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云梦风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越级封侯

云梦风云 驰骋 5550 2003.11.09 11:20

    终于,如山和飞云逐渐恢复了知觉,他们两人几乎是同时睁开了眼睛。他们发现自己并没有如想象中的一般被震飞,两人还是盘腿坐在床上,连双掌也还紧紧地抵在一起。真气还是继续在两人体内循环着,但已感觉不到先前的刚猛,只是缓缓的自然的流动着。

  如山和飞云对望一眼后,同时撤回内力,出乎他们两人意料的是四掌轻轻松松的就分了开来。两人走下榻来,双腿丝毫没有因为长久的盘坐而感到发麻。

  飞云走到窗前,往外看了看,发现太阳才刚刚偏西一点。飞云记得清清楚楚的,他们刚开始时已经快到午时了,怎么到现在才过了一个多时辰。在他的感觉中就算没有半天也应该有三四个时辰了。

  “阿山,怎么到现在才过了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啊?”飞云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

  “是吗?”如山也走到窗前,果然是只过了一个时辰的光景。

  两人走到院子中,在屋里没有看错,现在确实是午时刚过不久。这是一名在院门处守卫的士兵走了过来,向如山和飞云施过礼后说道:“有位姓李的中队长求见两位将军。”

  手脚倒是不慢啊,如山知道那位姓李的中队长一定就是李赫,如山说道:“快去让他进来吧。”

  那名守卫呆了一呆,才说道:“那位中队长等了快两个时辰后,见两位将军一直没有出来就走了。他说先去看看老战友们,稍后再来拜见两位将军。”

  “两个时辰?他什么时候来的?”飞云有些奇怪的问道。

  “早晨就已经到了。”那名士兵回答道。

  早晨?如山和飞云对望了一眼,虽然他们从落日峰回来后就没有出过仅有他们两人居住的这座独院。但却记得上午的时候他们还见过院门处的守卫,那是怎么没有人跟他们报告这件事?

  “今天是什么日子?”如山有些醒悟的想那名守卫问道。

  “什么日子?啊,是十一月二十三日。”那名守卫虽然十分奇怪,两位将军怎么会连今天是什么日子都不知道,但他还是恭敬的回答道。

  二十三?如山和飞云再次对望了一眼。

  “你让人去突击营队休息的地方把李赫中队长找来。”如山说道。

  那名士兵应声而去,等那名士兵走远后,飞云有些惊讶的说道:“原来今天已经是二十三日了,难怪怎么都感觉不止过了一个时辰,原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那就是说这次的时间比上次长了一倍还多,怎么我们反而一点事都没有?”如山有些疑惑的说道,原还以为这次之所以没有跟上次一样被震飞是因为这次事件比上次短的多的原因,但现在看来显然不是如此。

  “管他那么多干什么?没事不是更好嘛,既然过了这么长时间,收获一定不会比上次小。我们快内视一番,看到底有多大收获。”飞云说道,他一边说,一边开始迫不及待的凝神运功察看。如山一想也是,也跟着运功内视。

  其实他们之所以没有像上次一般同时被震飞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上次在青石寨由凌风在中间平衡两种功力。开始这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三人功力的逐步增强直至失控时问题就来了。因为就一种功力而论,凌风比飞云和如山都要差一些,而随着在三人体内循环的功力的越来越强凌风就第一个承受不了而被震飞。其后,凌风的反震力以及如山和飞云之间的互震力又同时震飞如山和飞云两人,这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又由于凌风同时有乾元神功和玄阴真气护体,所以他受的伤也并不比如山和飞云重。因此上次他们三人谁也没有发现这丝毫的先后之差,还以为是同时被震飞的。

  而这次如山和飞云的功力几乎可以说是相同的,就算有差别,也是微不足道的一丝差别。因此,虽然这一次到了后来在他们两人体内循环运转的功力比上一次还要强得多。但是,虽然这循环的功力是越来越高,而如山和飞云之间却保持着平衡,也就没有谁震飞谁的事情发生。随着时光的流逝,这股锐气已消的循环真气终于慢慢的缓了下来,最后终被飞云和如山的身体所征服。而如山和飞云也终于毫无所损醒了过来。

  察看的结果真是令他们喜出望外,经脉的更加拓宽是他们意料中的事。出乎意料的是两人居然跟凌风一样体内同时拥有了乾元神功的内力和玄阴真气的内力,而且都快达到了第八层的功力,就好像两个人的功力集中了在一个人身上一般。当然不是相加的那样,只是体内同时拥有两种真气,就像凌风一样,要是能直接相加的话,恐怕被逼下断魂崖的就不是凌风了。

  虽然单以一种功力而论,不但没有进步,而且还略有退步。但如山和飞云已经是感到天赐鸿福了,因为凌风这两种内功心法都还没有练到第七层的时候,就丝毫不比他们单独一种内功心法快练到第九层的时候差。

