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云梦风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香飘千里

云梦风云 驰骋 5406 2003.10.28 14:24

    那群大汉见到居然有人敢来架他们的梁子,都十分愤怒的围了上来,把凌风他们几人围在中间。这里一带可以说是他们的地盘,居然有人敢不给他们面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有些活的不耐烦了。

  “你们是些什么人?居然敢来这里管我们的闲事,是不是活腻了。”一名满脸横肉的大汉大声的说道,他说话就好像在咆哮一般,口沫星子向四处飞溅。

  “这是怎么回事?”凌风没有回答那名大汉的咆哮,只是轻声的向身旁的那位小姑娘问道。

  “她是我家主人的一名逃奴,我们只是奉命来抓她回去,交给我们的主人发落。希望各位能给个面子,不要管这趟闲事。我们和我家主人将感激不尽。”那群大汉中一名比较廋弱的人抢在那位小姑娘前面回答道,他不像别的同伴一样大意,他可是注意到了凌风刚才是怎么漫不经心的就把那位小姑娘从那两名大汉的手中救走的,他自己心中清楚:他们这群人当中可没有一个人有如此本领的,看凌风身旁的飞云等人似乎身手也都不弱。虽然他们一向在西城这几条街道上横冲直撞,但却没有人敢惹他们,那并不是因为他们武功高强,别的人都打不过他。

  只不过是别人有些顾忌他们的主子小霸王余庆吉罢了。而面前这几个人,一个个都眼生得很,没有一个是他认识的,说不定是从远方而来的。要是真冲突起来,他们被这群人打伤、打残、甚至被杀死,到时候这群人拍拍手走路,那他们不是白倒霉了吗?他这才和颜悦色的跟凌风他们讲话。

  “不是那样的。……”那位小姑娘又慌又急,紧张得不知该说些什么,只知道重复的说着不是那样的这句话。

  “不要慌,慢慢说,有我在这里就没有人能够伤害到你的。慢慢告诉我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凌风用手轻轻的抚着那位小姑娘的头发柔声说道。

  那位小姑娘慢慢的镇静下来,这才把事情的始末给慢慢的讲了出来,凌风他们几人真是越听越生气。

  那位小姑娘叫小雅,父亲在她小的时候就不幸去世了,只留下她和她的母亲相依为命,艰难的过着日子。可能是因为长期操劳过渡的原因,母亲在两年前突然染上了重病,这就使得他们母女的生活更加困难了,几乎是整天都过着饿一餐、饱一餐的日子。半年前,她的母亲又不治身亡。家中这时候什么也没有了,真可以称得上是家徒四壁,一贫如洗。而这两年来,她们还欠下了一笔债。人活着情义还在,人死了那就什么也没有了。她的母亲刚死去没有多久,平时那些可亲可敬的叔叔、伯伯脸色就变了,开始上门追债。就这样小雅连最后的栖身之地也没有了,只好流落街头。

  但是灾难之神并没有因为如此就放弃眷顾她,她那清秀的脸庞为她带来了灾难。一天她只觉得脑袋一震,就晕了过去。醒来后才知道她已经被人卖到栖翠楼了,那是一座青楼。后台老板就是西城小霸王余庆吉。那里的老鸨逼小雅接客,小雅宁死不从。结果她就被打得遍体鳞伤后又被关了起来。

  今天小雅趁那里面的守卫们不小心的时候逃了出来,可是不久就被那些守卫们发现了。这才会出现了刚才的那一幕:一群大汉在街上追一位小姑娘的情景,在这几条街,有谁不认识余庆吉和他的那些打手手下,见到是他们躲都来不及,那里还有人敢出来英雄救美。不过幸好被凌风他们碰上了。

  凌风把目光转向那群还围着他们的大汉们,那些大汉们的目光一接触到凌风那凌厉的目光,连忙转过头去,他们只觉得凌风的目光其利如刀,直刺入他们的眼中,心中。

  “可是真如她说的这样?”凌风望着那群大汉沉声问道。

  “就算是又怎么样?这是我们主子小霸王的事,你们最好别多管闲事。”那名比较起来有些瘦弱的大汉看不能轻易蒙混过去,只好搬出他们的主子小霸王余庆吉的名号来,希望可以借此来吓退凌风他们。

  “是吗?”凌风的声音让人感到越来越寒冷。

  “别跟他们几个多说废话了,既然他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把他们都拿下,抓回去给老板发落。”那名满脸横肉的大汉说道,他早就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就他的意思早就应该一拥而上了,把那些人都拿下了事,在这里罗嗦了大半天,简直就是浪费时间。话还没有落下他已经和一群大汉拿着刀枪剑棒等武器逼了上来。

