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云梦风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携美同行

云梦风云 驰骋 5596 2003.11.16 22:24

    第四卷 第二章 携美同行

  自从狩猎比赛回来后,凌风再也没有出过玉伯那屋的院子门。他的归元神功以小有所成

  ,接下来的提升就要靠持之以恒的不懈努力来达到。这几天来,凌风不断地向玉天行请教各种

  的武学上的问题。

  当然也免不了请教一番‘潇湘十八剑’剑法,虽然凌风一向认为‘潇湘十八剑’是他会

  的几种绝技中最拿手的。但那只是跟他自己比,跟玉天行比起来他这一套‘潇湘十八剑’剑法

  的火候就差的远了。

  毕竟这一套剑法可是当初玉天行成名江湖的绝技,在经过了二十多年的潜心磨练,这套

  曾经威震江湖的剑法更臻于圆熟、完美的境界。让凌风获益匪浅,对‘潇湘十八剑’的认识更

  加加深了一层,剑法当然是大有进步。

  凌风之所以这么急着向玉天行讨教,是因为凌风打算就在这几天离开蔡家庄,重新返回

  现在不知怎么样了的战场。虽说在这里整天无忧无虑,没有什么好操心了。但是心里还是有些

  记挂如山和飞云他们,在自己失踪了的这百余天中,他们一定很担心自己。

  再说平静的日子虽然容易过,但是日子一长就会感到有些枯燥乏味。这也是凌风打算离

  开的原因之一,更何况怎么说他也是这次攻入西斯帝国的统帅之一,怎么能就这样丢下士兵们

  在战场上血战。而自己却一个人在这里享清福。

  凤凰历一三九九年二月十一日,凌风告别了玉天行后,悄然离开蔡家庄向东北而行。虽

  然现在凌风跟蔡家庄的人,甚至彭家庄的人大部分都很熟悉了。但他并不打算跟他们道别,毕

  竟那道别的场面不是他很想见到的。

  不知道茜儿正在做什么,凌风一边奔驰一边想着,要说这蔡家庄中有最令凌风牵挂的人

  ,那个人就一定是茜儿无疑了。自从三天前凌风告诉了茜儿这个消息后,茜儿就再也没有来过

  玉伯家。凌风只记得当时茜儿听了这个消息后,表情有些古怪的让凌风看不透。

  茜儿是不是生气了,所以这几天一直没有来玉伯家。看着那里自己越来越远的蔡家庄,

  自己在那里呆了一百多天了,多少还是有些依念的。离蔡家庄越远,凌风不由得越是想起茜儿

  在这段时间中对自己的种种好来。

  可能今生再也不会见到茜儿了,但是凌风也知道今生自己可能都忘不了在蔡家庄度过的

  一段日子,当然也忘不了茜儿。

  凌风心里不停的想着,脚步也没有丝毫的停下来。不一会那条和凌风算是有缘的小河就

  出现在了凌风面前,凌风有些吃惊得看着桥上,并不是桥有什么不妥。只是桥上不知什么时候

  多了一个人影,一个凌风十分熟悉的人影。

  茜儿,真的是茜儿,凌风加快速度向桥上掠过去。茜儿也向凌风奔来,两人紧紧的拥抱

  在一起。是真实的,不是在做梦。

  “茜儿,你怎么会在这里?”凌风慢慢的放开了茜儿,望着她问道。

  “等你啊,我可是等了快一个时辰了。”茜儿双眼白了凌风一眼说道。

  “等我?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凌风有些不解的问道。

  “当然有……”茜儿一幅严肃的表情慢慢的说,顿了顿,待凌风听得有些紧张,以为蔡

  家庄发生了什么大事时,才接着继续说道:“那就是我要跟你一起去外面世界。”说到最后,

  茜儿的脸都有些发烧了。

  “什么?”凌风可真是吃了一惊,这是他才发现茜儿居然连包袱都带出来了,只是他刚

  才没有注意到那放在桥旁的包袱罢了,“那蔡伯……”

  “我跟爹说过了,难不成二哥以为茜儿是偷逃出来的?”茜儿噘着小嘴说道,但到后来

  脸色却渐渐的沉了下来,这次离开后,只怕很久都不能再见到爹娘了。

  “那有没有跟玉伯讲?”凌风问道。

  “当然有,不然我怎么会在这儿等二哥。”茜儿显然不满意凌风一直稳着问那的,停了

  一下,又接着赌气地说道“要是你不愿意我跟着你出去,那我一个人走好了。”说完转身就自

  己往桥上走去。

  凌风急忙一把拉住她,说道:“愿意,二哥怎么会不愿意呢?茜儿又美丽又可爱,不说

  二哥,无论是谁都会十分乐意的。”要让她自己一个人走不走丢才奇怪了。

  “真的?”茜儿马上变得一脸的高兴的反问。

  “当然是真的。”凌风这时还能怎么回答呢?

