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玄霄仙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玉脂雷符(二合一)

玄霄仙君 孤星入梦 4114 2020.10.02 23:02

  时间缓缓流逝着,柳元正稍起波澜的修行生活再度归于平静,数月光景如是度过,先前初时的师徒二人,如今也在频繁的教授课业之中熟悉起来。

  绮云洞中,因着柳元正的出现,也有了别样的变化。

  比如说宗萱道子不声不响的在自己卧房和静室门上多添了一层禁制。

  比如说宗萱道子的书房中多了一排书架,多了许多经卷堆叠。

  又比如说,宗萱道子的书房中还多了张木桌,多了件木椅,紧挨着道子原本的书桌拜访。

  ……

  这一日,书房外大雨磅礴。

  柳元正端坐在书桌前,一手捧着部道书,一手捉着鼠须符笔,宽大的桌面上摆放着林林总总数十张符篆,只见此刻少年笔走游龙,依着道书中所述符法,写着一张张的符篆。

  少年身侧,宗萱道子坐在那里,身上玄袍外披了层纱衣,仍翻阅着《太阳元霆渡厄雷经》,似是陷入苦思之中。

  忽地,宗萱道子也未抬头,只是开口说道。

  “元易,这几日见你一身法力气息颇为动荡,今日愈是厉害,可是那套灵符炼制到紧要关头了?”

  闻言,一旁的柳元正也是不抬头,两人都是一心二用,一问一答。

  “师尊可莫要再提那灵符了,弟子这几日已经心生悔意,我只是想着炼一套灵符来练手,一来精进器道修行,二来也想尝试着将符法与灵禁统合到一处。

  只是弟子多少有些贪心,想着既然要炼器,便精益求精一些,若是寻常灵玉直接雕琢成灵符,我是不甘心的,遂以火鸦神壶之中的法焰淬炼灵玉,想要以玉脂炼器。

  这般一来,不仅是过于耗费灵玉,还太过耗费时间、功夫,算到今日,我都已炼了半月时日,几百方灵玉填进神壶中,如今也没炼出多少玉脂来。

  早知如此,我就该直接用灵玉雕琢的,如今倒是骑虎难下了,这几日也有些心急,催动神壶时法力消耗太甚,昨日炼器时更是耗尽一身法力,可惜进境不快。”

  听到少年颇为苦恼的话语,宗萱道子只是清脆一笑,她旋即说道。

  “你这般想法是没错的,炼器一道,总是精益求精的好,你如今也算超凡脱俗了,筑基境修士得寿两百载,不过是十几日的功夫,急切甚么?

  到了这般境界,修行也好,炼法、炼器也好,都是漫长地年月功夫,这会是你修行前路上的常态,你总要习惯的,说来,那灵符的符法与灵禁可选好了?”

  “得师尊授道,弟子便想着选择《阴阳元幽本经雷符》,咱们这一脉阴阳合练大都在化神道君境界,如今却苦了弟子,能有我合用的阴阳之道符法只剩那么几种选择。

  灵禁方面,弟子想到的是《玉华雷霄叠云禁》,这套玉符底子打得这般厚实,总不好在禁法上弱了,这门禁法也是传承有序,后面温养起来,还有更高的余地去提升。”

  谁知听闻柳元正此言,宗萱道子却轻轻摇头。

  “禁法选的不差,《玉华雷霄叠云禁》本就是可以祭炼成上品法器,且追本溯源,为《玉雷神华庆云元霆道禁》,也算是吾之一脉根本禁制法门之一。

  只是你所选符法,依为师看,仍有待商榷,《阴阳元幽本经雷符》确实高明,但这套符篆,却是以七十二种阴阳符篆统合而成,太过耗费!

  你要淬炼出多少玉脂来,才能炼全七十二枚灵符?且《玉华雷霄叠云禁》也只有七十二道禁制,到时一枚灵符中藏一道禁制?也不是不行,但灵符之间的气机牵引就未免孱弱。

  七十二道灵符齐发,看起来是声势浩大,可容易被人逐个击破,法器本身没有问题,但彼此之间气机牵引孱弱,本就是你这套灵符最大的破绽!”

