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云梦风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落日断魂

云梦风云 驰骋 7373 2003.11.07 16:04

    第三卷 第三章 落日断魂

  凌风全力展开‘随风而逝’身法,在深山丛林中有如星飞电射一般笔直的向前飞奔,这

  时已经是断水河之役后的第三天,以凌风这般速度,本应该已经返回北定城了。但是他现在仍

  然在这不知是何处的山脉中亡命奔逃。

  原来当日凌风逃进树林中向西飞驰了七八里后,正准备转向北行,以他的速度说不定还

  没有到安阳城他就可以追上先前撤退的凤凰王朝大军。

  正在这时,那姓谭的青年人却突然出现,截住了凌风。

  “凌兄这么急急忙忙的想敢去哪里?是要赶回安阳城还是北定城?”那青年人不紧不慢

  的说道。

  “这位兄台似乎对在下颇为熟悉,可是请恕在下眼拙……”凌风见仅他一人,也不慌不

  忙的说道。

  “在下普渡宗谭耀龙,凌兄记好了,可不要忘了。”谭耀龙不等凌风出声问他,抢过说

  道。言外之意是叫凌风记好了他的名字,到时候好到地府去告他一状。

  “在下记性一向不大好,但相信谭兄的记性一定很好,一定是想忘都忘不了凌某的大名

  。”凌风当然听出了他话中之意,乘势反将了他一军。

  “凌兄很清楚在下找你的原因吧。”谭耀龙转开话题,显然不想和他作那口舌之争。

  “在下不是很明白,谭兄可否清楚说来听听?”凌风虽然一听他是白道四宗中普渡宗的

  传人,就猜到他多半是因为正义门庞树德被他们所杀的事情而来,因为白道四宗关系一向十分

  密切。但他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还摆出一幅虚心请教的样子。

  “不知凌兄可否还记得半年前宁州城发生的事?”谭耀龙不急不火的问道,反正他也不急

  在一时。

  “在下记性虽不大好,但有些事倒还记得。半年多前,在下确实去过宁州城,不过那里

  发生了很多的事,不知谭兄所指的是哪一件?”凌风心中想,果然来了,但口中却仍然装糊涂

  的说道,既然装了,那就死活都要装到底。

  “关于正义门的事凌兄还记得吧?”谭耀龙虽然知道凌风在故意装糊涂,但还是很有耐

  心的说道。

  “哦,原来是这件事啊,在下倒是记得清清楚楚。”人家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了,凌风

  不好再继续装糊涂下去了。

  “那就好,免得我再说一遍了。”谭耀龙说道。

  “哦,原来谭兄也是认为那件事我么做得好啊。”凌风古意曲解谭耀龙话中之意说道。

  “凌兄用不用休息一下?”谭耀龙显然不想再和凌风胡乱纠缠下去。

  “谭兄要是想休息,请自便。”凌风说道。

  谭耀龙不再言语,身影突然跃过两丈的空间出现在凌风左侧。一掌向凌风左肩击去,凌

  风侧身闪过的同时也还击一掌。谭耀龙出掌硬接凌风攻来的掌势,凌风并不避让。经过这一段

  时间的暗中调息,凌风的功力一进恢复得差不多了,他想试一试谭耀龙公里到底如何。

  两掌接实的同时,凌风只觉得一股比之于刚才在断水河岸要强劲的多的劲力从谭耀龙掌

  中攻到。凌风也全力出掌,以乾元神功全力攻出;玄阴真气则在体内运转,护住全身的主要筋

  脉。

  两人都发出掌上的劲力,凌风顿时被震的往后退了两步才止住了脚步,但由于有玄阴真

  气护身,他并没有受伤。谭耀龙只是仅仅止住了前进之势而没有后退半步。

  看样子自己的功力还是比对手略逊了一筹,凌风自己在心中想着。既然已经试出了谭耀

  龙的功力要比自己高出一筹,凌风不准备继续和谭耀龙硬拼。

  谭耀龙毫不放松的再次向凌风发动攻击,可是当他攻到凌风身前一米左右时突然发现凌

  风已经不是刚才的赤手空拳了,凌风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支兵器,不是他一直被在背后的长