  这样一来,凌风原本的计划就宣告破产了。凌风原打算认准方向后,跋山涉水一路直奔

  北定城而去,相信以他的功力三四天之内就可以赶到北定城了。可是现在有了茜儿跟他一起上

  路,那这条计划当然是行不通了。

  于是凌风决定先往东行,经过各个小城镇到达昌阳城后再转往北行,穿过二三百里的山

  林而直接到达北定城。这样虽然时间会长一些,但至少可以不用每天都在野外露宿,整天总吃

  那些干粮。

  除了第一天路线不大清楚而没有找到城镇不得不在山林中露宿外,接下来的几天每天倒

  是十分的顺利。因为凌风和茜儿到达第一个小城镇后,就特地向人请教,把沿途会经过的城镇

  及远近打听得清清楚楚。当然后来也就不用露宿山林了。

  一路上倒也没有什么事发生,离开蔡家庄后的第十天,凌风和茜儿两人终于到了昌阳城

  。昌阳城位于安阳城偏西北三百里左右,城中约有六七万的居民,但由于昌阳城的战略位置不

  是很重要,城中仅有几千西斯帝国军士兵把守,而且还有一大半都是老弱残兵。

  凌风和茜儿找了城中最大的一家客栈——云来客栈歇息下来,这些天都忙着赶路,真可

  以说是风尘仆仆。现在是该好好的自己接风洗尘一番的时候了。

  舒舒服服的清洗完后,凌风和茜儿在客栈外厅的选了一个雅座开始用餐。凌风一边用餐

  ,一边分心听着周围的酒客的话语。

  只听一名酒客说道:“听说天心阁传人已经下山行道了,而且还是一位美若天仙的年轻

  女子。”

  凌风转头看去,那说话的那人坐在他左边的一桌,也是两个人。看那穿着打扮似乎都是

  江湖中人。

  那名酒客的同伴点头说道:“我也听说过,就不知道这消息是真是假。听人说天心阁每

  十年甚至二十年才会派一名传人下山行道,而且都是美若天仙的女子。要是能让我见上一面,

  我短寿三年也愿意。”

  先前说话的那名酒客毫不客气的说道:“你省省吧,除非你重新投胎再来。”停了一下

  接着又说道:“听说每次天心阁有传人在江湖上出现的同时,天魔宫的传人也会出现。而且天

  魔宫的传人也同样是一位年轻美貌的女子。”

  另一名酒客却说道:“胡说,天魔宫的妖女怎么能和天心阁的仙女相比,我看天魔宫出

  来的那妖女一定是个丑八怪。说不定别人见到的妖女的面貌都是妖女用天魔功幻化出来的。”

  两人各持一词,顿时在酒桌上争吵起来了……

  凌风把听觉转移到旁边一桌,那一桌的四五个人却是谈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凌风当

  然没有什么兴趣去听。凌风继续一桌一桌的转移听觉,但失望的是没有听到有人在谈论他想知

  道的消息。

  突然,凌风似乎听到有人说‘北定城’什么的,不由得全力运功双耳,果然听到有人在

  讨论北定城的战事。

  只听见一人说道:“诸葛将军怎么包围北定城都一个多月了,一直以来却既不下令攻城

  ,也不下令撤军?”

  凌风朝说话的方向看过去,原来是他正前方离他最远的一桌上两个西斯帝国士兵在说话

  。凌风继续运功细听。

  另一名士兵自以为是的说道:“诸葛将军一定是打算将北定城中的凤凰王朝军困住,直

  到他们粮草尽绝而出城投降为止。”

  先前说话的那名士兵道:“北定城中一向粮草充足,说不定可以支持一两年呢。难道诸

  葛将军打算在那里和凤凰王朝军耗一两年吗?”

  另一名士兵有些尴尬的强辩道:“可能诸葛将军就是打算在北定城和凤凰王朝军耗个一

  两年也说不定啊。”

