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云梦风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皇宫惊艳

云梦风云 驰骋 5427 2003.10.28 18:41

    凌风等一行人带着小雅回到了他们所住的院子,易水寒看他们出去没多半天,回来时居然就多了一人,不禁感到十分奇怪的看着小雅,不知他们从那里找来的,也不知小雅是做什么的,怎么会和凌风他们走在一起的。

  “小雅,这位就是易大人了,你快过来见过易大人。”凌风向小雅说道,一边向易水寒解说了一下小雅的情况。

  “易大人您好。”小雅有些害羞的说道。

  “小雅妹子不用客气,要是不见外的话,那你就叫我易大哥吧,要是觉得有些不合适,叫大叔也行。我倒是无所谓,不过恐怕有人会不同意的。”易水寒幽默的笑着说道。

  “那当然不行。”果然有人不同意,飞云首先反对,虽然易水寒年纪比他们几个大了不少,但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平辈论交。要是小雅称易水寒为大叔,而叫他们几个大哥,那他们几个不时平白无故就矮了一辈吗?但是他和凌风也确实比小雅大不了几岁,总不能让小雅也叫他们大叔吧。

  凌风,赵孟阳等人也立刻跟着反对。

  “小雅见过易大哥。”小雅乖巧的重新向易水寒等见礼,开始时她还不大明白易水寒所说的话,可是见凌风等人真的都齐声反对,才明白了他们说话所指的是什么。

  “当当……”凌风敲了敲小雅的房门,这一独立的单间就是小雅暂时的卧房,就在凌风等人住处的旁边,幸好这座大院里住的地方还有多的。

  “谁啊?”小雅轻柔的声音从房里传了出来。

  “小雅,是我。你可是已经歇下了吗?”凌风说道。

  “啊,凌大哥啊,快请进来。”小雅打开房门说道。

  凌风只感到眼前一亮,一身侍女装(由于这所院子中除了那些侍女外就没有人有女装,他们只好替小雅找来了一套侍女装暂且先换上。),经过简单梳洗的小雅显得十分的清秀可人,跟刚刚遇到她的时候,她那一身褴褛比起来,真是天壤之别。这时的小雅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清纯的气息。真是人还得靠衣装。

  凌风看了看屋子里面,到处都收拾得整整齐齐,不像自己和飞云等人的屋子里,不论什么东西,他们都随随便便的乱摆。

  “小雅,你可真能干啊,把屋里收拾得这么好。”凌风夸道。

  小雅羞涩的笑了笑没有答话,其实自从她母亲生病后,家中里里外外的事都是她一手操持的,像这些事也是她经常要做的。当然会做得比较好,再说她可是一个女孩。

  “小雅,你是不是已经没有一个亲人呢?”凌风问道,要是她还有亲人的话,那些人也不会任由小雅流落街头而不管。

  “虽然还有一些……但是……”小雅哽咽的说着,想到那些所谓的亲人们当初的无情和势利,泪水禁不住从她的眼角边慢慢的流了下来。

  “小雅,你不要太伤心,就算你没有了亲人那又怎样?难道我们就不是你的亲人吗?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好妹子了,永远都会是。”凌风轻轻的抚着小雅的头发,用衣袖帮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轻声的说道。

  第二天,凌风就向大伙宣布了要与小雅结拜为兄妹的消息,大伙听到这消息后也都十分的开心,纷纷祝贺凌风有了这么可爱的一个妹子。当然他们也有他们高兴的原由:他们又可以借此机会大吃一顿了,而且有美酒可喝,真是此时不高兴更待何时。士兵们在平时一般是不让随便喝酒的,以免因为喝酒而误了事。

  这天,凤凰王朝陛下召见他们的事终于等来了,一个内廷侍卫带来了玄武帝的口谕,命易水寒立时随这名侍卫进宫晋见。这天离庆功宴的开始也仅有三天了。

  凌风、易水寒等人随着那名侍卫向皇宫而去。皇宫位于凤凰城的南边,高大的宫墙围着那一座座金碧辉煌的楼宇,气势宏伟庄严,俨然是一座城中之城。宫门和宫墙上侍卫们守卫十分森严,要想混进去,那可就比进凤凰城不知要难多少倍。

  即使凌风他们有内廷侍卫的带路,也是经过了那些站岗的侍卫的重重检查,各人随身的兵器也都被他们拿去代为保管了。

  宫城内的守卫就更加严密的,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也不只经过了多少道关卡,经过了多少人的盘问。他们终于来到了那栋看来是皇宫内最高大的宫殿前面。

