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全勤安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最佳嫌疑人

全勤安保 水边梳子 3318 2019.09.06 17:41

  13、最佳嫌疑人

  无论自己多么地小心,还是进了圈套了。

  这个圈套还其实还是自己给自己套上的。

  莫磊站在院子里,神色恢复平静,眼神深处有火光闪耀。

  看着陷坑里杀手的尸体,莫磊呆立了一分钟。

  杀手的面罩孤零零地丢在一边,那张死人脸苍白而毫无血色,额角部位青肿的痕迹清晰可见,左肩膀创口周边的鲜血已经凝固,双眼瞪得圆圆的,在灯光下有些瘆人。

  死因肯定是自己最后的那一脚,没收住力气。

  当然,即使没死,大概自己也需要花点时间才能洗清自己。

  此刻的莫磊非常冷静,近乎自己爆炸的念头突然之间平息,任凭脑海里思绪翻腾。

  他完全没有后悔失手杀人的念头。

  把所有的前因后果思考了一遍,才发现自己所能做的,的确有些许粗陋,也没有把这里当做一个战场,才会出现这种情况,莫磊甚至于把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全部计算了一遍。

  这里真不是战场吗?

  我只是想拿到遗产而已,去救另一个孩子的命。

  伯尼金一家人啊,还有那个孩子。就这样没了?

  一个天真活泼如花年华的孩子,就这样死了?

  有多么的深仇大恨啊,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

  他默默地看着那具尸体,那张陌生的脸。

  已经来不及擦拭燃烧弹跟计时器上边的指纹了,警察已经到了门口,胖子赛尔、黑人警察伟拉,还有一群武装军人,统统把小区的出口全部围了起来。

  伯尼金家的大火还没有熄灭,社区内能走动的男女老少全部到场,有些老人,已经开始哭泣起来。

  为这一家的命运。

  “莫先生。”

  正当莫磊在认真思考接下来的计划的时候,身后,赛尔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随之还有伟拉的咳嗽声。

  莫磊转过身子,赛尔跟伟拉站在他的门口,伟拉那张永远笑眯眯的脸此刻也严肃起来,他的衣襟敞开,露出腰间的枪套,右手按在枪套上。而赛尔仍旧是那幅凶悍的模样,只是那张浮肿的脸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看着莫磊。

  “能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最后一个出现在伯尼金家里吗?为什么他们都没能出来,你扔下来的孩子也只是具尸体?”

  问话的仍然是赛尔。

  “他们家起火了,我最先发现,去救火,先救孩子,之后发现救不了其他人了,我只有跳窗出来,至于孩子为什么已经死亡,我不知道。”

  “那是什么?”伟拉突然看见菜圃中间的那一堆黑乎乎的东西。

  赛尔也随即看了过去,然后,他晃荡着粗壮的身体,走过去,有点困难地弯下腰,捡起一个瓶子看了看,随即脸色大变,反手拔出自己腰间的柯尔特手枪,动作敏捷得完全不像是一个胖子。

  “别动。”伟拉迅速拔出手枪,两把枪同时对准莫磊。

  “那是燃烧弹,本来是放在我家门口的,我发现以后便拆除了而已。这里还有一具尸体,就是这个杀手干的,但,请问两位,他们为什么杀掉孩子?伯尼金的妻子与孩子与他们又有什么深仇大恨?”

  “他们会等到报复的,一定会!”

  微微举起双手,莫磊迅速计算着自己跟对面两个警察的距离,计算着如果对方开枪,自己有多机会负点轻伤顺利逃走。

  “别动什么歪心思,莫先生,先回警局再说。你只要稍微一动,我就开枪,伟拉,过去把他铐上。”赛尔双手稳稳地端着柯尔特,原本浑浊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呼吸声也变得平稳。

  伟拉从腰间掏出手铐,扔向莫磊,手铐掉在莫磊的脚边。

  “慢慢弯下腰,捡起手铐,自己把自己反手铐上,转过身来,铐给我看见。”伟拉与眼前这个华裔男子几次接触指之后,明白自己不能跟他的距离太过接近。

  莫磊闻言,便慢慢地附身将手铐捡起。

  但是他并没有转身背对着两位警察,而是毫不犹豫地将双手背后,反铐上自己。

  他有自信,只要对方的手指放进扳机框里,自己舍命一搏,便肯定有机会逃走,但如果对方背后开枪,那自己就背着这个大黑锅去找那些死去的兄弟了。

  赛尔似乎并没有纠结这种细节,只是持枪慢慢的接近莫磊。

  “你去叫人过来,把这栋楼围住,记住别让那些大兵知道。“赛尔接近莫磊,伸手拉了拉手铐,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收紧铐圈,随即收起了手枪,示意伟拉出去叫人。

  当赛尔靠近莫磊的时候,莫磊的身体像是没站稳一般地歪了歪,赛尔伸手扶住,“别动什么歪念头,要是那些大兵进来,你就成蜂窝了。”

  顺手把赛尔身上的钱夹给拿了过来,莫磊有点遗憾不是手铐钥匙,便反手把现金掏出来塞进裤兜口袋之后,乘着两人靠得很近的机会,再将钱包塞回,对着赛尔点点头。

  “地下的人是我杀的,伯尼金的家人,不是我,你应该清楚,对吧?”

