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云梦风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劫后余生

云梦风云 驰骋 4802 2003.11.09 16:15

    不知什么时候,凌风突然感到自己的身体慢慢的浮了起来,向天空慢慢的飘去。越飘越高,他也感到全身上下越来越热,到了后来他就感到自己像是一个火炉里。浑身上下连骨子里也感到一种炙热的感觉,似乎自己马上就要被燃烧起来一般。口渴得要命,可是他漂浮在空气中,全身上下除了眼睛还可以眨动以外,就没有一处可以动的。他还在继续的向上漂去,炙热的感觉越来越清晰,他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水分都已经被烤干,甚至连血液也同样的被烤干的。

  突然,凌风又感觉到自己眼前一片黑暗,一片绝对的黑暗,他看不见任何的东西。只感到四周都是阴森森的,阵阵寒风从四面八方向他吹来。那寒到骨髓的感觉真的不是好受的,他还感到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的向下沉,仿佛自己原本是处在虚空中一般。

  就这样,凌风一会儿如同身处火炉之中,一会儿又与同坠入冰窖一般。两种绝然相反的感觉交替的出现。

  不知过了多久……多久……,终于一切仿佛都平静下来了。

  凌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发现自己是躺在一个木床上,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房里除了一桌两椅外,几乎什么都没有了。

  “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儿?”凌风心重充满了疑问,他只记得当初在落日峰被谭耀龙击下断魂崖后不久人就失去了知觉,只是在失去知觉前的那一刹那,隐隐听见了流水之声。

  “难道是这里的主人救了我?”凌风撑起身来,下了床。但他身子显然还很虚弱,一个踉跄撞到了桌旁的一把椅子上,人椅顿时同时跌倒了在地上,凌风再次昏倒过去。

  当凌风再次睁开眼睛时,碰到的却同样是一双眼睛,一双充满纯真的眼睛。一位明眸皓齿的少女坐在床前看着他。

  “你终于醒来了。”那少女见凌风醒来了十分高兴得说道,声音十分的轻柔。

  “请问这是哪里?”凌风一边问道,一边挣扎着坐起来。毕竟躺着跟别人说话是很不礼貌的。

  那少女见状,忙起身扶他半坐起来,并拿过枕头垫到他背后,让他可以更舒服一些。这才回答道:“这里是蔡家庄啊。”

  “蔡家庄?蔡家庄是哪里啊?”凌风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蔡家庄这个地方。

  “蔡家庄不就是蔡家庄吗?”那少女有些奇怪的说。

  “蔡家庄周围可有什么别的地方?”看那少女似乎听不明白,凌风只好换个角度问道。

  “除了南面的彭家庄外,其余的三面都是山。”那少女回答道,这回她可听明白了。

  凌风这才明白了原来这里是一处深山中的小村庄,难怪自己从来就没有听说过。

  “这位姑娘……”

  “这位公子,我叫蔡茜,叫我茜儿就好了。村里人大都这么叫我的。”凌风才刚开口就被茜儿轻笑着抢过说道。

  “好吧,茜儿,你也不用公子……公子的称呼我。我是凌风,你想怎么叫都行。”凌风也笑着说道,他本就是一个挺随意的人。

  “那我就叫你风大哥好吧?”茜儿轻柔的说道。

  凌风一听,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忙说道:“这不大好吧,别人一听不就以为我是一个疯子吗?再说我在家里排行也不是老大,而是老二。”

  “那我就叫你二哥吧。”茜儿羞笑着说道。

  “对了,茜儿,我是怎么会到这儿来的。”凌风问道。

  “听玉伯说,是他把你从十多里远的河中捡回来的。”茜儿笑着说,玉伯他居然连人都能捡得到。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凌风问道。

  “五天前。”茜儿说道。

  “五天前,那我不是已经昏迷了整整五天了吗?”凌风有些吃惊的说道,正在这时肚子突然咕咕叫了起来。

  “二哥,你等一会,我去给你做一些吃的来。”茜儿笑着跑了出去。

  原来自己已经昏迷了五天了,现在想动一下都困难,恐怕没有一个月的时间是不可能全权康复过来的。那如山和飞云两人要是这么久都见不到自己出现,一定会很担心。谭耀龙也应该已经传出了自己的死讯了吧,不过他一定没有想到自己从断魂崖上摔下来居然还能活命,不但是谭耀龙,只怕自己当时也没有想到。

  “小兄弟终于醒过来了。”随着声音一个五十有余的青衣老人出现在了床前。

  “前辈一定就是茜儿所说的玉伯吧,在下凌风多些前辈救命之恩。”凌风一边说着,一边挣扎着起身。可是身子实在是太虚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小兄弟现在身子还很虚弱,还是继续躺着休息吧。”玉伯忙扶凌风重新躺好,接着又说,“茜儿那丫头呢?我不是让他看着你吗?”

