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云梦风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自然之心

云梦风云 驰骋 5675 2003.11.10 16:37

    那种烫热的感觉让凌风差一点叫出声来,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要马上从药缸中跳出来。可是一想到跳出去自己的武功就可能恢复不了,只好以自己最大的意志力强行压下了跳出药缸的想法。

  但是那种炙热的感觉让凌风感觉到那可真不是人能够忍受的,凌风感到皮肤似乎已经被火烧起来了一般。口中的牙齿都快被他咬碎了,但这丝毫不能减轻那种炙热的感觉。

  “风儿,你可知道武功的最高境界是什么?”玉天行这时也走到药缸旁边,一边不时地往药缸中加入一些药一边跟凌风说道。

  “这时却跑来和我讨论这些武学道理,我现在那里还有心思去想这些。”凌风在心中暗暗的想着,但心神却不由自主地被这个话题所吸引。想了想回答道:“我想应该是天人合一吧。”

  “不错,大多数的练武之人都知道天人合一是武功的最高境界。可是从古至今历经千万年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谁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的。”玉天行说道。

  “是啊,难道天人合一是不可能达到的武学境界?不然总应该有人可以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才对啊。”凌风说道,由于被这个问题所分神,凌风似乎忘了缸中药水的滚烫了。反而不像刚才一般感到药水是那么的烫了。

  “这个只怕是谁也说不清楚?”玉天行说道。

  “那是谁最先说出武学的最高境界就是天人合一的?他也没达到那种境界又怎么会知道?”凌风说道。

  “到底是谁最先说出来,现在只怕是谁也数不清楚。好像这种说法恒古就存在似的。”

  玉天行显然也没有办法回答他的问题。

  停了一会儿,玉天行又说道:“到底有没有天人合一这种境界我不大清楚,但是在这二十多年的隐居山野中我却小有心得。当然比起天人合一来还差的远,但是也有一点相似之处。 ”

  “那是什么啊?”凌风十分感兴趣的问道,完全已经忘了自己还正处在沸腾的药缸之中。要知道玉天行二十多年前就是江湖中的顶尖高手,又经过了这二十年来的修炼只怕江湖中已经罕有敌手了。因此,他那‘小有所得’想想就让人有些迫不及待。

  “那就是‘自然之心’。”玉天行缓缓的说道。

  “‘自然之心’是什么啊?”凌风忙接着问道。虽然凌风还是没有听明白,但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兴趣。

  “‘自然之心’简而言之就是自然界万事万物的心。”玉天行回答道。

  “自然界的万事万物都有心吗?”凌风有些疑惑的问,怎么仿佛越听越不明白玉伯到底在说些什么。

  “当然有,自然界万事万物的心也就是他们的理,是他们生存、发展和变化的规律。”

  玉天行慢慢的回答道。

  “这些又跟我们所练的武功有什么关系?”凌风显然还是不明白玉天行所说的。

  “当然有,因为我们人也是自然界万事万物的一种。我们修炼的武功当然也是。”玉天行继续说道。

  “还是不大明白。”凌风想了想似乎有些明白但又不太清楚。

  “因为我们人和武功都是属于自然界万事万物的一种,当然也就同样有着‘自然之心’ 。既然这样,我们当然也就可以和自然万物相通,以自然之心引导我们的武功与自然融合在一起。这样我们虽然还远不能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但至少我们可以达到和自然合一的境界。那我们就可以借助自然之力战胜武功比我们高的对手。”玉天行详细的解说道。

  凌风这才有些明白了什么是‘自然之心’,但细想之下却又感到十分模糊。再想了半天却是感到越来越模糊。

  这么高深的道理那里能够一下子就想明白的,还是暂且放下等以后慢慢的想。凌风摇了摇头在心中暗自想着。

  他不去思考问题时,马上就想起了自己好在那沸腾的药缸中,可是怎么自己感到不是很烫。凌风低头看了看药缸中,那些黑色的药水还是在沸腾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突然凌风感到体内有真气在流动,似乎恢复了一部分功力。他忙运功内视,果然有一股真气在全身流动正抵抗着药水热力的侵入。仔细察视之下,发现正是潜藏在经脉中的玄阴真气。而乾元真气却还是不见踪影,不过细想之下马上就明白了。玄阴真气是一种阴柔的真气,正好可以克制住着沸腾的药水刚猛地药力。

  “风儿,可是感到玄阴真气慢慢的恢复了一些。”玉天行突然说道,显然这种情况他是很清楚的。

  “是啊。”凌风高兴的说,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真的让人感到特别的高兴。没有失去过有怎么会感觉得到它对自己的重要。

  “你不要强行运转它,让它自然运转体内。”玉天行说道。

  “怎么?不行吗?”凌风忙停止正准备运行真气的打算问道。

  “还记得我刚跟你说的‘自然之心’吗,而玄阴真气之所以恢复了一部分。正是由于刚才你由于分神而正处在一种自然的状态之下,而玄阴真气在感到了药水热力的入侵而你的身体又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的情况下,自然而然的从潜藏的经脉之中分布到你全身抵抗药力的入侵。也就自然使你恢复了一部分功力。要是你刻意为之,反而会使玄阴真气再次潜藏到经脉深处。”玉天行解释着说道。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凌风问道。

