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云梦风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重返青天

云梦风云 驰骋 5925 2003.10.27 16:37

    “这次真是多亏了你们及时来援,不然可就遭了。没有想到正义门的人这么快就来了,真有些想不明白,我们皇甫家好像跟他们没有什么大仇啊。”皇甫青青这时也从内院走了出来向飞云他们说道,凌风也跟在后面慢慢的走了出来。

  “皇甫小姐,这次的事可能是我们惹来的,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找了上来。却找错了对象。”凌风接着说,边把他们几个人杀了正义门少门主庞树德的事解说了一遍。

  “我们可是故意留下了一个活口,他们要找人报仇也不应该找到皇甫世家头上啊。”凌风有些疑惑的说。

  “你们说的可是几天前在城西树林边的事?”那两名看来似乎和赵孟阳很熟的人中的有一个人突然问道,正听着他突然想起了那天在城西树林中帮赵孟阳他们善后的事。

  “是啊,你们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赵孟阳向那说话的人问道。

  “这两位是……?”飞云望着两人问道。

  赵孟阳这才想起来,还没有为他们介绍呢。经赵孟阳介绍后知:那两个人和赵孟阳一样也是江湖中的浪子,大概是臭味相投吧。他们三人还是拜把子兄弟,人称江湖三浪子。一人是无影浪子周旭,另外一人是百变浪子王无踪。

  无影浪子周旭把他们那天怎么样杀人灭口的事说了出来,他们几人不由得你眼望我眼,没有想到事情这么凑巧,周旭和王无踪神色更是古怪至极,原来以为自己事做了一件大大的好事,没有想到却是把好事弄砸了。相互瞪了一会后,几人不约而同地捧腹大笑起来。

  为了防止庞苍松等人去而复返,凌风等和皇甫青青商议后,决定大家先到凌风他们住的地方安顿几天。他们收拾一下院子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城里行去。

  安雪真等人已经先回家了,看见他们一行人走了过来,忙迎了出来。安雪真亲热地拉着皇甫青青的手和她一起走了进去。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人,这下可热闹了。幸好这间住宅本来还空着不少房间,不然恐怕住不下了。

  凌风的伤经过运功自疗后,已经没有什么要紧,只是还不可以作些剧烈运动。

  好在这两天一直有人陪他聊天,他也不算寂寞。

  “那天和庞苍松一起的那个书生到底是谁?”飞云想起那天和那书生交手的事,不禁向大家问道,当然主要是问皇甫青青、周旭和王无踪等人。因为凌风和如山不可能知道。赵孟阳也很久没有开青天山脉了,大概也不会知道。

  皇甫青青轻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飞云他们不由得都把头转向了周旭和王无踪,幸好这次他们没有失望。

  “我想他应该就是白道四宗中的中庸宗的传人皇文杰。”百变浪子王无踪答道。

  “原来他就是中庸宗的传人,果然名不虚传。他那天应该没有全力出手。就好像比正义门主庞苍松还高出一筹,看来他的武功真是深不可测。”飞云说道,不过脸上却没有一丝惧容,反而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他那天也没有全力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实力。

  “他的武功应该比我们看到的高出一两筹,不过有一个这样的敌人也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凌风接着说,当然他自己也很清楚,以他们现在的实力,比起皇文杰来确实有一定的差距,不过这并不代表将来也是这个样子。

  第三天,皇甫世家的高手终于赶到,由皇甫世家年轻一辈第二高手皇甫维扬率领三十名皇甫世家精锐子弟赶来。

  凌风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也是时候返回青天山脉了,要不是出了这件事,恐怕他们现在已经返回青石寨了。周旭和王无踪也打算和他们一起返回青天山脉,顺便见识一下战场的气氛。(大概在江湖中混得也不太如意)

