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云梦风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峡谷血战

云梦风云 驰骋 6113 2003.11.12 15:44

    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一个没有星星和月亮的夜晚来临了。

  可是在这漆黑的夜晚里,却有人不要命的向陡峭的一线天崖顶爬去,要是一个不小心失足,那肯定是没有什么活命的希望了。但现在却不止一个人不要命,仔细瞧来,峡谷两边的崖壁依稀可以看到不少的身影。

  这些人正是从东南商盟二十万大军中挑出来的身手最敏捷、灵活的士兵,在这黑夜中向上攀爬当然要比白天难度大得多。幸好他们这些人早已被告知晚上要登上崖顶去偷袭崖顶的凤凰王朝士兵,因此他们白天都在自己将要攀爬之处仔细的观察了很久。把那些要小心的地方记载了脑海之中,不然只怕会更加困难。

  另外几十名东南商盟士兵悄悄的沿黑漆漆的峡谷之中向对面掩过去,这几十名士兵都是手持盾牌,一身装甲慢慢的下峡谷对面末过去。他们并不是想过去偷袭凤凰王朝军,因为平他们这几十人就算偷袭也不会有什么用。而人多了又容易被敌人发现行踪,他们只是打算暗中观察一下守在峡谷对面的凤凰王朝军到底有多少人罢了。

  可是事情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容易,他们慢慢的摸了近半个时辰快到了对面峡谷口时却发现立下谷口近二十米的峡谷中燃着两只大火把,把那一段峡谷照得通明,而峡谷口处却是一片漆黑。使人不知道峡谷口处有没有士兵看守着,看来凤凰王朝军早防备着东南商盟军趁夜色摸过来察看或偷袭。

  “队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一名士兵小声的向领队的小队长说道。

  “我怎么知道。”那领队的小队长也小声地答道,要是峡谷口有人看守的话,只怕他们还没有走到火把旁就已经被发现了。

  “队长,不如我们先把那火把给射灭了。那敌人不就是看不到我们了吗?”另一名士兵自作聪明的悄声说道。

  “你小子咋还是这么笨呢?这跟掩耳盗铃有什么区别。难怪你小子当了几年兵还是一名小士兵。”小队长瞪了他一眼揶揄道,不过他忘了这是在黑暗中怎么瞪眼别人也不会看见,看来他自己也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要不是身处险地只怕一旁的士兵都已经大笑起来,现在吗?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就只好掩着嘴在肚中大笑了。

  “那咋办?就这么退回去吗?”那名士兵大概是早就已经被别人说惯了,并没有因为被别人揶揄而感到怎么尴尬。

  “当然不行,要是我们就这么退回去上面的人一定会说我们办事不力。怎么也要再呆一两个时辰才回去,那样才好交差。”一名士兵仿佛是很有经验的说道。

  大家想了想,都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于是这一群士兵就在这黑暗中小声的闲聊起来,等待着时间快些过去。

  “队长,你看,我们机会来了。”一名一直面对着火把的士兵突然小声的说道。

  大家都把头转过去,可是什么异常的情况都没有看见,那边还是被两只火把照得通明,根本看不出有什么机会。

  “不要在这儿瞎开玩笑,要是我们被敌人发现了那可就都完了。”那名小队长有些恼火的说道,毕竟聊得正起劲(正在大吹特吹自己英勇事迹)的时候被人打断了并不是一件令人十分开心的事情。

  “不是啊,队长,你看看那火把。”那名士兵急忙说道。

  “那火把怎么了?”那名小队长看着那火把说道,它不还是跟先前一样亮吗?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啊。

  “那火把就快要烧完了。”那名士兵说道。

  大家都仔细看去,果然那两只火把都已经烧到头了,要不了多久就会熄灭了。大家顿时精神一振,只要没有人立即过来换火把那他们就有机会了。

  果然,没到一刻钟那两只火把就差不多同时熄灭了。他们紧张的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凤凰王朝士兵来换火把。

  于是三名有经验的士兵在小队长的命令下开始慢慢的向峡谷口摸去,峡谷口果然有士兵看守,不过他们已经美美的进入梦乡了。这三名士兵不由得暗叫侥幸,他们快速的向峡谷外仔细的观察。

