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夫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太子夫君 捡起时间 2059 2019.11.11 20:55

  殿前横尸遍野,玉魂族族长和李丞相的尸体已经被堆积的尸体掩盖不见,但是黑衣人却没有失去族长而停止进攻,李固用剑支撑着身体单膝跪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水:“简直是一群疯子!”抬剑挡住砍来的大刀,继续战斗。

  苏危阑冲在最前面,一具具尸体在他眼前倒下。他红着眼睛,不允许自己倒下。禁卫军人越来越少,车轮战让他们精疲力尽,只要稍不注意就会被冲上来的黑衣人缠住,最终倒下……炙热的太阳高高挂起,刺眼的阳光让苏危阑本能的闭了一下眼,身体反应不及胳膊被刺中一剑,他捂住伤口退到李固旁边。

  “公子?!”苏危阑将手指放到唇上:“嘘……”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其他人的战斗力。舌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尝到一点血腥味,然后笑开了:“他们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的由远及近,狼狈不堪的禁卫军满眼劫后重生的兴奋:“援军到了!”陆清风带着一群人从天而降,挡住后面涌来的黑衣人。

  “你在晚来一会,就得给我收尸了。”陆清风伸手将苏危阑拉起来吊儿郎当说::“我一般都是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才出现,要不然提现不出我救世主的本质。”苏危阑挺听完抬脚要踹他,被陆清风一侧身躲过去了。

  “剩下的交给你了。”说完头也不回的向大殿走去。苏危阑在神庙时就已经察觉,玉魂族这么傻的撕破脸以卵击石,一定是已经准备好了,才敢暴露本性。他让暗隐联系陆清风,西北大军之前重创敌人,没有数十年时间是恢复不来的。所以得到批准,西北大军一半的人数都在帝都一百里之外的马场里修身养息。陆清风的老爹没出事之前是西北大军的主帅,带着大军打下过32场不败的战绩,深得军心。陆清风是西北大军的前锋,心思缜密骁勇善战,西北多诡秘名族,出战不按常理但也拿他没办法,所以陆清风在军中威望极高。陆清风像他的名字一样,风,自由自在,在世间来去自如成为了苏危阑的秘密武器。他带着西北大军,虽只有一般的人马,奔驰在前方的陆清风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起那段峥嵘岁月,胸中不禁翻涌……

  殿中人看到苏危阑进来,芬芬下跪,文帝坐在床上靠着软垫,看着不知何时身形已经挺拔的青年逆着光走来,他果然没有看错。

  “父皇,大军已到。”苏危阑跪在文帝旁边,虽然衣服已经被污血染的不成样子,说出来的话却让所有人送了一口气。

  “辛苦你了,干的好。”文帝露出了这几天的第一个笑容。殿外的声音渐渐变小,晚霞染红天边时,皇宫已经基本恢复平时的样子。

  “真美”陆清风依在栏杆上,对着洒满天边的晚霞感叹到。

  “唉,我费这么大劲赶来,结果连顿酒都不留我喝。”陆清风摇摇头,重色轻友诚不欺我。

  叶晚妆靠在床头,摸了摸苏危阑胳膊,眼里是藏不住的心疼,苏危阑拉过来她的手:“不疼,”看着她白皙的手背上青色血管更明显了:“还是吃不下去吗?”叶晚妆摇摇头,她肚子很饿,但是吃一点就会吐个天翻地覆,胃更难受。太医说她受了惊吓,身体排斥,她自己能感觉出来,她还没有从彻底阴冷的地牢里走出来。

  苏危阑把她放回床上平躺,自己拉开她的被子钻进来:“那就睡一会。”叶晚妆吃着太医研制出来的药,基本可以满足最基本的营养,但是再不睡觉她的身体肯定受不了……

  叶晚妆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她知道苏危阑好多天没有睡觉了。叶晚妆依偎在苏危阑怀里,苏危阑收紧胳膊搂着她,听着他沉稳的心跳,竟然睡着了。这是最近第一次不靠药物自己睡着,周围都是苏危阑的味道让她安心又平静。苏危阑胳膊下的人更瘦了,后背的骨头因为叶晚妆的姿势而凸出来,这都让苏危阑心疼的窒息。他低头在叶晚妆的头顶落下一吻,抱着她睡过去。

  “呜呜……放我出去……”叶晚妆又掉进了那个恶臭的地牢里,好多只空洞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她用力敲着门最没有人来看,等她反应过来发现这些眼睛都来自尸体。

  “啊……走开……走……”

  “晚晚……晚晚……醒来……”虽然事情已经被解决,但后续还有很多工作需要他去安排,苏危阑只休息了一个时辰,就起来了。他放心不下,就在叶晚妆寝室外的屋子办公。叶晚妆梦魇时他正和大臣们商议如何处置玉魂族剩下的族人,苏危阑低声交代了什么,大臣们就出去安排了。他快步走进去抱住因为梦魇痛苦呜咽的叶晚妆,在她耳边一遍一遍温柔的唤她的名字……

  叶晚妆睁开眼,微张的唇大口喘气,胸腔里剧烈跳动的心脏让她不舒服的蜷缩在苏危阑怀里。一会,叶晚妆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没事了。”苏危阑没有说话把她抱起来靠在自己怀里,抚摸着她的后背帮她顺气。

  “好点了吗?要不要传太医?”

  叶晚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微微摇摇头:“不用。”

  这时柳叶端着粥从外面轻声走了进来,苏危阑示意她把粥端过来,柳叶将粥递给苏危阑就叹气离开了。

  “晚晚……吃一点。”苏危阑低头轻声哄她。

  “我吃会吐。”

  “试试好吗?这次我在你身边。”叶晚妆不知怎么了突然红了眼眶,等压下鼻酸才回道:“好。”

  苏危阑试了试温度将勺子上的粥递到叶晚妆嘴边,看着她慢慢吞了进去,没想到叶晚妆立刻有了要吐的迹象,苏危阑揽过她的后颈用嘴住她的。叶晚妆一时忘记胃里的翻腾,平日里一直惨白的脸颊也染上了红晕。等苏危阑离来她的唇时,叶晚妆才发现自己没有吐出来,她不好意思的移开了眼,苏危阑低低笑着:“是不是觉得我时机把握的很好。”叶晚妆勾起嘴角笑骂他:“烦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