  在向安雪真等人告辞后,顺便有拜访了一下皇甫青青后,(在皇甫维扬一行人赶到后,皇甫青青等人已经回到原来住的庄园了。)凌风、飞云、如山、赵孟阳、周旭、王无踪一行六人终于踏上了回青天山脉之路。

  在离开青石寨快半个月后,凌风他们终于又回来了。他们刚进青天山脉,就已经有人发现了他们,并快速报于易水寒他们知道。因此他们还没有到青石寨,易水寒和几个正在青石寨的寨主已经迎了过来,透风营早已传回了他们已经顺利完成任务的消息。

  青石寨这半个月以来还算正常,没有什么异常的事发生。士兵们都努力的训练着,期待着即将到来的真正的战争。实战训练也愈演愈烈,已经在几个地方同时展开了,不过人数都不是很多。还没有在西斯帝国军中引起太大的注意。

  这半个月来,不论是在精神,体力还是实战经验上,这些士兵都大有进步。给凌风他们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当然看到这种情况,他们心理面只有高兴。这些士兵的进步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好。

  凌风向易水寒等人介绍了周旭和王无踪后,会合在一起向青石寨行去,一路上不断有士兵向他们致意,站岗放哨的士兵比半个月前多了不少。

  当天晚上,易水寒等人在青石寨为凌风一行人接风洗尘,顺便欢迎周旭和王无踪两人的到来。席间酒杯你来我往。吆喝声不断,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气氛热烈而欢愉。

  “来,让我们一起为这次顺利的完成任务干一杯。”易水寒拿起酒杯,站了起来说。刚才凌风等人已经把他们去宁州城后的事详细的向易水寒等人解说了一次。易水寒没有想到他们不但顺利解决了生意上问题,还得到了皇甫世家的支持。那以后在宁州城的生意大概不会出什么大的问题。虽然和正义门结下了仇,但能为赵孟阳报仇,他也十分高兴。

  “来……”大伙齐声道,都拿着酒杯站了起来,气氛进入了高潮。

  在大伙都快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凌风、飞云、如山三人悄悄的走了出来,他们三人都感到头有点晕,不过比起上次在宁州城时,他们已经大有进步。经外面的凉风轻轻一吹,他们顿时感到舒服了很多,人已全部清醒过来。

  凌风转头望了一下内厅里面,其余的人仍然还在继续你来我往喝着。

  “我们开逃吧?不然恐怕要不了一会就会倒下了。我们还是到山顶凉快凉快再回来吧。星星和山风可比起这些烈酒来可要可爱的多。”凌风转头向飞云和如山两人说道,看样子对上次被灌倒的事仍有余悸。

  飞云和如山对望了一眼,没有说话。可是人却已经向外面走去,看样子他们两人也有同感,此时不溜还待何时。

  天上的星星倒是没有让他们失望,满天都是星光闪耀,虽然偶尔有些乌云飘过。

  不过那些乌云很快就会消失不见。乌云下再次出现的星星让人感觉比以前更加明亮耀目。山风也十分给面子,柔而不猛,凉而不冷,给人一种无比舒爽的感觉。让人只想永远都呆在这儿,再也不用下山了。

  “阿风,阿山,你们两人有没有感觉到这半年多来功力进步十分缓慢。”凌风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山风,却突然向飞云和如山两人问道。

  “是啊,我也一直有这种感觉,但却没有细想到底是什么原因?”飞云从天上的星星上收回了目光,点了点头接着说道。

  如山也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也感觉到了这种情况,我想这是由于以前我们功力较低所以进步也就比较快,等到功力越来越高,想要进步也就越来越难。”

  “我想也是如此,我们体内的经脉就好像一个有弹性的容器一样,而我们练功就像是要往这个容器里注水一样。开始容器空的时候要想注进水去,当然会比较容易,可是水越多,再往里面灌水也就更难了。等到容器快满了的时候,你要想再往里面灌水,那你必须先让容器变大一些,然后才可能把水灌进去。”凌风接过说道。

