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夫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太子夫君 捡起时间 2142 2019.11.10 22:14

  启明星挂在天边,颜色渐渐变淡。街道里悉悉索索,披着黑色斗篷的人陆陆续续从各个地方钻出来,胡同,人家,店铺……络绎不绝。不一会大街小巷聚集起来的人越来越多,人虽多但却诡异的安静,有组织有预谋的向皇宫里移去……

  苏危阑在屋顶上坐了一晚上,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移动的黑点,动了动了手指。他没想到玉魂族的人有这么多,玉魂族因为一直不曾拥有过自己的领地,所以人丁一直不怎么兴旺,看来先帝为他们修炼神殿,给予他们土地正好给了他们提供修身养息的机会,在帝都古惑人心。玉魂族在皇宫里聚集起来更迅速,苏危阑看着下面的人,还有不少他熟悉的面孔。还好,东宫里的人都是她母亲静心挑选,宫女和太监都是从陆家挑选上来的,这也是他这次逃过一劫的原因。

  禁军将大殿团团围住,不让玉魂族人靠近。苏危阑从屋顶飞下来落在站在最前面的黑衣人眼前。

  “没想到,玉魂族原来是喂不熟狼。”

  “太子此言差矣,我们玉魂族从来都是靠自己,何时依靠过别人。”

  “看来是我们太自以为是了。”

  “作为强大的一方总是自觉的施展同情,或许那只是为了满足了他们自己的虚荣心。”黑衣人眼神无风无波,仿佛在陈述事实。

  “哈哈哈哈……”苏危阑大笑,为皇爷爷不值,为帝都大楚所有给玉魂族开特权的而牺牲的百姓不值,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融合不是一味纵容就可以达到想要的结果。在玉魂族心里大楚不是他们的国家,只是他们流浪的途中一个暂时生活的领地,等到足够强大就可以吞并。

  “李丞相?”苏危阑看着黑衣人后方的李丞相心下了然,李丞相不是玉魂族这点毋庸置疑,现在投靠了玉魂族看来已经不满足万臣之首这个位置,野心昭然若揭。苏危阑心痛,一个国家连丞相都被腐蚀了,说明根基也不再稳固。

  “太子,归顺玉魂族,我会向族长求情饶你一命。”

  “哦?”苏危阑被逗笑了,他堂堂大楚太子,铮铮男儿被自己的丞相劝诫背叛国家,真是可悲可叹!他的眼神锁住李丞相,收起笑容:“你是大楚的罪人,背叛者无论何时都不会有好下场!”

  “太子,还是先关心自己吧。”李丞相并不恼怒,他已经确定苏危阑是强弩之末,现在的不为所动只是在硬撑。玉魂族族长将披风上的帽子推到后面,举起了手:“阿拉德佑我玉魂!”身后黑压压一片芬芬跟着举起了手:“阿拉德佑我玉魂!”声音里是苏危阑不懂却让他毛骨悚然的迷恋和振奋。

  殿内的娘娘宫女揪着帕子瑟瑟发抖,恐惧深深的笼罩着她们。不是临近死亡的害怕,而是精神上被摧毁的恐惧,玉魂族的强大在于利用一个现实中不存在的阿拉德,束缚约束捆绑了现实中的很多人,让他们没有思想,失去灵魂。

  苏危阑向南边看了看,拔出剑指向玉魂族族长:“你将带领玉魂族走向灭亡。”他的眼神那样笃定,让族长心里一晃,到随即冷静下来,没有再说话,剑出鞘冲了上去。

  大殿前苏危阑带领的禁卫军和玉魂族所有黑衣人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一群群鸟儿被惊起,飞走……

  叶晚妆看着站在门前郁郁寡欢的李固,叹了口气:“走吧……这里人都没一个,能出什么事。”她今天喝了两口粥没有吐,现在有力气讲几句话。李固不为所动,苏危阑把他的命门交给他来保护,他不能离开叶晚妆一步。

  “他现在有危险,如果他不在了,保护我有什么用呢?”苏危阑自己面对不计其数狡猾灵活的玉魂族,没有了李固战斗力将会大大下降,可能会影响他的决策,他现在守护的是整个大楚,只有国家守住了,才能守住里面的每个人。

  “只有你才能让他放心的把后背交出来。”李固转身看着靠在床头的叶晚妆,明明很虚弱,却传递出了那么大的能量。

  “去吧,去吧……”叶晚妆软软的声音有神奇的魔力,古惑了他的心,他向叶晚妆点点头,踏出了屋门。

  “告诉他,我等他回来。”

  玉魂族虽然战斗力和禁卫军天差地别,但是人数太多,并且还在源源不断的向皇宫里涌来。禁卫军一个人抵十个甚至一百个人来用,身上零散的伤口数不胜数,刺出去的刀剑越来越迟钝,这仿佛是一场不会结束的战役,除非他们累死或者被战死否则永远都不会结束。

  苏危阑腾空刺向族长胸口,族长转身躲过,没想到苏危阑杀了个回马枪,身体灵活的扭动再次刺了过来,族长躲不过只好硬着头皮抵挡,但力气不及苏危阑,被苏危阑一挑只能向后退去。眼看苏危阑的脸又向他冲了过来,李丞相“哐”接住了刺来的剑,苏危阑退后微微眯起眼,“你确定要与我刀剑相向,你身后的大殿里还有你的亲妹妹。”

  “族长已经答应我,事成之后不会伤及皇后,如果不能拿下,那我们李家将从此不会在存在。”

  “作为大楚的丞相,我兢兢业业,任用贤能礼贤下士,在我的改革下,大楚不断壮大!”

  “皇帝,他干了什么!他每日沉醉在温柔乡里,将公事都堆压在内阁里,是我!是我每日殚精竭虑处理公文。他做事犹豫不决,一点小事都能让他改变主意,这种人有什么资格成为皇帝!”李丞相顿了顿说出了他心里藏着已久的想法:“什么都是我做的,那我为什么不直接去做皇帝!”周围厮杀的叫喊声,刀剑插入身体的冰冷,和源源不断一直响起的脚步声,都让李丞相更加疯狂。

  李丞相和族长两个人齐齐向苏危阑刺来,只有族长一人,苏危阑更本不放在眼里,但是加上李丞相,两个人剑路诡异,时不时还会使出下流的手段与招数,这让苏危阑渐渐落入下风。不多时,苏危阑后背被踢中一脚,踉跄退后被飞奔赶来的李固接住。在苏危阑爆发前李固说到:“叶小姐让我送消息,她等着你回来。”

  苏危阑微微一笑,慢慢站起来和李固背靠着背,说到:“现在投降还来的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