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夫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太子夫君 捡起时间 2200 2019.11.13 20:40

  往日热闹的街道,在经历了玉魂族之事后变得冷清萧索,路人行色匆匆眼神躲躲闪闪。

  “帝都要真正还需要一段时间。”陆清风把玩着手中的核桃,神色却难得正经。

  “我已经加长每天禁军巡视时间,让百姓安心一点。”帝都人数锐减三分之一,玉魂族族人已经基本被抓起来了,可百姓依然谈玉色变,只能期望时间可以淡化这些阴影吧。

  两个人走到神庙前看着往日金碧辉煌的寺庙变成一堆了废物,陆清风弯腰拿起一片镶着金子的瓦片扣了扣上面的金子说:“我可以在这里扣金子吗?”

  苏危阑一个眼神都没给他,转头交代在这里负责拆神庙的官员要认真记载,注意回收利用。两人走了一圈下来,都有些口渴便拐进在帝都经常去的茶馆,掌柜见是他们两个人立刻笑脸相迎带着上了楼上最好的包间,小儿利索地上了一壶上好的碧螺春和几个平日里点的小吃。苏危阑摆摆手,掌柜识相的带着小儿退了出来为他们带上了门。陆清风端起茶准备抿一口清香的茶水,迎面翻滚来的热气告诉他此刻并不适宜吃茶,又讪讪的放回了桌子。望着窗外的苏危阑瞥见了这一幕,不客气的笑出了声。

  “咳咳……”陆清风抬起脚搭在了旁边的椅子上:“那些被刨了地牢的院子和被拆了的神庙你准备怎么办,”当然还有玉魂族族人之前居住的院子。苏危阑的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不紧不慢的说道:“现在帝都在你眼里是什么样子。”

  “萧条”

  “帝都会一直萧条下去吗?”

  “开玩笑,皇帝在这里怎么可能一直萧条!”陆清风一脸你是不是吃错药的神情看着苏危阑。

  “如果你是有志之士,你想不想来帝都。”苏危阑端起精致的茶杯吹了吹上面飘浮的茶叶,抿一口,茶叶的清香充满了口腔,任谁看了都是一位举止优雅的翩翩贵公子。

  “说什么如果,啊,我就是有志青年!”陆清风嘿了一声把腿从椅子上放下来,以此来表示自己的不满。

  时代背景是成为英雄与天才必备的条件。现在帝都各部空缺了的职位和帝国目前萧条的经济文化,就是天下所有想出人头地人的最好平台。

  “可是离科举开考还有一年的时间。”陆清风刚说完就看见苏危阑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好吧,是我傻,天下都是他们苏家的,改个时间有什么难的。

  “来的人多了,还怕院子不够分吗?”陆清风恍然大悟难怪之前苏危阑拨了那么多钱来修建这些破院子。

  “看来你都已经安排好了,也用不上我跟着瞎操心了。”陆清风做作的捏起袖子擦了擦脸上更本不存在的眼泪。苏危阑识破他卖惨的伎俩,还是拿起水壶把陆清风的茶杯斟满了。作为苏危阑放在江湖的眼睛,陆清风要用他的眼线和行动力让苏危阑不出帝都便可知天下事,目前帝都有师父帮着苏危阑,他也没有不放心的了。天色渐暗,苏危阑就起身要走,“干什么呀,晚上不一起去聚贤阁吃乳鸽汤吗!”聚贤楼的乳鸽汤天下闻名,不仅味道一绝而且十分滋补,两人之前偷偷出宫找乐子,晚上回宫前一定会去喝一碗乳鸽汤。

  “今时不同往日了,宫里还有人等着我回去。”最近叶晚妆可以下床走动了,每天傍晚身心俱疲的他都会在宫门看到他心心念念一天的人,嘴里虽然责怪她不好好休息但心里确实满满的感动和慰贴。

  “啧啧”陆清风看他一脸的荡漾,受不了的搓搓手臂说:“李皎月在你身边从小晃到大也没见你有一次是用这种脸色和她吃饭的。”又突然想到:“李皎月和皇后还有五皇子怎么办了?”

  “父皇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废后了,五弟可能会被终身囚禁在帝都……”陆清风叹了口气说:“可惜了,五皇子要是没赶上这种事,会成为一代名将。”他之前在西北大军时和五皇子一起出征,一向在打仗上没服过谁的陆将军也对五皇子的军事才能表现出了钦佩。

  “皇后和五弟应该不是玉魂族,执迷不悟李丞相屡屡要求他们加入,他们都拒绝了,但父皇怎么可能相信……”文帝一向谨小慎微,他不会放过任何可能威胁到他的人,哪怕是他的妻子和儿子。

  “那李皎月呢……”都是一起长大的伙伴,虽不深交还是知道她就是个被惯坏了的大小姐。

  “李家本要满门抄斩,我求了父皇让她去灵犀寺为先帝诵经了。”

  “走了走了,下次再和你一起喝乳鸽汤……”

  陆清风挑了挑眉,看着华灯初上的街头,起身翻出窗,这么美的人间,他可还没有玩够:“美女们,本少爷来了!”

  文帝靠在榻上,冷漠的看着一身素衣跪在地上的皇后。

  “皇后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呵……哈哈……”皇后即使是冷哼声也带着江南女子的娇媚与软糯,她抬手将鬓角的碎发放到耳后才说:“皇上不都替我说完了吗?勾结乱党,残害百姓,身为皇后心肠恶毒,品行不端,不能再妥善处理好后宫之事……”听听,这都是什么罪名,哈哈哈哈,她觉得可笑。

  “朕让你替自己辩解了”

  “哈哈哈哈……”皇后大笑起来,好像不小心笑出了眼泪,“那你听了吗?信了吗?你心里早已为我定罪,我又有什么地位去撼动你心里自私的这块大石……”她只是觉得可悲,或许也是她应得的报应。虎毒不食子,无论皇帝对自己的嫔妃做过什么恶心事,但对自己的儿子是十分包容,她能确定虽然自己的儿子今后会被禁锢在帝都,到也能衣食无忧的过一生,但她会被遗忘在冷宫的角落里,孤独寂寞的了此残生,她怎么能甘心?

  “可能这就是我的报应吧,我将残害子嗣的罪名扣在了陆子衿的身上让她含冤而死,所以现在我也得背上着莫须有的罪名去向她赎罪……”皇后眼神阴沉但却笑着,看着渐渐慌乱的文帝……

  “你胡说!你这个毒妇!”文帝因为生气,胸腔剧烈起伏着。

  “是你……”皇后声音里带着报复成功的快意慢慢吐出:“是你杀了她……哈哈哈哈”皇帝喘着粗气,指着皇后:“朕……朕要……杀了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皇后只是笑,疯疯癫癫,康公公立马唤人将皇后拖了出去,传太医进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