  “阿风,你可是说我们现在就像快灌满水的容器一样,想要再进步就必须先扩充自己的经脉?”飞云向凌风问道。

  “我想是这样的。”凌风说。

  “那我们的功力以后不是很难再精进了吗?那要等到何年何月我的乾元神功才能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飞云失望的说。

  “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办法解决了吗?”如山也接过来问道。

  “我想应该是有办法的,不过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罢了。要是都是这样,那不是每个人都要等到三四十岁以后武功才会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可是那些年轻的高手是怎么来的?就像那天跟我们动手的中庸宗传人皇文杰,他的年纪也比我们大不了多少,可功力却比我们高了不少。”凌风想了想说道。

  “只要有足够的力量就能使有弹性的容器变大是吧?”如山深思了一会,好像有所感悟的样子向飞云,凌风两人问道。

  “是啊。”凌风和飞云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些什么,只好随口顺着如山的口气应道。

  “我们现在功力进步很慢,正是因为我们自身力量不够,不足以使自身的经脉扩张是吧?”如山继续不紧不慢的说道。

  “是啊,正是因为我们功力还不够。那我们有什么办法?功力不足就难以冲开身上的经脉,可是不冲宽我们的经脉,我们的功力进步就很慢。这可真是一对矛盾。难道你有什么好的办法解决这对矛盾不成。”飞云疑惑的向如山问道,看如山的样子,还真像有什么办法的样子,要是真的有那可真是太好了。

  “我们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可是要是把我们三个人的力量加在一起,你说那还会不会不够呢?”如山反问道。

  “你是想说我们三人一起冲开经脉?那能行吗?”凌风在旁边听得吃了一惊,要知道世上有各种各样的内功心法,各不相同。有阴柔的,有阳刚的。要是稍有不同,他们就会互相冲突,就算是同一种心法,每个人也是练得有强有弱,怎么可能联合几人的功力来冲开身上的经脉呢?那不把一个人身上的经脉冲得乱七八糟才奇怪呢。

  “我仔细想过了,我们三个人应该能行。因为我和飞云的功力应该差不多,而且刚好一个阴柔一个阳刚,而且更为凑巧的是阿风你刚好又同时练了我们两个人的内功。那么我们三人可以通过阿风为中介,平衡两种真气。先以玄阴真气护住我们全身的经脉,再以乾元神功全力冲开身上的经脉,我想应该可以的,就算不成功,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如山向飞云和凌风解释道。

  “我想这个办法应该可行。”飞云思考了一下如山的话后说道,脸上露出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看样子十分心动。

  “能不能行?试过就知道了,不如我们现在就来试试。要是过几天,在战场上我们三个人中有一个人一不小心被人干掉了,那不是就永远没有机会了吗?”凌风轻笑着说到,他心里也认为这个方法可以一试。

  “好吧,那我们就趁今天这个机会来试一试,是生是死就且看今朝吧。”如山也豪气接过的说道。

  三人商议了一下,就在山峰上的一处平地上围成三角形坐了下来。每个人的双手分别和另外两人的双掌抵在一起。如山先把玄阴真气缓缓的送到凌风体内,凌风体内的玄阴真气也全力运起,通过和飞云相接接触的手掌缓缓的送到飞云体内,玄阴真气在飞云体内运转一周后,飞云慢慢的控制住它向如山体内回送去。

  玄阴真气一周一周的循环运转着,如山慢慢的加强功力,每过几个周循环,如山就把玄阴真气提升一分,而凌风就负责控制真气的轻重缓急。也不知循环了多少周,玄阴真气慢慢的趋向稳定,不再有增强的趋势。而且仿佛习惯了似的,不断的自动循环运转着。

