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夫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太子夫君 捡起时间 2100 2019.11.16 21:24

  秋天的午后,阳光被染上了黄色,路上行人不多,苏危阑牵着叶晚妆向叶老爷为她买的宅子慢慢悠悠的走去。两旁的店铺都渐渐开张,生意也不想之前那么冷清。

  “一切都在慢慢变好。”

  “是,都会越来越好的。”苏危阑握紧她的手继续说:“晚上带你去喝乳鸽汤。”

  叶老爷买的宅子自然比不上叶府,但也是这一片里面面积最大的了。院子里工匠们忙忙碌碌,这些人都是苏危阑派来的,手艺自然不用说。坐在假山上的李坚正指挥着下人把苏危阑拉过来的大理石按照工匠们设计好的位置放置,看见他们进来立刻跑过来作揖:“公子。”

  “进度不错,你刚回来多休息不用事事亲为。”

  “谢公子关心。”叶晚妆站在苏危阑旁边对李坚绽开笑容:“谢谢你李坚。”

  “叶小姐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你继续忙吧,我们四处转转就走了。”李坚目送他们离开又继续工作去了。温泉在后花园,好久没有人打理被齐腰的野草遮住了,不过还是可以看到袅袅的热气从下面冒出来。苏危阑走在前面将野草踩倒踏出一条小路才去牵叶晚妆,向她递出手:“来,要小心。”

  “好”叶晚妆心里暖暖的,大学里在杂草丛生的温室大棚摸爬滚打久了,眼前的情况她更本不放在眼里,可牵着她的人就是这么细心把她放在心里宠着。

  “哇哦,你把手伸到水里”苏危阑揽着她蹲在温泉边上的石头上,将手伸进水面:“这简直是天堂!”叶晚妆向旁边望去就看到一座凉亭,其中一根立柱断掉了,后墙外面的爬山虎生命力旺盛竟然快将整个凉亭遮住,凉亭右边一条鹅卵石的小路延伸到一个不大的屋子,屋子因为长期没有人居住,窗户破败不堪一阵秋风吹过屋子里传来了吱吱喳喳的声音……

  “晚晚?”叶晚妆脸色变得惨白,苏危阑把她抱起来说:“不要怕,我在。”

  两人从宅子后门出来时叶晚妆已经好多了,她不好意思引人注意,让苏危阑把她放下来。向左走了最多200米就出了胡同对面便是聚贤阁。聚贤阁明显比之前和陆清风一起来时更热闹,屋内的桌子基本都已经坐满,苏危阑听着各桌的食客操着不一样的口音心下了然,跟着掌柜的去了他们的包厢。

  “看来这里乳鸽汤一定很好喝,这是今天我看到所有店里人最多的,而且每桌都有点乳鸽汤!”叶晚妆走进来就闻到香味,肚子里的馋虫被勾了起来信誓旦旦道:“我今天可以喝下两盅!”这是她这么久第一次有胃口主动说想去吃什么,苏危阑看着她兴奋的样子也扬起了嘴角。

  叶晚妆细细品着乳鸽汤,苏危阑不让她多喝怕她的身体受不了,她只能惨兮兮的喝着快要见底的汤。

  “我还想再喝一碗,半碗也可以……”她挨打着嘴看向那个“铁石心肠”的人,苏危阑没有动摇对她摇摇头:“今天不能喝了,你喜欢明天我们再来喝。”叶晚妆端着碗没有动,或许是她的表情太可怜,苏危阑狠不下心接过碗又盛了小半碗递给她:“这是最后半碗了,否则以后都没得喝。”

  “收到!”叶晚妆拿起勺子细细喝起来,和苏危阑拌嘴,就听见外面吵闹起来。

  “没事,偶尔会发生这种情况,掌柜会处理好的”两人都没有放在心上,聚贤阁鱼龙混杂出现口角争执打这些事情都是不可避免的。

  “嘭!啊……”是木头这折断的伴随着人的惨叫声,苏危阑捏了下叶晚妆的手说:“我出去看下。”

  “嗯,小心点。”苏危阑点点头打开门出去,站在走廊上向一楼看去,一楼中间聚集了一圈人,里面躺着一个清瘦的男人,男人应该被打的不轻,好半天才爬起来,这时掌柜从外面跑进来:“要你们干什么用的啊!我只离开一会就出岔子!”掌柜一边剥开人群一边说:“大家消消气,都散了吧,散了吧……”蹲在男人身边说:“您还好吗,我已经让人去叫大夫了。”男人就着掌柜的手站起来从怀里摸出一块碎银子放到桌子上行礼后一瘸一拐离开了……

  “有意思。”所有人来到陌生地方总喜欢扎堆形成团体,楼下的桌子基本都围坐着两三个人,只有这个男子孤零零的坐在那里,被人针对也没有失礼……希望下一次见面是在宫里。

  “长的还挺好看”苏危阑看着不知何时出现的叶晚妆正托着下巴趴在栏杆上好像还有点意犹未尽?他收回刚才那句话,以后都不要再见了。

  长孙无鱼拖着刚刚被踢时撞到桌角的腿,一拐一拐的向前走。今天晚上他甩开下人自己偷偷跑出来去了闻名已久的聚贤阁,传闻陆羽科举前在这里喝了一盅乳鸽汤就中了状元从此仕途一片明朗节节高升还成了太傅,因此的来参加科举的学子都会来这里喝一盅乳鸽汤来讨个好彩头。他本想在这里结交一些志同道合的学子,今后也可以一起天谈说地,没想到遇见了刘畅。

  “唉,算我倒霉。”公孙无鱼路人没有人把目光落在他身上,用宽大的袖子遮住屁股揉了揉,肯定青了。

  “少爷!您跑去哪了!”他的两个书童差点找疯了,看见他好像受伤了立刻跑上去:“少爷,您哪受伤了!”公孙无鱼一只手拍开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的手,另一只手拉住已经迈开腿准备跑出去找大夫的书童的后领无语的说:“停!”等两个书童冷静下来才继续说:“我没事,就是摔了一跤,去给我弄点吃的。”抬脚正准备回来又突然掉头眯起眼睛威胁道:“不准告诉我娘!否则你们懂得!”

  “是是是!”看着书童们小鸡啄米式的点头后,公孙无鱼才摸着屁股离开了。

  “少爷是不是又被打了”

  “不应该啊,我打听了,咱们那一片都没人来考科举啊。”

  “难道是有人走漏了风声?”

  “这山高水远的,不太可能吧!”

  “嗯……”两人对视一点了点头,同时说出自己认为的正确答案:“就是摔了一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