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玄霄仙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洞里藏千日

玄霄仙君 孤星入梦 3425 2020.09.22 23:58

  诗云:

  寂寂玉都宫,

  寥寥百花红。

  洞中白头老,

  静坐说贤宗。

  光阴流转,眨眼间,两度春秋一闪而逝。

  柳元正仍旧在玉都院修行,当年传功殿考教时的大场面,如今也已经成了玉都院,乃至整个五雷仙宗的美谈。

  毕竟,不算那些经年隐修的宗门老前辈们,如今整个五雷仙宗,可以身穿碧蓝道袍的,也只柳元正独一份,这些年中,因着要继续参悟经文的缘故,不论是玉都院还是金章院,众位长老执事都已经与柳元正相熟。

  昔年《心窍玲珑篇》中记载的繁繁诸言,也不再只是录于书中的冰冷文字,已然被少年掌握,且融会贯通,如今更是用得活灵活现,端是位看人下菜碟的主。

  如今便是许多金章院弟子,见了柳元正,也大都亲切的称呼一声小师弟。

  他毕竟是半只脚已经踏入金章院了,从道籍殿入籍那一刻起,柳元正欠缺的便只是修为,但心中那漫漫蓝图已经铺展开来,柳元正也没有寻常少年般的急切心性,只是一点点的参悟着诸般经文。

  甚至如堂兄的师尊宗明子道人,现如今也算是和柳元正相熟,攀着柳元邱的关系,柳元正也曾登门拜访,求教云罡雷元一脉诸般道经。

  那宗明子道人也是位亲厚的,甚喜柳元邱这个弟子,称赞他有赤子之心的模样,这方面柳元正不置可否,但或许是爱屋及乌,面对柳元正,道人也表现的和善,向来是有问必答。

  还有如兴景道人,这两年中,柳元正也曾寻机登门拜访,终归早先有着善缘在,说来柳元正还是他亲自带入宗门的,如今见柳元正心性憨厚,气质温润,如此一来二去,两人也算是有了深交。

  再入朱子同所在的朱家,则稍显复杂许多,说来朱子同善意的邀请并非自己心血来潮,如这等仙宗世族,向来喜欢与崭露头角的天才弟子交善。

  再加之柳元正也是岭南柳氏修行宗族出身,硬要找,双方之间还是有许多共同话题在的。

  一面是刻意结交,一面是八风玲珑,甚至中间有段时间,朱家还曾邀请柳元正来为宗族的幼辈们讲五行阴阳之道,又一次为借口,送出不少天材地宝塞进了柳元正的乾坤袋。

  说来交往很是顺利,但少年心知,烈火烹油只是表面,但见本质仍是各取所需,日后恐怕也难与朱家之人交心为友。

  在有如许多玉都院弟子,说来近一年里,已经不再如同柳元正刚考教完时那般疯狂了。

  昔日柳元正刚崭露头角时,不知多少玉都院弟子,几乎发了疯似的攀附而来,宗门历代如柳元正这般自创道功者,都曾有过非凡的成就,这是已经写进宗门典籍之中的故事,自然,在他们看来,柳元正将会是下一个风流人物。

  只是面对许多人的狂热,柳元正却只是露出憨直的笑容,用着同样热情的语言,将他们的攀附暗中推诿掉。

  朋友并不是越多越好,若天底下认识的人都交成了朋友,那么所有人也都不再是柳元正的朋友,朋友的数量恰到好处就可以了,不多不少,如此方显柳元正友谊的珍贵。

  至于这些玉都院的同门,保持好不远不近的距离就已经足够。

  昔日传功殿中考教时,柳元正可以张扬,甚至必须张扬,因为这是天才本性。

  但崭露头角之后,却需要低调,倘若仍是沉浸在广交朋友之中,落到玉都院诸位长老执事眼中,就成了浮躁、骄纵。

  不论本性如何,柳元正可是要立志在旁人眼中成为君子的,断然不好因为些许小事就坏了风评。

  ……

  玉都北斗阁。

  卧房中,柳元正静坐在蒲团上,以五心向天式吐纳修行。

  少年幼时善喜抱元守一式静坐,包括后来在拳殿短住的三月里,也多是以抱元守一式静坐参道,但自从开始修炼《甲木太阳功》之后,柳元正便刻意用五心向天式去修炼。

  此式尤善五行之道修炼只是原因之一。

  更重要的是,柳元正不想在自己的修行路上留下短板,是故要在境界微末时弥补。

  良久,柳元正张口吐出一缕浊气来,缓缓张开双眸,只见柳元正的瞳孔此时都泛着莹莹翠绿神光,初时光芒大放,许久之后,方才伴随着柳元正收功,神芒渐渐消隐,恢复双眸本色。

  尤坐在原地定了定神,柳元正方才起身,走到桌前,拿出部道书来,浅淡的落笔,写下数言。

  自从半年前开始修炼《甲木太阳功》开始,柳元正就同步进行着这样的记录,将每日修行时的感受写下,这部道书未来是会收录进藏经殿中的,作为《甲木太阳功》作者的修行手札传承下去,也是未来宗门评判这部道功是否开放给弟子修行时的重要参考。

  早在两年前得到藏经殿天青玉佩,准许在藏经殿一层行走之后,柳元正方才知晓,立宗三万七千年,五雷仙宗拥有的道功已经经文,远不止少年在玉都院和金章院看到的这么些。

  历代总有天骄脱颖而出,创下道功与经文,但这些修行功法,要么对天资要求极高,入门过于艰难,要么随着道法演化,已经落伍,过于孱弱。

  总归因为这样那样的缘故,许多功法因之而受限,最后只有百余部传于玉都、金章二院,更多的功法只能放在藏经殿中,任由尘土满身。

  也正因此,写这部道书时,柳元正更是斟酌字句,慎之又慎。

  片刻之后,柳元正方才停下笔,将手札放到一旁。

  “依着现如今的修行进境,恐怕再过几天,最多半月时间,便可修行至炼气期九层了,这样的修行进境,放在之前,简直想都不敢想!