  枪,而是一柄剑,一柄不知从哪里来的剑正向自己的掌心刺来。

  谭耀龙不得不急忙变招,闪身后退。手掌毕竟是血肉做成的,怎能与五金制成的长剑硬

  拼,谭耀龙也从背上取下两根约一米长的铜棍,突然合成一杆长棍抵挡住凌风的攻势。

  凌风向谭耀龙攻了好几招,可是怎么都不能攻进谭耀龙的棍影之中,剑势突然一变,施

  展出‘潇湘十八剑’向谭耀龙攻过去。

  只见凌峰突然之间仿佛幻化出无数的身影,把谭耀龙包围在中间,手中的长剑有如行云

  流水般的攻向谭耀龙。

  谭耀龙渐渐的似乎有些抵挡不住凌风的攻势,突然之间,他长啸一声,棍势也跟着发生

  了变化。只见他手中的长棍似乎突然之间变得慢了下来,每一个动作都可以让人看得清清楚楚

  。但长棍缓缓移动之中,却隐隐听见传出雷鸣之声。这正是普渡宗绝学‘大乘降魔’棍法。

  凌风如疾风般的攻势一旦接近谭耀龙的长棍,就变得缓慢起来,仿佛手中的剑突然变得

  重俞千钧一般。

  凌风手中的剑渐渐的有些施展不开了,而谭耀龙却是越来越顺手似的。凌风知道,这并

  不是因为‘潇湘十八剑’比不上‘大乘降魔’棍法的原因,而是自己的功力比不上谭耀龙,所

  以现在才显得缚手缚脚,渐渐施展不开剑发来。

  要是一直就这样下去,凌风知道最后只会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自己伤在谭耀龙的棍下。

