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全勤安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午夜遇袭

全勤安保 水边梳子 3188 2019.09.01 19:34

  2、午夜遇袭

  莫磊回到社区,花了两个小时时间,在华人居住区转了一圈。

  这个社区总共有几百户华人1000多居民,据说占地有90万平方米左右,几乎家家户户都是独立的庄园。除华人外,也还有部分混血家庭及本地土著,大多相处得很好。除了那些美轮美奂、风格迥异建筑物,还有大片草坪、花圃、高尔夫练习场、足球场等。

  莫磊发现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就是这里的学校是用中文教学,英文跟西班牙文只是副科,他看见有的学校门口的橱窗内还贴着《三字经》、《弟子规》,当然大部分地方也给涂鸦文字弄得乱七八糟。

  从社区中间的广场转到商业区,莫磊看了看时间是下午一点,他走到一家取名叫“华强小吃店”的门口,干脆进去点了一碗面。他没什么胃口,但必须得吃点东西,这好像是一种仪式感。

  这个时间是饭点,似乎这里的居民都不太在自己家做饭,这家小吃店的生意火爆。店主很抱歉地让他跟一个老人以及半大孩子拼桌,莫磊不介意这个,端着面便坐了过去。

  “小伙子,我以前没见过你的?”对面那满头白发、慈眉善目的老人吃完碗中的东西,掏出一张手帕抹抹嘴,再小心翼翼地叠起来放进口袋。

  “是的。”莫磊犹疑了一下,说出了自己跟表舅的名字。

  “哦?我明白了,你是他的遗产继承人是吧,哈哈,才从大陆过来?”老人笑眯眯地伸手跟莫磊握了握。“来,乔乔,叫莫叔叔。”

  坐在老人旁边的那个13、4岁的孩子有点局促地抬起头,叫了莫磊一声,便有低头将碗里的汤喝完。

  “这是我孙子……。”老人抬抬手,摸了摸孩子的头,“他有点点小问题。”

  莫磊点点头,他早就看出来了这个孩子的智力应该跟年纪不相匹配,只是没必要说出口。

  莫磊还看出老人是位残疾人,一幅轮椅虽然放在小吃店的角落,可是老人脚下仅仅穿了一双保暖的袜子跟拖鞋。

  “你来这边几天了啊。”老人嘛,打开了话匣子便有点收不住。

  很快他就知道了老人姓吴,是一位经历过战争的老人。他来哥伦比亚20年了,他的儿子跟儿媳妇布加附近有一块很大的种植园,可是,去年夫妻两个带着孙子一起出了车祸,只剩下孩子还活着,可智力也永远停留在了八岁。

  这是莫磊从老人的聊天里总结出来的。

  莫磊平时本就话不太多,也不太好回答一些问题,只是跟他简单地聊了几句,便迅速把面吃完,很礼貌地告辞。

  这个街区,就像是国内的小镇。只是比正常的小镇多了一圈高大的围墙而已。街道两旁高大的棕榈树与细长的路灯并列在一起,隔个三五米便有一根旗杆,旗杆上的红色旗帜迎风飘荡,行人迎面擦身而过,点头微笑找,打招呼用的也是中文。

  站在街头朝两头看了看,莫磊有些恍然。

  “你他妈眼瞎啊”。

  莫磊沿着商业街想继续走走,他身后突然一身怒吼,不由得默默叹了口气。

  这他妈哪里找茬都是这种套路啊?

  不过,他不太想去管闲事,便大步朝左转弯干脆,可身后一个声音却让他停了下来。

  他听到是刚才小吃店的那位老人正在低声说着软话,便转过头,朝刚才的小吃店方向看过去:小男孩乔乔,推着他爷爷的轮椅,大概是不小心碰到了一个亚欧混血儿跟他的女朋友,此时那个块头壮实的混血儿正在那里大呼小叫,看来是打算敲诈一下。

  莫磊斜靠在路边的棕榄树下静待事情的发展,如果小混混敢动手,那么今天就当练练手吧,总不能看着一个中国人受欺侮吧。

  但他看见,小吃店老板从店里走了出来,还有几个中国青年也随之走出来,一群人围着互相比比划划的好像在息事宁人。

  算了,走吧。咱们人多,中国人应该不会看着别人伤害一个老人跟一个残障儿童。

  但莫磊也失去了逛街的兴致。还没有倒过来时差让人十分困倦,想想干脆回家睡个午觉,明天找人打听一下找个镇里或者县城里还有没有其他的律师所,找个靠谱的律师。

  他又想起来威尔逊让他加入这边国籍的问题。

  这个律师,很有趣啊。

  看来自己面对的问题还蛮多。

  莫磊摸摸自己的口袋里的身份证跟护照,有点感慨。

  要不是家里的那个孩子得了那种奇怪的病,每天需要烧钱,自己打死也不会过来领这破遗产的,到了自己这个年纪,还一身的伤,在家安稳过日子大概是自己的追求了。

  走进那栋两层半的小别墅,检查了一下自己在暗处布置的小手段,确认无误之后,莫磊便进到客厅,先在灵位牌前烧了一柱香,这香是他在客厅翻弄出来的,他自己一直都在腹诽自己,以往是重来不信这些东西的,典型的唯物主义者,相信人死如灯灭。

