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玄霄仙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入道

玄霄仙君 孤星入梦 3102 2020.09.19 22:19

  卧房中。

  那玉都道袍已经被柳元正收起,木桌上,唯有那枚骨符摆放在正中央。

  少年的表情凝重,手里捧着四枚青玉,皆成残月状,其上细细雕琢着花鸟鱼虫,又有细密的道纹暗暗藏在这些花饰之中,灵光通透。

  柳元正依次将这四枚青玉放在骨符旁,拼成圆形,这一拼凑,说来也奇,其上的花纹,隐约间似乎勾连到了一起,浑然天成。

  少年不动声色,手捏印诀,口中含混,念念有词,又如同握手印玺一般,悬在青玉上空,如此连续四次印下。

  天青宝光登时间绽放开来,却不肆虐,而是隐隐盘踞在木桌中央,如同形成了透明罩子,将骨符与其上的蛊虫罩在中央。

  自始至终,那蛊虫便似死物一般,只是趴在骨符上,一动也不动。

  如此,柳元正方才悄然松了一口气,一手杵在桌沿上,仔细观瞧着蛊虫。

  世有万物生灵,花鸟鱼虫千奇百怪,可惜纵有《心窍玲珑篇》中诸般左道杂学在手,这世上终还是柳元正不曾得闻的手段更多一些。

  端详良久,少年也未曾认出这蛊虫的跟脚来,倒是其上的许多特征,看得柳元正眼熟,仿若是许多左道蛊虫拼凑到了一处,杂合而来一般。

  思忖着那几类左道蛊虫的用法,少年沉思了片刻,便又翻出乾坤袋来,再翻手时,十余枚骨针被柳元正放到了桌上。

  骨针粗长,说是针,更像是细棒,针身上,亦刻画着细密的纹路,又被柳元正沁上了朱砂,看起来十分显眼,仔细看时,这些骨针上,道纹各不相同。

  这是左道有名的手法,尤其是善养蛊虫之修,多以此类骨针,探知杂合培养的蛊虫品质。

  这骨针也有说法,本来无名,后来用的多了,又在古时盘王散人手中闻名,故后世称之为盘王针。

  也就是柳元正得了化荣子道人的馈赠,平日里也闲不住,林林总总将自身掌握的许多左道杂学都用了出来,倒正在今日,避开了糜安筠的暗中算计。

  捏起一根盘王针,柳元正将骨针轻轻触碰到蛊虫身上,小心翼翼,不敢用力,却见到一股莹莹绿光从针尖处亮起,沿着骨针上的纹路如此亮起一小段。

  良久,看着那莹莹绿光稳定下来,柳元正旋即收针。

  接下来,少年如法炮制,十余枚盘王针皆是如此,探在蛊虫身上,有的毫无反应,有的绿光大盛。

  如此十余枚盘王针用过之后,少年将之收进乾坤袋中,这才带着几分了然,重新端详着蛊虫。

  “果是数种左道蛊虫杂合而成,说来也奇,世上道法总是有数的,便是未记在《心窍玲珑篇》中,至少也该有迹可循,可我观这杂合手段端是精巧,此虫竟有几分浑然天成的意思。

  怪哉!倒是将几种左道蛊虫的特性都糅合到了一处,甚至比我所知的数种杂合手法更为高明,能作出此等事的,要么是可以比肩五雷散人的左道宗师,要么……干脆就非是左道中人!

  但不论怎么去看,这都不是五雷仙宗弟子该有的手段!糜安筠此人尘世出身,哪来的此等手段,要以此虫食我心血,探我气息,她手中还该有秘法在,可以勾连此虫,顷刻害我性命!

  也不对,若我修了道功,心力要比如今磅礴许多,单以此虫,难丧我命,该是损我心神,又有摄魂之效,可镇我灵台神智,彼时我便是行尸走肉,若是见了她,便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般想着,少年的目光也幽冷起来。

  “到底是甚么因果,要她这般坏我道业!这还是其次,紫泓长老他们知不知道此女的心性?这些事情,宗门长辈们可曾知晓一二?

  恐怕还是不知的,我也不好说些什么,拿这蛊虫去给长老看?不说糜安筠未在这蛊虫上留下自身气息,便是这骨符,我就不好给长老解释。”

  沉思片刻,柳元正终还是拿出乾坤袋,取出一方空白玉匣,小心的将这枚骨符,连带着四枚青玉,一同放进玉匣中,合上玉匣之后,又小心的用符纸封口。

  端坐在竹椅上,少年又取出一方无暇白玉来,一手捉着刻刀。

  “显得手段还是弱了些,该思量一些防身的手段了。”这般想着,少年环视卧房中的禁制,“这等禁制,防得住君子,防得住小人么?”