  就这样转身而逃是不行的,因为谭耀龙的棍势已经紧紧锁定了自己,要是现在自己转身而逃,

  在此消彼长的情况下,他也最终也是会伤在谭耀龙的棍下。到底该怎么办呢?凌风一边抵挡住

  渐渐转为攻势的谭耀龙的进攻,一边在心中暗自想着。

  只好这么办了,凌风咬咬牙,低声喝道:“潇湘无波。”‘潇湘十八剑’最后一式第二

  次从凌风手中使出。上一次是在凤凰城中对付蒙面刺客的时候,两次都是在不敌对手迫不得已

  的情况下使出用来救命的。只是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再奏效。

  平平淡淡的一剑,没有闪电一般的速度,只是缓缓的移动着;没有任何的花招,直接刺

  向谭耀龙;没有什么力量,轻飘飘的。就是这么样的一剑,谭耀龙一只从容的面色却变得凝重

  起来。

  稍微考虑的一会,其实只是一瞬间,谭耀龙做出了决定。手中的长剑一改先前的缓缓出

  击,突然闪电般的击向凌风手中的剑,显然是不让凌风蓄满剑势。

  棍剑相交,这次却不是凌风后退,而是谭耀龙后退了三大步。凌风则乘势转身,全力展

  开‘随风而逝’身法,向北飞奔而去。

  谭耀龙起身追赶时,凌风到了十丈外。两人一追一逃在原野中展开了追逐大战,凌风向

  北逃了四五里后发现谭耀龙已经追到了八丈之内,不知他使用的是什么身法,速度居然比凌风

  全力施展‘随风而逝’身法还要快。

  凌风知道,要是自己就这样一直向北逃,恐怕不出二十里就会被谭耀龙追上了。凌风在

  心中盘算着,突然,凌风转向西逃。谭耀龙没有想到凌风会突然转向,一时没有收住身势,冲

  出了好几米才继续向凌风追去。这样一来他们之间的距离又拉到了十丈之外。

  凌风的目标是西面几里外的连接着青天山脉的那片深山丛林,只要进入了深林中一定可

  以摆脱谭耀龙这条讨厌的尾巴。

  凌风和谭耀龙两人一先一后的进入了那片山林中,凌风在前一边飞奔,一边不断的转换

  方向。绕着圈子,希望能够尽快的摆脱谭耀龙。

  不知换了几次方向,绕了多少圈后,凌风发现身后似乎已经没有人跟来了。正在他暗自

  庆幸终于摆脱了谭耀龙的时候,谭耀龙却终于出现,不是从他的身后,而是出现在他的前方。

  凌风只好转身再逃,但是不管凌风怎么转向,绕圈,谭耀龙都能紧紧的追着他。他不绕圈还好

  ,谭耀龙只能是从后面追来,而一旦他绕来绕去的时候,谭耀龙反而总能出现在他的前面。这

  真是让凌风有些大惑不解。

  凌风曾躲在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树上,虽然开始谭耀龙经过大树时没有发觉,继续向前追

  去。但一会儿后,他却返了回来,而且知道了凌风就在树上。

  凌风终于知道:谭耀龙一定是某种特殊的方法一直追踪着他。但是在检查过全身上下后

  ,却什么也没有发现。虽然没有发现什么,也不知道谭耀龙到底是以什么方法跟踪自己,但是

  凌风总算知道了前面谭耀龙能多次截住自己并不是瞎碰的或猜的。

  于是,凌风再也不在山林中绕圈了。他一直向西逃去,但也不是笔笔直直的向前跑,有

  时也略微偏转一下方向,给身后追踪的谭耀龙制造点麻烦,这样一来,谭耀龙果然一直都没有

  追上他,但只要他停下来歇息或者打些食物来充饥时,谭耀龙就会追近。表明他一直追在身后

  ,并没有放弃。

  凌风在迫不得已之下只好继续他的逃亡生活,没有想到这一逃就一直逃了三天,每一次

  他以为谭耀龙已经放弃了追他而停下来时,谭耀龙一会后就会出现,使他不得不继续逃亡。而

  身后的谭耀龙仿佛跟他耗上一般,丝毫没有要放弃追击的意思。

  凌风一边逃着,一边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问候谭耀龙的祖宗,几乎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都

  问候到了。他们这一追一逃,三天来,行过的路程都已经千里又多了。不知道身后的谭耀龙如

  何,凌风时几乎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了。更别说是现在他们到了哪里。凌风都几乎想放弃逃

  跑,而转身和谭耀龙决一死战,以解心中之恨。

  但是他又想到连‘潇湘十八剑’最后一式‘潇湘无波’都伤不了他,而自己反而在这一

  式的反噬之下受了伤。要是真的转身和谭耀龙决一死战,自己的机会也太渺茫了,恐怕不但不

  能解心中之恨,而且会恨上加恨。

  因此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只好继续努力,也不管他东西南北,只管朝着前面继续亡命

