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夫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太子夫君 捡起时间 2079 2019.07.08 23:01

  回去的路上,略微颠簸的路程让妆叶晚装昏昏欲睡,她靠在车窗上撩起帘子,看着车外来来往往的人思绪渐渐飘远。叶老爷走后的第二天,苏危阑叶也离开了。

  清晨的街道偶尔有三三两两的行人,叶晚妆站在门前目送苏危阑和李固离开,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也没有很多不舍,只是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了就有些遗憾,她和苏危阑总归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不可能结伴同行,能留下这么多的回忆,叶晚妆已经很知足了,做不到挽留就开心的挥手道别吧。

  马蹄声消失了很久,叶晚妆才转身离开。

  叶晚妆昏昏沉沉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等再醒来已经快到叶府了。相比平时,街道安静了许多。叶晚妆觉得有点不对劲,又安慰是自己太敏感了。马车还没有挺稳,一波官兵就把他们团团围住。

  叶晚妆给柳叶一个安抚的眼神,抬脚慢慢走下车。作为一个胆小不惹麻烦的好公民,从记事起不要说违反法律法规,就是校纪校规叶晚妆都没有越过界。虽然有点腿软,但气势不能虚,不能给叶府丢脸,做好心里建设的叶晚妆,看向周围的人问:“你们是谁!在我家门口做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来请叶小姐和我们走一趟了。”一个龅牙从人群里慢悠悠的走了出来,冲其他人摆摆手:“给我抓起来!”

  “你们是谁!光天化日就敢乱抓人!”叶晚妆没有反抗,任由两个官兵把自己绑起来,这种时候挣扎受伤的只能是自己。

  “叶小姐,你们叶府私吞灾粮,通敌卖国!叶老爷畏罪潜逃,万幸被张知府洞察意图,在逃跑途中捉拿归案……”

  “通敌卖国”这可是要杀头的罪名!叶晚妆不相信叶老爷会干这种事,一定是有人陷害,无论怎么样,他们都惹上了大麻烦。

  叶晚妆看着喋喋不休的龅牙,眉头紧皱,在脑海里疯狂搜索,却找不到一个可能救他们的办法,也想不到一个她可以求救的人。真没用!

  “叶老爷把高价灾粮卖给边疆敌国获得巨额钱财,致使我们的军队连连败退!损失惨重!你们就是国家的罪人!叶正廷就是一只爱钱摸臭虫!就是……就是……死不足惜!”龅牙一脸正义,滔滔不绝的诉说着叶老爷的罪行,仿佛他就是审判者。叶晚妆被喷了一脸口水,听到他侮辱他靠近叶老爷,向大龅牙脸上猛的吐了口口水,“闭嘴!先把你的龅牙收好再和别人说话吧!”

  龅牙生平最恨别人说的龅牙,这时被戳中痛点,脸上虚伪的表情渐渐扭曲,伸手捏住叶晚妆下巴恶狠狠的说:“你和阶下囚!让我闭嘴?”叶晚妆被他捏的痛得不行,但是却不想表现出来:“呵,你,的,拿,圾!(你个垃圾)”龅牙听不懂她说什么,但也知道是在骂他。虽然叶晚妆看起来是个娇滴滴的小姐但是气势上却胜他几分周围这么多下属,龅牙下不来台,恼羞成怒,松开手用力向叶晚妆脸上挥去!

  “大人!大人!”现在龅牙旁边的人赶忙伸手拦下来:“大人,何必个她一般见识呢,再过几天就掉脑袋了……”说完凑近龅牙在他耳边说:“叶小姐细皮嫩肉的,您这一巴掌下去可不好交差啊,您想……”龅牙被劝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台阶。

  “咳!”龅牙抖了抖衣服,重新整理好表情:“好了,叶小姐,在下已经将张知府的意思传达完毕,现在就和我们走一趟去和你的父亲团聚吧!”拍了拍叶晚妆的脸把她推给一旁的人。柳叶早就气红了脸,从小到大谁敢这么欺负她家小姐!就是老爷被小姐气狠了,也舍不得大声责骂,更不要说对小姐动手了!看着叶晚妆脸上被龅牙捏出的两道紫黑痕迹,实在忍不了,正想冲上去咬烂这个贱人!正好看到叶晚妆死死的盯着她,发出无声的警告。柳叶深吸一口气,噘着嘴不再看大龅牙。叶晚妆早就注意到柳叶不对劲,瞪着柳叶怕她乱来,这时候硬碰硬吃亏的肯定是她们自己。

  船到桥头自然直,正义虽然会迟到,但是一定回来。现在她只能等见到叶老爷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晚妆和柳叶带着沉重的脚链手链被关在马车上的笼子里,咯噔咯噔的穿过大大小小的街道,接受着各种眼神的洗礼,有嘲讽,有惋惜,有可怜,有愤恨……但这些叶晚妆从小到大见过太多了,根本不会让她难堪。

  叶晚妆看着前方握住柳叶的手轻轻说:“会没事的。”

  “公子,明天就是叶正廷定罪的时候了。我们什么时候……”李固站在苏危阑身后有点不解的问。他们到张知府这里已经好几天了,本以为张知府见到公子会大吃一惊,手忙脚乱,没想到张知府一脸轻松,完全没有一点惊慌。这让他们琢磨不透,直到昨天他们才被告知,将私吞灾粮,高价卖给边疆敌国,通敌叛国的罪犯,已经被捉拿归案!正是叶老爷!他们掌握足够的证据,可以确认是张知府找了叶老爷做了替罪羊。但是不知为何公子就是一只在等,可是没有时间了……

  “李固,我们找的从来不是风筝,”是放风筝的人。

  他们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所以现在是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

  越放松就越能露出马脚。

  “看好整个张府,所有进去的消息我都要知道。”他的敌人从来不会冒险,如果张知府想活命的话,一定会向外传递好消息。

  “听说叶老爷被用刑了……”李固没有说下去,但他知道苏危阑懂。

  “……再等等……”

  “排出去接叶小姐的人回来了吗?”苏危阑知道叶老爷被抓后第一时间派人去接叶晚妆,通敌卖国是株连九族的大罪,张知府不会留下隐患,一定会对叶晚妆下手。

  “公子!”窗外隐士在窗上轻敲两下翻身进来跪在苏危阑面前:“我们去晚一步,叶小姐被抓走了,并且我们在所来的路上都找了,没有叶小姐的下落。”

  “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