  “玉伯伯,我在这儿呢。”凌风正准备答话,茜儿已经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粥从外面走了进来。

  凌风本已经感到很饿了,看着这清香扑鼻的粥,哪里还能忍得住……

  “二哥,你不用吃得这么急吗。锅里还多着呢,你吃完后我再去给你盛。”看着凌风那一幅狼吞虎咽的模样,茜儿忍不住笑着说。

  “丫头,现在可不能让他多吃。等他身子好一点再让他好好的补补。”玉伯笑着说道。

  “知道了。”茜儿吐了吐舌头,有些顽皮的说道。

  经过十多天调养,凌风的身体慢慢的恢复了一些,至少现在下床走路时没有什么问题的。但离痊愈还差得远。每天还得喝两次玉伯特地为他配的药,那都是玉伯到深山中才回来的,那药可不是一般的苦,真是让凌风有些回味无穷的感觉。

  这些天中一大半的时间里都是茜儿陪着他,给他煎药,做饭什么的。有时茜儿来不了时,这些事当然是由玉伯来做。药还没什么,反正都是苦的。做饭时区别就出来了,大概玉伯自己也知道这些。所以只要茜儿在这里,玉伯一般是不做饭的。

  凌风经过这些天来跟茜儿和玉伯两人的闲聊中知道了:这蔡家庄严格说来,也算是处在西斯帝国的领土以内。但西斯帝国离这儿最近的小城镇也有四五百里之远,这使得这里跟世外桃源没什么两样。除了南面三四里外的彭家庄外,方圆百里之内几乎没有人烟。

  五十多年前,不只是因为什么原因,蔡家庄第一任庄主蔡斌带着一众兄弟来到这里建成了蔡家庄。而蔡斌也正是茜儿已故的爷爷,而今蔡家庄的庄主就是茜儿的爹爹。

  玉伯却是二十多年前才一个人来到这里的,由于他医术高明很快就得到了众人的尊重。

  但他除了替人治病说话很少,因此庄中有不少的人在尊敬他的同时还有些怕他,很少到他这自搭的茅屋来。只有茜儿是一个例外,她却是经常来这里,也不知道来干些什么。但奇怪的是蔡家庄的庄主蔡元却从来就没有过问过这件事。

  凌风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微微睁开眼睛。只见茜儿缓缓的推开门,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显然是怕惊醒了睡梦中的凌风。她手中还拿着一件天蓝色的外袍,一看就知道是新做好的。

  她看了一眼床上的凌风,显然没有发现他已经醒了过来。

  茜儿到一旁的桌边坐了下来,把那长袍轻轻的摆在桌上。拿出随身的针线开始修补边角上她认为不满意的地方,过了一会儿,可能是看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修补的,慢慢的,眼睛直直的看着长袍发起呆来,不知在想些什么。

  “茜儿,你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不知什么时候凌风已经下了床,来到了茜儿旁边说道。

  “啊!”茜儿小吃一惊的要多动人就有多动人,手中的针都差一点刺到了自己,茜儿的俏脸有些发烧的说道:“没什么……没什么……”

  茜儿站起身来,接着说道:“二哥,来试一试这件长袍,看合不合身?”一边说一边帮凌风把长袍往身上穿。凌风原本的那一件长袍经过那些天的苦战和逃亡,早已是血迹斑斑,破洞百出了。

  大小长短都再合适不过了,凌风无可挑刺,比他原本的那一件还要合身。显然是经过了仔细丈量的。虽然凌风脸色略显苍白,但是却丝毫无损于他的俊逸、洒然。

  “茜儿,你还真有本事。真是做得太合身不过了。”凌风由衷的赞道。

  “是吗?二哥要是喜欢,茜儿再给你做。”茜儿显得十分高兴的说。

  又过了七八天,凌风的身子已经完全复原了。但是令凌风大吃一惊的是他体内的真气不知什么原因却连一丝都没有了。这可是他是多年苦练而来的啊,要是没有了武功,恐怕以后是不能再在战场上混了,虽然也有不会武功的人在战场上混得很得意,当然主要是做一些军师什么的,但这并不是凌风向往的,凌风向往的是一种在战场上任意驰骋的感觉。没有了武功当然是不行的。