  飞奔,遇山越山,遇林穿林。也不知道这种痛苦的状况什么时候会结束,希望自己以后不要再

  碰到这种好事情,凌风边逃边在心中想着。其实也不知他心中所想的完全没有好处,至少进过

  这三天的磨练,在轻功方面他是大有进步了,只是他自己还没有觉察到罢了。而且还磨练了他

  的意志,也算是不小的收获了。

  凌风突然停了下来,并不是他自己想要停下来做点什么。而是他不得不停下来,因为不

  知何时他已经逃到了一座山峰之巅,他的前面不足三丈之处却是深不见底的悬崖。他要是再不

  停下来只怕是会直接奔下悬崖了。

  凌风转身,只见谭耀龙的身影已出现在山腰上了,几个闪现就已经登上山峰,出现在了

  凌风身前两三丈处。

  “没想到凌兄轻功如此之好,居然让在下追了三天三夜。”谭耀龙有些赞叹地说道,他

  这句话倒真是他自己心中所想的,因为他的功力要比凌风高上不止一筹,其实他上次在凌风面

  前还隐藏了一些功力,只从他能够接下‘潇湘无波’而丝毫无损就可以知道,他的功力并不是

  仅仅高出凌风一线。

  “那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被谭兄你给追到了。”凌风耸了耸肩说道。

  “要不是凌兄刚好跑到了断魂崖,恐怕兄弟还不知要用多久才能追得上。”谭耀龙淡淡

  地说道,显然他并不像凌风一般连自己到了哪里都不知道,只看他能说出这崖的名字,可见他

  对这里并不陌生,可能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原来这出断崖就叫做断魂崖,真不是一个好兆头。要是兄弟今天丧命如此,倒也是名

  副其实。”凌风笑着说,顿了顿又道:“不知这山峰可又有什么好的名字没有?”

  “这山峰叫做落日峰。”谭耀龙回答道。

  凌风看了看周围,旁边的山峰都要逼着落日峰矮上不少,可以想象,傍晚日将落下之时

  ,远远望去,一定是仿佛夕阳就落在这山峰上。

  “谭兄对这里好像很熟悉似的?”凌风有点疑惑的说。

  “也说不上很熟悉,只是在下无事之时,总喜欢到处瞎跑,曾经来过这里一两次,所以

  略微知道一些。”谭耀龙回答道,两人站在高峰之巅,有问有答,有时不知情的人看到,还以

  为是至交好友相约游山来的,而不知道即将到来的是一场生死决战。

  “凌兄还有什么事没有?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在下可就要出手了。”谭耀龙看了看天

  空,突然说道,因为太阳已经偏西了,恐怕一个时辰之后,天就要暗下来了,他可不想拖到那

  时候,那时候可就说不定会再生出什么变故来,说不定有的追上三天三夜,甚至三天三夜也追

  不上,那不是自找麻烦吗?

  凌风正想说:谭兄请尽管出手。可突然之间又想到了一件事,一见他这三天来一直疑惑

  不解的事。

  “对了,还有一件事想请教谭兄。”凌风说道。

  “凌兄尽管说来听听,只要是在下知道的,在下一定如实相告。”谭耀龙说。

  “在下想请教一下,谭兄是以什么方法跟踪在下?在下可是想了几天都没有想明白。”

  凌风终于提出了他心中的疑惑。

  谭耀龙顿了顿,说道:“凌兄可记得在断水河旁与在下对了一掌的事?”

  “这在下倒是记得。”凌风答道。

  “不知当时凌兄可又感到什么?”谭耀龙问道。

  凌风回想了一下,顿了顿说道:“好像没有什么……是了,当时在下似乎感到一股柔和

  的真气进入体内消失不见,难道……”凌风终于想起了当时的情况,但他还是有些不明白。

  “这是我们普渡宗的‘千里追元’追踪之术,就是先把一股微弱的真气送到敌人体内,

  由于同源感应的原因,只要全力运功,就能感应到敌人的方向。当然并不是真正的能感应到千

  里之外的敌人,距离的远近全凭自己本身的功力来定。但一般不会超出一百里,已在下的功力

  仅仅能感应到五十里之内的敌人,要是超出了五十里在下就无能为力了。”谭耀龙解释道。

  “不只在下可有说清楚?”看凌风一幅目瞪口呆的样子,谭耀龙接着说道。

  “谭兄说得很清楚了。”凌风说,“现在谭兄可以出手了。”

