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云梦风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往事如风

云梦风云 驰骋 5461 2003.11.09 21:44

    次日,玉天行向凌风讲叙了一段现今江湖中鲜有人知的事:

  二十多年前,风云五杰即‘旋风枪’彭连城、‘潇湘剑’玉天行、‘逆浪刀’贺天破、

  ‘千里无影’梅文俊、‘例无虚发’尚无华五人终因相同的人生理想而走到了一起。这以后,

  他们联手行道江湖,管不平之事、惩奸恶之徒,在江湖中掀起了狂风巨浪,使得风云五杰声望

  之著,一时无两。宵小之辈闻之胆寒,由于他们五人不管你什么人,只要犯到他们手中决不轻

  饶。决不会因为他们身后的势力而有所不同,这样他们当然得罪了很多很多的人。

  终于有一天,白道四宗联名约他们五人天柱山决战。他们五人从来就不知道畏惧为何物

  ,当然是慨然应诺而往。

  令他们吃惊的是:在天柱山顶峰他们不但见到了白道四宗中的三位宗主:天心阁阁主沈

  心婵、中庸宗宗主楚天鸿、普渡宗宗主枯木,只是不见当时被誉为白道四宗第一高手的无极宗

  宗主华闲云。但这些没有什么好吃惊的,因为这本来就是他们意料中的事,以他们当时的名望

  。白道四宗还不至于自大到以为仅派出几个门下弟子就可以收拾他们。他们吃惊的是见到了另

  外三个人,三个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人。他们就是:魔道三宫的三位宫主——天魔宫的宫主

  炎舞月、玄机宫的宫主吴嵇玄、惜花宫的宫主郑逸云。

  这可是风云五杰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不要说想到,就是看到了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

  见到白道和魔道的顶尖人物会突然合作同时出现在这里,风云五杰略感心惊的同时也不禁感到

  自豪。他们知道白道和魔道中人伤亡在他们手中的不算少数,他们也有准备会面对白道四宗或

  魔道三宫。只是没有想到会同时面对这江湖中最强的两股势力,虽然他们知道这次只怕会凶多

  吉少,但是他们并没有后退,只是略作了一些安排。

  于是一场江湖上空前绝后的决斗在天柱山颠展开,那真是一场令天地风云变色的较量。

  可惜的是没有一人有如此眼福,有些听到一些消息想上来观战的武林中人还没有走到山脚下就

  被人截住了。

  半个时辰不到,‘例无虚发’尚无华就发现了自己五人除了‘旋风枪’彭连城外功力都

  比对手要略差一筹,要不是天魔宫主炎舞月一直没有出手,只怕自己五人中已经有人伤亡了。

  尚无华长啸一声,接着彭连城、玉天行、贺天破也同时长啸一声,只有‘千里无影’梅

  文俊没有出声。他们的对手还以为他们要情急拼命,都十分的小心谨慎。以免跟对手同归于尽

  。

  在彭连城第二次急啸声中,梅文俊也长啸一声突然退出战圈。本来不是那么容易摆脱不

  比自己差的对手的,因为到了他们这个等级的高手,杀气一定是时刻的锁定对手。对手稍有异

  动,自己必然可以感觉到,而随之做出反击。

  而梅文俊的对手郑逸云也在他退后的时候也做出了强烈的反击——向梅文俊后退的必经

  之路击出了一记劈空掌,但却没有丝毫作用的劈在了空处。是梅文俊突然煞住了退势吗?没有

  ,梅文俊并没有停止后退,也没有闪身躲开。他是沿原路退走了,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只是

  因为他后退的速度太快。在郑逸云出掌的时候,他已在几丈开外了。因为他本就是以‘随风而

  逝’而闻名江湖的,但那还是他刚出道时候的事。近几年来他还从来没有全力施展过‘随风而

  逝’身法,今天终于让人见识到了他全力施展‘随风而逝’身法时是什么速度概念。

  随着梅文俊悲愤的啸声,梅文俊的身影转眼间消失无踪,连一旁蓄势待发的天魔宫主炎

  舞月都追之不及。事后几位宗主和宫主问起他们那些一直守在山下的弟子,却没有一个人见到

  有人下山。

  其后,三大宗主和三位宫主同时出手,把剩下的四人围了起来。以免再有人突围而去。

  在六大高手的围攻之下,不到一个时辰‘逆浪刀’贺天破和‘例无虚发’尚无华先后毕命。‘

  潇湘剑’玉天行心神大震之下被天魔宫主炎舞月一掌击中心脉而失去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玉天行却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是躺在离天柱山四五十里远的一处山林