  “你现在唯一可做的事,就是竭力使自己的身体保持在自然的状态之中,不要刻意的去做什么。”玉天行回答道。

  凌风应了一声,慢慢的忘却了自己身在何处。只是在脑中思考着自然之心,渐渐凌风感到似乎什么都不存在了,进入了真正的自然状态。体内的玄阴真气自动的在他全身流转抵挡住那侵入凌风体内沸腾药水的药力和热力。经过一周又一周的循环运转,潜藏在经脉中的玄阴真气逐渐的从经脉中运转到全身各处。慢慢的由于玄阴真气的越来越强大,侵入凌风体内的热力和药力逐渐被逼了出来。而玄阴真气则自动的形成一层护体真气阻止药力和热力的再次入侵,而凌风对这些却毫无所知。他正沉浸在自然之心的思考之中,慢慢的直觉得脑中自然之心越来越清晰了。

  “风儿,……风儿……”凌风被玉天行的喊声从沉思中拉了回来,他呆呆的望着玉天行,不知道玉天行叫他干什么。

  “风儿,你该换到另一个药缸中去了。”玉天行说道。

  “哦。”凌风应了一声后,从那沸腾的药缸中跃了出来。他感到玄阴真气已经恢复了近三成的功力。

  令凌风奇怪的是另外的那一个药缸在又经过了一个多时辰的大火烘烤后,还是没有沸腾,甚至连热气都没有。但是现在他可没有心情去管这些,恢复功力要紧。凌风没有多想,纵身跃进了那药缸中。

  令他大吃一惊的是那一只架在火上烘烤的药缸中却是冰寒刺骨,那冬天所谓的寒冰跟这要水的寒冷比起来,那简直就不能叫做是什么寒冷了。顶多也就只能算得上有些凉罢了。

  凌风本能的运起已经恢复了三成的玄阴真气抵御着刺骨的寒冷,玄阴真气运转全身后,寒冷果然好了很多。虽然还是很冷,但不会像刚才一样有一种马上就要被冻僵的感觉。至少还可以支撑一会儿。

  “风儿,不要运功和寒气相抗。不然就不能激发出潜藏在你经脉深处的乾元真气了。”

  凌风刚感觉不是很冷了的时候,玉天行的话声适时地传了过来。

  凌风这回可变聪明了一些,马上就明白过来正是要用这药水刺骨的寒气来激发深藏在经脉中刚猛地乾元真气。但前提却是要使自己先进入自然的状态,不然现在有玄阴真气护身的凌风恐怕在这药水中浸泡一个半个时辰也不会感到特别的寒冷,这样怎么可能激发经脉中的乾元真气呢?就算他没有玄阴真气护身,但刻意为之可能也是达不到效果的。

  放弃了一玄阴真气护身的凌风马上就再次感到那刺骨的冰寒,虽然心里自想着要进入自然之心的状态中,可是那刺骨的寒冷却使他很难忘却他现在正处在那冰寒的药水缸中。这也使得他一直不能达到自然之心的状态,反而感到那寒气越来越寒,似乎马上自己就要冻僵过去了。

  渐渐的,凌风的脑中除了寒冷外什么都不复记忆了。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寒冷也不记得了。终于,凌风再次进入了自然之心的状态中。

  阳刚的乾元真气受到阴寒的寒气刺激之下迅速的从潜藏状态变为全面运转状态,慢慢的流遍全身。乾元真气流过之处,快要冻僵的血液也迅速的流转起来。

  这一天真是凌风活受罪的一天,从沸腾的药缸到冰寒的药缸,再从冰寒的药缸到沸腾的药缸。只要凌风开始感觉不到寒冷和炙热的时候,他就会被换到另外的一个药缸中重新接受炙热或冰寒的煎熬。

  刚开始时,需要近一个时辰才会从一个药缸换到另一个药缸中。可是越到后来,时间就越来越短。从一个时辰变到半个时辰、再从半个时辰变到一刻钟,到后来仅半刻钟的时间就要换一次。而玉天行则在一旁不断的往药缸中加入各种各样的药,加药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看着那两大筐的药慢慢的变少,最后终于没有了。

  凌风的煎熬终于结束了,虽然他已经是精疲力竭了,而且腹中空空。但精神却是异常的好,心中也是很高兴。久违的功力经过这半天的煎熬已经快恢复到了以前的六成了,只要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复原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中,凌风除了陪茜儿闲聊或到处(当然不外乎庄中、河边、或山中)逛逛外,就在修炼武功。有时玉天行也在旁边指点指点,这使得凌风武功恢复很顺利。二十天不到,凌风已经感到自己的功力已经完全恢复了。

