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全勤安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以命换命呗

全勤安保 水边梳子 3783 2019.09.26 21:46

  36、以命换命呗

  明亮的车头灯照在道路中间,道路上的行人早就跑得不知去向,毕竟大家对枪声都很熟,也知道子弹的威力,碰上这种马路追杀的事情,无关人等第一件反应的就是找个隐蔽点躲起来,最好是躲得专业一点。

  蒂娜就在这样的道路上趔趄地奔跑着,双手张开,像是见到了父母亲的孩子,她在电影院就看到了警察在追那个人,也看到了那个人凶横地杀掉了好几名警察,以她现在的想法,警察出现在自己面前岂不就是像见到亲人一般。

  “救救我。”她带着哭腔大喊,迎着刺眼的汽车灯光跑过去。

  一个满头金发、高大英俊的男性从后座走下来,在车身边站定,待蒂娜跑到车边的时候伸手扶住她,蒂娜整个人都快瘫软了,眼泪一直都止不住。

  “救救我。”

  “好的好的,没事了。”那名金发男人的手抓得很紧,和声安慰着蒂娜,他的左脸上有一道很长的疤痕,但在蒂娜眼里,这就是正义的象征啊。

  她毫不顾忌地呜咽。

  “莫磊,出来吧,你跑不掉了,我知道你受伤了。”金发男子紧紧抓住蒂娜的手。

  这是一条宽阔的沿江大道,昏黄的路灯照耀着地面,路面修得十分平整,道路两旁是半米高的花坛,遗憾的是里面光秃秃的只剩下泥土,路旁低矮的、用红砖跟树木搭成房屋像是几世纪前就建立在这里,破旧又寒酸,跟河道对面的现代化高楼大厦毅然对立,就像是新旧两种制度的抗衡。

  “他受伤了,他被子弹打中了,我从车里出来的时候他跳出了车外。”蒂娜全身飕飕发抖,抱住自己的双肩,“他杀了警察,我看到的,在影院里,他杀人了。”

  “不用怕,不用怕,一会儿就好了……”。高大男子轻声安慰蒂娜。

  ……

  莫磊趴在花坛的另一侧,江水滔滔,风也很大,他开始觉全身僵硬。子弹卡在骨头里,他想,这是个麻烦事,自己还真不好取,他察看过伤口,离旧伤一厘米左右的距离,子弹卡在手臂里也是自己命大,如果打穿了手臂,肯定会钻进自己腋下,打穿肺叶。

  受了伤之后,他的动作没有那么随心所欲、那么敏捷了。体力丧失了,大脑现在还是清醒的,在不断地计算、思考,把身体的每一分精力均匀地传到四肢跟肌肉。

  如果能够休息一下就好了,休息半小时?十分钟都行,自己能有把握跳进江里逃出生天么?

  那种孤立无援的孤独瞬间涌上莫磊的脑海。

  我只是来拿我的遗产,你们非要赶尽杀绝么?

  自动步枪的枪栓声在夜间显得特别清脆,一发子弹划过花坛,落进了奔涌的河水里。

  “出来吧。”

  莫磊从花坛边站起身,那边似乎有人掏出了战术手电,刺目的强光晃得莫磊睁不开眼。

  “把枪扔掉,慢慢走过来。”

  莫磊把枪丢进了河里,几发子弹而已。

  眩晕感跟刺疼袭向中枢神经,他的脚步有些踉跄,他再次看见了成百上千的光圈在自己眼前飞舞。他晃晃头,将这种并不喜欢的眩晕赶走。

  “你还真是个小麻烦,莫磊先生。”史密斯从强光下走出来,灯光在他高大的身躯上洒下一个光圈,像是某种非物质体从另一个世界走出。

  “那只能证明你的团队太弱,每一个人都需要冒着生命风险来找我。”

  “他们的报酬很高的,莫磊先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你杀了凯尔,我必须得抓到你,这已经不是为了工作了,明白么?”史密斯慢吞吞地走过来。

