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云梦风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白道四宗

云梦风云 驰骋 5273 2003.10.27 16:34

    凌风只感到轰得一声,头脑发热,两眼发呆。他从小生活在深山中,就算是出来之后,也没到过什么别的地方,除了军队,就是在山贼中度过的。何曾见过见过这等美女,其实认真说起来,安雪真也很漂亮,可是她一直没有在凌风他们面前穿着像皇甫青青那样女性化的长裙,也没有好好的打扮过。当然会使她的女性魅力大为减色。安雪真忙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向皇甫青青迎了过去。直到她的身影挡住了凌风的视线,凌风才勉强从皇甫青青身上收回视线,从发呆中清醒了过来。向周围的其余人看去,发现别的人也好像没有比他强多少。

  安雪真和皇甫青青两人手牵着手向凌风他们走了过来,一边为他们相互介绍,其实她不用介绍皇甫青青,大家心里都已经知道了她就是皇甫青青了。

  “皇甫小姐,快请坐。”凌风忙从旁边拿过来一张椅子,用衣袖拭了拭上面的灰尘说道,没事献殷勤,非……。

  “谢谢凌兄。”皇甫青青很有礼貌的向凌风说着,在凌风旁边的那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动作娴雅优美,给人一种美感。

  “你们刚才在谈些什么?可是有了什么麻烦。不知可有没有用得着小妹我的地方。”皇甫青青向他们问道。她刚才在外面刚好听到他们说的最后一句话,知道他们可能有些麻烦。而且还好像正打算找她帮忙,所以她自己就先提了出来,免得他们自己说出来尴尬。

  原来在清平斋出事的前几天,皇甫青青正好有些事到涛州城去了,昨天才从涛州城回来,没有想到刚回来就听说清平斋出事了。要不是昨天天色已晚,恐怕昨天就急着赶来了。

  凌风忙抢着把这边的情况向皇甫青青详细解说了一遍后说:“我们正打算去找皇甫小姐帮忙,没有想到皇甫小姐正好来了,倒也省了不少事。”

  “这事容易,只要以我们皇甫家的名义重开清平斋,相信不会有人再敢来砸铺子了。”皇甫青青轻笑着说。但语气中却隐透着一丝傲气。

  “那不会影响你们皇甫家跟新州城刘家的关系吧。”安雪真说道。

  “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何况我们皇甫家跟刘家本就不是很好,就算有影响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们刘家也不敢怎么样?”皇甫青青看起来有些生气的说,自从她知道安雪真一家是被新州城刘家害的以后,就对刘家没有一句好话。

  “不知刘家什么时候得罪了我们的皇甫大小姐,惹得你大小姐这么生气?”凌风笑着说,只觉得皇甫青青生气的样子也很好看。

  “哼,他们刘家还没有这个胆子来招惹我,不过他们既然得罪了真姐,那就跟得罪了我没有什么区别。迟早要他们好看。”皇甫青青那明亮的眼睛瞪了凌风一眼说道。

  “那我以后可要小心了,不然恐怕会连什么时候得罪了你皇甫大小姐都不知道,那不是会死不瞑目吗?”凌风装作一副吃惊害怕的样子道。

  “我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吗?真是岂有此理,把我说的这么可怕。”皇甫青青撅着嘴说道,边说边用她那双晶亮的美目横了凌风一眼。

  “没有…你其实一点都不可怕。”凌风见势不对忙见风使舵,改变口气。

  “是真的吗?”皇甫大小姐可是毫不放松的逼问道。

  “是…当然是真的。皇甫小姐你不但不可怕,而且……”凌风吞吞吐吐的说着。

  “而且怎么样?”皇甫青青毫不放松的追问道。

  “而且还…真可爱。”凌风调笑道。

  家都跟着笑了起来,皇甫青青没好气的瞪了凌风能一眼,跟着也笑了起来。交谈在愉快轻松的气氛中进行着,只从那不时的从屋里面透出来的笑声就可以想象出来。皇甫青青一行直到太阳快要下山时才告辞离去。

  迎宾客栈在宁州城可以说是老字号的客栈,每天客来客往,热闹非凡。庞树德一行五人就是一直住在迎宾客栈里。他们可不想让人知道他们是来为如意斋出头来的,虽然很多人都已经猜到了。但是毕竟正义门名义上还算是白道门派,明目张胆的做这些黑道上人才会做的事恐怕会在江湖上引起非议。

  晚饭后不久,庞树德刚从走廊上走过,迎面过来一人。两人同时发现了对方,都吃了一惊。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是你……”

