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云梦风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兵败断水

云梦风云 驰骋 6464 2003.11.06 21:08

    等到第二天,诸葛明智发现对岸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凤凰王朝大军,凭他的经验观察,对岸的伏兵应该不会超过千人。想了想昨晚的事,终于明白了自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被敌人使用的空城计给唬住了。

  在诸葛明智一声令下,真正的进攻终于开始了。那些手持大木盾西斯帝国军士兵走在最前面,他们后面跟着的是弓箭部队,慢慢的向对岸逼过去。

  凌风这次不再是掩藏在树后了,他率领着几十名突击营队士兵也走上了石道,在离河岸十多米处停了下来。看着西斯帝国军慢慢的靠近,两方相距百米左右的时候,凌风突然向一名西斯帝国士兵射出了一支箭,这一支箭矢准确无比的射中一名士兵手中的大木盾,然后突然之间箭矢和那大木盾牌同时爆裂。

  那名士兵显然没有想到凌风手中射出的箭会有如此大的威力,在箭射来的时候,他只是把头躲入木盾牌后。而木盾牌正是在他的眼睛前爆开,顿时他的头脸眼鼻都被那些碎片击中,疼痛之中,脚下一滑,掉入了断水河中。

  后面的西斯帝国士兵见凌风手中的箭威力如此之大,都有些害怕的,小心翼翼的向前迈进,但是在这狭窄的石道上,除了前面,往哪里都不能躲闪。因此凌风每射出一支箭矢,总会射中一名士兵手中的盾牌。

  但是由于那些西斯帝国士兵已经有了防备,当凌风的箭射向其中一名士兵之时,旁边或后面的士兵马上就会把他们手中的盾牌党在那名士兵的盾牌之后。而当盾牌爆裂之时,那些碎木片就全被后面的木盾挡住了,难以伤害到前面的那名士兵。

  而前面的那名士兵会马上接过后面士兵的盾牌继续前进,凌风一时之间倒也没有什么办法。可是当那些西斯帝国军前进到离凌风他们只有七八十米的时候,突击队员们也开始了向那些西斯帝国士兵放箭,他们的箭并不是像凌风那样直接向敌人手中的盾牌上射去。而是紧随在凌风的箭矢后,趁着盾牌碎裂的时候,向那些因为盾牌碎裂而露出的空隙中射去。这一着倒是很奏效,有不少的西斯帝国士兵被他们如此射伤。

  当西斯帝国军离凌风他们只有五六十米的时候,跟在那些盾牌后的西斯帝国军弓箭部队也开始用弓箭还击。渐渐得快要进入短兵相接的时候了,一名突击队员突然从凌风的身后的走了出来。他左手吃一面盾牌,右手却提着一只大木桶,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那名突击队员在手中的盾牌以及凌风和其他突击队员的掩护之下,向前走了十来米后,突然把手中的木桶倒了下去,黄色的液体带着浓浓的香气流了出来,原来是一桶又被他倒了出来。这些油在平坦的石道上向前方和两侧流过去……

  凌风带领着突击队员退后到河岸边,在岸上也摆出一个盾牌阵,人都隐入了盾牌阵后。

  看着西斯帝国军慢慢的接近。

  当西斯帝国军进入五十米之内后,凌风和那些突击队员就不时地用弓箭向那些西斯帝国士兵袭击。

  西斯帝国军当然也用弓箭还击,他们一边还击,一边继续向前进。由于两方都有盾牌在前面挡箭,所以伤亡都不是很大,但在凌风那满含内劲的箭矢之下,还是不时的有西斯帝国士兵伤亡,但是前面的士兵牺牲了,或者受伤掉入河中,后面的石并马上就会跟了上来,补上那一丝空缺,反正他们后面有源源不断的替补。因此西斯帝国军的前进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他们仍然是稳稳的缓步前进。

  西斯帝国士兵慢慢的前进这时突然停了下来,他们已经行到了那名突击队员倒油的地方了。那油层的长度不过两三米,只要使劲一跃,一般的士兵都可以轻松的跃过去。但是当他们凌空之时,多半会成为凤凰王朝军弓箭的靶子,因此最前面的两三名凤凰王朝士兵也没有打算直接跃过去。他们伸出脚试了试,相互看了看,觉得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滑,小心一点,慢慢走过去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于是他们三人领先,继续沿石道向断水河北岸慢慢行过去。后面的西斯帝国士兵当然是紧紧跟在他们身后,在他们十分小心的情况下,这石道上果然还是可以行走的。凌风和那些突击队员这时候仿佛也忘了向那些西斯帝国士兵放箭。