  “大伙们请让一让,免得不小心误伤了各位。”凌风向旁边围观的群众说道,这时候这里已经有很多群众围着准备看好戏,只要不是要他们自己动手,看看还是无妨的。其实已经不用凌风如此叫嚷,那些观众看他们似乎真的要开始打架了,而且连兵器都拿了出来了。那些围观的群众们已经纷纷向后面退去,有热闹看的确是一件好事,但是要是被别人不小心给人误伤了,那就有些不太划算了。

  看着慢慢逼过来的那群大汉,凌风他并没有迎上去。反而拉着小雅向后面退去,飞云和赵孟阳从他的后面闪了出来,两人一个在左一个在右的向那群大汉迎面冲过去。

  飞云和赵孟阳没有拔出他们随身所带的兵刃,都是空手向那群手中持刀、拿棒的大汉冲了过去,因为他们早已看出这群大汉并没有练过什么功夫,只不过是有一身蛮力罢了。

  “噗……”不时的有人被摔倒地上的声音、拳头击中骨肉的声音从交战的场地中间传过来,间或也夹杂着兵刃落地的声音。

  很快这场争斗就静了下来,当飞云和赵孟阳两人回到原地时。场中除了那位看来是比较精明的瘦弱汉子外,那群大汉已经没有一个人能站得好好的了。原来那名瘦弱的汉子看形势不对,站在原地动都没有动,根本就没有过来,当然就不会被放倒呢。

  虽然有这么精彩的场面,但是却没有一个围观的群众敢鼓掌的,只是他们大都在心中暗自高兴,凌风他们这回可是替他们出了心中的一口恶气。

  那群大汉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看样子被打的不是很重,他们看也不敢再看凌风他们一眼,相互搀扶着向来路走了回去。

  “你们有胆子就留下姓名,我们老板一定会来找你们算账的。”那名瘦弱的汉子走的时候还不忘搁下这么一句场面话。

  “你们要是有本事就自己去查。只要能查到,到时候我们会竭力奉陪的。”凌风回了一句。

  “小七,你可知道这近处有没有比较有特点的酒楼之类的,我现在肚子感到有点饿了。咱们还是先去吃点再说吧。”凌风笑着向小七问道,事实上他自己倒不是真的已经很饿了,只是想到小雅一定是已经有大半天都没有吃过了,现在她一定是很饿了,他才这么说的,免得小雅尴尬。

  “离这儿不远处有一个酒楼,听说那里面的酒菜都很好,只是我从来没去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很好。”小七想了想,回答道。

  “那不是正好,这次咱们就一起去尝尝。”凌风说道:“小雅妹子也跟我们一起去吧,好吗?”

  “嗯……”小雅回答得很小声,凌风他们几人几乎都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

  小七虽然从来没去过那个酒楼吃过,但对去那里的路到是确实很熟,那个酒楼确实也很近,穿过两条街,小七把他们带到了一个上下有两层的酒楼门前。

  凌风抬头看去,只见二楼的上面写着四个烫金大字:“飘香酒楼”。一楼的进口处却写着一副不算工整的对联:“横幅写着:香飘百里。左边写的是:酒菜香飘百里不散。右边写的是:客人闻香千里而至。”虽然不是很工整,但是却很别致,写在此处是再合适不过了,通俗易懂,让人觉得有一种亲切感。而且还顺便夸张的自我赞扬了一番,真是一举数得。

  “客官们,里面请。”他们刚走近那酒楼的门,一名看来是酒楼里面的店小二已经走了出来,招呼他们进去。

  “小二,楼上可还有空位子。”飞云向那过来招呼他们的店小二问道。

  “有的,现在上面还有好几桌都空着呢。”那名店小二回答道。

  这时候已经差不多是吃午饭的时间。酒楼里客人很多,一楼已经差不多都挤满了。二楼因为要比一楼要贵一些,现在还有四五张桌子空着。不过上面第二层的客人也不少,已经有坐满了十几桌的客人,看来这家酒楼的生意确实很不错。

  凌风等人选了南边靠近外面的一桌,因为那里可以看见外面的一个小湖的景色。凌风、飞云、赵孟阳、周旭、王无踪都坐了下来。但小七和小雅却站在旁边,没有跟着坐下来,显然是有些顾忌他们自己的身份。

  “你们两人也都坐下来吧。不要老是站在这儿啊,难道站着比坐着舒服吗?”凌风说道。

  他可不大喜欢讲这么多的规矩,桌子大得很,又不是坐不下,站着干吗?

