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书徒长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谁先来?

书徒长生 念廿不二 3015 2021.05.04 20:48

  老头轻咳了两声,努力让自己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可惜那表情却是被他那几根“飘逸”的长发破坏的干干净净。最后老头也是呲牙咧嘴了半天,终是狠狠一拍面前的桌子,嚎叫了一声。

  “二愣子,你给老子当徒弟。”老头一指公子哥,说的斩钉截铁。

  “老……老……老爷子,我也有师父。”公子哥支吾了半天,终是低声说了出来。

  “老子不管,你们一共三个人,两个都不拜老子,那就剩下你了。你要是不拜师,你们三个就全给老子滚蛋。”老头说完,伸手轻轻一拍公子哥肩膀,咧嘴一笑继续道。

  “其实你他娘占了大便宜了,除了没事多磕两个头以外,这天下还有那个小兔崽子有你这么两个厉害的师父。”

  公子哥支吾了半天,终于是脑袋一耷拉算是应了下来。而长生和红豆也是到现在才知道这公子哥的名字:任还行。家里排行老二,所以这两个老头便是直接给弄出来这么一个接地气的外号,叫起来别他那任还行顺口的多。

  老头美滋滋的笑了一会,随后又道:“既然二愣子是我的徒弟了,那我徒弟的朋友自然不能慢待,你们也可以算是我的记名弟子了。”

  说完话之后,老头又是转向红豆,恬着笑的开花的老脸,问了红豆一句:“大孙女,你看这样行不?”

  其实老头这个做法倒不失为一个折中的好办法,拐个弯让长生和红豆都是有了名分,却又没有违背了两个人的原本意图。所以,红豆便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

  老头一脸老怀甚慰的表情,伸手从旁边的书案上抓起一本满是灰尘的书,顺手扔给了长生:“学会了,然后把那小桥以南的兔崽子全揍一遍,我就教你接下来的功夫。”

  至于红豆,老头的意思很明显,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反正自己只要活着,那这千剑宗之中,就没人敢动丫头。相对于红豆来说,任二愣子就有点惨了,徒弟该做的事情都有做,什么端茶递水,洗衣做饭,打扫卫生,一样不能少。只是那拜师该学的功法,老头却是没有半点想要教的意思。

  ————

  长生手里的书是一本功法,名字叫做开山拳,一看便是那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拳法,而事实也是这样。

  三人在千剑宗之内呆了几天,对于这千剑宗也是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宗内按照境界高低分成了六层,第一层,也就是剑疯子和长生他们众人如今所在的这一层,便是一些只有荒境的弟子所在的一层,再往上便是生境的弟子,最高层则是千剑宗的管理层所在的位置,算是千剑宗之内绝对的核心所在。平日里人少的可怜,但是随便拿出来一个,起码在千剑宗之内跺一下脚,整个千剑宗都是要颤上一颤的存在。

  知道了这些之后,三人也是对于这个明显修为高的不得了的剑疯子又增加了许多的疑惑,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却要在这最底层的弟子中混?

  这一日,老头扛着他那弯弯曲曲的“鱼竿”晃晃悠悠的回来,看到长生正在院子里认真的练着那开山拳,微微的撇了撇嘴,随后扯着嗓子喊了一句。

  很快,三人便全都站在了老头的面前。老头也不多说话,伸手一指那靠着墙壁,歪歪斜斜的放在那里的一根木桩道:“你们三个,去把那木桩拿出来,摆正了,只可以一个人去。”

  老头说完,便是抱着膀子看向了三人。

  这种琐碎的活计这几日都是二愣子在做,所以他便是第一个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破破烂烂的放在那里的木桩,任还行一直以为那便是一个废弃的木桩,这几天收拾老头这脏乱差的院子也是没有时间,如果有时间的话,任还行可能已经将那木桩扛着扔出去了。

  木桩不算太大,甚至比普通练功用的木桩还小了一圈,任还行随便伸手抓取,那木桩却是纹丝未动。稍微用了一些力气,那木桩却依然只是那样,半死不活的靠着墙壁,如同扎根在了那里一样。于是,任还行脸憋的如同猪肝的颜色,面目狰狞的抱着木桩折腾了半晌,结果却是没有任何的改变。任还行虽然是只会算命和逃命这两种活计,但是那却也是需要一些修为,如今也算是一个荒境的修炼者,力气自然也是有着一把子的。可惜,这么一把子力气却是连那木桩也是搬不动。