  凌风知道再继续听下去也听不到什么,也就停了下来不再继续运功听他们讲话。只见茜

  儿正担心地看着自己,凌风忙向她笑了笑表示自己没事。

  如山果然如自己所想的一样全军退守北定城,凭着那坚固、高大的城墙,要阻挡住三四

  倍于自己的兵力应该没有很大的困难。那诸葛明智也不是笨蛋一个,那他一直围着北定城干什

  么?一定有什么别的目的。对了,他一定是会故意围住北定城,以造成北定城在别人眼里十分

  危急的表面假象,用来引出南天城的援军,而他的目标也正是这些援军。凌风心跳有些加急,

  但是马上又平缓下来。因为凌风突然想到西斯帝国军围城都有一个多月了,而南天城的援军并

  没有来,说明他们可能已经清楚了西斯帝国军的阴谋。

  “公子、小姐,要不要点上一曲。”一道轻柔的声音打断了凌风的思索。

  凌风定眼看去,只见桌前站着一位手持碧箫的女子,身着紫色衫裙。凌风目光转到那女

  子脸上,不由得眉头微皱,只见那脸上抹满了厚厚的一层胭脂水粉,这原也符合她的身份。但

  凌风却感到这与她那优美的身姿,紫色的衫裙有些不协调。

  “姑娘请坐,姑娘贵姓?”凌风一边伸手请那姑娘入座,一边随口问道。

  “奴家水月谢过公子,请问公子想听什么?”那女子也不推辞,神情自然的落座后说道

  。

  “水月姑娘随便吧,在下对这方面不大懂。” 凌风说道。

  水月不再言语,举箫就唇。清脆的箫声随即充满整个大厅,众人只感到自己置身于一个

  变化无穷的世界中。首先是轻快欢愉的乐声,这令他们仿佛感到自己置身于一个到处都充满着

  欢声笑语的梦幻世界中,身心俱爽;接着轻快欢愉的乐声转变成激扬飞跃的乐声,使他们觉得

  自己处在金戈铁马的战场之上,斗志高扬的纵横驰骋。最后箫声转为低沉,让人有一种缠mian悱

  恻的感觉,仿佛是一对情意绵绵的青年男女在窃窃私语。

  箫声终于停了下来,但是大厅中的人却仿佛还沉迷在那箫声虚幻的世界中,大厅中顿时

  静了下来。

  “水月姐姐,你吹得真好听。”茜儿似乎是第一个清醒过来,高兴得鼓着掌说道。

  水月有些惊异的看了茜儿一眼,说道:“多谢小姐夸奖。”

  凌风这时插入说道:“姑娘的箫声有若仙音,真是令在下大饱耳福。”凌风本也入迷,

  但在茜儿说话的时候就清醒过来了。

  “公子过奖了。”水月轻轻的说道。

  凌风从怀中拿出两锭银子递了过去,说道:“些许俗物,不成敬意,姑娘收下吧。”

  水月盈盈福道:“奴家谢公子赏赐。”水月接过银子,但凌风发现她并没有流露出一丝

  高兴的神情,仿佛并不怎么看中这些银子。

  “刚才吹xiao的那个小妞,过来给本大爷来一曲。”一个粗鲁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凌风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刚才说话的那人正是他左前方那一桌的两个江湖客中的一人。

  “兀那小妞,还不快些过来。难道怕大爷我没有银子吗?”那江湖客见水月并没有立即

  过去,接着又大声说道,便说还边从怀中掏出一大锭银子扔到桌子上。

  但水月还是坐着没动,凌风正要说话,突然客栈外面有一个响亮的声音传了进来。

  “水月妖女,我们知道你就在客栈中。你快点滚出来,我们要杀了你这狼心狗肺的妖女

  为师傅报仇。”

  凌风突然感到身旁的水月身上透出一股莫名的气息,转头向她看去之时。水月的身影突

  然消失不见,随即出现在六七丈开外的虚空中,接着再次消失不见。“公子,再见”的声音从

  她消失的身影处传来。

  几乎在同一时间,厅里和厅外同时传来两声惨叫声。凌风只见他左前方的那一桌的两个

  江湖客都捂着嘴惨叫,嘴角有鲜血流出。而他们身旁的地上两锭粘着血丝银子和几颗血牙,而

  那两锭银子正是凌风刚才给水月的。但凌风却根本就没有看见水月是什么时候出手的。

  手法真是高明,快到了无迹可寻的境界了,凌风在心中想着,虽然自己这些天公里大有

  进步,但要想做到像水月一般如此轻松,恐怕还办不到。

  这时凌风听见厅外有人说:“没有想到昌武门门主没死两天,两位大弟子就接着被杀。

  看样子昌武门很快就要封门了。”

  凌风见客栈门口出闹哄哄,于是带茜儿走到客栈外,只见客栈外的街道上躺着两个人,

  已经断气了,全身上下却没有一处伤痕。

  只听围观的众人纷纷讨论着到底是谁杀了这两名昌武门的弟子,还有他们口中的妖女到

  底是谁。刚才那些街道旁的人只见到人影一闪而过,接着昌武门的两名弟子就在惨叫声中倒在

  地上,其余的就什么都没有看见。

  妖女?水月会不会就是天魔宫的传人?这个念头在凌风脑中一闪而过……

  既然已经出了客栈,凌风就顺便带茜儿到昌阳城中四处逛逛,虽然昌阳城不是很大,而

  且傍晚的时候城中也不是很热闹。但对茜儿来说已经是够热闹了,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跟蔡

  家庄中大不相同。

  见茜儿这么高兴,凌风也只好打起精神来陪着她四处逛逛,那知道她越逛越有兴致,几

  乎把整个昌阳城都逛遍了。直到城里各处卖东西的人们都回去休息了,两人才回到‘云来客栈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