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玄霄仙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道子说因果

玄霄仙君 孤星入梦 2670 2020.10.16 11:46

  船舱中,少年随着宗安道子缓步走入静室之中。

  相处日久,柳元正多少也看出了宗安道子的心性,这位大师伯颇为洒脱,不太拘礼。

  此刻两人走入静室之中,柳元正尚还恭敬的站在门口处的时候,便见宗安道子很是随意的朝着一旁的竹椅指了指,说了声“坐”,自始至终也未去看他,就径直走到一旁条几前。

  条几正中央放着一尊半臂高的黄铜香炉,香炉旁,则是一枚玉匣。

  道子伸手自玉匣中一连捏出数枚塔香,在香炉前一字排开,再翻手间,又取出一根树枝短条,指尖处有法力涌动,旋即将那枝条点燃,又复用这枝头的火焰,点了点数枚塔香。

  如此一番,道子方才将塔香尽数丢入铜炉内。

  片刻之间,幽幽香气便在静室中弥漫开来,只是轻轻嗅了几口,柳元正便顿觉心神安宁不少,心思仍旧活络,杂念却并未频生。

  这时,宗安道子方才走到少年一旁坐下,脸上仍带着教人如沐春风的笑意,看见少年似乎有些陶醉的表情,似乎也很是欢喜。

  “这香是我自己制的,昔年大约在你这个境界的时候,为了消磨闲时,便养成了这样的喜好,香方是从藏经殿中看来的,第二层还是第三层已经记不得了。

  该是本宗门先贤的修行手札,我拿来散心看的,却瞧见了手札中记载着这么一张香方,名字、跟脚一概未有,自己试了试,这香却是不差,有安神之效,你若是喜欢,待此行结束,我将香方送你。”

  宗安道子说话时,便将少年惊醒,使他回过神来。

  听闻道子之语,柳元正先是苦笑,笑的是那藏经殿中经卷堆叠,林林总总几如天河沙之数。

  再听道子后面的分说,少年也未推辞,只是面露喜意,朝着宗安道子拱了拱手。

  “那师侄便先行谢过师伯了。”

  宗安道子笑了几声,只是摆手。

  “左右一张香方,不过小事。”

  说罢,宗安道子又偏头看向柳元正这里,却并未先提《景云日月法瞳》。

  “元易,这西行之事到了如今,你可有甚么看法?不妨说说。”

  闻言,少年心神一肃,闪念间千百念头涌现。

  自登上法舟,这一路以来,柳元正自能瞧见宗安道子对于自己这里的频频指点,只是除去斗法之外,除非是自己开口询问,否则宗安道子极少多说什么。

  定了定神,柳元正方才开口道。

  “师伯,若说西行事,如今也不过是开了个头罢了,师侄修行日短,见识也浅薄,倒是没有甚么看法,只是因着这几日的变故,师侄心中却颇多困惑,敢问师伯,咱们这般作态,那太华仙宗真的会有回应?”

  话音落时,宗安道子这里几乎不假思索的就点了点头。

  “会的,元易,我且教你,这几日的变故,看似是因吾等与玄青仙宗明琪道友心生恼怒,故意给太华仙宗一行人难堪,硬要教他们下不来台,实则背后的因由并不在此。

  若是旁的事情,谁家吃些亏,谁家多沾些便宜,总是玄门一脉,事情便也抹过去了,但这灭佛之事,到底不同,事涉古玄门时的滔天因果,这里面,一丝一毫的差池都是不许的。

  故而,此事是吾等不得不恼怒,太华仙宗一行人犯蠢,硬要讨这明面上的便宜,他们那几人想不明白,太华仙宗的前辈们总是会明白的,自然会有说法给到咱们这里。”

  早先柳元正困惑的便在此处,如今被宗安道子三言两语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柳元正便也恍然大悟,明白了背后生出的因由来,只是又思索了一会儿,少年心中的困顿却直指玄关谜团。

  抬头看了眼,见宗安道子仍是惬意,正到谈兴甚佳的时候,少年便也径直开口问了。

  “这般说来,师侄已经明白,只是师伯,有一言问来不知是否逾矩,大约从两年前冬至夜的那场变故开始,端见暗流汹涌,到了如今丹宴之后,定下了这西行灭佛之事。

  弟子往日里只知这西方佛门被吾玄门诸宗称之为逃禅,言语中多有不堪,一来日渐式微,龟缩西方,二来许多人已经弃暗投明,重新立下玄门禅宗,缘何如今仍闹出这么大的阵仗来?