  听闻此言,少年已经停下了笔。

  桌上数十张符篆已经被少年写罢,宗萱道子也适时放下了手中仙经,只是一挥手,那一张张符篆便飞到了道子面前。

  柳元正将符笔搁在桌上,这才侧着身子,目光落在宗萱道子的身上。

  如今少年愈发像个温润君子了。

  他看向女人的目光很是清澈。

  哪怕宗萱道子只是目光的流转都带着万种风情,时常让少年想到些很是失礼的事情,但正如宗萱道子所言,心中有了警醒,便不会失态。

  且这些年,柳元正将《心窍玲珑篇》施展的纯熟,他已经能很好的掩饰心中的想法,与心绪的变化。

  大约世间的女子,也很难对这样清澈而欣赏的眼神无动于衷,这仿佛是一个温润君子纯粹的爱美之心,不掺杂丝毫的杂念,数月的相处下来,即便是宗萱道子,也很是受用。

  似乎察觉到了柳元正的目光,宗萱道子也调整了坐姿,稍有些慵懒的依靠在椅背上,舒展着身形,又伸出纤长的玉手,捉起朱笔,在少年书写的符篆上偶尔作出标记。

  紧接着,柳元正再度开口。

  “既如此,还请师尊指点。”

  “你与旁人仍是不同的,筑基境掌控阴阳五行,咱们这一脉你还是第一人,所以符法也好,禁制也罢,你便不能以别人同样的目光去看待。

  对于旁人而言,筑基境包含阴阳的符法只有那么几类,但是元易,你何不选择《少阳霆云九龍篆》与《少阴玄冥九凤篆》呢?

  在旁人看来,这是两套符法,但对于你而言,这仍是一套符法!且这两部符法本就脱胎自《阴阳元幽本经雷符》,如此便留下了余地,更只需祭炼一十八枚灵符。”

  柳元正听了道子此言,顿时恍然大悟。

  宗萱道子寥寥数语,不止是为少年指点了这一次炼器,更像是拨开云雾,让柳元正看到了一片截然不同的天地。

  电光石火之间,少年像是勘破了迷局,瞬息想到了之前所学道法的许多巧用。

  一念至此,柳元正旋即大喜,起身朝着宗萱道子恭敬一拜。

  “谢师尊指点。”

  原地里,宗萱道子只是点点头,反而一挥手,将面前的符篆又都推回了少年桌上。

  “这套符法你还未掌握精通,些许谬误之处我已经标记出来了。”

  少年闻言,也便落了座,拿起桌上的道书,翻到了空白处,依着宗萱道子的标记,提笔一一记下。

  柳元正一边落笔不停,一边开口道。

  “师尊,若是如此算,我那些玉脂约莫合用了,如此倒要请假几日,用以炼制灵符。”

  “也好,以你如今修为,便许你九日之期,记得炼好后拿来给为师看看。”

  “是。”

  等柳元正应诺时,少年已经再度落笔,合上了手中道书。

  “既如此,今日课业也告一段落了,你自去罢。”

  话音落时,宗萱道子却没有等到少年的回应,等道子偏头看来时,却见少年一边看着窗外磅礴的大雨,一边看着自己。

  道子莞尔一笑。

  “便是天上落刀子,我这里也不留你,少与我来卖乖,为师可不吃这套,都是筑基修士了,怎地还如凡俗少年一般。”

  说到最后,宗萱道子又转过头去了,不再看他。

  柳元正脸上讪讪一笑,这才伴着师尊浅淡的笑声告退。

  ……

  转眼,九日之后。

  金章院,竹林南楼,静室中。

  柳元正盘膝端坐在太极蒲团上,身前火鸦神壶悬浮,壶中焰光里有丹老显化,此刻正掐起法印,一道道赤色法焰从神壶中喷涌而出,旋即在不远处膨胀开来,聚成一团火球。

  烈烈焰火之中,一十八道雷符高悬。

  端看时,这雷符约莫掌心大小,通体细长,以玉脂祭炼而成。

  只是为了淬炼出这些玉脂,前前后后柳元正已经耗费了数百方灵玉。

  灵玉本就已是仙家之物,这玉脂更是灵玉淬炼而成的菁华,一方灵玉在法焰中淬炼许久,也只得数滴玉脂。

  若依着少年最初的计较,祭炼七十二枚玉脂灵符,恐怕要掏空自身多半家底。

  如今十八枚玉脂雷符悬在神壶法焰之中,玉脂仍未彻底凝练,但已经可以看出其上阴刻的符篆痕迹,雷符边沿上,更是隐见云纹勾勒,如此九枚以阴阳各分黑白二色。

  这法器尚未彻底凝练,其上却已然灵光通透,气机牵引,互成一体。

  原地里,伴随着法力的剧烈消耗,柳元正额头上也隐约见汗,只是此刻正到了炼器的紧要关头,少年也不敢分身,强忍着疲惫倦意,暗中轻轻咬着舌尖分身,双手合于胸前,不断的朝着焰火中打出一道道法印,烙印在各枚雷符之中。

  片刻之后,柳元正法力气息已经见衰,但十八枚玉脂雷符却愈发灵光饱满,内中禁制也被勾勒完整,气机牵引之间,隐有雷音传出。

  旋即,柳元正猛地催动法力,灌注进火鸦神壶之中,那丹老更是双手一扬。

  轰——!

