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夫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太子夫君 捡起时间 2125 2019.11.17 20:31

  科举开考的日子越来越近,涌入帝都的人也越来越多,让这座城市重新恢复了生机。此次科举考试由太傅陆羽担任文举主考官,西南大帅顾满江之子顾西沉将军担任武举主考官。

  “陆大人”

  “顾将军”

  两人相互行礼,都是老相识又是豪迈耿直之人,只寒暄几句便进入了正题。苏危阑坐在位置上仔细听着,偶尔陆羽询问他的意见,他才会谈谈自己的想法。顾西沉只是将讨论出来的结果报给他,让苏危阑来提供场地。苏危阑笑答着,安排好了会第一时间告诉将军,顾将军婉拒了他一起用午膳的邀请说还有军务需要他去处理。顾西沉走后陆羽拍了拍他的肩膀也离开了。

  “回家路上去一趟聚贤阁,”他昨天答应晚晚要给她带心心念念的乳鸽汤,无论在外面遇见什么不开心的事只要回家看到叶晚妆他的疲惫和压力就被抛在脑后。

  “是”李固看苏危阑确实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也就松了一口气。

  “小姐……你要是太无聊可以去咱们宅子里看看,和工匠们说说哪里需要修哪里需要改也比现在有意思……”柳叶挨着叶晚妆用气音说道,她家小姐说她说话声音像大喇叭会把湖里的鱼吓跑,所以只能小声交谈。

  “宅子里有李坚,我的想法很早就和他说了,现在去就是添乱。”叶晚妆不为所动。

  “太没有意思了……”看她没有丝毫没有动摇的样子柳叶嘟嘟喃喃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动了动了!”叶晚妆激动的声音在她耳边想起,她却连头也没有转一下,脑子里全都是:这是不是小姐受刺激的后遗症。叶晚妆在另一边忙的不亦乐乎,她将锦鲤从钓鱼竿上小心翼翼的取下来,欣赏片刻,再……放回水里……

  苏危阑回来后在屋子里没有找到叶晚妆,小空告诉他,小姐带着柳叶去后院人工湖钓鱼去了。她到后院就看到生无可恋的柳叶瘫在椅子上,和旁边兴致勃勃的叶晚妆形成了显明对比。柳叶看到苏危阑回来像见了救星,行礼后说要去准备晚饭,溜走不见人影。

  他坐在叶晚妆旁边拿起鱼竿挂上蚯蚓甩到水里才说:“很无聊是吗。”虽然是疑问句的句式但是是用肯定句说出来的。

  “我觉得现在的生活,让我看不到自己的价值。”可能觉得突然沉重,她又用俏皮的声音说:“是我胡思乱想了,有多少人想过这样的日子呢!”好像大学马上毕业时的烦恼又出现了,不过现在她有个很有钱的老爹还有一个宠她疼她又聪明的男盆友倒是比那时惨兮兮的自己好太多。苏危阑摸了摸她的头,有些自责现在才了解困扰叶晚妆的问题。他接触的所有女人,包括自己的母妃,都是过着在家依靠父亲,嫁人依靠丈夫的生活。

  “你想做些什么,有想法吗?”叶晚妆看到苏危阑认真的眼神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去考虑自己和这里格格不入的想法,叶晚妆走过去爬在他的背上撒娇:“你怎么这么好……”

  “只要你开心,我什么都愿意帮你完成。”没办法他心爱的女子总是会有特立独行的想法,或许这也是叶晚装深深吸引他的原因之一。

  “其实我也不知道……”她的专业是园艺,大学四年在温室积累了很多经验,但是来到这里后,她并没有那种知道更先进技术的优越感。这里是男耕女织的生活,女人是不会下地干活,其次自己的专业方向是蔬菜,而这里都是为解决温饱问题播种的都是作物,蔬菜只会种在家里的院子里供自己吃食。

  “唉,英雄无用武之地啊……”

  “有的是时间,想做什么就去做。”

  “那我想到了!”

  “嗯?”这么快,苏危阑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做你的心上人。”叶晚妆爬在他的身上得意的笑着,说情话,我可是一等一的高手!

  “你早就是了。”

  “走了,走了,小锦鲤们,下次再见!”叶晚妆起身要去收拾东西。苏危阑摇摇头无奈的想每次都是这样,撩人的时候张牙舞爪,被反撩以后就像一株被触碰的含羞草,把自己缩起来不肯让别人看到自己害羞样子。他上前把东西收拾好,一只手提上鱼竿,一只手拉住叶晚妆的手说:“走吧,乳鸽汤应该也热好了。”

  晚上,两人在被窝里聊天。

  “我……咱们家什么时候可以修好……”害,这么说还有点不好意思。为了这个宅子,李坚快把东宫仓库搬空了,叶晚妆之前和苏危阑提过,不用弄的太豪华,但苏危阑说这里以后也就是他的家,他也要出自己的一份力,从那以后苏危阑再往里面搬好东西她也不说什么了,毕竟人家堂堂太子怎么能住的寒酸。

  “至少还需要一个月。”已经是秋天,白昼越来越短,所以进程会比之前要慢一些。

  “真的期待!”叶晚妆平躺在床上一脸希冀,她留了很大一块空地,在自己底盘上种菜,种不好也不至于丢人,长出来应该已经是冬天。在冬天可以吃上新鲜的蔬菜那简直太幸福了。

  “想什么呢,嘴都合不拢了”苏危阑笑着捏她的鼻子,叶晚妆把头缩回被子里:“我和你讲,你以后跟着我天天吃香的喝辣的。”

  “那以后就得靠夫人了。”

  “哎呀,睡觉睡觉。”还不是呢,叶晚妆不好意思的转过头不去看他,一会就感觉一个热源向她慢慢靠近,将她环在怀里。

  “这样就不好意思了?”苏危阑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看着她的耳朵越来越红。

  “我才没有,我只是太困。”

  “漫漫长夜,这么早就睡不是浪费了吗?”叶晚妆的眼睛在黑暗里睁大,不是吧,苏危阑忍不住了吗,但是不行吧,他老爹要是知道了他们……她就死定了。

  “不……行……不行吧。”

  “为何不行”看她爆红的后颈,苏危阑就知道她想歪了。

  “你们这里不是结……成亲以后……以后才能……啊……那个。”

  “就带你去买个书,倒也不必成亲以后才可以去。”

  “哼,我不管,在我们那里只有成亲以后才可以!睡!觉!”黑暗里只能听见苏危阑低低的飞扬的笑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