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夫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太子夫君 捡起时间 2130 2019.11.02 22:34

  没有……你没有抵不过……叶晚妆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她就这么看着苏危阑走远,没有回头。

  柳叶看着她家小姐失魂落魄的走回来,眼睛没有一点神采……

  “小姐,你怎么了。”柳叶红着眼睛看着叶晚妆,她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叶晚妆……

  叶晚妆摇了摇头,哑着嗓子说:“我想自己待一会,”她得好好想一想。她将自己关在了屋里,她的脑子很乱,心也很痛,苏危阑离去的背影让她内疚的无法呼吸。他将他世界里所有能想到的美好都分享给了她,她却伤害了他……

  “我没有想让你难过……我没有……”叶晚妆用被子盖住了脸,但眼泪还是源源不断的顺着她的眼角留了下来……不知过了多久,叶晚妆头痛欲裂,她起身把窗户打开,清凉的风让她好受一点。

  可能她一直都把自己认为的强加在了苏危阑身上:他需要一个有身份有背景的女子做他的太子妃,这个女子是他的盾也是他的矛,她一直觉得自己不配……可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她喜欢苏危阑,却只是想停留在喜欢阶段,她不想更进一步,这是为什么呢?

  是因为她怕不能全身而退吧,在过去的时光里,她宁愿一直平淡,她希望没有人对她好,没有人对她表现出喜欢,没有人对她讲:你的身边一直有我。她从孤儿院里出来时,爸爸妈妈用他们的喜欢让她相信她有家有人爱了,但不久随着弟弟的降生,她感受父母的爱在一点点流失,我没有想霸占你们的爱啊,但可不可以留一点点给我,一点点就好……她的眼睛只要流出眼泪就会酸疼无比,但是她却好似没有感觉,泪珠坠落在地上,滴滴晶莹……

  她怕苏危阑对她也只是喜欢,喜欢不能对抗的东西太多了。她想只要自己也是喜欢就好,这样她就不用难过,因为那种被抛弃的感觉她不想再尝试第二次,不然她可能会痛死……

  要不要相信呢,你看那满园的月人娇,你看他望着你时满眼的春光,你看他对上你时笑容总是温柔了时光,你看!你看!叶晚妆笑了,等她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将屋门推开,爱太珍贵,我总是不敢给予,但我更怕以后漫漫人生路想起错过你而后悔!她跑起来,心里装满了那个叫苏危阑的翩翩公子,她想立刻告诉他:你抵得过一切!叶晚妆用力推开院子的门,抬眼就看到了她心中的少年,她扑过去抱住他宽厚的肩膀眼神坚定的道来:“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苏危阑紧紧的抱住她,声音里是藏不住的颤抖:“海誓山盟,锦书定相托!”

  不知过了多久,苏危阑怕叶晚妆受凉,把她放开,才看她是赤脚跑出来的,又气又好笑,蹲下身把她抱了起来,一边向屋里走去,一边教育她:“鞋都不穿好就跑出来。”叶晚妆不说话只是藏在苏危阑怀里咯咯的笑,她的声音不像平时清脆,带着丝丝沙哑……

  进屋,苏危阑把她轻放在床上就起身准备去点灯,没想到叶晚妆却拽着他的衣服不放:“乖,太黑了什么都看不到,我想看看你跑出来脚有没有事……”

  “不用,我的脚没事,我的眼睛太肿了,我不想你看到……”叶晚妆声音软软的,让他没发狠心。

  “好,听你的,”伸手摸了摸她的眼睛,“我去找个帕子,给你敷敷眼睛。”“嗯……这样就很好,一会就天亮了,柳叶也快起床了,我就想这样待着……”

  “你很疲惫,睡一会吧,我看着你。”苏危阑把叶晚妆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捏了捏,叶晚妆动了动手指挠他的手心……

  “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在外面待久了……”叶晚妆身体滚烫,眼皮越来越重,她今天情绪波动太大,又吹了很久的夜风,可能早就发烧了,但是现在才感觉出来……

  “所以……才这么凉吧。”苏危阑的手摸上了她的额头,被那温度也惊了一下,“你个小傻子,生病了也不说!”转身出去叫下人去请太医。

  “马上就要天亮啦,现在去打扰太医不好。”

  柳叶端着水盆进来,润湿了帕子放在她的的额头上,“这么烫,不叫大夫,回去姥爷看见的就是傻小姐了!”

  “我就说,都是因为柳叶惹我生气……”叶晚妆勉强勾起嘴角说。虽然身体很难受,但是心情很好,还能打起精神逗柳叶。

  柳叶冲着她哼了一声就跑去给她煮粥了。

  “睡一会吧,睡醒了就不难受了。”苏危阑的手放在她的眼睛上,叶晚妆就像被迷惑了一样睡了过去。

  苏危阑感觉她真的睡了过去,拿开手,心疼的看着叶晚妆,“真是个傻姑娘。”

  太医以为是太子殿下生病了,急匆匆赶来,衣服都没有穿好,看到床边的太子,着实松了一口气。苏危阑看到太医,直接将他带到床前,一脸的担忧,无声的催促他。

  蒋云间把脉过后,和苏危阑来到了屋外。“没什么大事,受凉了,我开个方子,吃个三天就好了。”

  “那就好,”蒋云间看着他明显放松了下来,“不过,这位小姐身子比较虚,还是得好好养着,像今天这种情况还是少出现的好。”

  “我知道了,你再给写几个补身体的方子。”

  “知道了。”

  “这个时间叫你来,也是没办法……”

  “太子的事我怎么能不来,这次不是太子,是以朋友的名义。”

  “这么说,你是不是得请我喝一顿好酒。”

  “随时奉陪……”

  ……

  叶晚妆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之前被苏危阑唤起来把药喝了,药发热,现在她全身汗淋淋的,虽然浑身无力,但是好在烧已经退下去了。

  “柳叶……”好渴……喉咙和眼睛都好痛……

  “柳叶……我想喝水”她被扶起来,温度正好的水递到嘴边,叶晚妆喝了两杯喉咙终于不那么刺痛了

  “你怎么还在……”

  “我不在应该去哪?”苏危阑好笑的看着突然不好意思的叶晚妆。

  “我现在肯定特别丑……”叶晚妆抬起软绵绵的胳膊将被子拉过头顶,不让苏危阑看。

  “傻,怎么样都是我的。”苏危阑把被子拉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