  飞云知道时间已到,也提起乾元神功内力向凌风体内送去,凌风体内的玄阴真气突然发现有外敌入侵,不约而同的共抗外敌,使得乾元真力在凌风体内推进困难。可是这时凌风体内的乾元真力也被全面激发,两道同源的真气合在一起,很快就突破了玄阴真气的阻截,在凌风体内运转一周后,凌风慢慢的把会合后的乾元真力向如山体内送去。如山艰难的控制住乾元真力在体内运转一周后又送回飞云体内。

  这一次真气的增加可比刚才要困难许多,因为乾元真力在不断的受到玄阴真气的打扰,使得功力提升更加困难。凌风现在可不再像刚才那样轻松了,不但要控制真气运行的轻重缓急,还要全力使玄阴真气和乾元真力达到一个平衡。他一会儿运起玄阴真气防御乾元真力的冲撞,一会儿又要全力运起乾元神功突破玄阴真气的层层阻截,真是苦不堪言。

  最使他感到难受得却是这种情况好像会不断的进行下去,永远不会停下来似的。他们三自己已经没有能力让正在运行的两股真气停下来。这对他的意志力可真是一种考验,因为要是真的永远不会停下来,那他怎么努力也是没用,他终究会有支持不住的时候。这样一想,他就会觉得一切努力都是在做无用功。可是他也不能随便停下来,只要他停下来,两种真气就会失去平衡,到时候他们三人恐怕不死也会身受重伤。

  凌风努力的做着平衡工作,慢慢的快要失去知觉了。他不知道两种真气在经过了长时间的冲突后,已经慢慢的找到了它们的平衡点。在不断的冲突后,慢慢的变的精纯、凝练,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在相互之间的激发下,两种真气都有了不小的进步,快要打破临界点了。

  凌风、飞云、如山三人感到脑中轰的一声巨响,体内筋脉突然一紧,很快地又接着猛地一张,凌风首当其冲,哇的一声,口喷鲜血,人向后抛飞而去。紧接着飞云和如山也同样口喷鲜血,向后抛飞。

  凌风晕头转向的爬了起来,突然感到阳光刺眼,抬头一看,天上的太阳不知何时已高高升起。他正想要说话,突然感到有些不大对劲,转头一看,发现他的一支小腿已经伸在悬崖的外面,要是一使劲,恐怕整个人都会掉了下去。心里不禁有些后怕,但也在暗叫侥幸,幸亏刚才还有些晕的时候没有掉下去,不然可真是死的不明不白的。

  “阿风,阿山这次可好了,我体内的经脉扩充了快一倍。功力也有些长进,再也不用担心以后会进步缓慢了。”飞云的叫声从对面传了过来,显得十分兴奋。

  “是啊,这次可还真被我们误打误撞撞上了。”如山也十分兴奋的说,不过想起刚才的过程,心里也在大叫侥幸。

  凌风慢慢走了过来,边用手抹了抹口角的鲜血,看着如山和飞云也是一身的狼狈,但神情却是十分高兴,看起来还真有些滑稽:满身都是泥土,脸上也是,口角还带着鲜血,头发也很是零乱,要说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可两人的眼神、脸色却是一副如获至宝的样子。

  “你们俩有没有看见天上的太阳?”凌风忍住笑向飞云和如山两人说道。

  如山和飞云抬头望向天空,吃惊的看着天上的太阳。以太阳现在的位置判断,过不了一个时辰,就是吃午餐的时候了。

  “这是怎么回事?不会是我们在山上已经呆了整整一个晚上了吧?”飞云吃惊的叫道。

  真有些不敢相信。

  “不是才怪了。难道见鬼了不成。”凌风没好气地回答到。

  “那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再过一会儿他们恐怕会漫山遍野的来找我们了。”如山忙接过道。他们再不回去,别人不认为他们三人被弄丢了才怪呢。

  “你们三人原来都在这儿,害得我一阵好找。”凌风和飞云还没有来的得及答应如山的话,赵孟阳已经从山下冲了上来大声说道,可看清了他们三人的样子后,不禁大吃一惊:“你们三人是怎么了?怎么都是这副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