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全勤安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丛林里的毒地

全勤安保 水边梳子 2867 2019.10.09 20:37

  54、丛林内的毒地

  在安第斯山脉旱季跟雨季交替的季节,河床上生长着大量不同类型和颜色各异的藻类、苔藓,河道两旁长满大片大片的合金欢,细小的叶子在夜间成对相合,金黄璀璨的小花球毛绒绒的,在春秋两季十分美丽。

  沿着道路朝北边走上几公里,一路上风景奇美,但也蕴藏无数风险,那条路之所以称之为‘路’,只是可以让人通过的地方而已,大部分是陡峭的悬崖峭壁,莫磊往前行走了一个小时,足足滑到了六七次,才能走出一条足够让他不被发现的路,松脆的岩石、陡峭的山丘,加上攀爬时四肢要处于低垂状态,让他不住地喘气。

  他在河道里将自己清洗一遍,已经朝着北方连续行走了一个小时零十分钟,身后的追兵不知道是否还在跟着自己,他知道这附近有一条小路,但那条小路十分明显,而且逶迤蜿蜒,比这边走出去要距离要多出数倍。

  等他再度翻过一座陡坡,看着山谷里漫山遍野的温室灯,吓了一跳。

  微弱的星光下,这里至少种植着超过一万株大麻,参天的松树将它们遮挡着,五英尺高的大麻植物一排排地分布着,每一排相隔1.5米左右。他明白了为什么身后没有追兵,大概对方也知道这附近是适合种植大麻的地方,肯定会有武装人员看守,自己往这这个方向逃走,等于是自寻死路。

  这些大麻种植在地形陡峭的肥沃土壤中,还有很多在浓密的灌木林里,离河道比较近,便于种植的农民进行灌溉,他们将灌溉管道埋在山丘的土壤下,然后筑坝拦住积水,安装滴灌系统,利用重力给料的软水管进行灌溉,避免了过分灌溉带来的不良后果,这是一项相当专业的工程。

  种植大麻的周边都搭了很多很小的帐篷,农民跟安保人员都住在这里,他们大部分的食物都存放在大的麻袋里,悬挂在树枝上,以防止在这一带出没的黑熊偷食,这一片植物园每个时段至少有20名武装人员进行监控,全天24小时从不间断。

  他们雇佣那些不会暴露秘密的人送来补给品,包括食物、饮用水、肥料跟其他生活用品,每隔十天左右,就会有一群人踩着昂贵的山地自行车将东西送来,山地车让他们能迅速地穿行在陡峭的山丘,并且不会发出什么声音。大麻成熟之后,他们再用这种方法运输出去,当然,这些人里大部分是相熟的亲戚朋友,甚至那些腐败了的警察。

  今天真是他们送给养以及带货出山的日子,莫磊趴在山崖一块突出的巨石之后,刚刚探出半个头,眼前出现的便是一群人卸货上货的场景,几名武装队员拿着AK47围绕着那群送货人,卸货跟上货的动作十分娴熟,一大群人不断地在动作着却毫无声息的场景的确有点诡异,这也是让一路都十分警惕的莫磊完全没有察觉的原因。

  在巨石前方的两米处,一名穿着军装的半大孩子正接过另一个同样打扮的男性手中递过来的肉干,他应该就是负责防守莫磊这边的哨兵,恰恰在莫磊攀爬上来的时候,他离开了几米之外去拿新鲜的给养,否则莫磊刚刚冒出头就会被发现。

  莫磊的背心一片发凉,冷汗直冒。

  他知道这大山深处隐藏着无数风险,这种风险不仅仅是来源于毒虫猛兽,还有大山深处的非法武装分子,只不过他以为会在麦德林附近才有这种规模性的武装分子,没想到就在这附近就有一支队伍,人数虽然不多,但他看见帐篷外侧的边沿地带,至少有两个机枪阵地能形成交叉火力,还有几十支AK47,这他妈的太操蛋了。

  上坡容易下坡难,在山里生活过的人都知道,而下悬崖则更难,尤其是在星光朦胧的夜晚,你得用脚尖去探、去摸索着可以作为支点的位置,你的手不能打滑,身体得紧贴着峭壁,头不能低下去看,一切全靠知觉跟运气,这让现在的莫磊有点苦不堪言。

  那个半大的哨兵开始往回走了,他走得很慢,一边走一边往嘴巴里边塞食物,小腿慢慢地抬起在落在地上,微弱的灯火将他的身影浸在黑暗里,莫磊看不清楚他是否因为地面嶙峋的山石还是因为腿部带伤。