  “那凌兄小心了。”谭耀龙道,显然是出手在即。

  这次谭耀龙不再隐藏实力了,刚一出手就全力展开‘大乘降魔’棍法,那隐隐的雷鸣之

  声比起前次来要低沉得多,只震地凌风双耳嗡嗡作响。

  凌风也以‘潇湘十八剑’还击,但是每次剑棍交击之时,凌风手中的剑都被震偏,而谭

  耀龙的长棍却乘虚而入,在如此多此后,谭耀龙终于抓住了一次机会。一棍扫在了凌风的背上

  ,虽然由于凌风的闪身而没有击实,但也扫得凌风半身发麻。

  凌风不得不改变战术,以‘潇湘十八剑’的潇洒灵逸与谭耀龙游斗,但过了一会儿后,

  凌风发现由于谭耀龙的慢慢逼进,而他自己则不断的后退,现在他离身后的悬崖已经不足量丈

  的距离了。再也不能后退了,不然只怕很快就会掉下悬崖了。

  谭耀龙却毫不放松,手中当棍一击重过一击,*般的向凌风攻来,显然是想乘机

  把凌风逼下断魂崖去。

  凌风手中的长剑化作一片光轮突然脱手向谭耀龙飞去,谭耀龙一棍击在光轮的中心,长

  剑现出形来,被击得转向悬崖飞去,飞出悬崖后落了下去,久久没有听到回音。

  这时一支长枪出现在凌风手中,正是他一直背在背后的长枪。‘旋风枪法’全力展开向

  谭耀龙卷了过去,一是措手不及的谭耀龙顿时被凌风逼退了几步,可是随着谭耀龙慢慢的适应

  了‘旋风枪法’后,功力的差距再次现了出来。

  凌风再次被慢慢的逼向了悬崖,在谭耀龙的紧逼之下,凌风真是无法可想,不得不慢慢

  向后退去。难道自己真的会断魂在这断魂崖吗?凌风心中有些苦涩的想着。

  在凌风已经被逼到了离悬崖仅剩一丈左右的时候,这时谭耀龙手中的长棍却突然脱手飞

  出,横着向凌风撞来,凌风也脱手甩出手中的长枪,斜向长棍撞去。枪棍相接,长枪顿时悲壮

  的回落了下来,而长棍却是转变方向后继续向前飞行了四五米才落了下来正好落在了悬崖边上

  。

  几乎在长枪出手的同时,凌风的双掌也同时击出,击向紧随棍后凌空而到的谭耀龙。四

  掌击实后,凌风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三大步,已经到了悬崖边上了。而谭耀龙却不给他丝毫的

  机会,还没有等他站稳,谭耀龙的双掌已再次攻到。

  凌风厉喝一声,双目尽赤,双掌尽全力击出。凌风发现,在外界的压力之下,体内的乾

  元神功和玄阴真气突然不再相互冲突,而是突然之间合在一起,随着双掌击向敌人。

  ‘嘭’的一声巨响,谭耀龙突然口喷鲜血,被震得凌空抛起,落地后向后退了几步,一

  下子坐倒地上。

  而凌风却仅仅被震得向后退了一步,这一步……,就是这一步,他却已经到了悬崖之外

  ,瞬间消失不见。

  谭耀龙注视着凌风消失的方向,好一会儿后,他才开始闭目调息。在刚才的一记硬拼中

  ,他内腑已被重创,没有十天半月的修养,恐怕是不能痊愈的。

  约半个时辰后,谭耀龙终于睁开眼睛站了起来,他只是暂时压下了伤势,防止进一步恶

  化。要完全好起来还得回去好好调养。

  谭耀龙走到凌风落下去的悬崖边,向下注视了,但是却什么也看不见,他实在想不明白

  为什么凌风的最后一击会有如此大的威力,难道他先前一直是手下留情吗?但也不是很像。要

  是他早就是出这一着,又怎么会落下悬崖呢?他感到十分的疑惑,怎么想都不明白。

  夕阳这时正好快要下山了,柔和的阳光正好照在他的那有些苍白的面上,一点也不刺眼

  。谭耀龙静静的呆了一会儿后,转身捡起落在一旁的长棍,慢慢的向山下走去,身影渐渐的消

  失不见。而夕阳这时也落下了山头,黑暗就要来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