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云梦风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孤注一掷

云梦风云 驰骋 5763 2003.11.08 17:35

    

  落日峰上,再次有人影出现,不过这次来的人显然并不是到落日峰来看那落日奇景的。

  因为他们并不是下午或傍晚出现落日峰上,而是一大清早,天刚蒙蒙亮,这时候看日出都有得

  等,更何况是日落。

  这次出现在落日峰的人影却是如山和飞云两人,他们当然不是专程千里迢迢跑来落日峰

  看日落的。

  当日如山率领军返回北定城与飞云商量了半天后,最终还是决定去落日峰看看。看能不

  能找到一点什么线索,再说西斯帝国军经过这一役后,只怕短时间内也不会再来犯北定城了,

  也没有能力来犯。

  他们两人把北定城内的一切交给余庆祥等四位师团长后,向熟悉落日峰的人问明方向路

  程以后,他们两人就踏上了去往落日峰的路。经过了三天的日夜赶路,他们终于在今天清晨赶

  到了落日峰。

  “阿山,你看这儿有曾经打斗过的痕迹。”飞云指着的地方正是半个多月前凌风和谭耀

  龙决斗的断魂崖边,凌乱的脚印深印在地上,可以看出的是那不是近一两天留下的,因为脚印

  已经被灰尘填平了一些,显然是已经经过了不短时间的风吹雨打,但那痕迹却还是很明显,可

  见当当初留下脚印的人的功力很是不弱。

  如山应声走了过来,仔细的瞧了瞧地上的脚印后说道:“当时在此相斗的应该只有两人

  ,或者说仅有两名高手。”

  飞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虽然地上脚印很多,也很凌乱。但是仔细瞧来,却只有两双不

  同的脚印。

  两人沿着脚印继续向悬崖边慢慢靠近,一边仔细的查看。看有没有别的什么痕迹,突然

  如山发现了一杆长枪躺在离悬崖不远的地方。

  如山把那杆长枪捡了起来,拿在手中看了又看,但却看不出什么来。因为那只是一杆平

  常的长枪,在任何一支有长枪部队的军队中,都可以找到成千上万支这样的长枪。

  飞云这时也走了过来,接过长枪仔细的看了又看,但也没有看出什么来。但如山和飞云

  两人的脸色却更加凝重了,因为据那些返回北定城的突击队员讲,最后突围的时候凌风手中确

  实是拿着一杆普通的长枪。当然,仅仅凭一杆长枪并不能说明什么。

  如山和飞云继续向前寻去,看能不能再找到点什么。可是他们一直到了悬崖边了,再跨

  出一两步可能就会掉下断魂崖了,除了那些凌乱的脚印继续向崖边延伸外,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