  中。伤势也不是很严重。他暗中打听,江湖中传的却是同一个消息:风云五杰在天柱山中与白

  道四宗和魔道三宫中的高手决战,最后全部战死。再也没有别的消息了。

  玉天行当然知道这消息是不确实的,不说他自己,至少‘千里无影’梅文俊早已突围而

  出。这是他们几人事先商量好的,要是真的情况不妙。就让梅文俊突围而出带走他们早已整理

  好的武功心法,找些有根基的人为他们把这些心法传下去。这可是他们花了他们无数的心血在

  练习和实战中总结出来的。可不能就这么让它埋没。

  梅文俊知道白道四宗和魔道三宫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找寻他,因为他现在是唯一一个清楚

  事情的真相而且可能说出去的人。于是,梅文俊在突围而出以后,就迅速带着那些武功心法回

  到了凤凰集——他离开了快十年的家。最后因缘巧合之下,把这些武功心法传给了凌风、飞云

  和如山三人。当然这些玉天行并不知道。

  而玉天行极度伤心之下,也隐居到了蔡家庄。暗中苦练,希望有一天能出去报仇。可是

  随着时光的慢慢流逝,武学修为的越来越深,报仇之心却越来越淡了。因此一直隐居在蔡家庄

  ,没想到出去采药却无意中救了跌落河中的凌风。凭他的修为,当然一看就知道凌风不是因为

  溺水而晕了过去。仔细检查之下,发现凌风居然同时练有乾元神功和玄阴真气,这两种真气他

  可是在熟悉不过了。因为乾元神功和玄阴真气正是‘旋风枪’彭连城和‘例无虚发’尚无华的

  独门内功心法。

  就这样,凌风被玉天行带到了蔡家庄。

  凌风终于知道了整个事情的始末,也知道了小的时候怎么很少见梅老先生开心过,也知

  道了梅老先生没什么会有如此多的武功心法。

  “玉伯,你怎会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出现在了天柱山五十里外的地方?”凌风大是不解

  ,凭白道四宗的三位宗主以及魔道三宫的三位宫主怎么会连一个人是不是死了都弄不清楚,总

  不大可能有人能从六位顶尖高手中把人救走吧。

  “我也不清楚。”玉天行说道,其实他多少猜到一些,只是不愿说出来。他知道要不是

  因为炎舞月那就一定是沈心婵,不会是别的什么人救了他。而且多半是炎舞月。因为在他昏过

  去前正是炎舞月击中了他一掌,要是她以天魔大法全力施为,玉天行知道自己绝无侥幸的可能

  。想到这里,玉天行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泛起两张同样是绝美无伦的容颜,是那样的清晰,丝毫

  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变得模糊。玉天行不由得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凌风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功力并没有真正的散去,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恢复功力。但是

  他几天内试验了无数种方法都没有一点效果,他几乎再也想不出还有什么方法是他没有试过的

  ,在他的刻意而为下,他也感觉到了潜藏在经脉中的真气。但是这些真气却一点也不听他的调

  度,这就好像是一个帮别人看守财宝的人一般,虽然看守着巨大的财富,但他却没有丝毫使用

  或支配的权利。

  茜儿这几天也经常来看他,陪他聊聊天,给他做做饭什么的。虽然凌风现在已经不用吃

  药了,可是玉天行还是每天都出去采药,有时早上出去要到很晚才回来。

  凌风虽然已经知道了自己功力并没有真正散去,但是因为想尽办法却怎么样都不能恢复

  功力。心情反而比以为功力已经真正散去之时更加的烦恼。

  “风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功力恢复有望了。”玉天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正

  在唉声叹气的凌风身旁。

  “真的?玉伯,您知道怎么能恢复功力?那您怎不早些告诉我?”凌风高兴得问道,自

  己一时情急倒是忘了身旁还有一位武学宗师。

  “恢复你身上功力的方法倒是早就想到了,只是有几味主药一时没有采齐才没有告诉你

  。现在几味主药终于齐了,相信再过几天就可以为你恢复功力了。”玉天行笑着说道。

  “恢复功力还要用药?”凌风问道。

  “当然,不双管齐下又怎么会很快见效。”玉天行笑着回答说。

  听很快就可以恢复功力了,凌风的心情马上就好了起来。陪玉天行聊了一会儿后,凌风

  回房休息。很快凌风就进入了梦乡,这几天心里一直想着恢复武功的方法,睡觉都睡不着,现

  在可好了。已经有了办法了,再也不用他总是在心中烦了。

  第二天一大早,凌风还在作他的美梦就听见了敲门声。从睡梦中惊醒的凌风不由得大感

  疑惑,敲他房门的除了玉伯和茜儿就不会有别人了。但是茜儿从来就没有这么早来敲门打扰他

  休息,而昨天他还和玉伯聊了半天,有什么重要的事昨天就会跟他说了,哪里还会今天一大早

  就跑来敲他的房门。

  凌风起床打开门,果然是茜儿站在门外。

  “茜儿,怎么这么早啊?有什么事吗?”凌风一边让茜儿进屋,一边问道。

  “给你送这个来了。”茜儿一直藏在身后的手伸到了凌风面前,轻笑着说道。

  凌风见又是一套长袍,仍然是天蓝色的。不过这回还多了一双刚做好的布鞋,凌风有些

  感动地说:“送这些也不用这么早来啊,你不用睡觉的吗?”