  都说这古玄门时曾有滔天因果,可弟子总是一知半解,若是可以,还请师伯释惑。”

  闻言,一时间宗安道子没有回应,反而沉思了片刻,方才开口道。

  “此事倒无不可言说的禁忌,举个不大恭敬的例子,昔年尘世有一方势力鼎盛,人强马壮,四方攻伐,无往不胜,然而时日一久,人心思变,这势力中,便有人生出了狼子野心来。

  中间的过程不复细说,但见最后,那狼子野心之辈,又煽动许多人,席卷了不少财宝,叛出了这方势力,另立了一处山头,经此变故,这方势力也不复鼎盛,四处受敌,人疲马倦。

  正逢此生死存亡之际,偏生叛逃的那一群人,为了壮大自身,又杀将回来,一番烧杀抢掠而去,如此便是雪上加霜,一来二去,这方势力彻底崩溃开来,好在余荫尚存。

  许多年之后,这方势力的残存者重立门户,再建此方势力,历年经营,重现昔日的鼎盛,而这时,气运此消彼长,那方叛逃的势力,则衰败下来,甚至有散兵游勇,重新求回势力的庇护。

  元易,这中兴的势力,便是如今的玄门,昔日的叛逃一方,便是古之佛门逃禅!昔日古玄门的衰落,诸禅叛逃,另立佛门,沾了很大的原因!毕竟同出一源,此消彼长,衰的便是玄门气运。

  后来古玄门最为危急的一段时间,佛门为了兴盛自身,从佛主到诸古佛,齐出极乐佛国,往仙乡诸域而去,强行渡化不少仙人,稍有不顺者,便是肆意打杀,彼时人间界亦是如此。

  你也该知,丹宴时赐下的沧阳仙铁的跟脚,昔年如沧阳仙宗的故事,数不胜数,可以说,逃禅的鼎盛,是站在玄门前辈们尸骨铸成的台阶攀登上去的!这是血海深仇呐!

  当时多少仙人惨死?可能便是如今仙乡之中,某位仙君的亲朋好友,是某位古仙的夫妻子女,当年做下的祸事,如今总是要还的!有鼎盛就有衰落,有建立,便也该有毁灭!

  这便是昔年的滔天因果,牵扯到吾玄门太多不忍言的事情,故而常轻蔑逃禅之辈,却少有人仔细分说古时的因果了,当然,如今闹出这番阵仗来,了结古时因果只是一部分!

  不要将劫运视作洪水猛兽,自古有云,量劫起,圣人出。气运翻覆之间,便可有人趁势而起,甚至一步登天,证就仙君之境界!这人可能是人间界的天骄妖孽,也可能是推动劫运的仙人。

  故而,对于世上大部分的修士来说,劫运兴起,只是为了了结昔年因果,历劫不灭便是幸事;但对于少数人而言,劫运便是证道的机缘!如此一举数得,便是你看到的好大阵仗了。”

  果是宗安道子这里起了谈兴,柳元正递出话茬之后,道子便洋洋洒洒说了个不停。

  少年却紧紧提起心神,仔细将道子分说的诸般记在心头。

  登高方能望远。

  到底是一宗道子的眼界与阅历,远超如今柳元正所能知晓的,一番说教,倒是让柳元正收获颇多。

  哪怕如今两人仍是棋子,眼中却能看到整个棋盘的大略,至于细节之处,反而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总归是兵来将挡,水来土屯的事情。

  抿了抿嘴,宗安道子沉默了一会儿,看着柳元正这里定下了心神,方才翻开手,将一枚玉简递出。

  “不说这些渺远之事了,这是《景云日月法瞳》的修炼之法,你且先看一看,我再与你细细分说玄关。”

  ……

  与此同时。

  太华仙宗山门,主峰道殿中。

  有人愤然拂袖。

  “到底是谁教出来的蠢货!”

举报

作者感言

孤星入梦

孤星入梦

ps:第二更,听取了一下某位书友的书评,一直有人说不懂为啥玄门要这么针对逃禅,其实前面零零散散的都说仔细了,但没有统一且整体的说过,正好主角也是“一知半解”的,这里就明确一下具体的原因和说法。

2020-10-16 11:4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