  “赵孟阳,你这淫贼,我可找了你很久了。”庞树德有些兴奋得向赵孟阳说道。虽说那件事早就过去了,而且赵孟阳还吃了哑巴亏。可毕竟赵孟阳还活着,只要他不死,那么始终会是他心头的一根刺。这次一定要让赵孟阳永远也不可能把那件事说出去,虽然即使他说出去,也不会有多少人相信他。可是即使只是很小一部分的人相信,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到底谁才是淫贼,咱门自己心里有数。”赵孟阳平静的说,丝毫看不出他有什么神情的波动。

  “那又怎么样?只要我说你是淫贼,你就是淫贼。”庞树德得意的说。确实,他们两人一个是江湖上有名的浪子,一个人是白道上有名的正义门的少门主。两人各持一词,那江湖上的人会相信谁呢?恐怕十个人中就有八九个人会相信庞树德所说的。特别是那些以********为己任的那些白道的所谓卫道人士,一定不会相信赵孟阳的诡辩,甚至连让他说话的机会也不会给。

  “那好,我看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话好说的。”赵孟阳说道,边转身向客栈外掠去。

  “想跑,这次可别想跑脱了。”庞树德边说边追了上来。

  赵孟阳出了客栈以后,一直向城西跑去,庞树德紧跟在后面追着。傍晚路旁的行人只感到两道影子从眼前一闪而过,眨了眨眼睛,却什么也没有看见,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两人身影渐渐远去,一路上,庞树德没有追近,但是也没有被拉远。一直保持着开始一样远的距离,向城西而去。

  城西离城墙不远处,是一大片树林。赵孟阳在树林边停了下来,庞树德马上就赶了上来。两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瞅着,呼呼的喘着气。

  “怎么不跑了,这下看你还往哪里跑?”庞树德嘲笑的望着赵孟阳说,以为赵孟阳已经没路可逃了,他也不用大脑想一想,赵孟阳只要跑进树林,不就可轻松的摆脱他的追袭吗?

  “是吗?我为什么要跑。难道我真的怕你吗?我倒想看看你又能拿我怎么样?”赵孟阳反问道。

  “一会你就知道了。”庞树的边说边慢慢的把连鞘长剑拿到手上,看来是准备出手了。

  “那我…”话没有说完,刚说了一半。庞树德只觉得眼前寒光一闪。赵孟阳不知何时已经掣出长剑攻了上来,庞树德来不及拔出鞘中的长剑。只好竭力向右闪去,右臂一阵疼痛。已经被划出了一条两寸多长的伤口。这还是因为他闪得快,要是稍慢一点,恐怕左臂已经没有了。

  赵孟阳也没有想到,他突然出其不意以‘随风而逝’身法欺近偷袭,居然没有能重创庞树德,只使他受了一点小伤。看来这几年来,庞树德也没有闲着,功力大有进步。

  赵孟阳不让庞树德有停下来止血的机会,全力攻了上去。庞树德这时已经拔出了长剑,分毫不让的抵挡住赵孟阳*般的攻势,丝毫没有处在下风。赵孟阳不由得在心里暗叫侥幸,要不是开始就使庞树德受了伤,使他行动不是很方便,恐怕这时他自己已经败了。

  “当…”的一声,两人硬拚一记,缠在一起的两条人影顿时分了开来,赵孟阳的长剑依然指着庞树德,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重新攻上去。

  “不知赵少门主还有多少血可流?”赵孟阳望着庞树德一直在流着血的左臂说,看样子是强攻不行,于是想从心理上瓦解庞树德的斗志。

  “是吗?那你回头看看。”庞树德脸色阴阴的说。

  不知何时庞树德的四个随从已经赶到了,隐隐成合围之势。把赵孟阳围在中间。随时都有可能一拥而上,给赵孟阳致命一击。

  “你们想不讲江湖规矩,倚多为胜。”赵孟阳似乎有些害怕的说,边向左方移了移,大概想避开他们的围攻,不过这没有什么用,庞树德五人也随势移了过来。

  “什么江湖规矩?只要你死了,谁又知道咱们不讲江湖规矩。”庞树德嘲笑道,只要杀死了赵孟阳,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也没有别人看见。

  “那看来我也不用和你客气了。不用死守着江湖规矩了。”赵孟阳脸上的害怕之色已消逝无踪。

  “你……什么……”庞树德对赵孟阳说的话可不太明白。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他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四个随从慢慢的倒在地上,胸口透出一段箭矢。

  凌风、飞云、如山三人拿着弓,从树林中慢慢的走了出来。庞树德再笨也知道赵孟阳把他引到这里来,是早有预谋的。现在可变成了他自己势单力孤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庞树德趁他们还没有形成合围前,转身向后面的树林逃去,只要可以进入树林中,离开就容易多了,何况在树林中,人多也占不了多大的好处。