  前面还仅仅剩下一米远就可以走过这段油道了,前面的西斯帝国士兵高悬的心慢慢的放了下来。可就在这时一直在静观其变的凌风和那些突击队员们纷纷射出了他们手中特制的箭矢,这些箭矢是没有刃尖的,箭刃光秃秃的,比箭尾还要粗。

  这些特制的箭矢射中那些大木盾牌后,仅射进一寸左右就停止了。但那巨大的冲击力确有盾牌传到了那些士兵身上,士兵们不使劲还没有什么感觉,可到了这必须使劲的时候他们终于发现了这些倒在石道上的油并不是他们所想象的那样没有什么大的作用,而是作用很大。他们一使劲顿时脚下打滑,再也站不住了。你滑倒撞在我身上,我又滑倒撞在他身上,最后结果是大家一起掉进了断水河中,扑通一声,就再也没有了踪影。

  有些运气比较好,处在中间的士兵虽然也滑倒了,但并没有掉下断水河去。可是滑倒的他们当然再也顾不上手中的盾牌,没有盾牌相护的他们又怎么能逃得过凌风和那些突击队员们手中的弓箭呢?

  见到自己前面的士兵们突然之间大半掉入断水河中没有了踪影,而那些没有掉入河中的士兵也伤在了凤凰王朝军的弓箭之下。那些还没有踏入而将要踏入倒油段的西斯帝国士兵吃惊之下,自然而然的向后退。可是他们忘了他们的身后已经站满了西斯帝国士兵,这一退就恰好撞到了身后的士兵身上。身后的士兵在完全没有防备之下,也被撞得向后退去,这一连锁反应下又有不少的西斯帝国士兵被撞下了断水河。

  岸边的诸葛明智见形势不对,不得以之下再次下令吹响了撤退的号角声。

  凌风和突击营队队员并没有因为敌人的退去,而感到十分的兴奋。虽然他们在这一轮成功的阻挡住了敌人的进攻,仅以几名突击队员受轻伤的代价换取了西斯帝国士兵不下六七十名士兵的阵亡,可以说是一场完美的胜利。但是他们知道敌人在重新发动进攻的时候,一定会准备得更加的充足,那时他们面对的只怕就会是一场场的硬仗。那时他们一定不可能像现在一般的轻松,毕竟他们仅三百余人面对的却是近十万的大军啊。

  果然没过一会儿,西斯帝国士兵们再次手持大木盾牌走上了石道。可能是有了上两回的经验的缘故,这一次他们不论是在行进速度上,还是在阻挡凌风的超强箭矢上,都表现得比上一回要熟练多了。

  仅有两名士兵被射伤而掉入河中,三名士兵受了不算是很严重的伤后,那些西斯帝国士兵就再次走到了那倒油的石道前。

  这次他们没有在直接走上去,稍后的士兵们这时手中也出现了六七个木桶。这些木桶装的可不再是油了,而是一桶一桶的干土。

  在前面士兵以盾牌相掩护之下,少后面的士兵把桶中的干土慢慢的洒在了那倒过油的石道上面。他们一边慢慢前进,一边不停的向前面的石道上洒出干土,不一会儿,那段油道已经完全被他们用干土覆盖住了。虽然凌风和那些突击队员们也多次以弓箭相扰,但在那些西斯帝国士兵的谨慎防范之下,这些攻击也没有见到什么效果。仅仅只有凌风全力射出的箭矢才能够透过那些木盾后伤到其后士兵,但在西斯帝国士兵以两层盾牌的防护之下,凌风也无能为力了。

  西斯帝国士兵在越过那段油道后,离河岸已经不足三十米了。他们并没有稍作停留,他们继续向河北岸推近。看样子是准备接近后立刻向凤凰王朝军发动攻击。

  石道两边的西斯帝国军以盾牌护住两侧,以防岸边的凤凰王朝军从两侧向他们发动攻袭。这样,西斯帝国士兵就好像是被盾牌包围起来了一般,当然他们的后面是例外。凌风和突击队员们想要重创这些西斯帝国士兵,首先必须突破他们周围的盾牌才行。

  处在队伍中间稍后的是西斯帝国军弓箭部队,他们这事都已经搭箭在弦。寻找着岸上的凌风和那些突击队员们的破绽,只要找到一丝空隙,他们手中的弓箭就会毫不犹豫的射出去。

  当然这些弓箭部队士兵在射向敌人的同时自己也会暴露在敌人的弓箭之下,因为他们向敌人射箭的时候,当然不可能全身都藏在盾牌之后。这对两方的弓箭士兵来说机会都是一样的,就看谁能更好地抓住这一丝的机会了。

