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玄霄仙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春花秋月也言道

玄霄仙君 孤星入梦 3051 2020.09.09 23:58

  转眼间,已经是两月光景匆匆而过。

  柳元正这里,已经幽居拳殿两月时间,除了偶尔往金章峰去,和堂兄柳元邱闲聊打发些时间外,少年便在拳殿潜修下来,只觉偌大拳殿,小小院落,已经自成天地,将柳元正与旁人彻底隔绝开来。

  除去每日依着宗门杂役,将饭菜送到柳元正卧房的玉都院弟子外,怕是旁人都不知,玉都院弟子中多了这么一人。

  两月间,拳殿也曾有开讲拳法的时候,往往那时,紫泓老道便安排着柳元正自己在后院修行,少年问时,老道只说进境不同,不好一起听讲。

  如此,从乍暖还寒到了春暖花开的光景,柳元正这里也林林总总学罢了二十六部拳法。

  这般进境,柳元正不止是将拳法印在了心中,更是练到了身上,又有如黄精,如仙家饭食的进补,少年的身形也陡然间茁壮成长起来。

  十六岁的少年,往日里总是显得清瘦了些,个头较之同龄人也是寻常,算不得高,如今练拳两月,气血便先雄壮了起来,臂膀、腰肢、双腿都粗壮了些,个头也猛然间拔高许多。

  更因着练拳洗心的缘故,柳元正这里,精神愈发饱满,双目清澈如珠,含而不放,愈发有道人超然的气度,只是此间的好处还在内里,平日中翻阅《玄霄秘策》也好,打坐参道也罢,都觉得思虑迅捷许多,往日里许多雾里看花的感受,如今也顿觉清澈起来。

  便是每日半个时辰的问道,老道也品评赞叹,说少年初时几日,问的问题还是浅显,许多看法只流于表面,如今思索愈发深邃了起来,已经近了诸道功中的真意。

  当然,有变化的也不知少年一人。

  两月间的偶然相见,柳元正自然也能看出堂兄柳元邱的变化来。

  几度闲谈,柳元正也知,这位堂兄终于还是入了云罡雷元一脉,拜得上一辈的宗明子道人为师,正在学《九云积雷经》。

  到底是氏族子弟,族中有老祖,在宗门中也算是高辈的修士道长,更是同属云罡雷元一脉,总是显得亲厚许多,听堂兄的言语,他如今倒颇有几分如鱼得水的意思。

  哦,得师尊宗明子道人赐字,如今依着宗门规矩,倒该称呼为元成道兄。

  功卒业就谓之成,成者,终也、犹善也、盛也。

  元成便是堂兄的道号,是宗明子道人对柳元邱的鼓励、期许、祝福。

  若说心中不羡慕,这是假的,柳元正也渴望着这样的生活,得赐道号,修行经文,距离触摸真经只差一步之遥,何况,因着五雷圣令的缘故,真切计较起来,这本就该是柳元正原本的生活。

  “旁的不言,我倒是该好生努力,早日奔着金章院来了,听堂兄所说,元字辈已经排了许多年了,天底下的字号就这么些,若是晚一些,被排到功字辈去,难不成真要喊堂兄一声师叔?这可不成!”

  如此想着,柳元正心中倒也更热切了许多。

  ……

  这一日,拳殿中。

  日近黄昏,柳元正练罢了第三十部拳,对应着冰魄雷元一脉的《春雷幽泉功》。

  认认真真的将最后一趟拳架子练完,柳元正这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缓步走入偏殿中。

  入得殿内,紫泓老道已经盘膝打坐许久时间了。

  看着柳元正走到面前,也如他一般盘膝坐在蒲团上,不等少年如往常一般开口,倒是老道先出了声,“元正,你练拳已有两月半,拳法上的学习很是可喜,如今进境也是按部就班。

  说来,玉都院的拳法你学了也有小半了,炼了三十部拳法,就是体悟了三十部道功的气血运转,而这些道功涵盖六脉,勉强而言,你也算是将六脉的功法多少体悟全面了,对于选择修行前路的事情,没有什么想法了?”