  突然眼前人影一闪,飞云已提着长枪挡在他前面。飞云一直注视着他,见他想逃进树林,忙使出‘随风而逝’身法中的一式‘瞬息千里’,后发先至,截下了庞树德。

  庞树德毫不停留,仍然向飞云冲了过去,要是不能闯过飞云这一关,恐怕他今天也就没有机会活着回去了,他显然是十分清楚目下的形势。

  “学无止境。”庞树德大喝一声,剑上耀起千百道刺目的光芒一齐向飞云刺了过去,赵孟阳吃了一惊。看来他刚才对付自己时还没有全力以赴。要是他刚才使出这着,恐怕自己已经躺下了。其实他是高估了庞树德的实力,这着学无止境,庞树德也是没学多久,一般情况下他还没有功力使出这着‘学无止境’,现在情急之下,全力使出这着,他自己恐怕也会在反噬下受伤,不过现在他可管不了那么远,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能捡回这条性命,其余的都不重要了。没有了性命,还能谈些什么。

  “风卷残云。”飞云没想到庞树德居然还留着这么厉害的绝招,也只好全力使出‘旋风枪法’三大绝招之中的第一招‘风卷残云’,人枪化作一体,像强烈的旋风一般向半空中的庞树德迎了上去。一阵剑枪相交之声中,两道人影在空中分了开来。

  飞云从空中落了下来,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左臂、前胸有几处伤痕。看来再刚才一阵交锋中,吃了点小亏。

  庞树德略微停留,继续向树林冲过去,眼看马上就可以进入树林,突然身子顿了一下,吃惊的看着从胸口透出来的箭矢。身后的凌风收起手中的弓箭,慢慢的走了过来。

  “你们…不要得意…有人会找你们…为我报仇的。”庞树德吃力的说着,鲜血从伤口和嘴里溢出,十分吃力想要站起身来。

  “我们既然敢找你,就不会没有把整个正义门考虑在其中。”赵孟阳接过道。

  “正义门…或许…你们不怕。可是…中庸宗…呢?”庞树德慢慢的倒了下去。

  “他刚才说什么?”凌风可没有听清楚庞树德在说些什么,转头向飞云,如山、赵孟阳三人看去,只见飞云、如山也和自己一样一脸的疑惑,看样子也不大明白庞树德在说些什么。

  只有赵孟阳脸色玉然之间变得十分的凝重。

  “赵兄可是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凌风看赵孟阳没有做声,再次问道。

  “你们可听说过白道四宗?”赵孟阳神色凝重的向凌风他们三人问道。

  “没有,白道四宗是什么东西?”飞云接过问道,他们三人可从来没听说过什么白道四宗,因为他们本来就没出来多久,也没有到处走走,哪里知道什么三宗四宗的。

  赵孟阳看了看他们三人,都是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只好详细的想他们解说。

  白道四宗就是:天心、无极、普渡、中庸四宗。一直以来这四宗都是白道武林中的泰山北斗,白道各派大都以这四宗马首是瞻。这四宗常有杰出弟子下山行道,领导白道武林跟魔道做什么所谓的道魔之争。要是没有这四宗的高手牵制着那些魔道超级高手,恐怕所谓的白道武林早就被魔道灭掉了。正是因为这样,才会使白道四宗在白道武林中有着超群的地位。

  赵孟阳也是后知后觉,庞树德刚才对付飞云时所使的那招‘学无止境’正是中庸宗的绝招“中庸三圣剑”之一,他起先还没有想到白道四宗身上。直到庞树德说出中庸宗之名时他才想起来。当然庞树德功力不到家,也是他没有想到的原因之一。因为庞树德手中使的这着‘学无止境’比他想象中的‘中庸三圣剑’威力小了很多。

  凌风、飞云、如山三人也有些吃惊,没有想到这下他们可是与整个白道武林都结了怨。

  不过他们也不是害怕,只是感到有些麻烦。

  “怕什么?白道四宗就白道四宗,有什么了不起的。就让我们兄弟共同见识一下也很不错。”飞云豪气冲天的说,毕竟还没有见识到对方到底有多了不起,可不能先灭了自己的威风。他本来就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性子。

  “就是,何况中庸宗连庞树德这样的弟子都收,恐怕也不怎么样。要来找我们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凌风也接下来说,初生牛犊又怎么会怕虎。

  “好,就按原来的计划,让我们见识一下白道四宗中的中庸宗的高人到底有什么超人本领。”赵孟阳也被他们激起了心中的豪气。

  他们原定的计划又是什么呢?原来他们商定很久后才决定了这次行动。他们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跟清平斋有关系,不然以后只怕是会给清平斋的生意带来很多不便。想了很久才决定由赵孟阳去引庞树德出来,因为他们本来早就有怨。别人也不会怀疑清平斋会和一个浪子有关,再说这件事完了之后,他们就会回青天山脉去,也不怕正义门的人找他报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