  “哦?我杀的可不止他一个。”莫磊忍住剧痛,他想把史密斯引到身边当做人质,可是左臂上的伤口刺痛让他明白,这大概无法实现。

  “那些只是我的队员。”史密斯无所谓地摆摆手,“来,上车吧。”他伸出一只手搭在莫磊的肩膀上,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走向那台黑色的SUV。

  “好了,我的天!那么,你们需要我去做一份笔录么?是去你们警察局吧?天啦,我真的要疯了,我得赶紧回到饭店休息。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我遭了什么罪。”蒂娜舒了一口气,眼泪还是忍不住往下掉。

  史密斯努努嘴,站在蒂娜傍边的杀手突然双手从后面捉住了蒂娜的双臂,蒂娜惊恐地低头看了看手臂,再抬头看了看史密斯,再看了看莫磊,突然之间像是明白了什么,刹那间无边无际的恐惧笼罩了她,她惊讶得止住了呼吸,眼睛瞪得大大的。

  “放了她,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是我在路边劫持的。”莫磊一声轻叹。

  “别傻了,莫磊先生,我们两个是专业人士,对吧,她已经见过我们的脸了,何况这么长之间你们俩聊了什么我都不知道,行有行规的,莫磊先生,我们不能破坏了这个规矩。”

  史密斯一边说着,一边抬弯起手臂狠狠低在莫磊胃部打了一拳,莫磊闷哼一声,痛得佝偻起身子,被史密斯狠狠地一推,扑倒在SUV的车前盖上。

  “带她上另一辆车,把她丢进河里。”史密斯对照蒂娜身后的杀手摆摆手。

  “等一下。”莫磊心里一凉,从引擎盖上困难地抬起头嘶叫,“你们会后悔的,她要是在这里失踪了你们就麻烦大了,她可是美国人。对吧,史密斯,我们是行家,是专业人士,不需要跟普通人去计较。”

  “不用你操心。”史密斯微笑,“反正到时候你大概也不在人世了。”

  “快叫救命,大声叫,不要停。”莫磊冲蒂娜大叫,拼命挣扎,抬腿去踹史密斯的小腿,史密斯抬腿格挡,膝盖顺便在莫磊的腰间一顶,莫磊疼得倒吸一口气。

  蒂娜抬头欲喊,她身后的杀手一掌砍在她的颈部迷走神经,蒂娜头一歪,晕了过去。

  杀手抱着蒂娜的腰,走向了已经开了过来的红色敞篷越野车,那上面还剩下一个命大的杀手,另外两个一位被莫磊子弹打死,另一位被甩进了河里生死不知。

  “你看你是不是多此一举,你这样子只会让她死的更快。”史密斯说话的时候永远带着笑意,像是跟一个朋友在聊天。

  一条粗壮的胳膊突然从莫磊的肩膀后面绕过来,用十字锁喉术锁住了他的喉咙,然后用枪管顶住了他的背脊,把他拖进了车里,那一霎那,剧痛由胳膊传到了心脏,莫磊用没受伤的右手肘朝后猛击,可是锁喉的方式十分专业,反而被身后的杀手一枪托狠狠敲在自己的后脑勺上,莫磊可以清晰地感知到鲜血从头上渗出流进了脖子。

  “别再反抗。我开始怀疑你的专业,你竟然跑向这边的无人区。”史密斯微眯着眼睛,看着杀手将莫磊塞进车内。

  “莫先生,我不会不得已地杀了你,再去杀了你在乎的人。你还愿意跟我聊下去么?”史密斯坐上驾驶座,突然收敛了笑容,俊朗的脸上变得神色阴森。“你把他的东西全部搜一遍,身上也翻一遍。”

  莫磊点点头,“我低估了你的无耻而已。”

  汽车发动的声音响起,在原地调头,朝着另一侧的河岸驶去。

  后座的杀手翻开了莫磊的包,仔仔细细地检查一遍,一无所获,便开始撕扯他的衣服,撕掉了他的T恤、皮带,把他左臂包裹伤口的纱布也全部扯开,全身掏摸了一遍。

  “没有。”他跟前座的史密斯汇报。

  “莫先生,你把U盘放哪去了?你要知道,那可是华人社区好多人的生命哦。”史密斯又恢复到温和儒雅的表情。

  “你再拿我的同胞威胁我,我保证我一定会杀了你,明白么?”莫磊保持着微笑,血流满脸,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史密斯就像是看着一具尸体。