  一念至此,柳元正手中用力,刻刀便戳在手中白玉上。

  ……

  那日之后,糜安筠这人,便像是从柳元正的世界中彻底消失了一般。

  便是寻常时日在玉都院中行走,柳元正也未再与糜安筠道左相逢过,私下里柳元正找朱子同旁敲侧击,方知糜安筠扬言近日里有所体悟,已经闭关,准备参悟道功真意,想要借此晋升金章院。

  这话听到柳元正耳中,却是半真半假。

  晋升金章院?

  或许糜安筠真有这样的心思,但多半还是以此作借口,躲开旁人耳目。

  柳元正猜不出糜安筠的下一步手段来,一时间倒是此女在暗他在明,这是无形之中的压力,也让柳元正这里更为迫切的想要开启修行之路。

  唯有法力在身,许多手段方能施为。

  “参悟道功是一方面,那五灵元珠也到了该祭炼的时候。”

  沉沉念着,在这愈发冷肃的天气中,柳元正的内心却愈是热切起来。

  转天,金章院,竹林小楼。

  看着柳元正憨直热切的目光,柳元邱却面露难色。

  “小弟,不是堂兄推诿,这事儿多少有些坏宗门规矩,你上进是好事,可我却也不能拿金章院的经文给你看啊!”

  一边说着,柳元邱也很是不自在的扭动着身躯。

  他向来是豪爽的,自幼在宗族时便是这般,尤其与柳元正这里还有亲份,这番拒绝的话说的倒是支支吾吾,很不痛快。

  闻言,柳元正这里只是诚恳。

  “大兄,小弟也不是要给你出难题,实在是我近日在玉都院听讲,自觉大有收获,想着若是能走太阳雷元一脉,也是好的,但又怕以我愚见,想的差了。

  此事我已踌躇数日了,全然压在心头,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若是行差就错,这修行之路,在根基上就算是毁了,日后恐怕也难有成就。”

  说道这里,柳元正似是动了情,声音都开始颤抖起来,带着些哭腔,“大兄,你是知道我的,小弟生来就是这么个性子,便是在玉都院中,也不甚讨喜。

  与我同门的,交往都冷淡许多,便是长老执事们也随意待我,我有心求他们,却是无路可走,思来想去,这九千里岳霆山中,唯能仰仗大兄一人啊!”

  听闻此言,柳元邱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他认真的点了点头,情深意切的拍了拍柳元正的肩膀。

  “小十一,你这话说的不差,你自幼是个可怜的,老三他们也总爱戏弄你,这些我都是看在眼里的,只是都是一家的亲戚,也不好去说什么。

  如今不同了,宗门之内,唯你我兄弟二人,我素知你在玉都院过的不如意,”说着,柳元邱一咬牙,“也罢,做兄长的,总要帮你一帮才是!

  我去藏经阁拿经文,此事与我而言不难,只是小十一,你须得应我,拿太阳雷元一脉的经文相互印证无妨,切不可好高骛远,直接去修炼,否则我该说不清了。”

  闻言,柳元正自是感激涕零,“多谢大兄,弟弟晓得轻重。”

  柳元邱似是不放心,又叮嘱道,“经文不可带出金章院,你只能在我竹楼里翻看。”

  “自然,这是自然。”

  又想了想,柳元邱又狠狠地咬了咬牙,“也罢,莫说为兄不照顾你,这经文……你可偷偷抄录,但是不能当着我的面,此事我是不知的!你也不许露出马脚来!”

  “一定,一定!”

  “唉!今日方知,你我兄弟不易。”

  这般感慨着,柳元邱方才起身,走出竹楼。

  ……

  初冬,玉都北斗阁。

  一夜的大雪。

  清晨,卧房的窗户半开着,窗外一派银装素裹,少年端坐在竹椅上,脸色疲惫,双目遍布血丝,精深却尚算饱满。

  认认真真的写下最后一行字,少年放下毛笔,缓缓合上道书。

  深青色的封面上,被少年以古篆写就数个大字——甲木太阳功。

  轻轻地揉着太阳穴,柳元正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来。

  连日的心神耗费,终归让柳元正书就此功,林林总总八千字,是这近一年来传功殿听道所学,是金章院太阳雷元诸经之印证。

  纵然疲惫,也难掩少年面容上的喜意。

  “以甲木雷法入道,以阴阳总御五行,吾道成矣!”

  仔细伸手摩挲着书封上的篆字,良久之后,柳元正方才将之收入乾坤袋中。

  一时间,柳元正身上的气度都大有不同,这番创法的过程,对于他而言更像是一次莫大的洗礼,让柳元正的精气神都更为圆融,更为精炼。

  他开始真正的像一个修道者。

  “就快了,就快到年终考教了,听朱子同说,不少人要去观礼,不知糜安筠会不会去?但不管怎么说,合该是我扬名立万的时候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孤星入梦

孤星入梦

ps:感谢书友“子修欧”的1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的支持!!!求票啦~摸爬滚打求票啦~

2020-09-19 22:1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