  “各位大人先在这里稍作歇息,等候陛下的召见。”那名带路的侍卫把他们带到一处偏殿说道。他向大殿外的一名侍卫低声了几句,那名侍卫应声而去。看来是去通报去了。

  “陛下宣易水寒一人晋见。”不一会儿,那名侍卫走了回来,边走边说道。

  “那我们呢?陛下有没有让我们一起去?”飞云问道。

  “没有,陛下只是传易水寒大人一人。”那侍卫回答道。

  “你现在这儿等一等吧,说不定陛下一会就会宣你了。”易水寒拍了拍飞云的肩膀,随那名侍卫走了。

  易水寒走后不久,凌风开始显得有些坐立不安,不知有什么事。

  “阿风,你没有什么事吧?”旁边的飞云见状问道。

  “倒是没有什么大事,只是人有三急啊。”凌风指了指肚子说道。

  “那你还是快些找个地方方便一下,我们还不知要等多久呢。”飞云忍住笑说道。

  凌风向殿外的侍卫打听了一下具体的方位后,独自出了殿,临走前,那侍卫还叮嘱他千万不要到处乱走。

  凌风出殿后,按那侍卫的指点向西南方走去。这内宫里面的守卫反而没有进来时外面所见的那么严,几乎看不见哪里有什么侍卫站岗。也不知道是他们对外面的守卫十分放心还是怎么的,外面四处都静静的,凌风仿佛是走在荒野上一般。

  凌风按照那名侍卫所说的转过了好几个弯道以后,突然闻道阵阵的清香从左侧飘过来,给人一种十分清爽的感觉。他不由自主的转向右行去,那侍卫刚才的叮嘱已经被他置之脑后了。

  左方没多远,凌风突然感到视觉一新。一条幽深的小径出现在他的眼前,小径的两旁是一片片的花圃,各种各样凌风从来都没有见过的花在这里竞相开放,不计其数的蜜蜂相逐其上,比刚才更加浓厚的芳香之气从那花圃传了过来。

  五颜六色的各种各样的花错综交杂的绽放,这么多的不同的颜色在一起展现,却没有丝毫的不和谐的感觉,而且相互映村,相互补充,使得各种花的美丽都突显得淋漓尽致。

  凌风迈步小径上,目不暇接的观看着这一片似乎无穷无尽的美丽,不知不觉已经迷醉其中。完全忘记了身外所有的一切。

  也不知走了多久,凌风终于走完了这条小径。小径的尽头是一个不大的人造湖,湖中尽是翠绿的荷叶,一支支粉红的荷花透过荷叶层层的阻绕探出头来,高傲的展现着自己无比的美丽。

  一直沉醉在这美丽中的凌风突然之间感到有人在轻轻的靠近他,那人已经到了他身后不足三长处,脚步十分轻盈。这大概也是来人可以到他身后这么近他才发现的原因。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他的注意力完全被那些美丽的荷花荷叶所吸引,他也不会直到现在才发现身后的来人。不过好在来人也似乎没有什么恶意,至少到现在还没有从后面暗算他。不然刚才他可就有些为危险了。

  后面的脚步越来越近,来人似乎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凌风默默的估算着那身后的来人与自己的距离,在来人到了他身后约一丈远的时候,凌风毫无征兆的转过身来。正准备喝问来人的凌风突然之间呆住了。

  出凌风意料的是那从身后而来的居然是一位风华绝代的美女,难怪他那些喝问的话没有说出口来。

  只见她约二九年华,一身淡黄色的宫装打扮,同色小坎肩,乌亮飘逸的长发,明亮的美眸,似玉如脂的粉脸。显得自然协调,浑身上下透着高贵雍容的气质。在一身淡雅的宫装的点缀下,向凌风展示了一种不应显现在人间的美丽。凌风有只觉得有一种惊艳的感觉。他也不是没有见过美女的人,像皇甫青青,东方傲雪等人都可是说算得上是罕见的美女。可是跟眼前的美女比起来,凌风似乎觉得他们还差了一筹半筹的。虽然从她的服饰上看不出她是什么身份,不过只看她能够悠然的出现在这里,和她那一身雍容华贵的气质,不难想象出她的身份。不外乎皇亲国戚之类。

  “你是什么人?怎么跑到这儿来了。”那美女平静的向凌风问道,丝毫没有因为凌风转身的迅速而吃惊。也没有因为凌风两眼直直的望着她生气。显然这种情况也不是她第一次见到。她说话的声音不是很高,显然并没有故意提高声音。声音轻柔而且也还十分动听,但是凌风还是从其中感到了一种威严。

  凌风倒是没做什么隐瞒,这本来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何况还是在美女之前,他把他自己怎么会来到这儿的事向那黄衫美女简略的解说了一下。

  “你还是快些回去吧,这里面可不是你随便乱闯的地方。”那黄衫美女轻轻的向凌风说道,看样子是有些相信了凌风的话。

  凌风没有答话,只是点了点头,再深深的看了那黄衫美女一眼,似乎想把她的影子深记在心里。然后微微弯身向她致谢后,潇洒的转身离去。

  那黄衫美女看着凌风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那充满花香的小径的另一头,呆了一会后也慢慢的消失在那荷花荷叶的另一边。

