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夫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太子夫君 捡起时间 2032 2019.07.09 20:28

  苏危阑紧张了。事情越来越脱离他的掌控。都怪他,慢太多了……

  “李固,你也去找。”苏危阑这才明白,张知府见到他面不改色,并不是因为已经做好万全准备,而是……从来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公子,那您……”他是苏危阑的贴身侍卫,现在情况越来越糟糕,如果苏危阑出了什么事情,那才是国本动摇的大事!

  “没事,去吧,他们目前没有想过要对我下手。”太嚣张了。

  “一定要找到她。”苏危阑看着李固,告诉他这有多重要。

  “是!”李固说完带着隐卫离开了。

  远处的黑云渐渐接近,像一张黑网誓将整个世界的光明遮住……苏危阑推开门,无视即将到来的暴风雨,坚定地向地牢走去,不一会消失在黑暗里。

  地牢被官兵层层把守,想偷偷进去也不容易。他本可以让张知府带着他光明正大的走进去,但是他怕叶晚妆有危险,被杀人灭口,况且和张知府一起进去,叶老爷也有负担不一定能告诉他什么有用的信息……

  苏危阑打了个响指,五个隐卫在黑暗里悄然现身,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我要去见叶正廷,不要闹出太大动静。”五个隐卫点头,又消失在了黑暗里,仿佛不曾来过。

  苏危阑看见两个隐卫在地牢守卫间穿梭,不一会,守卫就横七竖八倒在原地。他从树后走出来,推开厚重的地牢大门,走了进去。

  地牢里充满了腐烂的气味,充斥着各种呻吟声,这里的犯人每个都是杀头的重罪,死亡的消息让他们提前失去了灵魂,犹如被困在一起的野鬼,不知所云的嚎叫着。

  苏危阑闻所未闻,向叶老爷走去。平日里精神饱满,说话铿锵有力的叶老爷,此时侧卧在潮湿的干草上,因为受过刑,囚服上渗出了大大小小的血渍,叶老爷听到声音也没有动作,仿佛已经死去了一般。

  “叶老爷”苏危阑喊了叶老爷几秒后,叶老爷才恢复清明,慢慢转过身,叶老爷浑浊的眼球转了两下,才看清眼前的人。

  “是苏公子啊,”叶老爷声音又轻又小,但可以清楚的传到苏危阑的耳朵里,“早就知道您不是等闲之辈。”

  “为什么要替张知府顶罪。”苏危阑时间不多,他必须尽快知道事情真相。

  “因为他威胁我,如果我不画押,就让我的女儿也受一遍这里所有的刑罚……”叶老爷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我怎么舍得啊……他说只要我答应……就可以放过我女儿”他浑浊的眼球,转了个方向看向外面:“什么都没有她重要。”

  “坚持住,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们成为那些臭虫掩饰自己丑恶嘴脸的牺牲品。

  天更黑了,夜更凉了,最黑暗的过去,就是黎明……

  “大人,明天就要对叶正廷行刑了,只要他死了,我们就安全了。”

  “都怪你办事不利,露出马脚,我们能出此下策,找叶正廷当替罪羊吗!”张知府重重放下茶杯,落在桌子上发出当的一声。

  师爷,退后几步,低下头唯唯诺诺道:“是,今后绝不再犯。”他们从上面得知,太子在叶镇,为了让太子尽快离开,派人给叶府制造麻烦,叶小姐被推下水就是给苏危阑的警告。不让太子有所察觉,他们将去往叶镇的所有灾民都活埋在树林里。但就是这么不巧,正好被苏危阑碰到,没有办法,他们只能将已经有所察觉,来想让他解惑,企图提前把自己摘出来,证明自己是无辜的叶正廷当成替罪羊了。要怪就只能怪苏危阑!

  “大人,那叶小姐……”

  “我就替叶老爷照顾好他的宝贝女儿……”早就听闻叶小姐虽然性格娇纵了点,但样貌那是数一数二的出色,如果据为己有……张知府越想越美,露出猥琐的笑容……

  叶晚妆和柳叶基本没有出过叶镇,等马车停下她们才发现不是大牢。

  “这是哪?不是说去找我爹吗!”叶晚妆死死抓住笼子上的铁栏杆,冲看守她们的官兵大喊。

  龅牙从前面走过来,看着叶晚妆脸上害怕的神情,不禁心情大好。

  “叶小姐,这里可是你以后享福的地方,比你们叶镇有意思多了。”“你这个骗子!”叶晚妆觉得自己真是蠢爆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龅牙大笑,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我们家大人,网开一面,不要你的脑袋了,让你来享福,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叶晚妆又气又慌,把自己当傻子是吧!叶晚妆松开手,猛的充上前,对着龅牙的胳膊就是狠狠的一口!龅牙疼的大叫:“啊啊啊,你这个臭娘们!”因为叶晚妆咬的狠,牙齿死死的嵌在龅牙的肉,龅牙虽然疼,但不敢用力甩开叶晚妆,只是疼的眼泪鼻涕乱流……

  “嘭”叶晚妆失去知觉软软的倒在了地上。在混乱中,一个官兵上前打晕了叶晚妆。

  “小婊子!”龅牙用手捂着流血的胳膊,抬脚将叶晚妆踹到一边。柳叶哭着从马车上跑下来,趴在叶晚妆身上:“小姐!小姐?……你醒醒啊……不要吓我……”柳叶看向龅牙,像是要把他碎尸万段。

  “都愣着干什么!给我找大夫啊!给我把他们拖下去!……要不是张大人要你,我早就弄死你了”两个人向前搀扶龅牙,龅牙才骂骂咧咧地走了……

  “小姐,你会没事的吧……”柳叶用手擦干净叶晚妆脸上的尘土低声说。

  柳叶看着眼前富丽堂皇的宅子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两个人进宅子后就被分开,柳叶眼睁睁的看着她家小姐,被两个恶心的男人带走,却无能为力:“我诅咒你们……全!部!下!地狱!”

  周围的侍卫没有一点反应,好像已经习惯了。

  柳叶被放在一个不大的屋子里,到里面的装饰可一点也不简单,金器银器数不胜数,就连那床被子,都是上好的缫丝,用金线秀上了百花齐放春满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