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全勤安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丛林里便是我的地界

全勤安保 水边梳子 2590 2019.09.08 18:40

  15、丛林里便是我的地界

  凌晨4点,乌云越聚越浓,又开始起雾,雾气带着细细的雨珠在空中飞舞,但华人社区仍旧是灯火通明。

  细雨之中,广场上依旧站立着一群中壮年男性,聚在一起,低声讨论着伯尼金一家的惨状,所有人都对警察的说法嗤之以鼻,大家都明白,那位叫莫磊的年轻人不可能会去杀害伯尼金一家。

  居住区的大门口,原本围着的军车跟警车渐渐散去,只留下一台老式解放牌卡车跟一台吉普,吉普车上坐着一位留着大胡子的军官,手中夹着的香烟一直燃烧到尽头烧着了他的手指,才把他从昏昏欲睡中惊醒。

  几位士兵歪歪斜斜地站在四周,有人开始咒骂这突如其来的细雨。那几名华人居民们自建的保安队伍倒是精神抖擞,毕竟这么大的事情只是据说在某些大毒枭出没的地方才有,他们今天也是给吓个够呛,一边打着哆嗦一边享受着肾上腺素带来的激动。

  十几公里之外,莫磊在黑暗中不断穿行。他不断地朝着前方黑魆魆的丛林前进,身后的不远处,几名警察拿着战术手电在跌跌撞撞地追过来,莫磊毫不在意,他知道,自己只要能进到丛林里,便就像鱼儿进到了大海,就这些警察肯定是追不上自己的。

  但身后的追兵应该不是这样想的,他们从对方行进的痕迹看出,这家伙是打算从山里逃遁。其实只要把前方的人逼进丛林,别说到处都是武装贩毒的家伙了,就丛林里的瘴气跟猛兽,不出三天,这个逃遁了的华人也将是一堆白骨埋尸荒野。

  不过,究竟是追击还是诱敌,谁能说得清呢?

  莫磊有些担心那位叫伟拉的警察,不知道这个形象不那么讨人喜欢的家伙是不是被其他人给杀害了。

  黑暗中,被雨雾浸湿了的树叶跟枝条不断抽打在前进中的莫磊身体上,冰凉跟疼痛几乎同时传播到神经系统,腐烂的气息跟枝叶中生命的气息融合在一起。

  这让莫磊更加斗志昂扬,他佝偻着腰,右手拿着那根粗短的木棍伸在前面,拨挡着反弹回来的枝叶,左手垂在身侧,像只豹子般在丛林中穿行。

  故意弄出响声之后,莫磊突然转身折回,他早就从追踪的那几名警察的追踪技巧上看出,应该每一个人都有在丛林生活的经历,所以,他前面故意彻底消灭了自己的痕迹,所留下的全是自己故意留下的,他希望,能让对方放松警惕。

  追击过来的三位警察听见这边突发的声音之后,几乎同时关闭了战术手电,也同时想那个位置靠拢,他们三人彼此之间的距离都有10米左右,行进间配合得十分完美。

  莫磊消无声息地原路返回,黑夜中,他全身上下都涂满了污泥,只露出一对眼睛,像是在这片丛林里生活已久的野兽,不断在草丛里、刺蓬里跳跃。

  “啊……艹!”追击的警察突然有一个人尖叫一声,紧接着口里发出一连串咒骂声,声音尖细嘶哑,像是被人捏住了脖子,然后是手枪的击发声,声音在附近的山谷里回荡,惊起一群飞鸟。

  “赛尔?”

  “卡洛斯,是卡洛斯。”赛尔走在前进的最左方,在他的侧右边,还有两个陷阱等着他。

  两名警察迅速冲向那位落入陷阱的伙伴方向,他们明智地选择了闭嘴,黑夜里,看来只有聚在一起在能安全。

  “啊……。”

  “赛尔?”