  飞云站在崖边向下看了看,除了一片薄雾外,什么都看不见,果然就像人们所说的那样

  深不见底。向下看了一会儿后,飞云感到有些头晕,他忙转过身去。要是一步小心掉了下去,

  那可是斯的太冤枉了。

  突然,飞云发现左方不远处的一块小石块上,似乎有些血迹。飞云走过去仔细看看,上

  面果然有几滴风干了的血迹。他忙叫如山也过来,在仔细观察后才发现地上的血迹更多,只是

  已经慢慢的融入了地上的泥土之中不易发现而已。

  如山和飞云希望能发现疑点能证明什么的痕迹,但是再也没有找到任何其他的痕迹了。

  “阿云,你怎么认为?”如山问道。

  “说实话,那就是我自己也不知道。”飞云说道,他们在这里仔细的查找了半天,却几

  乎没有什么收获。他们仅仅是知道了曾经有两个高手在这里拚斗过,虽然脚印有大小,但是他

  们虽然从小就和凌风在一起,但要他们两个具体的说出凌风的鞋到底是多大,他们还真说不出

  来。再说呢,就算刚好和凌风的鞋印一般大,也不能说明就是凌风的脚印。因为世上鞋一般大

  的人不知有多少。他们也知道了其中一人是使用长枪作武器的,但是世上使长枪的人更加的多

  。

  “阿云,不如我们绕到断魂崖下面去看看,说不定下面会留下了痕迹。”如山呆了一会

  后提议道。

  飞云和如山沿落日峰下向断魂崖那边绕过去,越往下山势越是陡峭。山雾也越来越大,

  虽然这时太阳已经升起来的,但却难以透过那重重的浓雾。

  越往下走寒意越来越重,要不是飞云和如山两人有内力护身,只怕已经支撑不住了。两

  人一直往下走了近一个时辰,终于下到了断魂崖底。

  呈现在他们面前的却是一条湍急的深不见底的小河。宽有十多丈,弯弯曲曲的在这深山

  丛林中穿梭而过。

  飞云抬头向上看去,虽然这时断魂崖下的雾已经淡了许多,但是还是不见崖顶。恐怕不

  下百十丈之高,虽然底下是一条河流,但就算是没有受伤的人从上面落下来,活命的机会也是

  十分的渺茫,更何况是一个身受重伤的人。

  这样一来,如山和飞云想到崖下来寻找痕迹的计划也就彻底泡汤了,因为从断魂崖上掉

  下来的人最大的可能就是落入了这条不知名的河中,就算是有什么线索也随着河水流逝无踪了

  。

  如山和飞云两人看着那急流的河水,一时呆住了。

  “阿云,……”不知过了多久,如山突然出声道。

  飞云醒过神来,呆呆的看着如山,没有说话。

  “我们走吧……”如山轻轻的说道。

  “哎……”无言中……

  东方傲雪静静的站在院中,这本应该是一个月满霜天的日子。可是在漫天的乌云之下,

  不要说是圆月,就连那星星也看不到一颗。除了那黑暗的夜空,还是黑暗的夜空。

  但是东方傲雪却是一直站在那里,看着那黑暗的夜空静静的发呆。而且她保持这个站姿

  已不是一会半会了,她静静的站在这里已经超过一个时辰了。

  本来前两天刚刚率军突袭了西斯帝国军营,虽没有完全击溃西斯帝国军,但也算是取得

  了不小的胜利。但从她那美丽的脸庞上却丝毫看不出胜利留下的痕迹,因为她那美丽的面容上

  没有丝毫高兴、快乐的神情,反而充满了伤怀。

  凌风的死讯传来就如一声惊雷在她心中深处响起,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料到凌风的死讯会

  给她带来如此大的震撼。她和凌风相处的日子并不是很长,总共还不到十天,而且有一大半的

  时间是在战场上。

  在她心中,凌风只不过是一个很不错的战友;一个很容易相处的将领;一个可以跟他谈

  心的朋友。但是凌风死亡的消息传来后,却让东方傲雪对自己都感到怀疑。

  真的仅仅如此吗?那为什么听到凌风死亡的消息时自己就仿佛失去了什么一般?为什么

  会有一种揪心的哀痛在心中久久不散?为什么凌风的影子已经占据了她的整个脑海……

  东方傲雪心中有无数个为什么,她简直不敢再在心中继续的问下去了。

  呆呆的看着那暗黑的夜空,凌风的影子再次的出现在她的脑海中:那也是一个夜晚,一

  个圆月高挂,星光灿烂的美丽夜晚。凌风也是在看着天空,美丽的夜晚、美丽的天空,突然凌

  风身旁多了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仔细一瞧,那不就是自己吗?两人欢快的交谈着……

  东方傲雪忆起那不正是当初胜利回师南天城的那个夜晚的情形吗?风,难道就是在那时

  你就悄悄的、在我毫无所察的情况下潜进了我的心中吗?难道注定了我会在遗憾和痛苦中度过

  余生吗?上天怎么会是如此的残忍、如此的无情?……

  时光也是在东方傲雪毫无所觉的情况下无情的流逝。

  “小姐,你没事吧?”这声音把东方傲雪乱飞的思绪不知从何处带了回来,东方傲雪转

  过头去,使她的侍女小慧,从小到大都跟她在一起,名为侍女,情同姊妹。

  “我没事,你叫我有什么事吗?”东方傲雪说道。

  没事才怪呢,没事怎么会我叫了你好几声你都没有听到,没事又怎么会在这儿发呆了几

  个时辰,连有人走到身后都丝毫无所觉。但这些事小慧只是自己在心中想,却没有说出口来。

  “小姐,已经很晚了,你该休息去了?”小慧说道。

  “已经……很晚……?现在什么时候了?”东方傲雪有些吃惊的问道,她记得天不过才

  刚刚黑啊,怎么能说是已经很晚了。

  “小姐,已经到了子时了。”小慧回答道。

  “子时?好吧。”东方傲雪有些机械的转身,慢慢里屋走去。

  看着东方傲雪远去的身影,小慧在心中说:“凌公子,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啊。能让

  小姐如此的对你,在九泉之下,你也应该可以瞑目了。”原来在发现小姐情况有些不对劲以后

  ,小慧就急忙跑去问那些侍卫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是不是凤凰王朝军打了败仗什么的。

  得到的结果却是今天黑石城什么大事也没发生,就连小事也几乎没有。唯一可以称得上是大事

  的就是得到了从中路攻入西斯帝国的凤凰王朝军统帅凌风身亡的消息。

  小慧把这件事和小姐今天的表现一对照,就什么都明白了,但是她对这件事却是毫无办

  法。总不能就这样跑去劝她不要伤心什么的……,这样只怕是只会越帮越忙。小慧叹了口气,

  也走进里屋去了。

  飞云和如山在离开北定城的第七天就赶了回来,两人风尘仆仆,显然是一路急赶而回。

  但两人回来后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令人急招‘透风营’营长李赫前来。而他们两人却整天把