  峡谷外稀稀疏疏的倒也有不少的火把,不过这却是他们所希望的,不然他们可就什么也看不见了。营帐围着这峡谷口成一个半圆形,但不是很密,估计也就一万多人。这些迅速的在那三名东南商盟士兵的脑中闪过,他们在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后就立即退了回去。

  在得到这些消息后,刘安大喜过望。马上命令刘强率领着他的那个师团前往偷袭,要是被敌人发现了那就发动强攻。

  这时候,往崖顶上攀爬的四百名东南商盟士兵也快到崖顶了。除了十多个不小心掉下去以外,其他的人还算顺利。由于这些士兵早就在口中塞满了布团,因此那些掉下去的士兵们的‘惨叫声’并没有惊动到崖顶的凤凰王朝士兵。

  崖顶上由于风挺大,所以并没有燃上火把。也许那些凤凰王朝士兵根本就没有想到东南商盟士兵会在黑暗中爬上这陡峭的山崖。

  一名东南商盟士兵终于登上了崖顶,高兴之下脚下一时没注意踩到了一块石头之上,顿时‘啪’人往前跌和崖顶的大石作了一次亲密接触。 而石块也在他一蹬之下下压下滚去,刚好砸在了一名正在向上攀爬的士兵身上。那士兵一惊之下顿时和石块一起做自由落体而下。

  “谁?……大家小心,有敌人上来了。”一名崖顶上凤凰王朝士兵石块滚落的声音,于是机警的大声叫道。一边往声音来源处射了两箭,可是由于那名东南商盟士兵直直的躺在地上,他当然是什么也没有射到。

  他这大声一叫,峡谷两边崖顶的凤凰王朝军都被他叫醒了。顿时全都戒备起来,但是由于周围一片漆黑,根本就看不见敌人到底在哪里,只好以静制动,等着敌人发出声响。

  两边的士兵都是作如此想法,使得崖上除了轻轻的风啸声就什么声音也没有了。这下可就苦了东南商盟那些还在崖壁上的士兵们,在崖壁上当然比崖顶要难受多了。他们更着急的是要使一直就这么耗着,待到天色亮了怎么办?

  于是一些日兵们开始试着继续向上攀爬,可是没等他们上爬几步一块石头就扔了过来,在无处闪躲之下。他们唯一的结果就是和石头一起摔了下去,这是他们最后对东南商盟军的贡献——消耗了凤凰王朝军的一块石头。说实话这也是不小的贡献了,要是在东南商盟军进攻的时候,凤凰王朝士兵从崖顶把这石头扔下去,至少要砸死好几个人呢。

  在刘强的率领下,刘家军的第一师团的最前面的队伍也慢慢的到了峡谷对面不足百米之处。这么多的人要想不发出声音来简直就是不大可能的事,不过在他们的小心翼翼的行进中倒也没有发出什么大的声响。

  峡谷口处果然如那三名士兵所说的那样,并没有火把。看样子是火把熄灭了以后就一直没有人来重新换过。

  前面的士兵们大喜过望之下继续向前摸去,速度也明显的加快了。大概想一下子冲过峡谷给那些还在睡梦中的凤凰王朝军一个‘惊喜’,可是没等他们冲过去凤凰王朝军就给了他们一个‘惊喜’。

  当前面的东南商盟军到了离谷口约三十多米时,冲在最前面的东南商盟士兵顿时惨叫声迭起。一阵又一阵的弓弦声和箭矢的呼啸声传来,惨叫声就跟着响起。

  “敌人有埋伏,赶快后撤……”不只是谁突然惊慌的叫着。

  “不许后退,后退者杀无赦。”刘强的声音在身后不远处传来,“向前冲,敌人还不到一万人,加把劲就冲过去了。”

  听到师团长就在身后,士兵们惊慌略减,举着盾牌、冒着箭雨向前冲去。可是对面的箭雨实在是太密,虽然士兵们都举起了手中的盾牌,可前面的士兵还是不断的有人被射倒。

  等东南商盟的士兵们冲到谷口时,这时峡谷外并没有刚才三名士兵见到的火光。四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什么敌人也看不见。