  “当然要早啊,今天有热闹看嘛。二哥一会陪茜儿去看热闹好嘛。”茜儿撒娇的说道,

  见凌风还没穿好外袍就要把手中的长袍帮凌风穿上。

  “不是已经有了一件吗?穿那一件好了。”凌风显得有些笨口笨舌的说道。

  “你穿一年半载都不用换啊?”茜儿用那晶亮的美眸白了凌风一眼,说道,边说边帮凌

  风整理那已穿在身上的长袍。

  哪有一年半载?连十天都不到了。不过凌风这回可变聪明了一些,只是在心中想却没有

  说出声来。

  “对了,茜儿你刚才说有热闹看是怎么回事?”凌风突然记起来了茜儿刚说过的话,不

  由得问道。

  “那是我们蔡家庄和对面彭家庄每两个月举行一次的比试。”茜儿答道,突然又记起来

  了凌风还没有答应她,忙摇着凌风的臂膀娇声道:“二哥你还没有答应茜儿呢?”

  “二哥敢不答应茜儿吗?”凌风笑着说道。

  茜儿不由得高兴的欢呼着,可是突然又不依道:“茜儿有那么凶吗?”

  “茜儿怎么回凶呢?谁说茜儿凶了?快告诉二哥,二哥给你去收拾他?”凌风笑着说道

  。

  茜儿跺脚道:“那二哥刚才怎么说不敢……”

  凌风笑着说道:“二哥只是说茜儿这么可爱,要是二哥不答应茜儿,茜儿一气之下不再

  理二哥了。那二哥不就惨了。”

  茜儿听得羞红了小脸,但过了一会儿又嘟着小嘴道“茜儿有那么小气吗?”接着又高兴

  的说:“你说的,可不许耍赖。那我们现在就去。”说完拉着就要往外走。

  走了两步,茜儿就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凌风并没有迈步,茜儿转头看着凌风一脸失望

  的轻声说道:“二哥要是不愿意去?那茜儿也不去了。”

  “愿意啊,怎么回不愿意?……可是总该让我洗一下脸再去吧?”凌风一脸无辜的说道

  。

  茜儿的小脸不由得变得通红,转身跑了出去,只是扔下了一句话。“我给你打水去。”

  虽然茜儿起得很早,可是在凌风那里耽搁了半天后,太阳已经升起很高了。茜儿领着凌

  风向比试地点走去时路上已经看不到一个人影了,可能大家都早就去了。

  “茜儿,比试是比些什么?”在路上,凌风突然问道。

  “主要是比射箭。”茜儿答道,接着她又解释道:“因为我们这儿主要是靠打猎为生,

  谁的箭射得准也就说明他打猎时获得的猎物会多一些。”

  “可是有人箭法可能很差,但是打猎却很厉害的。有的人箭法好,打猎却不一定行啊。

  ”凌风接过说道。

  “那也没关系啊,因为我们每两个月还会进行一次狩猎比赛。到时候后不会打猎就会很

  清楚了。”茜儿解释道,“不过大多射箭好的人狩猎时猎得的猎物也比较多。”

  “那茜儿射箭怎么样?”凌风随口问道。

  茜儿红着脸,摇了摇头,没有答话。

  她射箭一定很差,可能根本不会射箭。凌风在心里想,忙转移话题说道:“比试刻有什

  么奖品?”

  “有啊,比试获得了第一名的可以得到一只羊。由另外一个庄的庄主奖给他。”茜儿回

  答道,脸上的颜色慢慢的恢复了玉色,不过还隐约可见那一丝嫣红。

  “那有什么好争的,自己到山林中去猎一只不就完了。要是换一个奖品就不同了。”凌

  风笑着说道。

  “换什么奖品?”茜儿望着凌风问道。

  “换成……换成……换成我们可爱的茜儿那就不同了,那他们比试是一定会争得头破血

  流的。”凌风先掉了一下茜儿的味口,接着很快的说了下去。

  “你……”茜儿的小脸已不知是第几次变得通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