  杀了他是很容易的事情,莫磊完全有信心暴起一击,但杀了他的后果就会很严重,毕竟用刀子杀人最怕的就是没有一刀致命,些微引起的动静都会导致机关枪跟AK47的怒火。

  他隐下了头颅,小心翼翼地先伸下左腿慢慢试探,找到了一块凹入的缝隙,他把脚尖先伸进去,用力蹬了蹬,确认没问题之后再松开左手,右手继续挂在崖缝里,就这样慢慢往下退,每走一步,都要比上山难受几倍。

  还得担心不小心踩落的山石滚下陡坡制造出声音来。

  头顶,哨兵走到了岩石的边沿,他在刚才莫磊落脚的地方站定,似乎吃完了口中的最后一口食物,双手互相搓了搓,瘦弱的身体上套着宽大而不合身的军装倒映在天幕上,莫磊屏住呼吸,用一只手跟两条腿呈不等边三角型支撑住身体紧贴在峭壁上,缓缓地伸手从后腰拔出手枪。

  最坏的结果就是被发现了,自己开枪杀了他,然后跳下还剩3米多高的悬崖,或许摔断一跟肋骨或许摔断一条腿,再跳进河里远遁。不过,前提是这他妈的万恶的浅滩上没有恶心的鳄鱼、没有令自己还手不得的其他毒物,还有那看似平静的河水当中没有吸人的旋涡……。

  哨兵在巨石旁东张希望了半分钟,转身又踢踢踏踏地远去了,大概是去找个地方坐下来,毕竟在找方圆百里范围以内,除了某些大规模的围剿,还没人敢过来惹事是非,大家的地盘也划分得十分清楚。

  莫磊松了一口气,一瞬间背上的冷汗湿透了背心。

  把枪收起来、咬紧牙关,莫磊一步步地朝下探去,当他的脚尖踩在了实地上的时候,莫磊长吁一口气,一阵无力感从头顶传到脚心,全身的骨节好似散架了似的,麻、痒、酸、疲惫无力……,所有的负面情绪瞬间通过肾上腺素的降落在身上体现了出来。

  可危险还没解除。

  往后走?有可能那几个雇佣兵在后面等着自己呢。

  往前走?水道还有900米左右落差巨大的瀑布,自己跳下去?

  或者游过河流?

  都不靠谱。

  那就往回走。

  就算是那几个雇佣兵还在等着自己,但自己撕破一条口子是没有问题的,偷袭的手段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何况也许对方根本没料到自己还会杀回去,毕竟只有傻子与疯子才会往死路上送人头。

  想起来悬崖旁边的空地上有几株迷迭香,莫磊缓缓附身,摸索拔出一根扯下几片革质的叶子,在人中跟太阳穴涂抹了一会儿,浓烈的气味由鼻子传进大脑,驱走了疲劳跟困意,让他的五感变得灵敏。

  身体上的疲劳一旦消失,莫磊的脑海里开始飞速思考,他突然记起另一条路,需要往回走上几公里之后,再跨过那条崎岖难行的山路,到白天自己布置陷阱的那个放向,那里离道路很近,自己也可以在那附近休息一晚。

  弯下腰,莫磊继续保持着低姿潜行的状态钻进了金合欢林里,迷迭香的效果消失得很快,他很困,但脑子里却十分清醒。他记得若干年前,跟那帮子兄弟也曾经在某一个类似于哥伦比亚热带丛林里的经历,想起那颗散发着死亡气味的大柏树、尸体的焦臭味,想起夜间直升机上的机关枪扫射的时候像漫天烟花……。

  鼻子里传来一个腥臭味,他立刻顿住了脚步,右手手枪左手匕首。

  他妈的,不会是一头熊瞎子吧。

  全身的神经跟肌肉瞬间绷紧,莫磊的脚步变得轻捷有力,握刀的五指依次松开又依次握紧。

  无论是什么玩意儿,自己得打起一百倍的精神去对付,而且不能弄出太大动静,身后的悬崖上还有无数黑洞洞的枪口。

  近了……

  更近了……

  一个黑影映入莫磊的视线,行走的姿势像是人形,在合金欢树跟河道的边沿小心地向前摸索着,莫磊收起了手枪,迅猛地朝侧方冲出,右臂卡住人影的脖子,左手上的匕首顶在对方的后心。

  “嘘……”!

  莫磊俯身在那人的耳边低声开口,“不想死,就别喊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