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夫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太子夫君 捡起时间 2073 2019.11.05 17:47

  暗隐得到命令四散开来,离禁卫军到达还有一段时间,他们必须在此之前封锁掌握现场,让他们谈不出去,最好可以找到人。藏在居民区很不好找,出动禁卫军一定会引起百姓的恐慌与不满,如果背后仅仅是一起简单的绑架案,那些大臣一定会借此弹劾他……但如此密集的居民区,如果不让居民配合搜查,苏危阑有预感他一定会错过找到叶晚妆的最佳时机……

  天边的黑暗慢慢散开,初生的太阳推开云层,重新普照大地。苏危阑带着禁卫军搜了一晚上却丝毫没有结果,他们仿佛随着黑暗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重新搜,一定还在里面。”苏危阑眼睛里布满血丝,在哪呢,你在哪呢?

  “公子,康公公来了……”苏危阑捏了捏眉心,睁眼看见父皇身边的康公公揣着手带着焦急的神色急匆匆的走了来。

  “给太子请安。”

  “公公请起。”苏危阑知道他来干什么,“哎呦,我的太子殿下啊,皇上知道您为了搜一个女子动用了禁军,勃然大怒,让您回去交代事情来龙去脉!”

  “公公,我现在还不能回去,等我找到人再回去向父皇负荆请罪。”

  “殿下啊,”康公公小步走到苏危阑旁边小声说:“现在紫云阁里大人们来了好几位,都等着您呢。”

  “谢公公提点,我把禁军带出来总得把人找到,否则我不仅人没找到,还领一顿罚,那我也太吃亏了……”苏危阑勾起唇角,完全是一副被迷惑了心智不管不顾的样子。

  康公公劝说不成只得作罢:“那,奴才就先回宫,皇上还等着奴才回话。”

  “公公慢走,李固,去送送公公。”父皇让康公公自己来,说明替自己顶住了那些老头子的压力,只要圣旨不到,一切还不能下定论,是福是祸还真不好说。

  “禁军搜了一晚上都没搜到,说明了什么……”

  李坚想了想带着不确定说:“因为藏的好。”

  “是啊,藏的好。”

  “公子!他们想让咱们发现什么!”李坚万年不动的脑子突然灵光一闪恍然大悟!

  “去,带着他们重新搜,不在地上,那就掘地三尺!”

  “是!”

  在我没到之前,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苏危阑敲门后等了一会也没有人出来开门,不得已推门进入。这家已经搜过,所有居住在这一片的百姓,都不允许出门。苏危阑下令搜查时,交代过不可破坏百姓财产小心搜查,但院子里还是一片狼藉。

  “有人吗?”苏危阑站在院子里,看着门窗禁闭的屋子,疑心渐起。突然屋里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还夹杂着呜咽声……

  “吱……”门开了一个仅容一人进出的缝隙,一个老妇人从里面蹒跚的走了出来,她的头发有一丝凌乱,但吸引苏危阑目光的还是妇人小腿处半个明显的脚印……

  “大人,您有什么事。”老妇人站在他一米之外,声音里是浓浓的疲惫。

  “昨夜办公打扰了,待案子结束一定给予满意的补偿。”老妇人没有因为听到给予补偿面色有一丝松动,“谢大人,家中凌乱,大人如果没有别的事就不留大人了。”

  “打扰了。”苏危阑转身准备离开,却走的很慢……突然屋里传来一声尖锐的叫声,老妇人脸色变得惨白看向重新返回的苏危阑,“大人,大人,这是我们的家事!”没等苏危阑回答,屋里冲出来一个浑身颤抖中年男子,男子脚下步伐凌乱双手前伸,再看到他的脸时,苏危阑心重重一跳!男子眼睛向上翻,脸部扭曲,嘴边的唾液不断留下来,宛如十八层地狱里的魔鬼!

  屋里紧跟着跑出来一个女子,抱住向前冲的男子,老妇人跪在他的脚边,拉着苏危阑的裤腿绝望的哭着:“大人!求求你不要抓走我儿子,求求你!”苏危阑扶起老妇人,从震惊里回神看着老妇人:“不会抓他,但我们得救他!”

  “救不了,救不了……救不了啊……”

  “皇上,太子一意孤行,为一个女子做出此等之事,有辱皇家颜面。”陈大人是两朝功臣,对于苏危阑此次的事,丝毫没有留情面。皇帝坐上位置上闭眼不说话。

  “臣也如此认为。”

  “陈大人所言极是”

  ……

  各位内阁大臣纷纷附和,现在前面的李丞相却一直没有说话。皇帝看了一眼他,示意他发表一下看法。李丞相不紧不慢看了一眼其他大人才开口:“臣以为,此事还是等太子回来再行定夺。现在不可立下判断。”

  陈大人眉头不经意皱了皱,没有明白李丞相的意思。其他大臣听过后,都不再说话。

  “嗯,等太子回来后再说吧,都回去吧。”皇帝晚上没有休息好,面露疲态,康公公小心搀扶着离开了。陈大人和李丞相对视了一眼,前后离开。

  苏危阑看着床上睡过去神志已经不清的男子,年轻女子坐在床边泣不成声。

  “这是怎么回事。”苏危阑看着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庭,心里深深的叹气。

  老妇人知道他和那一群人不一样,心里的防备也放下了些。

  “上个月的一天,柱子说他手疼,他一个人支撑我们一家,很多体力活都是他自己去干,我们以为他只是太劳累了,就劝他休息几天……”老妇人望着床上的儿子泪水止不住的流,“几天后,他好一点又去地里干活了,我们看他没有异样就没有放在心上。谁知道,谁知道……从那以后动不动就头痛,手痛,大夫也看出来什么……”老妇人神色痛苦,“后来,她就听不动我们说话了,全身都在抖……只是不断说,他好疼好疼,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她捂着头陷在了无法得到救赎的悲哀里。

  “我已经去请太医了。”他不知道太医有没有办法,但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唯一能给予一点安慰。

  “为什么这么排斥让我知道?”虽然这种事情不愿让人知道是人之常情,但老妇人的反应也太大了点。

  “因为来了一群恶鬼……”老妇人咬牙切齿的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