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夫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太子夫君 捡起时间 2103 2019.11.12 17:15

  叶晚状捏了捏躺在自己腿上睡着的苏危阑的耳垂,这几天累惨了他,宫里宫外的事都需要他去拿主意,忙到深夜还要回来陪她睡觉吃饭,眼下的青紫颜色越来越深。还好一切都过去了,李坚马不停蹄的赶到西南,最终拿到了解药。了解到玉魂族使用的毒药不是蚀骨而是蚀魂。这种毒药是孤夜族将蚀骨继续提炼并且加入了冰花而制成的,最终会使人神志不清失去自我。一百多年前玉魂族分成了帝都和西南两派,留在帝都的玉魂族野心勃勃,在黑暗中潜伏,想要越俎代将大楚吞入腹中。去往西南的玉魂族很满意拥有了生存的土地,只想过着安稳的生活。渐渐的一部分留在西南的玉魂族不再满足现在的生活,厌倦了繁重的赋税,恰巧发现了孤夜族的蚀魂便离开了西南去了帝都。李坚到了西南遇见了苏危阑的师父陆羽,拿到解药一起回来了。陆羽曾是当朝太子也就是苏危阑的太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前皇后之事后就罢官云游四方去了。他回来后苏危阑身上的担子就轻了不少,晚上能多睡上两个时辰。还有她老爹也来了,叶晚妆想到这里不禁笑出了声,叶老爷昨天黑这一张脸气冲冲走进来正准备骂人了,看见苏危阑正在喂她喝药,硬生生憋了回去,脸上一阵黑一阵青的。苏危阑动了动了将脸埋在她的小腹上:“困不困,睡一会。”声音里还带着没有睡醒的沙哑和浓浓的鼻音。

  “不困,现在睡晚上就睡不着了。”她不像苏危阑那么忙,每天的任务就是比昨天多吃一点多睡一会。叶晚妆揉捏着苏危阑软软的耳垂:“你得走了,晚上还要陪皇上用晚膳。”皇上吃了解药再加上太医们的精心调理,身子恢复了不少,但毕竟大病一场元气大伤每日也不能太劳累。今日晚上设家宴,宴请此次有功之人,奖赏肯定是少不了的。

  “我只想和你一起用晚膳。”苏危阑闷闷的声音从下面传来,谁能想到那个在堂前果敢决断的太子私下里原来这么爱撒娇。

  “哼,我才不愿意和你一起吃饭。”苏危阑每天无所不用其极用各种手段方法哄她吃饭,现在只要到吃饭的时间叶晚妆就害怕。不过效果是有的,现在她一顿已经可以吃下半碗粥,并且胃也不会有太大额的排斥。

  “今天晚上我不在,你要好好吃饭。”苏危阑不放心的叮嘱:“晚膳可能会和师父聊一会,所以回来可能会晚,你早点休息。”叶晚妆老实答应,但两个人都知道她现在自己是不可能睡着的。

  晚宴上,康公公搀扶着皇帝落座,两边依次是苏危阑、陆羽、陆清风还有几个大臣。

  “这几日大家辛苦,今日不拘泥礼节,好好放松一下。”皇帝看着桌前的人,声音里带着笑意。此次浩劫让大楚元气大伤,但凡是有利有弊也清除了大楚多年的危机,烂根剪断,参天大树才能焕发新的活力。

  “此次多亏陆爱卿及时带回了解药,朕和帝都这么多百姓才能安然无恙啊。”

  陆羽离开席位恭敬行礼话里确是冷冷清清:“解药是太子近卫李坚辛苦所得,臣担心帝都安危只是顺路一起赶了回来。”

  “啊哈哈……”皇帝隐藏着那一点尴尬:“爱卿回来也帮了太子不少,有你在太子旁边,朕放心不少啊。”

  “这是臣应该做的。”虽然已经罢官但太傅这个称谓也是响当当的,在朝时也只有陆羽一人敢和李丞相叫板。皇帝赐酒,康公公为陆羽斟酒宴会又恢复了热闹。

  “清风的雄姿也是不减当年,西北大军依然所向披靡!”

  “哎,皇上您过奖了,我现在就是一个押镖的野蛮人,西北大军现在训练有素也是白将军的功劳。我不敢当不敢当……”陆清风拿起酒杯倒入口中笑嘻嘻的样子。其他大臣们小心翼翼默默不做声。大楚的办公机构很发达,每个位置都各司其职,即使皇帝一个月不上朝,各个部分也运转的很好。所以皇帝有些时候的决定还必须要听取这些重臣的意见,也不是百姓所想的那样为所欲为。

  苏危阑看皇帝脸色微沉,端起酒杯起身:“父皇英明,才能让我大楚历经磨难而不到。”其他人跟着端起酒杯向文帝敬酒。文帝眼神这才有了笑意。晚膳后文帝以身体不适被康公公搀扶走了,其他大臣也退席离开。剩下苏危阑,陆清风和他们的师父陆羽,师徒三人回到东宫继续喝酒聊天。

  “师父,我们两个这次在你心里得多少分。”虽然他还是笑嘻嘻的模样但苏危阑还是看出他眼里的期待,和之前宴会听到皇帝对他的褒奖的样子简直是两个人。

  “哼,”陆羽瞥了他一眼:“差点被打穿了,防守进攻太晚,不罚你们就不错了。”

  “我觉得我们这次配合挺完美。”看见苏危阑抬手摸了摸胳膊上的伤口:“咳……”

  “危阑还是要做好准备,以后你要面对的还有更多。”

  “是,师父。您这次什么时候离开。”苏危阑知道他师父不可能一直待在帝都,“多待一阵子吧,”帝都经历了重创,还是不忍心自己苏危阑自己面对这些压力。

  三人把酒言欢,不知不觉已经深夜。两人伺候微醺的陆羽睡下,也各自回到自己的寝殿。

  苏危阑踏进院子,不出意外的看到屋里的灯还亮着,屋内就和叶晚妆两个人摆弄着布料,看见苏危阑进来,柳叶发了个哈欠行礼离开了。苏危阑在准备好的水盆里洗了洗手,走到床前拉住叶晚妆已经恢复白皙的手说:“要做衣服吗?”

  “嗯,再过不久我就可以出门了,柳叶去买的要给我做新衣服。”柳叶比较迷信,今天出去买了一堆布料让她挑选去做衣服,叶晚妆拗不过她,就随她开心了。

  “是我想的不周全,库房里有很多上好珍贵的布料,明天都让他们搬过来,我让宫里的绣娘来给你量尺寸。”

  “不用这样,就是柳叶一时兴起……”叶晚妆看着苏危阑装委屈的眼神无奈的叹气:“好吧,听你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