  “我站着…就行了。”小七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小雅却低着头没有说话。

  “你站着吃是小事,那不还要害得小雅跟你一起站着啊。桌子这么大,就算你们坐下来也不会挤到谁?你们站着干什么?自己找苦吃吗?再说我好像也没有得罪你啊,你怎么站在这里挡住往看外面优美的风景啊。”飞云接过笑着说道。

  小七连连摆手、摇头,满脸通红的支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好坐了下来。小雅这才也跟着坐了下来。

  凌风这时抽空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客人,靠近他们的北边的一桌的客人是四个三十多岁的壮年人,正在大碗大碗的喝着烈酒。东边的那一桌是三个年轻人,他们也是边吃边喝,还相互交谈着。而西边的那一桌也是坐着四个人,但年纪却是最大,大约五十开外,他们喝酒可就要比那四个壮汉温和得多了。

  不一会儿,店小二已经把凌风他们点的酒菜都端了上来,酒菜都是周旭点的,十分丰盛,有鱼有肉,有菜有汤也十分协调,足足有十好几盘。

  既然已经上来了,大家当然不再客气。酒是谁想喝就喝,不想喝也不勉强,正好可以给想喝的人多留几杯。小七和小雅他们不会喝酒,就自己先吃饭、吃菜。凌风他们五人喝起酒来,相互之间敬酒猜拳,倒也进行在如火如荼的。可是不一会儿,凌风和飞云两人就败下阵来。只剩下赵孟阳他们江湖三浪子还在继续相互拼斗,但是热烈的气氛却是丝毫不减。

  小七和小雅开始时还是十分拘谨,不过在他们热烈的气氛的影响下,很快也放开胸怀吃起来。因为他们可以感觉得到凌风他们几人根本就没有把他们当作下人来看。

  “那易水寒真是厉害,带着千多人的突击队居然可以在几十万人的战场上来去自如。不但在丹碧城破时能突围而出,而且还神出鬼没的出现在敌人的后方。只凭那一千多人就轻松的夺取了南天城和丹碧城,凤凰王朝军这才顺利的打退了西斯帝国军。不然这场战争还不知要持续多久呢?”凌风突然听到他们东边那张桌子上的三位年轻人中的一位年轻人大声的说。

  凌风抬头向飞云看去,发现飞云这时也正好向他望来,显然他也是听到了那位年轻人的话。再向赵孟阳他们三个人看去,他们三人也停下了喝酒。只有小七和小雅俩没有注意到那位年轻人的话。

  凌风没有想到这些传闻居然是如此的夸张,一千人能去攻城吗?去送死还差不多。那些西斯帝国的军队又不是都是死人,或者是都站在那里不动等着你打去杀,不知这些是怎么传出来的,居然还会有人相信,真是不可思议的事。不过这时的他还没有想到还有更夸张的在后面呢。

  “我说更厉害的还是那个凌风,他一人在一天之内从南天城一直打到磐石城,中间接连闯过西斯帝国军布下的十八道重围,击杀西斯帝国军一千多人,一路上杀过丹碧城,杀到了磐石城。他那时浑身上下都沾满了敌人的鲜血。”东边那桌的另一位年轻人接着说道。

  “那他自己难道就没有受伤吗?”第三位年轻人有些怀疑的说道。

  “当然没有,他武功那么高强,又怎么会受伤呢?”那名年轻人回答道。

  “真的吗?”那第三位年轻人显然还是有些不相信。

  “那还有假,我叔叔是在青龙军中当兵,是他亲眼看见的又怎么会有假呢?”先前那名年轻人拍着胸膛大声的说道,仿佛是他自己亲眼看到一般。

  “那你叔叔有没有告诉你凌风他到底长得是什么样子?”那第三位年轻人看来是被他说得有些相信了。

  “那当然,他大约二十七八岁,身高八尺有余,眼似铜铃,横眉怒目。西斯帝国军被他一眼吓死的就有不知多少人。”那名年轻人回答道。

  凌风直听得目瞪口呆,口也合不起来了。他向飞云、赵孟阳等人看过去,只见他们也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传闻都快变成的神话故事中的传说了。

  “他们那讲的还是我吗?”凌风呢喃自语道,飞云、赵孟阳、周旭和王无踪相互对视了一会儿,同时捧腹大笑起来。

  “你们几个人在笑什么?可是不相信我说的话?”那名正说的兴致勃勃的年轻人有些恼怒的对凌风他们这边说道,他正说的兴起,可不想被人打断。

  “相信…怎么不相信呢?…我们太相信了…所以才笑了出来。”飞云还在不停的笑着,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对那名年轻人说道,脸上却似乎一点相信的诚意都没有。

  那名年轻人瞪了飞云一眼,转过头去,不再理他们,正准备继续他的高谈阔论。

  “你说错了吧,你描叙的那个人应该是易水寒才对吧。”没有等他继续,凌风他们北边的那桌的四位中年人中的一人说道。

  “那哪里是易水寒?易水寒是一位五十左右和蔼可亲的老人才对。”西面的一张桌上四位老人中有一个人这时候辨说道。

  “我亲眼……

  “我也……”

  “我……”

  他们三桌人相互之间争论起来……

  凌风一行人在他们的争论声中下了楼,接了账,仍然有些忍不住笑的走出了飘香酒楼。凌风回头看了看那副对联,没有想到他们的名字居然也像这副对联上面写的一样,香飘千里,一直飘到凤凰城来了,而且还越来越香。越传越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