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夫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太子夫君 捡起时间 2082 2019.11.18 22:27

  不知不觉到了科举开考的日子,寒窗苦读的学子怀着或激动忐忑或自信满满波澜不惊的踏入了考场。直到最后一个人进去考场,考场大门关闭,叶晚妆才放下帘子,这就是古代的高考啊,选拔出来的人才不仅封官还赏赐房子安排户口,也是知识改变命运,但更多人名落孙山回家后继续苦读,将希望寄托给下次的科举考试。

  苏危阑递过一杯茶,她接过说:“你今天怎么这么悠闲。”

  “我的任务都已经完成,剩下就是老师和顾将军的事了。”

  “你知道考题是什么嘛!”叶晚妆冲他挑挑眉,苏危阑摇摇头,只有主考官和其他几个副考官才知道试题是什么,就连皇帝都不知道。大楚的科举考试共五天,第一天诗词歌赋,第二天法令算术,第三天军事理论,第四天书法绘画,第五天政论。五天的考试,考生都会在考场中度过,紧密的考试时间不仅考验了考生们的学识,也考验了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这些都是做一个好官的基本素质。

  “你要有兴趣,可以带你去武举考场看看。”叶晚妆猛摇头:“不了,不了。”武举说白了就是比武,练武之人下手又重,一不小心就见血,她看见可能今天又吃不下去东西,苏危阑又不开心。

  “回家吧”闲下来的日子,黏在一起看看书也是幸福的。苏危阑之前带她去了帝都最大的书店,里面最多的就是各种各样的画本,她挑选了许多,现在每日他在桌前处理事情她就在旁边看画本,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本来叶晚妆也想看点大家之作,但看了二十多年说都是从左到右横向去读,现在所有的书都是从右向左竖着读,没读两行叶晚妆就晕的不行,最后果断放弃。还是画本好,通俗易懂言简意赅,关键是还有意思。

  公孙无鱼觉得自己真是时运不济,这么多考生,为什么他会分在刘畅的隔壁。

  “唉”他叹了口气,把注意力放在考卷上认真思考起来。

  “哼”刘畅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到帝都你还能靠钱为所欲为?等着原形毕露吧!

  五天的考试转眼就过去了,这五天里有人受不了这种高强度的考试模式而倒下被迫失去考试资格,也有人在最后一天的考试中情绪崩溃主动放弃离开考场的,无论怎样这场寄托了所有学子们深切希望的考试落下了帷幕。

  公孙无鱼慢慢走出了考场,刺眼的阳光让他不得不抬起手来遮挡,书童看到他的身影跑了过来,谨慎的问:“怎么样,少爷!”

  “没关系少爷,老夫人说的好,重在参与!”另一个书童“贴心”的安慰他,要不现在他累的腿软,他一定一脚踹过去……

  “回……睡觉……”公孙无鱼说完就爬在书童身上睡着了。

  考试过后的第三天,帝都迎来了玉魂族之事后的第一个不眠之夜。帝都最繁华的街道,为迎接两天后的放榜张灯结彩灯火通明,将天空染成了赤红……彻夜狂欢的大部分都是考生,大家通过了五天魔鬼般的考试,又好好休息了三天,体力充沛在放榜前或为之后的仕途结交好友或是已经知道自己这次必定落榜准备好好道别下次再战。刘畅和一群人拼桌围坐在一起,饮酒畅谈好不热闹……公孙无鱼独坐在楼上的包间慢慢喝着青梅酒也乐得自在。

  苏危阑和陆羽两个人在热闹的街道上边走边聊,两旁店铺中放松酣饮的学子们还不知道自己衣衫不整东倒西歪的样子落在了过目不忘主考官的眼里。他看老师一直皱着眉,为这些考生们说情:“老师,他们也只是放纵这一晚。”

  “哼,一晚……”两人正好走到聚贤阁,陆羽背着手进去了,因为考试期间他并没有出现过,考生们并没有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以为他只是一个脸很臭的老头子。两人坐在二楼开放的包间里,一壶清酒,几碟小菜,度过这难得悠闲时光。试卷已经批好,明天考官之间进行最后的商讨后就可以放榜了。陆羽本就劳累,想着小酌一杯去去乏没想到又看到这种场面,本就严肃的面容染上一丝怒气。不一会听到一阵悠扬悦耳婉转连绵的琴声传来,让他心情稍稍好了一点。吵吵闹闹的声音静下来,目光积聚在二楼南面的包间上,此人一身白衣精致的脸庞上没有任何表情,浓密的睫毛下确实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苏危阑略懂琴,对于他的琴声是暗暗称赞的。白衣男子是聚贤阁正真的老板,平时不会出现,今日可能是为考生助兴才出来弹一首。琴声挺后白衣男子在经久不息的掌声中消失在众人的视线。苏危阑对陆羽行礼后向沈西苓的包间走去。下人看到是他,芬芬行礼,得到沈西苓的准许后带上门离开了。

  “这次怎么离开这么久”苏危阑做到他对面,看他的眼睛与往日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同。

  “我本来想早些回来,可果果不同意,没办法只能依她了。”说到妻子沈西苓冰冷的脸上露出不自觉的温柔。苏危阑没有再问下去,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这次依然没有结果。沈西苓的眼睛太医都没有办法,四处寻医也是为了给自己或许是给果果一点期望。

  “嗯?”苏危阑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到银果的身影,银果可是从不会放沈西苓自己出来的“今天怎么自己出来了。”沈西苓轻笑一声,声音里带着无奈:“她听说这次科举有一个考生家中世代行医,对于眼疾尤为擅长,所以……”

  “果然是银果”只要是关于沈西苓的事情,她永远都不会怠慢。陆羽还在包厢,苏危阑也不能多留,两人约好下个月一起吃酒。苏危阑看到楼下已经喝醉的众人,言辞粗鄙不堪,心里替他们祈祷老师不记得他们的样子,否则进了殿试也没用,果然包厢已经禁闭房门……

  “公孙无鱼!你竟然……竟然还有脸出来吃……吃酒!”和愤怒声音一起响起来的是酒杯落地破碎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