  但是凌风并没有打算马上离开,想想谭耀龙他就决定留下来继续修炼一段时间后再离开。虽然这样如山和飞云等人一定会十分担心,但是已经过了近两个月了,有什么事情也早应该发生了。再多呆一段日子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接下来的练功却并没有凌风想象的那么顺利,进境十分的缓慢。凌风清楚地记得当初在快要落下断魂崖的一瞬间,他向谭耀龙发出的那一击。那一击之所以能够击退谭耀龙是因为体内的玄阴真气和乾元真气在那一击中同时发出,也使得那一击就好像两个人同时全力施为攻向谭耀龙一般。谭耀龙当然会承受不起,要是能早些发出这一击的话。凌风也不会被硬逼下了断魂崖。

  但是凌风现在却怎么也不能像那时一样同时发出乾元真气和玄阴真气,试着修炼了好几天可是一点进步都没有。只好去向玉天行请教。

  玉天行想了想,又让凌风把当时的情况具体详细的再说了一遍,听完后又思考了一会儿后才说道;“我想这是因为当时情况危急,在谭耀龙的强大压力之下。所以你心中自然而然的泛起了无可抗拒之感,而体内的真气自然就感觉到了你心中的想法,再加上在谭耀龙这个强大的外界压力下,你体内的乾元真气和玄阴真气终于放弃了相互之间的冲突而转为一致对外,这才击出了那强劲无比的一掌。”

  “那可怎么办?难道只有在那样的情况下才能同时发出乾元真气和玄阴真气吗?”凌风虽然有些听明白了,可是却想不出什么办法来解决它。

  “也不是没有办法。”玉天行说道。

  “有什么办法?”凌风急着问道。

  “从明天开始我将陪你练功,到时候我会全力出手。是死是活就要看你的造化了。”玉天行边说边往屋中走去,话说完时人已经没有了踪影,想是进屋休息去了。

  凌风恍然大悟,自己怎么忘了这儿还有一个比谭耀龙高明得多的高手,由玉天行的全力出手当然要比对着谭耀龙时的压力更大。

  第二天,所谓的陪练终于开始了,那哪里是陪练,简直就是凌风挨揍。不到一个时辰,凌风已不知挨了几下。反正应该不下于十次被击中,要玉天行真的全力出手。现在凌风恐怕早已不能还站在那里了。

  玉天行在击中凌风的同时就会指出凌风哪里有什么破绽,应该怎么去弥补这个破绽。慢慢的,凌风被玉天行击中的间隔时间越来越长。但这并不是说凌风越来越轻松,相反的凌风的压力越来越大。因为虽然现在被击中的次数少多了,可是每次击中时的劲力却使越来越大。每击中一下都让凌风感到痛彻心肺。

  凌风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翼翼的防守和闪躲开玉天行的攻击。可是不论他怎么闪躲,最终还是躲不过玉天行的攻击。玉天行仿佛早就清楚凌风会往哪里闪躲一般,每次就好像早已等在那里了。

  凌风终于第一次支撑过了半个时辰才被击中,但是在这次被击中的同时,凌风的人也同时被击得向后跌倒。口角也慢慢的溢出鲜血来。

  “风儿,你要小心了。现在我真的会全力出手了,不然只怕永远也不能迫使你同时使出乾元神功和玄阴真气。”玉天行话刚说完,人影也出现在了凌风身侧,幻出无数的人影同时向凌风攻过去。

  玉天行这回不再像前面那样攻几招后就会停下来向凌风讲解一番,这次可是不给凌风丝毫喘息的机会。攻势连绵不断,仿佛永远都不会停下来似的。

  凌风唯一可做的事就是出手抵挡住连绵不绝的攻击,什么也不想,打起全部的精神应付这让人不能喘息的攻势。接完一招后,马上就要准备接好下一招。可是还勉强可以支撑,但随着玉天行掌上功力的加重,凌风就显得有些相形见绌了。

  每每接下玉天行随意发出的一掌,凌风都要退上好几步才能站稳。但他还没有完全站稳时,玉天行已经跟了过来再次出招。

  在玉天行的一记重击之下,凌风终口喷鲜血、踉跄而退,可玉天行的双掌跟着闪电般击出。这时的凌风早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跟谁动手了,也不知道对手是不会真正的要他的命的。在生命危急的情况下,终于再次击以双掌同时发出了乾元神功和玄阴真气。可是这并没有跟上次一样震飞并且重创对手,因为这次的对手不同了。这一击也只是仅仅暂且保住了小命,玉天行接下这一掌却是连后退一步也没有。

  玉天行并没有给凌风思考的机会,这次可能是真的全力出手了。*般的攻势再次笼罩着凌风,但凌风由于功力被全面激发也勉勉强强可以挡住这攻势。在凌风再次被玉天行击倒时,玉天行终于停了下来。因为他知道凌风已经筋疲力尽昏倒过去了,不可能在承受攻击了。而玉天行这时也是一脸的疲惫,不计前面的攻击,只从玉天行全力出手时开始算起,那*般的攻击已经进行了近一个时辰了,要不累那还是人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