  凌风在心中苦笑道:“看样子得找阿山和阿云护送我回凤凰集去。”在他们从凤凰集出来的时候,虽然没有遇到什么大的危险。但是像豺狼虎豹这样的猛兽还是遇到了不少,自己现在武功全失,要是再遇到那恐怕就只能成为这些猛兽的点心了。

  难道是被谭耀龙最后一掌震散了全身的功力吗?但是那最后一掌好像并不是很强啊。好像他自己也被震回去了。那难道是从断魂压上摔下来时被震散的吗?凌风有些不甘心的想着。

  “其实你的功力并不是没有恢复的可能。”玉伯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凌风身旁说道,显然他是知道凌风心中一直在想些什么。

  “真的吗?”凌风有些怀疑的问道,接着有些奇怪的说:“前辈怎么知道……,难道前辈是武林中人?”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玉伯叹道:“说起来我们还应该有些渊源。”

  “渊源?”凌风认真的想了想,可是就是想不起来自己怎么会跟玉伯扯上了渊源,自己以前可从来没有见过他,也没有听人说起过他。

  “老朽玉天行。”玉伯缓缓说道,停了一会儿后,见凌风似乎没有什么反应,显然并没有听过自己的名字。只好接下去,有些奇怪的说道:“难道你师傅没有跟你提过老朽?”

  “我师傅?我没有师傅啊。”凌风有些疑惑的说。

  “没师傅?没师傅那你的乾元神功和玄阴真气是从哪里学来的?”玉天行也是满脸的疑惑。

  “玉伯怎么知道我练过乾元神功?”凌风没有回答玉天行,反而吃惊的问道。自己都感觉不到体内有丝毫的真气,玉伯又怎么会知道自己练有乾元神功和玄阴真气。

  “在你还昏迷不醒的时候我以真气检查过你体内。”见凌风还是一脸的不解,玉天行又解释道:“其实你体内的真气并没有散出体外,只是由于突然受到外界的重压而潜藏到你全身各处,在平时没有受到外力的攻击之下,你是感觉不到的。只有在受到外力的压迫之下,他们才会集中到被攻击之处抵抗外力的入侵。”

  “真的吗?”凌风满脸高兴的说道,只要真气没有散出体外,那就很可能真的重新恢复功力,本来凌风以为体内真气全部散出体外,对恢复功力一事几乎已经完全绝望了。现在听到体内的真气并没有散出体外,只是散在自己全身的经脉中。虽然现在不受自己的控制,但只要找出问题的所在,就有希望恢复以前的功力了。

  “你还没有回答刚才的问题呢?”玉天行提醒道。

  “什么问题?”凌风兴奋得似乎已经忘记了玉天行刚才问的是什么问题了。

  “你没有师傅乾元神功和玄阴真气是从哪里学来的?”玉天行不得不重新问道。

  “都是梅老先生教的。”凌风回答道。

  “梅老先生大名可是文俊。”玉天行急忙问道。

  “是啊,玉伯可是认识梅老先生?”凌风说道。

  “认识,又怎么会不认识呢?”玉天行似呢喃自语般的说着,心中不由自主的泛起四位熟悉的容颜。想当初自己一行本来毫不相识的五人因为相同的理想走到了一起,虽然毫不相识,但是相互间早有耳闻。因为当时他们五人每一个人都名满江湖,不知道他们五人的江湖中人几乎没有。而这以后的一段日子,虽然不长,却是他们最开心的日子。因为他们每个人都不用再孤孤单单的行道江湖。那一段日子中:他们意气风发的驰骋于江湖;他们锄强扶弱、惩奸除恶、快意恩仇于武林之中;他们……

  “玉伯,……玉伯……”凌风见玉天行半天都没有说话,不由得连声叫道。

  玉天行终于被凌风的叫声拉回了现实之中,他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件事我明天再详细跟你说,今天先休息吧。”说完走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