  以此而论,他们现在的实力已经比得上他们单独练一种内功心法练到第十层的时候了。

  这又怎么不叫他们高兴呢?这就好像他们以间接的方式暂时突破了练功的瓶颈现象,而以后练功进步的速度也比真正的突破瓶颈现象更快。当然他们最终可能还是会遇到真正的瓶颈现象,不过要真的到了那时候,恐怕他们已经不比单练一种内功心法练至化境时差多少了。

  如山和飞云还沉浸在喜悦之中时,李赫已经随守卫到来了。三四个月不见,李赫还是那幅普普通通的面孔,只是双眼显得更加深邃了。

  李赫刚要行下属之礼,已经被飞云伸手扶起,挽着一起走进了那座独院的大厅中。由于如山不是很喜欢热闹,这座独院里没有下人,只是院门口有几个守卫。原来如山就一个人住在这独院中,后来飞云到了北定城后,也住进了这所独院。因而这座不算小的独院也就仅仅住了他们两人。

  “不知两位将军急着找属下前来有什么要紧的事?”李赫问道,虽然他一猜到一些,但是他从来就不是一个用猜测来说话的人。不然当初凌风等人也不会选他来主持透风营。

  “李兄不用这么客气,还是跟以前一样随便得好。”如山说道。

  李赫只是笑了笑,没有答话。

  “李兄应该已经猜到了我们为什么这么急着找你来吧?”如山接着说道。

  “是猜到一些,但不知猜得对不对?”李赫说道。

  “阿风的事你早已知道了吧,据我落日峰之行所得,出手对付阿风的应该仅有一人。我想尽快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如山的语气很平淡,但是李赫却似乎感到丝丝的寒意和杀意隐含其中。

  “属下一定全力以赴,一个月内定有消息。”李赫迅速答道,语气中信心十足,显然对透风营充满信心。

  “那好,查清楚后尽快把消息传到青风寨去,我在那里等候你传来的消息。”如山说道。

  “青风寨?……属下明白。”李赫回答道,他原本很自然的接住如山的话问道,但刚出口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不是他该问的。

  在李赫走后,如山和飞云又用了一晚的时间来熟悉怎么控制体内突然多出的那一股真气,突然之间体内多出一股真气来当然会有些不适应。但经过一晚的熟悉和不断摸索后,以大致可以自如控制。

  第二天大家终于见到了如山和飞云从那座独院中走了出来,而莫显和娄锋也正是这时凭着经验感觉到了如山和飞云的不同。

  “我和飞云准备回南天成一躺。”这是如山的第一句话。

  如山的第二句话就是:“北定城的一切有耐莫显将军费心了。”也没等众人答话,和飞云转身就走了。

  留下了一群还在发呆的人,不过大家清醒过来后并没有什么不高兴,反而显得有些高兴。毕竟这比起如山和飞云整天把自己关在房中要好得多。

  在交待了第一师团和第三师团的几名大队长一些事后,如山和飞云领着仅剩的六十多名突击营队队员出了北定城的北城门一路北行,身影渐渐的消失在青天山脉中。

  凌风阵亡的消息迅速的传开,特别是在凤凰王朝,其传播速度更是犹如闪电一般。不过旬日工夫就几乎传遍了整个凤凰王朝境内,简直比八百里加急还要快。

  凌风可以说的上是近半年内凤凰王朝最具传奇色彩的英雄人物。那被传的神乎其神街头巷尾皆知的破南天、夺丹碧,最后重创西斯帝国军于青天山脉中光荣事迹;那智创天鹰、勇夺北定、连战皆捷的英勇战绩;那半年之内两次晋爵更是空前而不一定绝后的。所有的这些都被越传越奇、越传越神,使得凌风一跃而成为了大多数凤凰王朝年轻人心目中的英雄,成为了他们崇拜的偶像,成为了凤凰王朝最亮最灿烂的新星。

  可是就在这时候,这颗最灿烂的却突然变成了陨石落了下去。他们崇拜的偶像、他们心目中的英雄死了,但是这些年轻人们却没有感到伤心,因为他仍然活在他们的心目之中。而且他们心目中的英雄是虽死犹荣:在遭到西斯帝国大军伏击后,他们心目中的英雄为了让自己的士兵们能够安全的撤退,亲自率领三百名士兵留下来断后。在断水河畔以三百士兵阻挡西斯帝国军二十万大军(这种事当然是越传越夸大的)三天三夜,杀死敌军三万余人,而他们的英雄独自一人就杀第五千。这一役只杀得断水河河水全都变成了血色,而且断水河水位还上涨一尺有余。最后,他们的英雄所率领的三百名士兵全部战死。仅剩他自己一人,但是他毫不畏惧,且战且退。五万西斯帝国军在后面紧追不舍,这一追直追了三天三夜,从断水河畔追到了落日峰上。最后他们的英雄在落日峰上与四万五六千西斯帝国士兵(还有四五千在追赶的途中被杀)决斗半日后,终因体力不支而被逼下了断魂崖而亡,而这时西斯帝国军剩下已经不到四万人了。这真是举世无匹的英雄啊,这些年轻人的心中都在说着这样的一句话。