  说来也是因为道功本就是我自己创出,与旁人不同,还未修行时,我便已经得了道功的真意,旁人炼气期的修为瓶颈于我而言自然是不存在的。

  若是日后此部道功开放,后辈弟子,恐怕也难以复制我的修行路程了。炼气九层就在眼前,练气十层大圆满也就不远了,是该想着炼木灵元珠了。”

  静坐在竹椅上,柳元正这里沉沉地思忖着。

  早先因着化荣子道人的馈赠,柳元正的手中便已经掌握有木行、土行雷道妖丹元珠,这两年之中,柳元正亦是表现出对于炼器之道的极大热情。

  手中尚还有七十一枚妖丹元珠,而朱家也是为了投其所好,如此半是交易半是赠送,柳元正便也算是轻易地换得了三枚火行、金行、水行雷道妖丹元珠。

  朱家族人也多有在两界山坐镇的,行斩妖卫道之事,自然掌握着不少妖丹元珠。

  这三枚皆是朱家斩妖所得,均为筑基境妖修的内丹,且品相极佳,灵韵饱满。

  那火行雷道妖丹元珠乃是取自一头雷鹰,此妖本是火鹰血脉,不知祖上掺杂了甚么妖神血脉,露出几分返祖之相,走上了雷道。

  那金行雷道妖丹元珠乃是取自一头斑斓虎妖,此妖亦是混血,现如今这在妖族已经寻常事,毕竟茹毛饮血之辈,不知人族仙家道德之玄妙。

  唯有那水行雷道妖丹元珠,乃是取自一只雷泽龟妖,血脉纯正。

  这般思量了片刻,柳元正方才将目光放在了桌上堆叠的几部道书上。

  “此事倒也急不来,虽然如今五行雷属妖丹都有了,却雷属之妖本就是稀罕物,我没有试错的机会,这几日便先拿几枚寻常妖丹元珠来练手。

  真正祭炼木灵元珠,等真正修到了炼气期九层也不迟,如今还有更紧要的事情在于《庚金太阳功》的完善,这事儿拖不得了,甲木之道就要修成了。

  一旦甲木之道修行,运转五行相生,整个阳五行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谁也无法料想到时候修为猛涨会是多么的迅猛,若是道功跟不上,五行不谐,便要亏损身躯。”

  这并非是柳元正杞人忧天。

  五行之道修行向来如此,一身法力与五脏气机紧紧相连,一旦五行不谐,落到身体上就是五脏紊乱,应到全身各处,便是气血亏空,极易引病邪入体。

  这般想着,柳元正伸手将那一摞道书摊放在桌面上。

  《甲木太阳功》、《乙木太阴功》、《丙火太阳功》、《丁火太阴功》、《戊土太阳功》、《己土太阴功》,如此六部道书分别以阴阳对照而放,唯独那部《庚金太阳功》单独放在一旁。

  早在柳元正着手撰写第二部道功时,便没有先行参悟阳五行诸部道书,而是先行参悟乙木太阴雷法,盖因甲木太阳雷法已经完备,此间同属木行,阴阳对照。

  说是参悟,实则是两部道功相互印证,本为一体。

  许多瓶颈与困境,早已经在参悟《甲木太阳功》时被抹去了。

  之后的时间里,柳元正便依着甲木、乙木、丙火、丁火、戊土、己土的顺序参悟着道功。

  如今翻过头来再去看,丙火丁火两部道书柳元正参悟的最为顺利,盖因柳元正手中还有着柳氏《金焱经》在手,到底是能让一族安身立命的功法,于火行之道也算玄妙。

  况且柳元正曾经修炼过《金焱经》,虽说已经散功,但是终归是在根基上留下了功法的痕迹,如今再想消去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便唯有在丙火、丁火两部道功上面下功夫,将这些功法的痕迹也利用起来。

  倒是戊土、己土两部道功的参悟上,柳元正罕见的遇到了瓶颈。

  而也正是在这时,柳元正终于决心开始修炼《甲木太阳功》,说来也是意外之喜,静坐参悟终归只是枯想,真正身体力行开始修炼之后,柳元正对于阴阳五行的理解反而更为深刻起来。

  借着这股机缘,少年方才顺利的突破了参悟道法上的瓶颈,如今已经将道功推演到了庚金的部分,且即将完成。

  眼见得窗外黄昏黯淡,柳元正这里便收起了诸般心思,将桌上的道书尽数收进乾坤袋中,这才准备出门,往斋堂去用晚饭。

  谁知柳元正这里出了门刚走没几步,便听得身后传来了朱子同十分激动的声音。

  “柳兄!柳兄!大事情!有大事情!”

举报

作者感言

孤星入梦

孤星入梦

ps:感谢书友“天雷火炎焱”的1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精镀荣耀”的100起点币打赏!感谢两位书友的支持!!!第一更。

2020-09-22 23:5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