  “是的保罗,你先去看看卡洛斯。”赛尔惨呼之后,赶紧招呼第三名警察前去救援无声无息的卡洛斯,他发现,自己不过是被一根山藤缠住了脚而已。

  反手从后腰掏出匕首,弯腰割断了那根紧绷的山藤,赛尔刚想直起身体,耳边便听到了破风声从右侧传来,他来不及朝前方倒下,只能尽量低将身体缩了起来减少受攻击的面积,可是,一截半尺粗的粗木狠狠低从黑暗中荡了过来,一头撞在赛尔的腰间,将他撞得在地上翻滚,那根木头继续朝前面飞进了左方的森林里,撞在某处发出“嘭”的一声。

  “嘶……。”赛尔吸了一口冷气,大张着嘴却叫不出来,巨痛让他一瞬间直觉麻木、呼吸困难。

  “赛尔,赛尔。”另一方,保罗的声音急促。

  赛尔艰难地吐出一口气,仍旧是头晕目眩,腰间的剧痛像是跗骨之疽,朝着每一个毛孔涌向心脏,他想回答,可是说不出话,只要一张口、一用力,便觉得自己快要死去。

  “赛尔,卡洛斯昏过去了。”

  “我来了。”好半晌,赛尔才回过神来,他努力地直起腰,忍住腰间一波一波如潮水般袭来的疼痛,慢慢走向卡洛斯身边。

  卡洛斯已经被保罗从陷阱里解救了出来,平躺在两颗树中间的草坪上。他刚才踩到了机关,被一根山藤制作的绳圈套住了脚脖子,然后一根木头撞在了他的胸口,大概是断了几根肋骨,昏了过去。

  “这家伙究竟是干什么的?”保罗心有余悸,看着手电筒灯光下的卡洛斯,再看看呲牙咧嘴的赛尔。

  “大概是猎手吧,卡洛斯没死吧?我艹……疼啊…….嘶!”赛尔一只手拿着手电,另一只手揉着自己的腰,那张浮肿的脸庞已经变成了青灰色。

  “还有脉搏,我刚才给他做了复苏,一会儿就好了……!”

  在他们不远处,莫磊藏身在一颗大树上,像是跟黑夜与丛林融合在一起,静静地看着或蹲或躺着的三位警察,半分钟之后,他像条蛇一般地溜下大树,往警车停驻的反向潜行。

  “hi,兄弟。”

  坐在警察里发呆的伟拉被突如其来的拍窗声吓了一大跳,第一反应就是去摸腰间的手枪,当他摸到空枪套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的枪已经被赛尔缴了。

  如伟拉自己说的,赛尔们想杀掉自己那是不会的,但,一定会有惩罚,毕竟杀掉一个一直兢兢业业工作的警察,谁都不好往上边交待,除非是有什么办法让自己合理的死掉,比如去缉毒之类。

  然后他看到了窗口那张脸,虽然上面还有没抹干净的污泥,可他却也认出来了这是那位正在山林中奔逃的华人。

  “你怎么没跑?”伟拉急急地摇下窗,脸上再次露出了他招牌式的笑容,牵扯到了嘴角的伤口,让他的笑容更加怪异。

  “怎么跑?往大山里跑?这不是给自己找死么?”莫磊耸耸肩,“被打了?不会杀你吧?”

  “小事,他们不敢杀我的,你赶紧走吧,离开这个地方,越远越好。”伟拉转头看看大山的方向,这里看不到赛尔他们的手电光。

  “越远越好?那我的钱怎么办?”莫磊咧嘴笑笑。

  “事分轻重啊,你保命还是要钱?”

  “无所谓啊,我两样都要。你没事就好,我只是来看看你,跟你说声谢谢。”莫磊冲他比比大拇指,“做一个正直的人很难,在哪里都是一样。”

  “走吧,赶紧离开这里。”伟拉看着这个跑掉了又跑回来的神经病,有些感慨。

  “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么?我表妹,也就是孟成龙的女儿,是怎么死的?”

  “她死于西班牙,所以,我的确不知道死因,只是有听说过而已,据说是青霉素过敏,对了,你表妹的男朋友在她死后不久也死了,死于醉驾。”

  莫磊朝后退了几步,摆摆手,像幽灵般地隐进暗夜的雾霭里。

  “其他的事情,你大概不会告诉我了的,谢谢你。”

  余音缭缭间,人已渺无踪迹。

  大雾越来越浓,触目可及之处白茫茫的一片,天地之间都被笼罩在里面,似乎没有了界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