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全勤安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有求于人

全勤安保 水边梳子 3964 2019.10.13 18:38

  59、有求于人

  “这个号码,我只是用着一次,你不用联系我,我会联系你。”

  这是次日上午9点,莫磊背着一个简单的背囊,站在小县城一个停车场对面,跟领事馆的李助理通电话,他打算在这里找偷一台车离开这里,前往波哥大.他需要证件,需要武器,也需要钱。

  钱不是问题,吴家老爷子曾经与他提及过,家里的保险柜里有一些现金是拿来应急用的,如果莫磊需要,便可以去拿,并且也告诉了莫磊密码。只是其他两样,会有些小小麻烦。

  电话那头,李助理的声音很缥缈,有点失真。莫磊肯定不会去问李助理在哪,李助理也不会问他,但是,对方声音里透露的关心却是真实而温暖的。

  “你没事吧?”

  “还好,不会有事。”

  “听你的声音,很疲倦。”

  “我才经历了一个不眠之夜,算上来有接近28个小时不眠不休了,难免有点困,哈哈。”

  “好吧,你真不打算回国?你随时可以到领事馆,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当防卫,这是事实情况,为什么还要搞下去呢?”李助理似乎叹了一口气。

  “事实情况就是伯尼金一家跟吴老爷子都给杀害了,我表舅及他的家人死因不明。我这么可能就这样撒手就走? 他们的死因虽不一定都是为我而起,但整件事情,是为了这个华人种植园的归属,难道就这样看着我们原本就离乡背井的同胞再次流离失所?难道那些人就白死了?有钱有权有枪就可以随意杀人?”

  莫磊的语气平淡,但隔着电话的李助理仍能听出他的固执跟怒气。

  “刑事案件,我们可以督办;如果涉及到政府对种植园的打压,我们可以站出来交涉。可是,现在他们是按照法律程序来走的流程,关于你表舅的事情,在法规上也合法合理——两个月你不出现,你的土地跟遗产都得归政府所有。”

  “至于他们在背后做的小动作,譬如流氓混混去闹事或者打伤打死人之类,政府可以归纳于刑事案件或者民事纠纷,我们能怎么办?我们不能直接压着打回去把?这是阳谋,小莫,这不好办啊!”李助理再次一声长叹。

  “小乔怎么样?”莫磊岔开了话题,他明白这事情李助理真的是爱莫能助,领事馆出面的意义不大,人家的确是按照法律程序来走的,至于你莫磊,只是横空出世的一个变数而已。

  “他在领事馆,你放心,他不会有事的。”李助理停顿了一下,“我们的意思还是希望你赶紧回国,明白吗?”

  “明白,放心,我不会给国家添麻烦。”

  莫磊不杀警察,因为他知道警察里总归有好有坏,比如伟拉、比如查尔斯。而且无论杀了好警察还是坏警察,都会引起公愤,每一个警察部队的成员无论是好是坏,警察都会认为这是内部处理的事情,一旦某个警察被无情残杀,就不好收拾了,也会引起一些大的纠纷。

  “嗯,你要知道,一旦牵涉到大的事件、譬如政府强行下令要求华人撤离这样的事件,我们是不遗余力的去保护好这些同胞们的,华人即使出国了也是华人。对了,这几天有人告诉我说,我们这附近并不平静,如果你要过来,你得提前给我打电话,我安排人去接你。”

  “我知道的,我想问一下,沃克斯集团是个什么样子的角色?”

  “唉,你这样的情况,以前也有过类似的。我还记得,8年前啊,有一个跟你一样性格毛糙的家伙叫周睿,他呀,凭一己之力,把人家上百个人都干趴下了,最后这边的政府还得给他送大红花,因为他做的事情很得人心啊!”