  前面的西斯帝国士兵已经和岸上的凤凰王朝短兵相接了,他们扔开手中的大盾牌,以长枪向岸上的突击队员们攻了过去。这样进的距离下,弓箭的威胁已经不大了,已经用不着那笨重的大木盾牌了。

  突击队员们也从盾牌阵后现出身来,也都手持长枪抵挡住西斯帝国士兵的攻击。在这种情况下,长兵器是占绝对的优势的。因为要是你使用一支剑,而敌人却使用长枪的话,可能你手中的长剑还没有碰到敌人身上,已经被敌人手中的长枪刺伤或者被震入河中去了。因此两方的士兵都选择了长枪作为武器。

  两方就在这河岸边展开了激烈的争斗,虽然可以直接面对面攻击的人不是很多。但这是多人的争斗却生出一种惨烈的气氛,因为他们全都是全力以赴,除了死亡外,没有人后退半步。西斯帝国士兵的目的就是攻到岸上去,而且他们的后面也站满了人,几乎是已经没有了退路了,他们唯一的路就是前进。而那些突击队员们也不能后退,因为他们留下来的目的就是阻止敌人,尽可能的给那些撤走的凤凰王朝士兵们充足的时间,要是他们一退后,西斯帝国士兵一定会乘机上岸,那是凭他们这三百多人能阻挡敌人多久?

  战争就在这岸边激烈的展开了,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两边的士兵都有伤亡,这是在战争中不可避免的。

  但总的来说,西斯帝国士兵的伤亡要比凌风他们多得多。这是因为凌风和突击队员们是站在岸上的实地上,而那些西斯帝国士兵们确实都站在那狭窄的石道上。突击队员们根本不用费力去杀死那些西斯帝国士兵,只要把他们击下河去就可以了,水面离石道上面约有两丈多高,但在这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深的激流中,人一旦掉下去就再也没有见他们爬上来了。当然能够杀死的也不会白白放过。再说那些突击队员们的功底比这些西斯帝国士兵要扎实的多,另外还有一些西斯帝国士兵根本就是相互之间被撞下河去的。这样一来,西斯帝国士兵的伤亡几乎是突击队员们的十倍之上。

  太阳已经快升到头顶正上方了,西斯帝国军丝毫没有一点打算退下休息的迹象,看样子诸葛明智是下定决心要一鼓作气攻到对岸去。不过他自己却是一直站在断水河南岸,除了不时的指挥西斯帝国士兵向石道上攻去外,没有任何其他的行动。

  这时,突击队员们的伤亡已经超过一百了。而西斯帝国士兵就更不用说了,石道两边的河水都被掉到河中的西斯帝国士兵的鲜血给染红了。但是激烈的拼杀仍在继续,而伤亡当然也在继续……

  太阳已经偏西了,三百多名突击队员这是仅剩下一百五十名左右,而且他们每个人都非常的疲惫,攻势已不复刚开始那样的猛烈了。从上午开始,一直到现在,他们根本就没有休息过,要是不累才奇怪呢?凌风也曾多次攻上去,不少的西斯帝国士兵在他的枪下亡命。但这又有什么用的,前面的士兵掉下河后,后面的士兵马上就会上前顶替他的位置。

  诸葛明智一直注视着对岸的情况,这是他向身旁的一名年约三十的青年男子说道:“谭兄,又没有兴趣一起过去玩玩?”

  “诸葛兄请自便,该我过去时我自会过去的。”那名青年男子淡淡的回答道,从他的说话口气来看,显然他并不是诸葛明智麾下的将士。

  诸葛明智说了一声‘好的’后,带着他的近卫军慢慢的走上了石道。石道上前进的速度很慢,因为这长长的石道上已经排满了西斯帝国士兵,只有等前面的士兵让出为止,后面的士兵才能跟进。而最前面的西斯帝国士兵让出位置的方法之一就是冲到对面岸上,而现在他们一时之间显然还做不到这一点;那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被敌人杀死或掉入河中,才能让出他们的位置来。

  因此诸葛明智前进的非常的缓慢,用了半个多时辰,他们才慢慢的出现在了队伍的前面。这时突击队员剩下已经不到一百人了,战争的激烈可见一斑。

  在诸葛明智前面的一名西斯帝国士兵被一名突击队员一枪挑下断水河后,诸葛明智出手了,这时的他手中握的也是一杆长枪,不再是当初在定阳城外所使用的长剑了。

  长枪忽然从诸葛明智的手中攻出,荡开了他前面的一名突击队员手中的枪后,闪电般的刺入了那名突击队员的胸膛。随即他手中的枪又以让人难以察觉的速度收了回来,准确无比的荡开了两支从左右两侧向他袭来的长枪。