  可是,总得找一种方式纪念不是?那就用这种最传统的方式吧。

  莫磊在灵位前念念叨叨。

  “大腾啊,你小子在天有灵,就赶紧护佑我这件事情尽快解决,你弟弟可等着这救命钱呢。”

  “我说,你们这帮孙子一个个走得潇洒自在,我他妈的还得一个人活着,真累,没意思,找个人聊天都没有。”

  “我还想走的是我,让你们在人间折腾多好啊。”

  “他妈的,这边乱糟糟的,我都觉得我这便宜舅舅不是什么好鸟,竟然有人想动我,你说,我还手好呢还是不还手好?弄死人了有后患啊,都不知道谁是敌人谁是朋友。”

  ……

  在灵位前折腾了几分钟,莫磊便开始收拾房间,并从厨房弄了点水把院内的花花草草也浇灌了一下,便洗漱之后,上2楼卧室埋头大睡。

  梦里安静无比。

  这一觉一直睡到凌晨,卧室的墙壁上的挂钟指向3点,楼下有短促而清脆的碎裂声传来,像是有一只老鼠打翻了杯子。

  莫磊突然从黑暗中猛地坐起,像只纸片人一般地无声无息的翻滚到床下,手上已经从床头柜上摸起了烟灰缸。

  门外,过道跟楼梯上都铺着厚厚的地毯,虽然落地无声,但莫磊就是感觉到,有人已经进入到室内。

  厚重的窗帘低垂,室内黑暗无光,莫磊在地上呆了两秒钟,便从地毯上窜起,闪身到窗户旁边轻轻拉开一丝窗帘。

  凌晨三点的街道安静无人,只有窄长的树叶在风中扑簌作响,路灯在棕榈树下散发着柔和的光。

  但他知道,楼下的某个地方某个阴影里,肯定还有一个人。

  楼梯间传来轻微的“咯吱”声,但迅速静寂下来,莫磊无声无息地游走到门边,举手轻轻将门后的两个暗锁反扣,自己也紧贴着墙壁站好,左手紧握着烟灰缸,静静地等待。

  “沙沙”的声音再次响起,很快便安静下来,紧接着,房门被人用暗劲推了推,大概是发现门是从内反锁的,外面的人也失去了耐心,便很干脆的用装着消声器的手枪对准门锁位置连开了三枪,枪声闷闷地从门口传来,像是被压抑着的咳嗽声。

  门“哗”地一声被撞开,莫磊这时候像只豹子一般地猛冲过去,外面的家伙刚刚将身体塞进一半,便被莫磊的身体用力把门抵住,左手的烟灰缸狠狠地砸在那个人的手腕上。

  然后莫磊放松身体,继续猛烈地来回挤压,等到莫磊再次放松力量的时候,门外的家伙摔跌了进来.

  黑暗之中,莫磊沉默着用左手勾住对方的头,右手捏成凤眼来回猛烈击打对方的胸口、头部、喉咙,当发现对方软瘫下去之后,再抬腿用膝盖狠砸在对方的胸前,直到他听见骨裂的声音清晰的传来,才抓住对方的头发拖进了卧室里面。

  顺手丢开敌人,莫磊抓起对方掉落在地上的手枪,闪出门外,据枪贴着墙壁慢慢地走向楼下。

  这室内的一切摆设,他早就了然于心,而且还做了其他的改动,这是他所熟悉的环境。

  黑夜里,好的猎手是不在乎猎物有几个的。

  楼下安全。

  莫磊右手持枪,左手放在身前,闪身走进厨房,从杀手进来的玻璃窗处钻出室外。

  夜晚的街头有点凉意,但也让人精神振奋。他快速地围着小楼运动了一周,可是一无所获。

  难道是自己的感知出了问题?这个或者人仅仅是临时起意、入室抢劫?

  那就上去弄醒那个家伙,问一问就知道了。

  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枪,这是一把磨掉了准星的9毫米口径的老款伯莱塔92,握把磨的锃亮,枪号被钝器刮掉,消声器应该是新的。这应该是个用枪的老手啊。

  莫磊再次从破碎的窗户进到室内,正准备上楼,可他耳里传来楼上传来轻微的咳嗽一般的声音,还伴随着闪光。

  要糟!!!

  赶忙身体一低,双手举枪,猫着腰贴墙小跑上到二楼,他便看见室内有微弱的光线从门口泄出,他将枪口向前,身体贴着对面的墙根,弯下腰,慢慢地接近卧室门口。

  室内窗帘打开,窗户也开着,地摊上躺着的那个人似乎换了一个奇怪的姿势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身体下的米黄色地毯有一层暗黑色的东西不断扩散。

  莫磊迅速走到窗边,楼下,一台摩托车在寂静的夜里狂野的轰鸣起来,从路对面的阴影下窜了出来,莫磊抬手开枪,子弹打在鹅卵石地面溅出点点火星,摩托车原地耀武扬威地转了一个圈,然后扬长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