  可是冲在最前面的东南商盟士兵已接近谷口,就有无数的长枪、长矛向他们刺过来。而东南商盟士兵们射出的箭矢、此处的长枪、长矛也都命中实物,可是那声音一听就知道了是正中盾牌的声音。

  战争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进行着,慢慢的东南商盟的士兵们几乎已经不能再向谷口迈进了。因为那狭窄的通道中已经满是他们战友的尸体了,后面的士兵们要冲上前去必须踩着前面牺牲的同伴的尸首上过去。要不是大半士兵的尸首已经被他们传到后面去了,他们现在可能都没有地方立足了。

  而峡谷的中间也不是的传来一两声巨响,那当然是凤凰王朝士兵从峡谷顶上扔下来的石块。后面的东南商盟军见峡谷中的士兵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快速前进,当然知道这次偷袭并没有成功,一定是被凤凰王朝军堵在了谷口。他们虽然心中着急,他们虽然还有十几万的大军可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有希望刘强率领的刘家军第一师团能够突破凤凰王朝军谷口的封锁,他们就能过去帮忙了。那样的话,仅万余名的凤凰王朝军是怎么也不可阻挡的住他们这二十万的大军的进攻的。

  可是直到天色又慢慢的亮了下来,却一直没有他们想的好消息传来。这时那些一直向谷口处发动进攻的东南商盟士兵们终于发现了他们一直在对什么发动攻击,只见谷口处是一面有无数的盾牌组成的巨大盾牌,使得他们看不到一个凤凰王朝士兵。只是见到从那巨大的盾牌之后有无数的长枪、长矛伸出,不断的刺向那些冲近的东南商盟士兵。不时地还会有一阵又一阵的箭雨从那巨大的盾牌的间隙中射出。

  刘强也见到了这种情况,因为他现在已经快处在队伍的最前面了。他也曾亲自攻上去过,但是可惜他面对的事那巨大的盾牌,最后当然是无功而返。而且他的右手还被刺了一枪,要不是他反应的快,恐怕右手已经完了。

  看着那巨大的盾牌,直到现在也没有什么空隙可寻。又看了看身旁几乎没有什么斗志的士兵,刘强终于下了撤退的命令。他们也带走了一部分士兵的尸首,太靠近峡谷口的那些士兵的尸首却没有管。毕竟活着的人要比死了的人重要的多。

  峡道的中间也有不少的士兵伤亡,这些人当然都是被崖顶扔下来的石头所伤。

  而这时候崖顶的战争也打了起来,正在进行着短兵相接的激烈战争。因为这时候已经天亮了,相互之间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已经爬上崖顶的东南商盟士兵奋力抵挡住凤凰王朝士兵的进攻,虽然总的来说东南商盟士兵要多一些,可是他们却有一大半的士兵都还在崖壁之上。登上崖顶的还不到三分之一,这样一来凤凰王朝士兵反而占据找绝对的优势。因为他们还保持着完整的阵形,而东南商盟士兵却是分开一个个的爬上来的,当然不会有什么阵形可言。

  凤凰王朝士兵组成一个方形阵,向崖顶上的东南商盟士兵们杀去。一个个分散的东南商盟士兵怎么阻挡的住,方阵过去,东南商盟士兵也一个个的倒了下去。

  虽然不时的有东南商盟士兵从崖壁上爬上崖顶,可是他们上来的速度却还赶不上崖顶上士兵们。半个时辰不到,崖顶上已经没有一个站着的东南商盟士兵。而那些还在崖顶上没有爬上来的士兵们也没有逃过弓箭的袭击。

  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崖顶上的凤凰王朝军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二百多人仅仅剩下了一百人不到。

  在刘强率领着他的那一个师团的士兵撤出峡谷时,两万的士兵已经仅剩下一万三四千人。伤亡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在如此小面积的接触战中伤亡了五六千人也应该是很大的伤亡了。