  诸葛明智再次出枪,击在了他前方一名刚从后面不上来的突击队员的身上。那名突击队员只觉得一股不可抗拒的劲力从诸葛明智的枪上通过他自己的长枪传到了他身上,他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诸葛明智乘机前跨一大步,终于踏上断水河北岸。

  诸葛明智长啸一声,手中的长枪突然幻化出无数的枪影向周围的突击营队队员们直刺过去。一时之间受诸葛明智气势所威慑的突击队员们无意识的纷纷后退,而紧跟在诸葛明智身后的近卫军士兵们却乘势纷纷登上了河岸。

  等见势不对的凌风赶过来时,已经有十多名西斯帝国士兵登上岸来了。已经冲上河岸的西斯帝国士兵迅速地向两侧的突击营队队员们杀去,而后面的西斯帝国士兵也迅速地向岸上冲过来。

  凌风与诸葛明智再次碰上了,这一回的形势却跟上回大有区别。在诸葛明智的枪下,凌风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攻之力。在经过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战争后(虽然中间也有短时的休息)

  ,凌风体内的真气不到平时的七成,这还是他可以交替使用乾元神功和玄阴真气的原因,不然只怕连平时的一半都不到。而诸葛明智却是一直歇着,可以说是以逸待劳,他的功力本来就不差于凌风,严格说来诸葛明智的功力实际上要比凌风深厚一点。这样一来,凌风理所当然会有些挡不住诸葛明智的全力攻击。

  突击营队队员们的情况也与凌风相似,虽然他们本来要比诸葛明智的近卫军强一些。但是他们功力体力的消耗却更大,在越来越多的近卫军士兵登上河岸后,突击营队队员们也渐渐的有些抵挡不住他们的攻势了。随着越来越多的西斯帝国军士兵登上断水河北岸,凌风和那些突击队员们的形势也越来越危急。

  突然,凌风口中发出一声长啸,那些突击营队队员们听到啸声后,他们几乎同时撇下西斯帝国士兵后退。

  眼前的景象让那些西斯帝国军呆住了:只见那些突击队员们如作鸟兽散一般各自奔进两侧的深林中,消失不见。这些西斯帝国士兵没有料到一直顽强抵抗的这些突击队员会突然撤退,而且是如此奇怪的撤退,一时之间倒是忘记了追赶。

  凌风也以‘随风而逝’身法摆脱诸葛明智的纠缠,向西侧的树林中飞奔而去。这是他们事先商量好的脱身方法,他们也知道凭他们这几百人是没有可能长时间的阻挡住西斯帝国大军的进攻的。他们原以为能够守到天明已经是很不错的,没想到诸葛明智很是帮忙,试探了一下后,居然没有连夜攻击。使得他们又多给了前面撤退的凤凰王朝军大半天时间,这应该够他们摆脱西斯帝国军的追击了。就算还是不能凌风他们也无能为力了,因为就算坚持到最后一个人死亡,也不能再拖延多长时间了。

  就在凌风快要进入西侧的树林中的时候,“请…暂…缓…”一个陌生的声音,一个个字的在凌风耳旁响起,仿佛那人就在他耳旁说话一半。随即凌风感到两股强烈的掌劲向他后背击来,只从那异于一般的呼啸声中,凌风就知道要是自己被击实的话,恐怕不死也会重伤。

  凌风在空中一个大翻腾,身体略为侧移,避开了身后那人击出的左掌。而同时右掌全力击出,正好抵挡住了那人的右掌。凌风感到敌人掌中先传出了一股十分强大的刚劲,他全力施展的千元神功和玄阴真气似乎有抵挡不住之势,在那刚劲之后,却似乎还有一股微弱的柔劲传来,但在遇到玄阴真气后却突然消失不见,使得凌风以为那只是自己的错觉罢了。

  凌风乘势借力后翻,穿入树林中消失不见。背后袭击他的那人也从空中落了下来,正是先前与诸葛明智对话的那名姓谭的青年人。

  诸葛明智这时来到那青年人跟前,有些惊奇的说道:“怎么还是让他跑了?”

  “诸葛兄不用为他操心,把他交给在下就行了。”那姓谭的青年人充满信心的说,“诸葛兄,在下也要告辞了。”说完不等诸葛明智回答,身形也凌空而起,消失在树林中,正是凌风逸去的方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