  神壶法焰登时暴涨开来。

  滚滚热浪吹动着柳元正的道袍猎猎作响。

  等狂风席卷而过,再看去时,那灼灼法焰却尽数隐没在火鸦神壶之中。

  柳元正一抬手,悬在高空的十八枚玉脂雷符首尾相连,化作一道长长的流光,飞向柳元正这里,雷符灵光饱满,偶见雷霆闪烁,径自环绕着少年身周旋转着,与柳元正的气机勾连在一起。

  到底是自身所炼法器,勾勒禁制时,柳元正已经将自身法力裹在其中,法器炼制完成时,便已经相当于提前祭炼完成,此刻倒让少年感受到了几分如臂指使的意思。

  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柳元正这才张口吞下流光,将玉脂雷符温养在丹田之中。

  ……

  做完这些,柳元正方才稍显疲惫的揉了揉眉心,翻手取出几枚养神丹,吞糖豆儿一般的服下,这才缓缓起身,捧着火鸦神壶放到南墙边的玉坛上,点起紫灵天沉香。

  又想了想,少年再翻手取出了些药材,分门别类的放到了玉坛上,这才拱手拜了拜。

  “渺渺神庭宫,无上丹天境。

  恭请化生丹老!

  恭请灵焱玄君!

  恭请逢难化生灵焱丹老玄君!

  烦请丹老,炼一壶合香玉露丹。”

  话音落时,看着壶中焰光跳动,柳元正也是站在那里怔怔的出神。

  “虽说有宝香在,可丹老凝聚神形仍显遥遥无期,好在还有丹气能多弥补些,我若是丹老,怕是也该为此心急,这番想,我便是急人之所急,想人之所想,我可是要做温润君子的人,这丹药还是得多炼!”

  这般想罢,柳元正便也不再去看,折身走到书桌前,翻出一部道书,闲散的看着。

  或许是之前炼器损耗过甚,此刻柳元正仍觉得心力有所不济,看书也难入神,索性又将道书放在一旁,只是坐在那里,看着窗外竹林中的风景。

  “上个月在金章院中见到了朱子同,如今倒是该称呼他元信师弟了,许久不见元信师弟,我这里消息都不甚灵通,如今见了他方才知晓许多事情。

  不久之前,白阳禅宗又生了变故,因此又有不少修士丧命,临近瑶台丹宴,便是些许小事也变成天大的事情,元信师弟对于后面的事情也是知之甚少。

  我无从猜度,但总觉得从玉都院妖狐一案之后,这一桩桩一件件,背后仿佛被一根无形丝线串联在了一起,暗流汹涌,却又引而不发。

  如今课业颇为繁重,我也不该在这上面费神,便是天塌下来,也是各宗巨擘先顶上,彼时真有什么余波,听宗门长老吩咐便是了,筑基境便是年月功夫,短时间内,我也只是这般修为了。”

  一念至此,柳元正的心头浮现出了《雷元养道篇》中的繁繁诸言。

  顿时又教柳元正忍不住的头疼起来。

  若说这玉脂雷符,柳元正炼起来还算是轻易的话,《雷元养道篇》中所记的种种筑基境界修炼法门,就让柳元正颇有些无从下手。

  这一卷中,诸般法门都颇为奇诡。

  事实上,柳元正以五灵元珠作为炼气期修行法门,到了筑基境,能选择的法门已经很是有限。

  可即便是这几类能做选择的修行法门,要求限制也都颇多,已然不是寻常妖丹元珠能够解决的。

  这番散漫的想着,少年看着天际昏沉的晚霞,长长地吐了口浊气。

  “走一步看一步罢,修行……总是漫漫年月里的功夫。”

举报

作者感言

孤星入梦

孤星入梦

ps:二合一大章,今天就这一更了,明天见,记得投票啊~

2020-10-02 23: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