苦学,自是让柳元正大有收获。

  是日,夏至。

  玉都北斗阁,地字丙辰号房中,柳元正端坐在蒲团上,盘坐入定。

  半年前拳殿修行时的意外发现,也让柳元正养成了喜欢入定悟道的习惯,仔细观瞧时,柳元正也与三月之前有所变化,甚是显著,一身气血更为澎湃不说,通身气机也不想刚走出拳殿时那么失控,已然被掌控到了细致入微之处。

  甚至因为着气血的不断补充,柳元正的身形愈发高挑,骨架长开之后,肩膀也更为宽阔。

  若不是脸上仍旧存着稚气,柳元正的年纪再夸张个几岁都有人会信。

  此时间正是炎炎夏日,柳元正闷坐卧房中,却仍旧镇定,胸口处挂着一枚拇指大小的骨符,此刻正散发着丝丝凉意,笼罩着少年全身。

  这正是柳元正听讲过符殿与器殿的数次通讲之后,私底下的练手之作,为此,柳元正刻意从乾坤袋中选出了一支妖兽的手骨拆分开来,不止做了这么一枚玉符,手腕脚腕,后心后腰,都有被磨成薄片的骨符被柳元正暗暗藏在道袍中。

  毕竟有了化荣道人的诸多赠礼之后,柳元正那一脑袋的左道杂学也终于派上了用场。

  尤其是在认识了糜安筠这个让他捉摸不透的女修之后,柳元正恨不得出门时再挂个骨符顶在脑门上。

  良久之后,柳元正这里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来,方才张开双眼,从先前的沉思中清醒过来,抿了抿嘴,柳元正便旋即起身,坐到桌前,随手翻出张白纸来,一边奋笔疾书,一边伸手翻着本书,仿佛在相互映照着什么。

  少顷,柳元正这里停下笔来,一面端详着写满文字的白纸,一面端详着自己先前传功殿听讲时抄录的《青雷神阳功》。

  这是玉都神雷一脉的道功,以青雷为意象,青者,青龙也,雷者,玉都神雷也!

  自古以来,仙家多以龙喻指神灵,此部道功,便是自青龙入手,以龙之缥缈隐逸阐述雷霆之相,再引入玉都神庭之相,最后归于玉都神雷之道。

  昔年创下此经的宗门前辈,重点在于阐述玉都神雷,而此刻柳元正的眼中,却只有那青龙意象。

  如此双目不断的左右翻看,相互印照,最后柳元正的目光,方才彻底落在自己所写的那一张白纸上。

  “难怪《玄霄秘策》之中有所记载,自古以来修五行雷道者,炼气期多以木行雷道入门,若无玉书襄助,我修五行雷道,多半也要先修木行!

  甲木者,青龙也,雷也!以世间万物带入五行之中,雷霆本就是甲木之道的变种,此间已经不仅仅是相近,而是相通!修雷法,当以甲木雷道入门最为轻易,且直至本源!

  我早先还曾感叹,云罡雷元一脉仙经玄奇,恐怕不沾五行,如今看却是我想差了,玉都院这繁繁道功,不止我发现的那一十二部功法,甚至许多道功的经文之中,都偶然可见甲木雷道的影子。”

  一念至此,柳元正仔细端详着桌上写满文字的白纸,心情亦是欢欣。

  “说来我这也非是自创功法,反而像是对玉都院诸般道功的梳理和筛选,但不论怎么去说,这一番倒是真的将甲木雷道功法的架子搭起来了,这便已经是长足的进境,之后要做的便是细细的打磨细节,取菁华,舍糟粕……”

  这般想着,柳元正这里又缓缓皱起眉头,陷入了新一番的沉思当中。

  “可不论我将这道功打磨的多么圆满,这终归只是甲木雷道,而非是完整的木行雷道,甲木、乙木,正如这光阴,有了烈日,还需有寒冬,才算是完整的一岁……”

  想到最后,柳元正几乎已经轻声呢喃起来,下一刻,他忽的一怔,整个身子都随之打了一个激灵。

  柳元正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他整个人几乎要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伸出手来的时候,甚至都还带着些颤抖,却准确的从桌上翻出两本书来,正是太阳雷元与太阴雷元两脉,包含着木行雷道的两部道功经文抄本。

  “阴阳在道中,阴阳也在混沌中,那么……阴阳在五行中吗?”

  

举报

作者感言

孤星入梦

孤星入梦

ps:推荐票啊~朋友们,推荐票啊~

2020-09-16 23:5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