  现金是有用的,如果真需要逃亡的话。

  “别说话,到了警察局再说。”伟拉已经安排好人手进来,低声对着莫磊吼叫。一旁的赛尔沉默着推了推莫磊,示意他走在前面。

  “我告诉你,我一定会找到他,无论是谁,我都要杀掉他,无论在任何时间用任何方法,他妈的,孩子都不放过?那还是一个小孩子啊,你们谁家没有孩子?对了,你有孩子吗?”

  莫磊声音平淡,毫无情绪,像是在叙述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

  围在火场的人毫不知情,仍旧在那里观看着,束手无策。只有吴老爷子,他似乎早就守在莫磊家的对面,此时正从路灯下慢慢地转动着自己的轮椅,滑向那台关闭着警灯的警车。

  “老爷子。”莫磊摇摇头,制止了做势欲喊的吴老爷子。

  他知道,如果吴老爷子大喊几声,这些处在暴走边缘的华人居民十有八九就把警车给围住了,甚至会发生暴力对抗事故,他们肯定不会让警察带自己离开。

  可是,最终受害的,不也是这些居民么?这大概也正符合幕后某些人的心意。

  吴老爷子也明白莫磊的想法,他回头看了一眼火光之处,对着莫磊微笑,“孩子,不用担心,我的律师随后就到,我马上也会打电话到大使馆。”

  “谢谢老爷子。”

  “上车吧。“伟拉拉开警车后座的车门,将莫磊推进车内,自己坐上驾驶座,赛尔从另一侧爬上副驾,他回头看看莫磊,再次警告,

  “别动什么歪心思,我不想射杀你。”

  莫磊笑笑,闭目假寐,脑海里飞速翻腾着对策,靠在背后的双手也在后座上不断摸索。

  老旧的警车内气味很难闻,布套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皮垫上全是豁口,露出屎黄色的海绵,莫磊是手指灵活地在背后翻动着,从缝隙里、裂缝里寻找一切可利用的东西。

  前方的两位警察也陷入了沉默,伟拉并没有打开警灯跟警笛,只是让汽车在黑暗的道路中前行,昏黄的车头灯只能照在车前几米远的道路,视野尽头,一片黑暗。

  夜风渐寒,风从窗户的缝隙里钻入,到让车内的空气变得好了一些,收音机停在音乐台,此刻正在播放着某个民谣歌手的曲子,但收音机的信号时断时续,驾驶着警车的伟拉,一边掌握着方向盘,一边随着音乐吹着变调的口哨,黝黑的额头上在车内微弱的光线下亮晶晶的,像是在冒着汗。

  “右拐。”

  警车离开华人居住区,在崎岖的山道上前行半个多小时。再往前走一段事件,就是卡尔卡镇,赛尔突然的左手突然指指右边的小路,让伟拉将警车右转进去。

  伟拉诧异地侧身看看赛尔。

  “右拐。”赛尔再一次下令,他的右手移向了腰间,回头看了看莫磊,浮肿的脸色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该送他上路了。”

  伟拉原本扶着方向盘的右手突然变戏法似的跳出一只克洛克G43手枪,顶在了赛尔的腰间。

  “hi,伙计,你不能对嫌疑犯怎么样的,必须送去警局。”伟拉声音有些颤抖,但持枪的手依然稳定,另一只手稳稳地扶着方向盘,警车越过岔路,直接朝前方开去。

  赛尔咧嘴笑了笑,不再搭理伟拉,反而也闭上了眼睛。

  朝前行驶了几百米,前方亮起四道刺眼的灯光,两台警车一左一右的停靠在道路两旁,成V字型把道路堵得严严实实,伟拉一个急刹车,在离前方的警车几十米的地方停下。

  灯光下,两个身材高大的黑影朝这边走来,在灯光的剪影下像是两个黝黑高大的巨人,手中似乎都拿着武器。

  “亲爱的,我给了你机会的。”赛尔嘲笑地对着满头大汗的伟拉歪歪头,

  “我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对准后座的家伙,对准他的脑袋,开上一枪,我会在报告上说是这家伙准备跳车逃跑,怎么样?名利双收!”

  “想不到你还算是一个有正义感的警察。”

  后座上,莫磊突然伸出了早就解放开来的双手,右手从座位上伸过去圈住赛尔的脖子,左手闪电般地夺过伟拉的克洛克G43,顶在赛尔的脖子上。

  “倒车,然后往回开。”莫磊命令伟拉。

  伟拉抬手擦擦头上的汗珠,迅速挂挡倒车,黑黢黢的脸色神色严肃,“我必须让你去警察局,你有没有问题不是我说了算,是法官说了算……”。

  “如果我们再往前走,我们就永远见不到你的大法官了。”莫磊讥嘲地笑道。

  车轮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伟拉疯狂地将警车在原地调头,朝着来路疾驶,在他身后,那两位走过来的黑影似乎楞了一下,然后朝着这边方向开了几枪,方才反身冲向自己的警车。

  半分钟之后,警车的警笛声在山谷中回响,惊醒了寂静的黑夜。

举报

作者感言

水边梳子

水边梳子

迎接明天中午的推荐,今天两更。   感谢各位亲友的支持,请持续保持关注、推荐、留言,谢谢你们!!

2019-09-06 17:4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