  “后来……,后来这个哥们还不愿意回国呢,说是怕自己的同胞再遭欺负了没地方说理去,他家里也没什么人了。就自己一个人跑到南部的某个小镇某个公路餐厅做厨师去了,好像是在麦德林往洛佩斯港的高速公路上,具体镇子名叫什么来着我…….,我真不记得了,好像是……好像是4个字的名字,我这记性有时候出问题。不过我有时候还真羡慕他,云淡风轻的,独来独往,做事情也干脆利落……”。

  李助理没有正面回答莫磊的问题,只是在电话里很是感慨了一阵子过去,然后再次强烈要求莫磊回国,毕竟,有些事情,依靠个人的力量是很难办成的啊。

  莫磊也再次拒绝了李助理,很客气的挂了电话。

  他仍旧未提及U盘的事情,这件事现在还不方便,等解决了那些要命的问题再说吧。

  洛佩斯港的高速公路上?四个字的镇子?应该不多,难道自己真该过去看看?向这个前辈取取经了解一下情况?

  他走进停车场,像是熟门熟路一般,门口懒散的穿着制服的保安都懒得看他一眼,这个停车场是露天的公共停车场,里边停车的人都是在附近上班的小白领或者一些私人小老板,停的也是些很破旧的车,保安的薪水不高,他也知道自己不过是个摆设而已,懒得去管任何闲事。

  莫磊在停车场转了一圈,看中了一台大概开了5、6年的尼桑,他围着车转了一圈,确认轮胎没有问题并且也没有安装报警装置,便从小包裹里掏出工具,三两下打开车门,找出引火线圈打上火,离开的时候,他还跟保安按了按喇叭,保安不情不愿地将栏杆打开让他绝尘而去。

  五个小时之后,莫磊出现在波哥大玻利瓦尔广场的街道上,他在热闹的街铺上安静地走着,头脑里思绪时而暴风骤雨时而和煦春风。

  当务之急,是去把证件办了,他看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下午4点,离自己跟对方约好的时间不足两个个小时了。

  与盖尔的朋友约定的地方是在繁华的闹市街头一个小餐馆,莫磊下午在图书馆翻看了一下地图,并打开图书馆的电脑登录互联网也对应了一遍,确定那个地方交通四通八达,旁边小餐馆跟小街道星罗棋布。这样的接头位置证明盖尔说的没错,办证人还真是个小心的家伙,毕竟,这年代有些人总不讲道义,拿完必需品再杀人灭口的事情常有发生,别人小心点也不为过。

  这年头需要证件的人很多,尤其是一个这样的地区,雇佣兵跟杀手满地走,每天在各个地方奔波,每个人都需要好几本证件以备不时之需。

  莫磊仍旧做了一下简单的化妆,头顶上的短发只是简单地染了个杂灰,脸上用了一点化妆品让自己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了几岁,穿着一件青色的宽松夹克配着登山裤,衣服里藏着那把格洛克17,匕首跟袖珍伯莱塔都放在脚踝处。

  先去买了一张不记名的手机SIM卡,将旧的扔掉,莫磊准时到达指定的饭店,按照事先说好的,他早就订好了双人位。餐厅这个时间人声鼎沸、非常热闹,这边的菜肴跟莫磊的家乡风味接近,很辣很火爆,莫磊知道那个家伙大概就在附近盯着自己呢,也毫不顾忌地点了一份特色菜大快朵颐,吃的不亦乐乎。

  “我可以跟你搭个位么?”一个说话有点沙哑的女声在他身侧响起,莫磊抬头看看,眼前的女性相貌普通,穿着颜色与画面都十分夸张的T恤及一条宽大的金黄色休闲裤,脚下蹬着一双墨绿色的球鞋,红色的头发看起来有点枯燥,脸色平静地看着莫磊。

  “当然,女士。”莫磊把自己的餐盘往自己方向挪了挪,“请坐。”

  “我不知道你是中国人。”那位女性坐下来之后,在伸手叫服务员之前,压低嗓门跟莫磊开口。

  待服务员帮女士下了单之后,莫磊才从容地将最后一口食物塞进嘴里,细嚼慢咽下喉之后,擦擦嘴,看着这位女士,“亚洲人的特征都差不多,为什么能说我是中国人?”

