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子夫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太子夫君 捡起时间 2163 2019.06.12 22:44

  叶老爷到家后直接跟着叶管家去了书房。叶晚妆望着叶老爷离去时有些沉重的步伐,心中升起了不祥的预感,这次的事情可能给叶府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叶晚妆不知道怎么开口和叶老爷说想替他分忧,也怕自己知道了什么做不好徒添麻烦。她被大家温柔的呵护着,没有烦恼没有压力,但对叶晚妆上来说她好似被蒙住了双眼,明明感觉到了什么,却什么都看不清楚,这让她不安又慌乱。

  苏危阑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边,微微弯腰在她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的声音说:“不会有事的,”我会保护好你的。叶晚妆对上苏危阑的眼睛,在里面似乎看到了认真,她低下头,深吸一口气,扬起嘴角语调欢快起来:“我也觉得是这样。”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可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

  晚上,叶晚妆听着柳叶沉睡的呼吸声,有点糟心的想:明明上午还怕的发抖,晚上竟然睡的这么好,早知道睡觉时一闭眼就是腐烂的尸体,她一定和柳叶走了。叶晚妆伸手拉高了被子,准备第四次强制进入睡眠。

  突然,她听见院子里有什么声音,让本就精神紧张的她身体都僵硬了,妈呀,不会是上午喊冤死去的人来找我替他们报仇吧!叶晚妆吞了吞口水,慢慢爬起来,看着窗户上越来越大的黑影,刚想大叫喊人就听见一声熟悉的:“叶小姐?”叶晚妆擦了擦头上的虚汗,起身去给苏危阑开门。

  “吱……”门打开了一条缝,叶晚妆探出头来小声问:“什么事?你刚刚差点吓死我,”伸手假装用力地在了苏危阑胳膊上拍了一巴掌,然后就听见苏危阑闷闷的笑声。

  “怎么还不睡?”两个人挤在在一起窃窃私语。

  “睡不着,一闭眼就是……”

  “带你出去啊……”苏危阑没有再让她回忆,说明他的来意。

  “不了吧,这么晚,还这么黑……”

  “不去后悔哦。”苏危阑眼里含笑的看着她。叶晚妆叹了口气,把头伸回来关上门。

  “你把我骗出来的,就要对我负责。”叶晚妆被苏危阑牵着从后门溜出来时还在喋喋不休。苏危阑没有回答她,揽过她的腰收紧说:“抓好了啊。”叶晚妆下意识抓紧了苏危阑的衣服。苏危阑带着叶晚妆快速穿梭在空无一人的大街小巷,她的耳边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和苏危阑轻轻的呼吸声,只能闻到扑面而来黑暗的味道,只能感受到她腰上温暖有力的臂膀,她想她成为了黑暗飞舞的精灵。叶晚妆闭上眼不想去想总以儒雅气质出现的苏危阑轻功为什么这么好,也不想去想自己会被带去哪里,当她决定和苏危阑出来时,心里就已经决定相信他。

  不知走了多久,叶晚妆的脚终于落了“地”,慢慢睁开了眼睛,一群身形修长散发着红色光芒的鸟儿带着一群用力扑棱着翅膀的小鸟排着队缓缓向北方飞去。这一道道红光在冷冷月光的衬托下神秘、壮观又让叶晚妆莫名感动。鸟儿们安静的飞翔,却感觉有声音直击她心脏,这就是震撼吧,吞噬一切的黑暗在这些鸟儿们面前不堪一击,因为它们用自己的力量冲破了黑暗。

  叶晚妆情不自禁的向前走去,不料一脚踩空:“啊!”苏危阑反应迅速上前一步将她捞回怀里:“小心!”她忙向脚下看去,一片黑暗,他们并没有站在地面上而是落在了一个比平常大几十倍的鸟窝上!

  “这是火灵鸟的窝,它们比平常的鸟类个头要大很多,繁殖后代的数量也比较多,所以鸟窝也比较大。”苏危阑扶着叶晚妆坐下,火灵鸟的窝刚好可以容纳他们两个。

  “好漂亮的鸟。”叶晚妆贴着苏危阑老实地坐好不敢乱动。

  “只是火灵鸟,它们喜寒,但会在温暖的地方繁殖后代。”

  “那你怎么知道它们选择在这里……”

  “你确定要知道?今天……”

  “哦!懂了懂了!”叶晚妆慌乱地打断苏危阑,她完全不想再回忆今天的事。苏危阑搂着她轻笑,两个人因为苏危阑放松的笑随着树枝轻轻摇晃。

  苏危阑知道距离自己离开的日子越拉越近了,等离开这里,他又变回了冷静沉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苏微澜。再也没有人敢无法无天的把他绑回来说要嫁给他,也不会再有女孩不带其他目的乖乖的趴在他的肩上依赖的和他说害怕,更不会有人为了给他送花把自己院子的花剪地乱七八糟不忍直视,苏危阑看到了最真实的叶晚妆。师傅说火灵鸟是幸福、光明的象征,既然他不能带她走,就把这些留给她吧。

  “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叶晚妆撞了撞苏危阑揶揄她。

  “哪种人?”

  “大晚上带小姑娘偷跑出来玩的那种人。“

  “哈哈哈哈……”苏危阑被叶晚妆的直白逗笑了,不甘示弱:“那你不是也跟着出来了。”

  “哼……那是我心软……”叶晚妆本下意识抬手想反手给苏危阑一巴掌,奈何晃动太剧烈,微微抬起的手又怂怂的放下了。

  “是是是……感谢叶小姐赏脸。”苏危阑宠溺的看着叶晚妆不再逗她。

  两个人说说闹闹在没人打扰的小天地里享受着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时光。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重新躺回床上的叶晚妆360度翻滚了一圈用被子将自己裹紧就沉沉的睡去了。或许,梦里还能看见美丽的火灵鸟和浅笑的苏危阑。

  苏危阑开门看见已经等了一会的李固,坐下接过递过来的茶水才问:“查到什么了。”

  “今天按照您的吩咐我联系了其他的隐卫,发现只有叶镇周围的几个地方没有发现灾民,其他地方或多或少的涌入了难民。”

  “哼,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啊,因为我一个人如此大费周章滥杀无辜,也太看的起我了。”

  “公子,那我们……”

  “既然这么害怕我知道,那就告诉他们我知道的可不少。”苏危阑缓缓放下茶杯,他不仅要查清楚汞粮的事,还要给那些可怜的灾民讨回公道。

  “给他们点压力,三天后让张知府接驾!”虽然再等等可能会揪出更多的人,但时间越长叶府在众人的眼里暴露的时间越长,他们已经给叶府带来了不少麻烦,是时候把平静的生活还给他们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