  而更令刘强感到丧气的是凤凰王朝军几乎是没有什么伤亡,因为他们都是躲在那盾牌阵之后。

  在刘强退出峡谷没多久,东南商盟军换了一个师团继续从峡谷中向对面发动攻击。不过在有了上两次的经验以后,他们可就变得聪明多了。

  东南商盟军也全部以盾牌手在前,长枪部队、弓箭部队紧随其后。在经过上两次的教训后东南商盟军明白了那从崖顶扔下来的石块仅仅会落在峡道中间百米左右的一段,因此在经过峡道中间时东南商盟士兵们变为一排排的过去,而后面的士兵则睁大眼睛看着崖顶有没有石头突然落下,以提醒那正在道中的士兵们怎么躲避那从天而降的灾难。

  这样一来,崖顶飞下来的石块就变得没有什么杀伤力了。崖顶的凤凰王朝士兵可能也是注意到了这种情况,因为崖顶扔下来的石块越来越少了。

  在东南商盟士兵有了防备的情况下,凤凰王朝军弓箭和长枪、长矛的杀伤力就变得小多了。于是凤凰王朝军和西斯帝国军就在这狭窄的谷口处展开了一场长枪大盾,虽然总的兵力东南商盟的二十万大军要比峡谷处的风行王朝军多很多。可是在这峡谷口情况反而反了过来,往往是东南商盟士兵刚接近谷口,就会有好几把长枪、长矛向他们刺来。因为能对凤凰王朝军发动直接攻击的东南商盟士兵仅仅只有站在峡谷通道最前面一排士兵和稍后的士兵,他们还不超过二十人。而凤凰王朝军却是站在通道外较为宽敞的平地上,他们站到最前面可以向东南商盟士兵发动直接攻击人数却不下百人。

  但是东南商盟军一直以为凤凰王朝军总共不过万余人,因此他们除了晚上休息以外,白天不停向对面谷口的凤凰王朝军发动进攻。如果他们知道对面的武义雄是率领着四万大军守在那里不知会作何想。

  凤凰王朝军在武义雄的率领下也没有让东南商盟军失望,至少不会然他们整天感到枯燥无味今天,正在激烈战斗的时候东南商盟士兵所站的通道处突然塌陷下去,出现了一个好几米深的大坑,东南商盟士兵顿时摔下去一大片,而坑下还准备着倒插的利刃等着他们呢。明天东南商盟士兵突然发现凤凰王朝军也进入了狭窄的通道中,这下不会再是以少对多了吧。大喜过望的东南商盟士兵迫不及待的冲上去捉对厮杀起来,可就在他们杀得正起劲的时候,空中再次下起了‘石雨’……

  就在这惨烈而并不激烈的战争中,七八日时光悄然流逝。

  “经过这些天的战争,我军已经伤亡四五万了。大家认为敌人又多大的伤亡?”刘安有些疑惑的向手下的各位将领说道。

  “我想就算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一位师团长有些羞愧的说道,这些天的战争他们可以说是一直就处在下风,伤亡要比敌人大得多。

  “那敌人怎么这些天来守势没有一点减弱反而有逐渐增强之势,各位说这是何理?”刘安说道。

  大家都面面相觑,这些天他们就顾着要拿下一线天峡谷反而没有注意到这些。现在经刘安提起来,才觉得问题确实有些古怪。

  “对面的凤凰王朝军一定是不止万余人,应该有不少于三四万的凤凰王朝军在对面。不然剩下的不到几千人早就应该逃走了。”刘强十分肯定的说道,刘强这几天也有些怀疑,只是没有说出来。

  众人都点头,想想这些天的强攻,花了那么大的代价却突然发现所作的那些一点用都没有。都在心中大感不值,要是早知道对面有如此多的敌人防守。他们是怎么都不会如此蛮干,以致牺牲了这么多的士兵。

  “暂且停止进攻,大家先去整理一下自己的部队,至于该如何行动明天再商议。”刘安面上平静的说,心中却是大为恼火,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跟敌人交战就失利,一下子就损失了近四分之一的军队。

  看着东南商盟军突然间撤走,一名大队长有些不解的向武义雄问道:“敌人怎么突然不进攻了?”这几天只要是白天东南商盟军几乎没有停止进攻过。

  “敌人退走了还不好吗?那我们不是可以轻松的完成公主交给我们的任务吗?”武义雄笑着说道,心里却想着,“终于被东南商盟军识破了,不过比起我所预想还还晚了两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