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夫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太子夫君 捡起时间 2042 2019.11.03 21:17

  “陛下,太子年纪也不小了,是该有人知心人在身边照顾了。”皇后坐在皇帝旁边用膳,好似不经意的提到。

  “太子,还没有提过喜欢哪家的姑娘,再等等吧,总得他喜欢。”皇帝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

  “陛下还是得多留心,现在太子长大了,我也……”皇后面露尴尬,没有说下去,皇帝夹菜的手顿了一下问皇后的贴身宫女:“太子最近来宫皇后这里了吗?”

  “来了,只是……”宫女支支吾吾,“支支吾吾什么,着实说就好了,”皇帝眉头微微皱气,露出来一丝不快。宫女一脸惶恐,立刻跪下:“奴婢知错!”

  “起来吧,继续说……”皇帝叹一口气。

  “太子前几日来和皇后娘娘一起用膳,皇后关心太子的终身大事,和太子提了一嘴说要娶亲之事,太子……”

  “初雪!”皇后低声斥责,名叫初雪的宫女立刻闭嘴,不敢多说。

  “朕知道你疼太子,但他的不对你还是要说出来的。”皇帝牵过皇后的手,“你不说,还不许朕打听。”

  “继续说。”

  “是陛下,太子听皇后娘娘说要娶亲,脸色也不好了,没用多少就说吃饱然后离开了……”

  “越来越没有规矩,朕一定教训他,”皇帝语重心长的看着皇后说:“你是他的母后,”言外之意告诉她要去管教苏危阑,皇帝会给她撑腰。

  “是,臣妾谨记。”

  “你之前不是说皎月来陪你了吗,怎么不见她。”

  “唉,陛下有所不知……”皇后一脸愁容:“这个小丫头从小喜欢太子,但一直害羞不敢表露心意,正巧太子来用膳时,被我问的紧了,说出了帝都的女子都不会成为他的妻子这样的话,这让皎月无比伤心,连夜回家了……”

  “这个傻小子,不经意就伤了一个少女的心。”皇帝笑着摇摇头。

  “是啊,这不最近皎月都不过来了……”

  皇帝皇后两个像平常夫妻那样,谈着自己经历过的趣事……但趣事是有心,还是无意只有两个人自己知道了。

  皇后确实没有说错,李皎月确实受了很大的打击。之前太子哥哥虽然待她是彬彬有礼,但这次她去东宫,为了那个女人,太子哥哥却向她示好,这让她嫉妒的要死,明明我在你身边的时间更长,为什么你却和她更亲近!这也让她警铃大作……

  “无论这个女子有多受宠,她最终都不可能是太子妃,只要这个位子一直在,你就不需要着急……”

  “爹,我等太久了,他已经……”她不想承认苏危阑喜欢叶晚妆,“太子哥哥护着她,心都被她偷走了……”

  “身在帝王家,什么都有,只有心不可以有,”太子还是太年轻,这么快把自己的弱点露了出来让人拿捏。

  李皎月本性不坏,她只是个神经比较大条的姑娘,李丞相很宠她,皇后也很宠她,即使她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也没有改变她在李府的地位。从小她的父亲和姑母告诉她,她以后会嫁给太子,成为大楚的皇后,当她第一次在宴会上见到绷着小脸的苏危阑的时候,就把他放在了心里,以后这个人就是她的夫君。果然苏危阑没有让人失望,长成了一个翩翩少年,成为了所有人眼中的天才,她骄傲又自豪,这个人是她的夫君,是她的啊……

  所以叶晚妆的出现让她紧张愤怒又不知所措……父亲说“心”不重要,可是如果相爱,没有心两幅空空的躯壳要怎么相爱?

  “父亲,可不可以……让太子哥哥的身边没有那个女人。”父亲很少拒绝她请求,“没有她,也会出现别人,不可能解决完的。”

  “不,其他人我不管,只要不是她就好……”

  李丞相这才抬眼认真看向李皎月:“这么在意她?”

  “是,所以我不想再见到她。”这是太子哥哥第一次这样去保护一个女人,她决不能让这个人就这样待在太子哥哥身边。

  “知道了。”李丞相说要就低头继续处理公务了,李皎月知道这是让自己退下的意思,俯身行礼离开了。

  李皎月越走越快,手微微颤抖,她曾经对她的父亲撒娇说,不想再看到每天叫她起床的丫鬟,第二天丫鬟果然没有再叫她起床,后来也没有出现,就这么消失了,叶没有人再叫她起床了……知道有一天她不经意听到两个丫鬟窃窃私语,才知道那个丫鬟被父亲活活打死了……从此不想看见成为她的禁词。

  今天她第二次说出了这个词,说出了这个词……但她没有办法,没有办法……

  “大人”李丞相屋子里整齐跪着三个隐卫,“去打听打听,小姐口中那个女子,有机会可以解决。”

  “是!”说话间隐卫已经消失不见。

  李丞相虽然年过半百,平日公务繁忙,但神采奕奕很少露出疲态,不说话时也让人心生敬畏。此时他一双鹰眼看向东宫方向,不在意的笑了一下,眼神的疯狂黑暗都无法掩饰。

  “我说,你堂堂太子都没事要干的吗?”叶晚妆自从生病,苏危阑就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开心的地方是:两个人刚表白心意,想时时刻刻待在一起,但叶晚妆刚大病初愈,嘴里除了苦味就是苦味,在床上躺了好几天,身体燥热,只想喝点凉爽的,但无奈太医交代她身体不好基本和油腻和冷凉告别了,被苏危阑盯的死死的,不准碰一点凉的……

  “我可是把紧要的公务都做完经量在你醒之前赶过来的……”苏危阑一脸得意。

  “这日子没法过了……”

  “我让厨房给你做点心了,凉的不能吃,甜的可以。”

  “哼,”有的吃总比没得吃好。

  柳叶受不了两个之间甜腻的气氛,将点心放下就赶紧离开了,老爷看到这一幕应该是开心的吧。

  远在叶镇的叶老爷天天盼着自己家宝贝闺女的家书,奈何每日失望而归,殊不知人家和心上人每日浓情蜜意,已然忘记了十日一封家书的承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