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全勤安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困虎覆车

全勤安保 水边梳子 3318 2019.09.14 21:06

  22、困虎覆车

  落水的角度也是计算好的,斜切着插入水中之后,快速地朝左侧潜游,莫磊在冰冷的河水中打了个哆嗦,然后奋力朝左前方潜了有几十米之后,开始露出水面,换成侧泳的姿势持续朝下方游去。

  他一边轻松地游着,仔细听着河岸两旁的声音,如果自己的计算没错,大概2000米左右就有一个滩头,自己从那个滩头可以消失在从林之中。

  几分钟之后,他走上了一个荒芜的沙滩,沙滩上的野草迎风飘摇,凌晨的冷风铺面而来,他赤着脚踩在松软的沙滩上,吃力地朝着草坪走过去,每一步都深深地陷进污泥里。

  他的动作不紧不慢,即使是还过一个小时左右,天上即将亮起第一丝曙光,可丛林里就是他的世界,他可以在这里面为所欲为而又能全身而退。

  走到草坪,从油布包裹内将衣服裤子鞋子依次拿出来套上,检查完自己的武器跟子弹,将那支史密斯手枪插在脚踝处,另一只插在后腰,打算总结一下自己今天的偷袭计划。

  唯一遗憾的是还是没有搞清楚孟成龙与他女儿的死亡原因,但,那个看起来英俊帅气的家伙无疑就是罪魁祸首了,也总算是为伯尼金一家报了仇。

  “苏苏,给,你喝‘哟呵’”……小女孩安妮那张瓷娃娃一般的脸,在莫磊眼前一闪而过。

  “哥哥,我会不会死啊”。那个躺在病床上的小男孩弱弱地对着莫磊说。

  ……

  一阵清风吹来,莫磊‘突’地直起了身子,他闻到一股‘人’的味道。

  “嗨嗨嗨,不要动,你一动就死定了。”身后,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

  “举高你的双手,举高一点,别动,保持这个姿势。”

  这是尼尔逊的声音。

  莫磊默默地将手举高。

  大意了。

  一直没见到面的尼尔逊,竟然从自己身后冒了出来。

  自己在算计别人,别人也在算计着自己。

  原本以为这条临时起意的逃跑路线天衣无缝,可是,这个满头白发的尼尔逊也在按照自己的计算方式追了过来。

  “抓到你了,要不还真不好交差。”另一个声音也幽幽叹息了一声,听声音莫磊就知道是那位看起来油腔滑调的皮杜。

  声音越来越近,分两个方向朝莫磊走来。

  “杀了他吧,图兰已经死了。”这是皮杜的声音。

  “不着急。”这是尼尔逊是声音。

  “趴下,趴下,双手双脚伸展开来,对,要像只青蛙那样,你个王八蛋。”皮杜嚎叫着冲了过来,随即枪响了,子弹擦过莫磊的胳膊,带着一大块血肉钻进了草坪里。

  “你他妈傻啊。”身后,尼尔逊怒骂一声,大概是将皮杜的枪管推开了,“不能杀,我们得把他交给大老板,蠢货!”

  大老板?

  皮杜骂骂咧咧地走过来莫磊的身边,枪管顶在莫磊的后脑勺上,附身从他身上拿走武器,并从口袋里掏走了莫磊临走的时候取下的U盘,抛了抛之后递给尼尔逊,然后在莫磊身上狠狠低踢了一脚。

  “站起来,王八蛋。”

  疼痛像是怒潮一般地从伤口冲来,血腥味传进鼻子,皮杜的那一脚踢在莫磊的脑袋上,他的鼻子里一阵酸涩,两股热流从鼻孔里流了出来。

  “傻逼,怎么不开枪杀了我?”

  莫磊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起,用沾满了露水跟泥巴的手擦了擦流出来的鼻血,斜视着皮杜,轻蔑地笑了笑,

  “你杀了我啊,来,我保证会让人把你的皮肤一层层拔下来,让你享受几十个小时再到地狱找我,来啊傻逼。”

  莫磊想激怒皮杜,想要他走进自己身边,最好是能近距离冲自己开枪,自己才有更大的机会。

  但尼尔逊阻止了狂怒的皮杜,走到莫磊面前,突然反手一枪托砸在莫磊的下巴上,莫磊半边身子随着这一下似乎半边身子都麻木起来,他有点眼冒金星,摇晃了一下之后又迅速站稳。伸出舌头舔了舔破裂的嘴唇,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之后,莫磊还是咧嘴跟尼尔逊笑了笑。

  “来啊,跟我单挑,你个老货。”

  “莫先生,我低估你了。”

  “嗯,是的,你们惹错人了!”莫磊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

  “是嘛,说实话,你也快死了,来,你走前面,估计你还得吃几天苦才会死去,不知道你死后下地狱还是上天堂呢。”

  “不用客气,您请!”莫磊扬扬手。

  “还是把你绑起来比较安全。”尼尔逊示冲皮杜点点头,“用你的皮带,把他的手绑在前面,我们要看得见。”