  这些人哀悼完他们的英雄后,不顾家中人的全力反对毅然做出了一个决定:参军。他们要向他们心目中的英雄学习,学习做一个英雄;他们要打败西斯帝国军,向他们的英雄致敬。

  这样一来,各地的招兵工作进行的异常的顺利,大多都超额完成,和以往绝然不同。而凤凰城中的招兵工作更是火爆的不合情理:不到半月就有超过十万的年轻人(当然这其中也有很多是从别的地方特地赶来凤凰城的。)要求参军,这些年轻人中不乏贵族、世家子弟。这真让那些招兵官瞠目结舌,想一年多前西斯帝国军攻陷南天、丹碧等数城,兵逼磐石城时,玄武帝亲自下诏招兵,历时数月而且还把各处招到的兵都集中到凤凰城,才凑足了十万新军。可现在……这些招兵官们都在心中对凌风千恩万谢,(虽然已经凌风已经不在了)。他们还在心中说:凌将军啊凌将军,您老人家(虽然凌风并不老)要是早点出现那我们的工作可就轻松多了。

  很快,这些新兵就开始进行训练了。因为现在西斯帝国的战争还十分的紧张,而这些刚招到的新兵要是不经过半年多的训练,送到战场上去除了给敌人作靶子练兵用外,就几乎没有什么作用。

  出乎教官意料的是:这次的新兵跟以往的相比素质明显要高出很多。不少的新兵都有不错的武技在身,比那些教官功夫好的大有人在。在训练的时候,他们都十分的刻苦,那些贵族、世家子弟也不例外,不像以前的那些贵族、世家子弟娇里娇贵的,不肯吃一点苦。动不动就叫苦叫累,由于有家世撑腰也不怕那些教官把他们怎样(当然他们也会给些好处给那些教官)。就是在训练以外的时间里,他们也经常自己训练。更令那些教官们惊奇的是他们当中不论是平民还是贵族,相处都十分的融洽。(毕竟他们有着相同的崇拜偶像;有着相同的心目中的英雄;也有着几乎相同的人生理想和目标。这些就让他们有了许多相同的话题,当然也就使得他们可以不论贵贱地融洽地想出在一起)。

  在那些新兵自己训练的时候,那些学习过武技的士兵总是主动耐心的指点那些从没有学过武技的士兵;而那些武技高的士兵也总是主动指点那些武技稍差一些的士兵,更不用说,别人主动去求教,那一定是会有问必答(当然是回答得了的)。想当然,他们的进步是非常之快的。

  对于这些士兵们的训练时的刻苦、相互之间的团结互助、武技的进步速度都感到十分的满意。但是这些士兵们也有让他们很不满意的和担心的事,因为近来这些士兵们异口同声地发出了不满之声,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当然这或许算不上是很大的事,但是那还是看他们不满的对象的是谁?而要是对某些人不满就可能会是大事了。而这些新兵们的这件事就应该算是很大的事了?因为他们把矛头直接指向了凤凰王朝的君主——玄武帝陛下。

  当然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原来有些士兵们见他们心目中的英雄光荣战死的消息传到凤凰城都一个多月了,可是凤凰王朝的最高统治者玄武帝却似乎对此一点反应也没有。不知哪一名士兵首先发出了抗议之声:他们的英雄可是为国捐躯,虽然已经死了(在他们心中可没死)。但是他们陛下也该表示一下,至少也应该封王封侯(在他们心中当然是越高越好),以表示对他们心目中英雄功绩的认同。

  这抗议之声首先在新兵营中迅速传开,很快就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认同,抗议之声也就越来越大。慢慢的,这抗议之声传出了新兵营,迅速传遍了凤凰王朝的每一个角落。抗议之声也如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这其中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如那些新兵一般是凌风的狂热崇拜者。有些人只不过是跟着起哄、凑热闹(找点比较热门的事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可是这样一来,抗议声之强是可想而知的。而且还有慢慢传出凤凰城之势,玄武帝在位几十年还是头一次见到凤凰城居民如此齐心的站到了同一个阵线上。迫不得已之下只好下诏追封凌风为定远侯(其实要是玄武帝知道会如此,早就给凌风封侯了。因为玄武帝对凌风印象并不坏,不然也不会在半年之内给他两次晋爵了。更重要的是凌风已经阵亡,封得再大也不过是一纸空书,像这样说说空话就能赢得民心。又何乐而不为呢?),那些抗议之声才慢慢沉默下去。因为凌风本来不过是子爵爵位,现在跳过伯爵直接封为侯爵,已经是越级晋爵了。

  这种越级封侯的现象再次开创了凤凰王朝的先例。当然,也有一些人对此持反对态度,但是他们却藏在心中没有表现出来。因为用不着为这没有丝毫实际意义的事得罪民众,这不是智者所为,要是凌风还活着那情况可能就会大不相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