  “你的英语很好,几乎不带口音,的确很难分辨。但是,我与亚洲很多国家的人打交道,许多亚洲地区的人看待西方女人的眼神都会多看几眼,而且总喜欢盯着胸脯看,只有大部分的中国人会随便扫上一眼对方,因为你们觉得盯着一个女士看得太久是不礼貌的表示。”

  莫磊哑然,一方面觉得这女人的说法有点偏颇,一方面却也很佩服这女人的观察分析能力。

  “这个会影响你的工作?”莫磊反问,但也不禁多看了女人几眼,毕竟她那么一说,反而会勾起自己的好奇心。结果他发现这个女人的五官的确很平淡无奇,可是凑在一起却非常和谐,虽不惊艳,却越看越好看。

  “你想办哪个国家的护照?”女士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咖啡,呡了一口,无视莫磊探究跟好奇的眼神。

  “日本、新加坡、英国。”

  “英国的比较好办,英国人比较绅士,他们一直认为竟然会有这样的人去制作伪造的英国证件简直就是对自己身份的侮辱——当然詹姆斯邦德除外。英国的证件制作很简单,用玩具印字机就能打印出来,水印这些细节也没有问题,日本的也不难,新加坡的就比较麻烦一些。”女人用沙哑的嗓音平静地开着玩笑,有一种奇异的诱人魅力。

  “你是说钱方面么?”莫磊轻轻开口。说实话,他现在的确没多少现金,当然,来钱方式不是问题,以恶制恶的事情在这个地方常有发生。

  “钱的方面你不用担心,盖尔会帮你付账,我说的是事实情况。”

  莫磊有点意外,盖尔这个家伙让他越来越看不懂了,究竟他所说的是自己真实的故事么?

  不过,这无所谓,暂且不管。

  “那么,我需要多长时间可以拿到证件呢?对了我还需要配套的身份证跟驾照,每样都要一套。”

  女人微笑,“这就对了,我还奇怪你这么可能为了护照前来找我,那玩意儿太容易了,街上很多人都会做,只有专业人士需要的东西才会在找我。不过这的确需要一点时间,要同时找三个跟你年级及外貌相差无几的身份证会有点点困难。”

  “是吗?”

  “当然,我们需要有些专业人士从游客口袋里拿出来的证件,而且这些证件又恰好跟你的要求相符合,我们这里,游客不算得太多……。”

  “我相信你们库存肯定不少,对吧。”莫磊打断了女士的说明,他非常清楚这些证件的流程。

  服务员再次过来,送上女士点的派萨托盘跟牛肉汤,女士嘱咐服务员帮她把咖啡续上,之后再度边吃边说。

  “那么,我需要多长时间能拿到东西?”

  “6到8个小时。”女士的吃相并不避讳,三下五除二地清理掉盘子里的食物,喝了一口水。

  “那不算慢,我以为需要几天。”莫磊看看手机上的时间,“那也就是说,我在凌晨2点以前就可以拿到我需要的?”

  “可以这么说,你也可以明天去取。”

  “还是凌晨吧,我到时候给你电话。”

  “好的,你不用问我叫什么名字么?”女士突然笑了,随着笑容展开,她的五官生动起来,笑得就像冰雪初消融时的阳光般温暖。

  “你不介意的话,我当然想知道的。”莫磊点点头。

  “你可以叫我卓拉,Z-o-r-a,我的西班牙名字特别长,不好记。”

  “很美丽的名字,卓拉,你可以称呼我为刘先生,我叫刘海。”莫磊伸手叫服务员过来买单。

  “你可以不用帮我买单。”

  “我知道。”莫磊掏出10000比索,放在盘子底下,顺手塞给卓拉一个信封。

  那里面是他在一家小照相馆照的几张照片,衣服、发型跟气质都不一样,然后,转身走出餐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