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夫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太子夫君 捡起时间 2033 2019.11.01 20:48

  叶晚妆看着门口的李皎月感叹,本来眉目含情的小美女,怎么眼神里能透露出来如此狠毒的目光,这是想把她拆了吃了啊,心慌……

  “你就是太子哥哥带回来的那个女子是吗?”李皎月被宫女搀扶着走了进来……

  “我们只是顺路,没有带不带这么一说。”叶晚妆觉得还是小心为上,顺路她也没说错。

  “哼,”李皎月藐视的冷哼了一下,“我也就开门见山的说了,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也得看看自己是不是有这个资本。”呵,这是来给下马威的,“这位小姐,谈话之前是不是得先介绍一下自己。”叶晚妆坐在了她旁边,她住进东宫已经有两三天了,因为她别人伺候,所以没有留下其他的宫女太监,苏危阑把李坚留给她,现在已经看不到李坚的影子了,估计是去通知苏危阑了。

  “我是当今皇后的亲侄女,丞相的嫡长女,太子的未婚妻……”李皎月得意的看着叶晚妆。

  “那你得名字是?我总不能叫你亲侄女,嫡长女和未婚妻吧!”

  “你!”李皎月好看的眼睛睁大,又意识到自己不能乱了阵脚:“李皎月。”

  “李小姐找我有事吗?”

  “我只是提醒你,不要白日做梦……”

  “哦,”叶晚妆一脸好奇,“请李小姐直言,我在做什么白日梦。”

  “明知故问,你和太子哥哥男未娶女未嫁,你住在他东宫合适吗?”

  “这么多宫女住在东宫,是不是都不合适。”

  “这怎么能一样……”

  真有意思,她还什么都没做就有情敌来给她颜色看了,她只是想平静的度过这最后的时光……

  “我没有什么想法,所以你也不用针对我,”叶晚妆没有看她继续说,“几天后我就离开帝都了,所以你不用盯着我……”

  “那你发誓,你对太子哥哥没有想法。”

  “我为什么向你发誓,”叶晚妆眼神里透露出不耐烦,“做人要适可而止,”她站起来没有掩饰自己的不愉快。

  “哼,被我戳破气急败坏了是吗?”

  “我怎么样,不用外人来指手画脚,而且我也替你太子哥哥难过。”

  “难过什么……”

  “难过有你这样无聊又爱管闲事没有自知之明自以为是的未婚妻!”

  “你这个贱民,竟然这样和我说话!”李皎月快被气哭了,指着叶晚妆带着哭腔冲着旁边丫鬟说:“小草给我掌嘴!”

  “果然粗鲁,只知道动手!”叶晚装不屑的说。

  “给我打!”李皎月站起来冲着丫鬟吼道。

  “我看谁敢在我的宫里动手!”外面穿来苏危阑浑厚低沉的声音,这是叶晚妆第一次听到用这种语调说话的苏危阑,不怒自威……

  李皎月听见苏危阑来了,立刻委屈的掉下了眼泪,从来没有人这样和她说,字字扎心……她走上前缠住苏危阑的胳膊:“太子哥哥,叶小姐太欺负人了,皎月只是怕她在宫中孤单寂寞,来陪陪她,没想到,”李皎月用帕子擦了擦眼泪继续哭诉,“没想到她出口伤人……”叶晚妆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太没有心意了,这姑娘就只会这么常规的颠倒黑白恶人先告状操作吗?

  “叶小姐是我的客人,我自会照顾好她。”苏危阑不动声色的把胳膊抽出来,看着她说:“所以你不用担心,而且我也了解叶小姐。”这是在告诉李皎月,你说的话是真是假我也知道。

  “你们两个可能有点误会,今天中午就在宫里一起用膳吧,做你最爱吃的糖醋鱼,好吗?”

  “好。”李皎月顺着苏危阑给的台阶下来。叶晚妆心里默默吐槽,这就是社会啊。

  苏危阑看李皎月低头抹着眼泪,抬头给了叶晚妆一个眼神,叶晚装假装没有看见,但中午还是穿戴整齐坐在了苏危阑旁边。

  苏危阑用公筷给李皎月夹了一块刺少的鱼肉,李皎月娇羞着道谢,然后苏危阑换了一双筷子,准备给叶晚妆夹她喜欢的菜,被叶晚妆眼神制止了。把旁边的小宫女看的心惊胆战。

  多累啊,今天的事更加坚定了要离开的决心。这种生活真是累,他能看出来苏危阑把她划在了自己人的范围里,他不能随便处理李皎月,也不想委屈自己。如果自己留下,今天这种事会经常发生吧……一顿饭叶晚妆吃的食不知味。

  送走李皎月,叶晚妆就转身向自己的院子走去。苏危阑默默跟在她后面,“跟过来干嘛,孤男寡女……”

  “没哄过人,只能跟着了。”

  “不是哄的挺好的,又是安慰又是夹菜……”明明知道苏危阑这么做是为了自己,说着说着还是带上了小情绪。

  “可我想哄的人,不让我安慰,也不让我夹菜。”

  “不可能的。”

  叶晚妆站着没有再说话,她知道苏危阑能听懂。他们不可能的,李皎月虽然来闹了一场,但这只是他们中间最渺小的阻碍……

  “可是我想试试,我想拥有的不多。”苏危阑的话让叶晚妆心里一阵酸疼,她想心软,但最终还是说:“可能有缘无份吧。”或许她在见过皇帝后就应该直接走,时间越久她就越舍不得,多看见一次苏危阑她就越想留下来……

  “明天我就收拾东西,”叶晚装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天我就离开吧。”她也不想成为他的负担,走的越早对他们两个就越好。

  “你其实早就想好了吧,从来没有想过让我参与。”苏危阑的声音变得清冷平淡,“可能真的不适合吧,我以为你勇敢,其实你……”苏危阑没有说下去,叶晚妆却懂了,是,她胆小又怯弱,她考虑的太多,不想失去自由,不想过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不想每天提心吊胆……

  “可能是因为我抵不过吧。”苏危阑没有听叶晚妆的回答就转身离开了,他的步子有力又坚定,挺拔的脊背看不出一丝悲伤难过……

  叶晚妆泪流满面,她不知道原来真正说出来让她肝肠寸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