  几分钟之后,两个人押着莫磊走到河道另一侧的泥路上,那里停着一台黑色的老款越野车,尼尔逊跟皮杜将莫磊夹在中间,一直走到车边,尼尔逊拉开车后门,“皮杜,你坐后面盯着他,如果他想跑,就杀了吧。”

  说完,尼尔逊走到驾驶座,拉开门坐了进去,皮杜用枪管顶顶莫磊的背心,“傻逼,别动什么歪主意,否则我就打你个透心凉。”

  莫磊转过头对着皮杜咧嘴笑了笑,爬上汽车后座,只是满脸的鲜血在凌晨的微光中委实有点骇人。

  车厢内一路沉默,天际有一丝曙光亮起。过了一阵子,曙光不见了,天空较之刚才更加漆黑。

  车窗大开,清晨的山风带着凉意肆意在山谷中回荡,钻进车内,在车厢里回旋着再从车窗穿出,风儿里充斥着越野车的汽油味,还有莫磊身上的血腥味。

  莫磊的鼻血已经止住,血块凝固在嘴唇上方,左臂上的创口开始麻木,只是随着汽车的颠簸,还会有刺疼的知觉。

  闭上眼,莫磊深深地呼吸了几遍,嗯,好闻,像是在某年某月的战场,只是这里,少了一丝硝烟的味道。

  “你们打算带我去哪?”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尼尔逊稳稳地掌握着方向盘,在泥土路上笔直前行,车头灯划破了黎明前的黑暗。

  “带你去见撒旦。”旁边的皮杜几乎与尼尔逊同时回答,言语中带着安心的戏谑。

  “好吧,我说皮杜,是你拿了我住处的灵位牌么?放哪了啊?那可不是个吉祥的东西,会给你带来厄运。”

  皮杜冲他挤挤眼,伸伸舌头,满脸的你奈我何。

  “我们来聊聊天?皮杜,我觉得孟成龙的死法太过于直接了,你们怎么还会用这么通俗的手法去杀一个人呢?”

  “哈哈哈。”皮杜有点得意洋洋,前方的尼尔逊似乎也没有让皮杜住嘴的意思。

  “我说的对吧,比如,孟成龙的女儿,到现在怎么死的我都不明白,这才是技术型的杀手,来,我反正一个将死之人,你跟我说说,这孩子是怎么死的?”

  “别动,别动。”

  前方的尼尔逊猛踩刹车,莫磊的头狠狠低撞在椅背上,尼尔逊抓起放在挡风玻璃下的手枪,反过来指向莫磊。

  “你想死?”

  莫磊举举手,“别怪我,我看着这孙子的嘴脸太让人讨厌了,就忍不住揍他。”

  皮杜嚎叫着劈头盖脸地在莫磊头上猛击,莫磊将身体尽量倾斜来抵消打击带来的伤害,一边大叫,“停停停,我不会了,不会了。”

  “停手!”尼尔逊一边制止住尖叫的皮杜,“但是我得给你一点教训。”

  后一句,他是对莫磊说的。

  “皮杜,捡起你的手枪,把他的十指打断。”尼尔逊用枪管指着莫磊的头,冲皮杜眨眨眼。

  皮杜狞笑着从座位下捡起手枪,对着莫磊捆绑的双手狠狠低砸了下去。

  出于本能,莫磊快速地将十只手指交叉着握在一起,随着皮杜的枪托狠狠低砸了下来,莫磊的左手盖在了右手上面,很快,左手背跟手指上鲜血淋漓。

  “啊,断了,断了,我的手指断了。”莫磊撕心裂肺的大喊,一边痛得弯下了身体,全身颤抖,声音离带着哭腔。

  皮杜满意地收了手,气哼哼地嘲笑着,“我还以为你他妈是铁人呢。”然后示意尼尔逊开车。

  一边弯腰叫着痛,他在黑暗中活动了一下手指,他的左手是伤得很严重,可是右手仍旧灵活无比。

  伸手拔出插在脚踝上的手枪,莫磊悄悄地单手在鞋底上膛——这把枪刚才皮杜并没有搜走。

  “小心啊。”前方的尼尔逊突然大喊一声,他从后视镜里一直盯着后方,识破了莫磊的诡计。

  皮杜迅速地想调转枪口对准莫磊。

  但已经太晚了。

  史密斯手枪中的两发子弹,全部射进了皮杜的胸膛,透过皮杜的身体,将皮杜身边的窗户玻璃射的粉碎,尸体猝然地软瘫在座椅上。

  “放下枪。”莫磊迅疾地调转枪口,顶在司机座位的皮套上,正前方是尼尔逊的满头白发。

  “放下枪。”他再大吼一声。

  “好好,别冲动,我们都是内行人士,可以好好聊聊。”尼尔逊将枪丢在副驾驶座椅上,双手扶住方向盘,越野车稳稳地朝前行驶,突然,这辆庞大的越野车朝前猛地一窜,越开越快。

  “开慢点。”莫磊大吼。

  尼尔逊将车开得飞快,风声‘呼呼’地从车窗灌进来,“怎么样,我们谈谈?”他突然轻轻带一带刹车,再放开刹车之后猛轰油门,越野车像一头怪兽一般时快时慢地行驶在高低不平的泥土路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