  长生走了过去。有了任还行的前车之鉴,长生却也是不敢掉以轻心,伸手搭上木桩,便是全身的力量涌起,只是那面前的木桩却依然是纹丝未动。长生皱眉,稍稍歇息之后,这一次却是缓缓的朝着那木桩抓了过去,手掌搭上桩手之后,长生心中突然有了一股怪异的感觉传来,好像自己面前的木桩此时已经彻底的消失不见,在手里的便是一杆长枪。

  手腕轻抖,那木桩便是猛然一震,眼见着便已经离开了依靠着的墙壁。一抖之后,长生几乎本能的便是展臂一抡,那木桩便已经呼的一声,夹着凌厉气势被抡了起来。砰然一声落地之后,长生方才一脸呆滞的醒悟,之前所做的一切便是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院中四人,皆是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震惊,甚至连那疯癫的老头也是一样,只是在那木桩落地的瞬间,老头眼中却是一阵精光爆闪,却是因为那木桩之上居然有了一道细小裂痕出现,裂痕极小,又是在木桩的底部,所以长生、红豆和还行三人自然也是没有见到。

  长生三人虽然不知,但是老头自然清楚。那木桩有一个名字,叫做烈阳桩,别看是歪歪扭扭的放在那里,如同一截烂木头一样,但是这木桩在千剑宗之内,却也是一件压箱底的宝贝。只是这宝贝便是这剑疯子个人的东西,所以这千剑宗里,倒是也没有人敢强自的收了去。

  烈阳桩,便是桩如其名,非霸烈之人不可动,所以才有了之前这剑疯子满眼精光爆闪的一幕。

  见到这番场景,那剑疯子便是再也顾不上搭理那还没有测试的红豆,直接便是身形一晃,冲到了长生身边,伸手一抓长生肩膀,甚至连那房门也是没有伸手去开,直接便是一脚踹了过去。漫天碎片之间,剑疯子已经扯着长生的肩膀冲进了屋子。

  “你是什么体质?”老头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长生。

  “极阳体。”

  “什么境界?”

  “大荒境。”长生如实回答。眼前的剑疯子不是坏人,这一点长生清楚,所以便也没有隐瞒。

  谁知老人在听完这些之后,便是伸手一搭长生肩膀,身形一晃,下一刻长生便已经和老头凌空立在了那长空之上。

  于是,这一日,整个千剑宗的第一层都是听见了一句话,只要是有人能够胜了长生,老头便可以传一式剑法给那获胜之人。当然了,这个问题也有一个要求,那便是同境界。毕竟这第一层之中可是也有着许多荒境九重,马上就可以升到那生境院子里的弟子。

  说完这话,老头更是直接抖手一甩,便是将那长生直接甩到了那当初自己钓鱼的河水之中。

  老头心中狂喜,即便这长生不是自己的徒弟,但是想想能够在自己的手里出来一个足以横扫了天下的妖孽,这一段因果,也足够老头吹上一辈子的牛了。

  老头满心欢喜,长生却是一脸郁闷。当然还有一喜,却是这剑疯子没有看到。那便是红豆没事也在那木桩之上试了一下,木桩虽纹丝未动,但是那木桩的底部,陷入了土地之中一截,却是陡然变成了紫黑的颜色。

  ————

  自那之后,长生甚至连继续练习那开山拳的时间都没有了,几乎一天十二时辰,都会有人排着队等在这剑疯子的院门之外,只等着长生出来,便可以一拳轰过去,分上一个高下。输了自然是无所谓,但是如果赢了,却是能够得到这如同神龙一样的剑疯子传下的一式剑法,哪怕只是一式,却也足够让这甚喜剑法的千剑宗人获益匪浅,甚至有可能因为这一式剑法,改了自己的命运,也是不无可能。

  开山拳一共十八式,长生只学了前三式,便已经不再有一点属于自己的时间。索性,长生便是直接将那前三式中的两式也舍弃不练,只是专心的练那开山拳的第一式。

  这一日,长生皱着眉头推开院门,便是见到那院门之外已经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一个个如同斗鸡一样,瞪着两只通红的眼睛看着长生。

  如此的场景,长生也是早已经习惯,朝着那密密麻麻人群看了一眼,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轻声道:“谁先来?”

  众人你推我搡的争着报名,却是半晌也未争出来一个先后。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人群之后,却是响起了一声低沉吼声:“滚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