  自己关在房里,什么人也不见,就好像闭关一般。只是在李赫应召来到北定城后,才让李赫进

  入他们的房间密谈了一上午,其后李赫又匆忙而去。

  李赫离开北定城的第二天,如山和飞云终于也从他们的房间走了出来。虽然他们两人面

  容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莫显和娄锋却似乎感到他们两人于从前有些不同了,但到底有什么不同

  ,却又具体说不出来。这纯粹是凭他们多年经验的直觉而感到的。

  莫显和娄锋两人不由得想到:他们两人这七八天来莫不是真的在闭关练功吧。在他们两

  人的想象中如山和飞云之所以从落日峰回来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里,应该是他们在落日峰找到了

  什么痕迹,而证明了凌风死亡的消息后心情极度的不好才把自己关在房里好几天都没出来,想

  来是在房中暗自伤心。不只是他们两人这么想,北定城中大多数的人都是这么想的。

  莫显和娄锋的倒是猜对了,这几天飞云和如山确实在闭关练功。这些天都没有凌风的任

  何消息,他们不得不有些相信了西斯帝国军传出的消息。虽然他们心里非常的不愿意相信。

  而落日峰一行,他们虽没有发现很多的痕迹,但至少知道了并不是如他们想像的很多人

  围攻凌风,这才把他逼下了断魂崖的。据他们的判断敌人很可能也只有一人,这就说明了那名

  敌人的武功比凌风要高出不少,不然凌风就算打不过,也应该可以逃得走吧。凭着‘随风而逝

  ’身法在那山林之中,要摆脱比自己功力略高的敌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却在离断水河千

  里之外的落日峰出事了……

  因此,飞云和如山两人第一个想法就是提高自己的功力;其次就是要查出出手对付凌风

  那人是谁。因为这两件事是要为凌风报仇的必要条件。

  所以,回到北定城他们就开始一边闭关练功,一边找来透风营的李赫就是要好好解决这

  两件事。

  可是,他们要是按常规来练功,要向把功力提升到高出凌风两三筹,也就是与他们想象

  中那不知名的敌人的功力相当,两三年也不一定能办到。因为如山修炼的玄阴真气和飞云修炼

  的乾元神功都已经快达到了第九层的功力了,也就是说已经到了瓶颈了,要想再进一步提高实

  在是很难很难。

  他们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当初从东南商盟回到青石寨的那天晚上,和凌风一起三人联合起

  来练功的情形。现在虽然缺少了凌风在两人中间起平衡的作用,但却多了上次的经验和基础。

  因此他们两人还是决定用这种练功方法来试一试。

  但是实际情况却比他们却比他们想象的要复杂和困难得多,他们始终难以找到两人中间

  的那个平衡点,毕竟他们是两个人,而不像是凌风一个人同时拥有两种功力。

  闭关了三天,练功却还没有真正的开始过。两人都几乎绝望了,要不是想到凌风,只怕

  他们早就放弃了。

  试过各种各样的办法,还是不能找到两人之间绝对的平衡之点,总是差那么一点点。实

  在是再也想不出什么别的办法了。最后,两人决定不顾一切后果孤注一掷。

  既然已经决定了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两人盘腿坐在塌上,四掌相抵。各以五成的功力

  护住全身主要经脉,而右掌各运起五成的功力从对方左掌攻入……

  在刚猛无比的乾元神功的冲击之下,如山首先喷出一口鲜血,几乎在同时飞云飞云也喷

  出一口鲜血。由于两人是面对面坐着,这一下两人都被喷的满面满身都是鲜血。但是如山和飞

  云两人心中却是十分的高兴,因为经这一下缓冲两人体内的真气豁然贯通,终于在两人体内形

  成了一个循环。慢慢的在两人体内流动起来,跟上次他们三人练功的情形差不多是一样的。

  这股真气在他们体内不断的循环着,有如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越滚越大。慢慢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原本散在经脉中护住经脉的那一部分真气也被他们体内那越来越快的循

  环真气所带动,也混在一起进入了循环。

  后来体内的真气已经不受如山和飞云的控制自动的在两人体内循环,因为这时那股混合

  了两人真气的真气已经比飞云和如山原本的真气要强大得多。飞云和如山心中暗叫糟糕,青石

  山顶那次他们三人同时被震飞的事他们当然还记得,心中只是希望这次也只是被震飞,而不要

  被震的一命呜呼了那就好了。

  那股真气每经过一个循环,就会变得更加强大一些,连他们那经过上次扩充的经脉也渐

  渐被胀的隐隐作痛。随着真气在体内一圈又一圈的循环,他们静脉中胀痛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慢慢的,两人终于失去了知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