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夫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太子夫君 捡起时间 2106 2019.10.27 22:23

  叶晚妆坐在床边端着药丸一脸冷漠的看着想要逃避喝药的叶老爷。

  “都喝那么多天了,不差这一顿两顿的。”

  “那大夫为什么要让你喝这么多呢?因为咱家钱多啊,一碗药嘛,一闭眼就没了。”叶晚妆试图诱惑。

  “女儿啊,你是不知道这个药有多苦,每次喝完我都得缓一天。”叶老爷像是想到了药的味道,皱纹更深了。

  “良药苦口。”叶晚妆也不让步,之前大夫说,虽然叶老爷身上都是皮外伤,但是毕竟年纪大了,如果不好好调养,肯定会烙下病根。

  “没得商量了?”叶老爷进行最后的挣扎。

  “没有。”叶晚妆给予肯定回答。叶老爷见事情没有了转机,深深叹了口气,接过药碗把药喝了,被自家闺女管的死死的啊。叶晚妆服侍叶老爷喝完药后,就被赶出来了。叶晚妆虽然身体没大碍了,但是精神还没有恢复过来,一张苍白的小脸也是我见犹怜。

  叶晚妆本想回去小憩一会,但是叶老爷的药确实很苦,现在她还在一阵阵反胃,想自己的屋子也是一屋子药味,就转身来到湖边的一个凉亭里。柳叶看着已经盯着湖面一朵并蒂莲好一段时间的叶晚妆,觉得自己知道了什么,害,做丫鬟的就得像自己一样这么了解自己的主子。

  “小姐,苏公子之前来府上一次,当时你正在休息,他不让我打扰你,吃了口茶就走了,应该是特别忙”叶晚妆拿水果的手顿了一下问:“柳叶,你最近是不是没睡好。”“没有啊,自从到家,我没晚睡的特别好。”“那你记不记的,同样的话你已经和我说了三遍了。”叶晚妆一边剥香蕉,一边揶揄柳叶。“那我,不是看你一直发呆,以为你在想……”柳叶看着叶晚妆眯起来的大眼睛声音越来越小。

  “倒茶。”叶晚妆看着变怂的柳叶,笑了,她才没有想那个来历不明的谁谁谁呢。少女的心事总是带着一点酸涩,并且羞于被点破。

  苏危阑已经查明,赈灾粮这件案子和叶老爷没关系,她心里的大石头也终于落地,生活也回归了平静。没想到张知府不仅贪得无厌,将赈灾粮高价卖给了边疆敌人,致使将军误判,伤亡损失惨重,而且心狠手拉,为了一己私利杀害了那么多无辜的灾民,现在想到那些瘦骨嶙峋的尸体,她也忍不住心酸难过。

  虽然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但是命运却总会将有缘人聚在一起。

  叶晚妆一脸懵的接过叶老爷递过的账本,看了看在主位上吃茶的苏危阑,一时心情无比复杂。没想到啊,被叶小姐绑来差点强扭了瓜的帅哥竟然是当朝太子!这叶小姐眼光是的真不错啊。自己这几天做了那么多心理建设,什么天涯何处无芳草,什么我们是有缘的但是无份,什么我还能遇见更好的种种心里安慰,在知道自己可以和他能在多待一段时间后都统统抛到了脑后,原来,我只是想要他。虽然开心,但是想到自己之前无聊,做的测试那样,进宫活不到三集的结果也让她对自己命运产生了担忧……

  “只是去例行汇报一下三年来汞粮的情况,没事的。”叶老爷拍了拍叶晚妆的手,是在安慰叶晚妆也是在劝说自己。要不是他的身体实在受不了舟车劳动,他也不会让自己的宝贝离开叶镇。

  “叶老爷放心,我会照顾好叶小姐的。”苏危阑看了眼心理活动十分频繁的叶晚妆,弯了弯唇角。

  “谢殿下!”叶老爷带着叶晚妆向苏危阑行礼道谢。苏危阑留在了叶府,准备三日后一起启程赶往帝都。

  公事商议好了,叶老爷就先去去休息了,屋里只剩下一直很淡定眼神耐人寻味的苏危阑,天然木头脸李固和略显尴尬的叶晚妆。

  叶晚妆有点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微微动了动,尽量显得不那么紧张,开口问:“殿下,还有事吗,没有事,我可以走了吗?”

  苏危阑心里叹了口气:“不用这么拘束,像之前一样就可以。”叶晚妆撇了撇嘴,都说伴君如伴虎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之前的事分分钟能治我个大不敬,又看了眼李固身上的佩剑,决定先观望一下。

  “你先下去吧。”李固退下,贴心的将门也带上了。

  “担心什么呢,就你把我绑回来这一条,你的小脑袋就得搬家了。”叶晚妆水盈盈的眼睛眨了眨,依然没有说话。

  “作为你今后在帝都的靠山,你确定这么不合作吗?”叶晚装看着微微前倾的苏危阑,觉得他像是引诱猎物的猎人,现在脸上究竟有没有面具,还是得再观察观察。

  “如果你早点告诉我,你是太子,那我不就不会这么慌了吗?谁知道自己绑回来的是太子不害怕啊!“

  “对~,是我的错。没有早点告诉你。”苏围阑摇摇头觉得好笑,自己竟然还有哄人,认错的一天。

  叶晚妆心里的防备放下了大半,这里也只有他们两个,不自觉的就放松下来。

  “我们到帝都需要多久呢。”

  “需要七天左右。”

  “那我也住在皇宫吗?”

  “当然了。”

  “那我是和你住吗?”

  “咳咳……”你和我住,就得一直和我住了,苏危阑扶额。

  “你不是我的靠山吗,我离你太远,那我还不放心呢?”

  “不会的,我会安然好的。”

  “那……”

  ………

  面对叶晚妆喋喋不休的提问,苏危阑没有任何的不耐烦,相反觉得这样的叶晚妆很可爱,她将她的疑惑和好奇都讲给他听,单纯,天真又美好。

  “我差不多了解了,但是,我…还有一个问题。”叶晚妆忍着害羞,给自己打气,做大事的人,不能让不好意思耽误了自己!

  “说吧。”苏危阑带着宠溺的目光落在了叶晚状红红的脸蛋上。

  “你有没有娶妻呢?”说完就突然不好意思了,大眼睛不知道看向哪里,可能自己是这个年代第一个这么明白直接的问一个男人有没有老婆吧,是不是太不矜持了,问出口又突然后悔和懊恼。

  苏危阑低低笑了两声,看着已经害羞低下头的叶晚妆说:“还有没有。”眼神温柔又郑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