  凌风回到那偏殿时,易水寒已经回到偏殿了,正在那里等着他呢。

  “阿风,你去方便方便怎么去了这么久?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吧?”飞云第一个发问道。

  “也没有什么事?只是走迷路了。”凌风回答说:“易兄,陛下找你去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也没有什么,这些事我们回去以后再说吧。”易水寒向凌风说道。

  “好吧。”出来这么久了,肚子都已经饿了,皇帝陛下也太小气了,请人来也不事先准备一桌丰盛的酒菜。好在自己也算不虚此行,凌风一边答应着易水寒,一边在心里想着。

  还是在领他们进来的那名侍卫的带领下,凌风一行人终于出了皇宫。凌风转头看了看那高高的宫墙,轻轻的松了一口气,浑身上下比刚才要轻松的多。那深深的宫院,森严的气氛,真是让人心头有一种重重的压力。

  “易兄,陛下找你去到底是为了什么事?”飞云说道。

  “陛下只是问一些关于南方战争的事,陛下让我把当时的情形详细的向他解说一下,还问了我许多战争的细节。”易水寒回答道。

  “那你都说了吧。”飞云说。

  “那还能不说吗?不说可时期君之罪啊。”易水寒回答说。

  “那陛下可有什么反应没有啊?”飞云继续追问。

  “陛下看样子很高兴,对我们大家的很是满意。把大家都赞扬了一番。”易水寒说。

  “那你回答时有没有提到我啊?”飞云说。

  “提你干吗啊?”易水寒笑着反问道。

  “你要是没有提到我,那我在战争中的英勇表现不就白白浪费了。”飞云理所当然的说道。

  “是吗?我怎么没有发现啊?你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啊。你不是说错了把我当作你自己了吧。”凌风接过笑着说道。

  “你…哈…”飞云刚说出一个字来,就已经说不下去了。捧腹大笑了起来,大伙们都一起笑了起来,不只在笑谁的脸皮比较厚。

  “阿风,你不要想混过去,还不快招出来刚才出去那么半天到底干什么去了?去方便那里要这么长的时间,还是自动招出来吧,免得等我们用大刑时多受皮肉之苦。”飞云似乎看破了凌风的意图说道。

  被逼无奈之下,凌风只好把一切都招了出来。

  “阿风,没有想到你去方便也会有这等艳遇,要是晓得我也该去的。”飞云一副后悔不迭的样子。

  看着飞云那仿佛是真的很后悔的样子,大伙忍不住再次笑了。

  “那下次你也去不就行了吗?”凌风笑着说道。

  “俗话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飞云一副摇头晃脑的样子,还真有点像一个老学究的样子。

  说说笑笑中,凌风、易水寒一行不知不觉的就走回了他们临时所住的那所院子。小雅、小七、小八等人已经在门外等候他们了,看来他们在门外已经等了不少时间了。见到终于等到了,他们都高高兴兴的迎了上来。

  “酒菜准备好了没有,肚子可是已经饿得呱呱叫了。”飞云还有好远就迫不及待的问道,白去了一躺皇宫,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不大吃一顿补回来那多上当,哼哼,飞云在心里想。

  “酒菜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各位大人回来。”小七恭敬的回答道。

  “那就好。”飞云领先向里走去,好像有谁要抢他的那一份似的。

  离庆功宴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只剩下一天就是庆功宴就要开始了。凌风他们这两天倒是很清闲,在这凤凰城他们根本没有什么熟人,当然也就没有什么人来拜访他们了,他们也就不用到处去拜访别人,也落得一身清闲。

  这天他们正在大厅中闲聊着,忽然外面站岗的士兵来报:外面有人前来拜访。凌风等人不禁十分奇怪,凤凰城里有谁会来拜访他们呢?他们在这里可是谁都不认识啊。是谁会来拜访他们啊。

  “他有没有说他是谁啊?”凌风向那名士兵问道。

  “没有。”那名士兵回答道。

  “他多大年纪?他有没有说他是来拜访谁的?跟他一起来的有多少人?”凌风继续问。

  “就是他一个人、大约二十五六岁,来拜访谁他倒是没有说,他只是说见了各位大人,自然就知道他是谁了。”那名士兵回答道。

  “让他进院来吧,进来了看看不就知道他是谁了吗?”飞云插话道,看凌风那仿佛要没完没了问下去的样子,他不禁有些不耐烦了。这么简单的事用得着弄得那么复杂吗。

  “也是,那我们一起出去迎接客人吧,我们可不能失了礼节,让人笑话。”凌风说道,其实他是想快一些见到谜底。

  “好吧,我也想看看到底会是谁?”易水寒附和道,边说边从座位下站了起来。

  大伙也都站了起来,一起向外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