  “对了,凯尔是你的女朋友吗?所以你才这么上心?”莫磊此刻已经上半身赤裸,后脑勺上的血沿着背脊往下流,被撕开纱布的伤疤处上方一厘米左右有一个小洞,跟旧伤口的血液混在一起。

  后座的杀手抬手一肘砸在莫磊的头上,莫磊一阵发晕,嘴巴里满是甜味。

  “你打算怎么杀我呢莫磊先生?逞口舌之能,换来肌肤之痛,莫磊先生,别让我小看你哦。罗德,把他的裤子也扒了,检查内裤,鞋子,这样的小东西放哪里不好找。”

  后座的杀手先走莫磊的腰部补上一拳,看着莫磊因疼痛扭曲的脸,才开始去解开他裤子上的第一颗扣子。

  就是现在了。

  莫磊忍住巨疼,猛地双膝一顶,膝盖砸在罗德的额头上,将罗德的身体砸的后仰,莫磊的双腿抬了上来,右手在后脑勺上抚摸了一把,身体靠在门框,一只脚疯狂地踢向罗德的脸部,另一只脚将他的手枪踢飞,落在了座位下面。

  前方的史密斯刚想刹车回头,莫磊右手伸过去前面,将沾满鲜血的手在史密斯眼前一顿乱搓,右脚仍旧猛踢罗德的头。史密斯被血液模糊了视线,双手拼命地区擦眼睛,SUV的四条轮胎在地上刮擦出清晰的S印。

  罗德在后座开始反击,双手掰住莫磊的腿放在肩膀上,就想往下掰,莫磊左手刚才在座位下一阵乱掏,摸到了刚才罗德所掉的那把手枪,他忍着痛,用麻木的手指用力扣动扳机,对准罗德开了三枪,罗德庞大的身体侧倒在座位上,脑袋砸向了玻璃窗。

  疯狂之中,史密斯的脚踩下了刹车,他拉开车门跳下汽车,黏糊糊的血液涂在眼睛上十分难受,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怪东西,用袖子擦了擦之后反手掏出了手枪,而后座的莫磊等车一停稳也拉开了车门滚了下去,他看见史密斯站在正前方,便抬手对准史密斯扣下了扳机。

  空仓挂机。

  没子弹了。

  史密斯已经抬起了手枪。

  莫磊单手卸下了空弹匣倒过来抓在手里,将空枪狠狠低砸向史密斯,趁史密斯闪躲的时候像头饿狼一般地冲了过去。

  一发子弹擦着莫磊的右胳膊飞过去,带出一条深深的血沟。

  莫磊冲到史密斯的身边,他比史密斯要矮,只能将脑袋一低,胳膊顶住史密斯持枪的右手腋下,用力朝上顶,史密斯左手从后腰拔出一把匕首,但莫磊圈在他背后用受伤的左手抓住了他持刀的手,手中的空弹匣已经摸索着朝上顶进史密斯的喉咙,之后拔出来再狠狠插进去,用手搅动了几下。

  莫磊仍旧没有松懈,他看不到史密斯张大了嘴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不到史密斯脖子上开了一张嘴,只是持续地朝前冲,顶着史密斯朝前冲,一边冲一边用手中并不尖锐的弹匣朝着一切能够捅进去的软组织用力捅。

  他发现史密斯的身体软了下来,在他身后的手枪掉在了地上,莫磊在停止了冲击,然后全身上下像是丧失了骨头一般地,跟史密斯一起躺在了地上。

  “我说了,我一定会杀了你,一定会……,他妈的,我现在告诉你什么叫专业。”他坐在史密斯的身体上,喃喃自语。

  鲜血流满了他的背部、脸上,昏黄的灯光下,看起来像是一头厉鬼。

  史密斯的身体还在抽搐、颤抖,喉咙里的血液跟气泡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