  听闻老道此问,柳元正这里倒是微微一怔。

  他这些时日沉浸在学拳参道的乐趣之中,倒还真未想过这个问题。

  一时间,少年只是沉默不语,显然在苦苦思虑着。

  看见柳元正不说话,紫泓老道也只是淡淡一笑,“这话老夫问得是早了些,只是到了你这样的进境,是该为自己思虑这个问题了,选择功法不是小事,事关长生大道。

  当然,如今迟疑些也算正常,往日里,拳法都学全了还没做出选择的弟子也大有人在,甚至做出了选择,结果到头来,修炼一番发现不适合自己的也有许多。

  玉都院中有许多散功法门,手段都比较温和,不至于伤到根基,散功个两三次也不算多,只是修炼了功法,终归还是会在根基上留下痕迹,这些是无法抹去的。

  修为浅显时不觉得什么,但到了更高的境界,便愈发感觉到根基的重要性,或许就在某个境界的巅峰,昔日留在根基上的痕迹,就会化作无形的桎梏,断绝了前路。

  当然,很多人只顾眼前,想不到那么久远,甚至有些人知晓这其中的道理,却自欺欺人,总觉得路一步步走,到了那时,总有解决的办法。

  这等想法甚是侥幸,漫漫长生路,一步一玄关,那等无形桎梏,又岂是这么好踏破的?所以能够在作出选择的时候,一击中的才是最好的,今日答不上来无妨,却需好生计较。”

  闻言,柳元正应是,这才按下此番心绪,将心中思虑的问题说出。

  “长老,弟子近日学了春雷拳之后,回顾这段时间的学业,有一点却大感困惑,如冰魄雷元一脉的道功,多以春雷、春风、水元、幽泉、寒泉为意象,甚至几部道功之间,多有意象重叠之处。

  而如太阳雷元一脉,多以烈焰,或者与之相近的意象,太阴雷元一脉有的时候也用幽泉意象,有的时候却用地煞意象,愈是修行,弟子愈是困惑,不知这些意象该如何去理解?”

  说罢,紫泓老道这里沉吟了数息,才点点头道:“你这问题思虑的已是深邃,这么与你说罢,大道是无形的,是缥缈的,道在玄中,难以言说,若说宣之于口,道便不再是道。

  不过是古之仙圣发现了此间玄妙,强名之曰道,此之谓大道无形;但同样,也有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如此,道在天地万物之中,花鸟鱼虫、万物生灵,都是道的一部分。

  直面大道,那是万分艰难的事情,是天上的仙圣们该去考虑的事情,于你于我而言,吾辈修士,说是修道,实则不过都是近道之人,境界的差距不过是与道的距离而已。

  既然直面大道过于艰难,那么吾等只好退而求其次,去参悟花鸟鱼虫,去参悟万物生灵,去经历春花秋月,去度过烈日寒风,这便是吾辈求道都要经历的过程。

  经文亦是如此,宗门所传六经皆直至仙道,于你等而言,太过高深,此时便是将六经的原本摆在你的面前,你也参悟明白哪怕一个字眼,此或可类比直面大道。

  所以拆经的过程,实则类似道生万物的过程,太阴太阳之道,小辈们看不明白,日月总是知道,天罡地煞总是可以理解的,这便是你们求道上的退而求其次。

  将这些同样是真意,但更容易理解的意象融入拆分出的经文中,一点点引人入胜,最后触摸到仙经的真意,如此方为老祖立下玉都、金章二院的本意。”

  此言繁繁诸言,紫泓老道终归还是将本来十分高深的道理,尽力浅显的说与柳元正听了。

  说罢,柳元正也陷入了漫漫的思虑之中。

  不知想到了什么,少年忽的又抬头,追问了一句,“敢问长老,既然道在万物之中,那么这春花秋月也好,烈火寒泉也罢,也都是道功之中真意的一部分?”

  紫泓老道点点头,不假思索道:“自然,春花秋月、烈火寒泉都是道,都是道功中真意的一部分,但是,却不是仙经中阐述的真意。”

  ……

  等柳元正走回卧房时候,再也难掩饰心中的狂喜。

  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少年此刻却没有用餐的心思,在卧房中不住的踱步起来,一圈又一圈的绕着桌子转。

  “春花秋月也是道,今日所得甚多矣!是不是仙经中的真意不重要,《春雷幽泉功》是冰魄雷元一脉,若是换个思路去想,算不算水行雷道一脉?烈火幽泉在此六经之中,但更在五行之中!”

  一时间,少年心中几有雷霆狂涌,一念起时,万念复生。

  先前压在柳元正心头的巨石,如今也悄然间松动了许多。

  他不知这么想对不对,但至少紫泓老道的回答告诉他,这么想该是对的。

  悄然之间,他似乎已经找到了一条道路,一条聚合五行,补全《玄霄秘策》的道路,当然,这条路该如何走,柳元正还不知道,但是此刻,他已然看到了方向!

  此间有《虞美人》为证:

  袖里宽大乾坤小,素手振雷霄!玉都风月亦如昨,此间拳法、八十七妙道!

  岳霆一脉天上留,万古人间宗。两界山前望海潮,自是少年、心事难知晓。

举报

作者感言

孤星入梦

孤星入梦

ps:第二更。

2020-09-09 23:5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