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全勤安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反杀

全勤安保 水边梳子 2731 2019.09.04 14:45

  9、反杀、

  枪声几乎谢君的呼喝声同时响起,距离很近,近得可以用冷兵器贴身攻击。

  浓浓大雾将人影掩盖得严严实实,莫磊完全看不到几米远的地方有人出现。

  就在谢君大叫的前一秒,无数次生死之间训练而成的本能让莫磊瞬间感觉到威胁,当谢君大叫出声的时候,莫磊已经扑倒在地上,朝着杀手的方向一连串翻滚。

  他的反应速度让杀手都惊讶万分,子弹射进莫磊刚才所站立的位置,溅出的泥土撒在谢君的脸上。

  惊呼声中,莫磊在雾霭里消失得无影无踪,杀手一击不中,打算后退,但等他转身朝后疾奔的时候,莫磊再次从雾霭中现身,鬼魅一样地出现在杀手身边,手中抓着从地上捡来的半截树枝,快若闪电地抽在杀手的手上、头上。

  树枝应该是枯萎后掉落在地上的,给莫磊一用力之后,前面的一部分断裂,但也把杀手的手枪打落在地上。

  莫磊手中,还有段一掌长短的树枝,他将树枝反握,化劈为刺,树枝断茬在杀手的脸上跟脖子上瞬间就刺出十几下,杀手发出短促的尖叫,双手挥舞着抵抗。莫磊手中的树枝也越来越短,断茬出带起了血花。

  莫磊沉默着不发一言,在黑暗的雾霭里不断攻击。

  树枝断裂,他随手扔掉,和身接近杀手,从后方双手十字扣锁喉;杀手哇哇乱叫,下巴紧缩,伸手抓住莫磊的右小臂往下拉,但莫磊的手臂坚硬如铁,杀手只能身体猛地下蹲再直立,他的个子本来高过莫磊,这一下就把莫磊给背了起来。

  莫磊双腿不受力,干脆曲膝狠狠地在杀手背上砸下去,杀手吃痛,便想跳起来将莫磊甩下,但他朝后方倒下的时候,莫磊顺着重心将身体右扭,两人同时侧摔在地上。

  杀手躺在地上,开始利用自己力大体壮的优势,手肘、手指拼命反击,手指深深地掐入莫磊的大腿中部。

  莫磊打出了火气,本想夹住对方脖子的双手干脆利落地一扭,但还是控制住杀人的念头,只是用左手大拇指在杀手的耳后狠狠按压下去,杀手晕了个干净利落。

  静悄悄地,雾霭突然像是被一只大手拎走的纱窗,从草丛里、密林中聚集,向上冉冉升起,天空中的云雾似乎也被撕开了一条缝,月光洒满山林、草木,照进了森林之中的莫磊跟杀手的身上。

  “凯撒?”

  莫磊站起来,用脚尖轻轻一挑,将地上昏迷过来的杀手翻过身来,就着月光看清楚了对方挂着血污的脸。

  后方传来谢君的轻呼声,“莫先生……”,声音突然停顿,像是摁掉了开关的录音机。

  “呼”地一声从莫磊的左侧传来,莫磊朝右迈出一步,伸手勾住一棵小树的枝干作为圆轴再将身体朝前一拉,躲在了小树后。

  他回头一看,正是那天闹事的几个混混中的其中三人,那位被自己夺枪的家伙此时正抓住一把匕首顶在谢君的脖子上,月光下,谢君似乎在用力挣扎。

  “自己把自己绑了,要不我就杀了这家伙。”谢君身后的小混混很大声的吼叫。

  没有了云雾的遮挡,月光更加明亮起来,大雾之后的丛林瞬间从静寂中复活,各种虫儿的鸣叫声、夜莺的咕咕声从各个角落开始响起,远处,似乎也有人说话的声音响起。

  莫磊完全忽视对面小混混的威胁,月光下,他像鬼影一般地消失在树后。

  “小子,你死定了。”小混混低头用匕首顶了顶谢君的喉咙,鲜血在月光下显得暗黑,谢君喉咙里发出嘶叫声,拼命地将头朝另外一个方向扭动,想避开慢慢刺过来的匕首。

  “你们,去找他。”小混混发号施令,一边狠狠地将谢君推到在地上,厌恶地在踢了一脚。

  随后,凶横的混混突然像是喝醉酒一般地摇摇晃晃朝前走了几步,便面朝地面倒了下去,而躺在地上的谢君也,被突然从身后冒出的莫磊拖进了丛林。

  剩下的两名混混吓了一跳,赶紧聚在了一起,每人手中抓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警惕地看着四周。

  莫磊手中拿着一个捡来的木棒,再次出现在他们的视野内,两个小混混色厉内荏地挥舞着匕首逼近,莫磊伸出一只手,拦住他们,“请问,你们为什么要来找我麻烦?”

  两个小混混面面相觑,突然同时吼叫一声,埋头冲向莫磊。

  侧身避开,左手抓住对方持刀的右手,莫磊先是往下一拉,再逆时针方向一扭,“咔擦”一声,小混混的手骨断裂,小混混惨叫一声。

  莫磊顺手再补上一棒,砸在对方的后脑勺上,先冲过来的小混混朝前扑在地上,晕了过去。

  “你来说。”莫磊手的木棒朝前指了指作势欲逃的最后一个,故意狞笑一声,“别想逃跑,你跑不掉。”

  小混混看了看几位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同伙,听着不远处传来的越来越近的人声,他知道刚才的枪声肯定让华人区的居民们闻声而来,便摇了摇头,甩下了手中的棍子,双手抱头跪原地。

  “起来。”莫磊走近,用手中的木棒在小混混的身体上轻轻敲了敲。

  “怎么?”

  “起来。”

  小混混依言站起,人声越来越近,嘈杂中还有狗吠声。这个时间段,是居民们最集中的时间了。

  “谢君,你跟他们回去,记得报警。”莫磊示意小混混向后转走进山林里,一边对着左手边轻声吩咐,他刚才把谢君拖到了一侧,检查了一下伤口并无大碍,只是给匕首刺破了一个小口子而已。

  但他现在只能把剩下的这个家伙带去山里问话,来的人不知道多少,人多嘴杂,自己单独问话比较妥当。

  莫磊吩咐完谢君,便推着有些忐忑不安的小混混走进了山林里。

  狗吠声跟人声惊醒了林中的小动物,几只乌鸦“呱呱”鸣叫着呼扇着翅膀飞上天空,月亮越来余额亮了。

  喧闹声一直延续到深夜11点。

  在华人居住区的门口,两盏巨大的探照灯交叉笼罩了整个广场,几名护卫懒散地抱着AK47扎堆聊天,六米宽的大门口横置着一排路障,但中间的两个被移开,两台挂着普通拍照的小汽车停在大门内的过道一侧,车上都装置着警灯。再往前一些,一台白色的救护车打开着后尾门停在一颗大树下,两名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无聊地坐在那里抽烟。

  这次过来的,还是那位胖警察‘赛尔’以及‘伟拉’,几天未见,这位胖乎乎的警察赛尔脸上的血管似乎更加明显了,浮肿的眼袋下凸出的大鼻子通红,而那位黝黑瘦小的伟拉仍旧是一脸笑容,就像是一块刻着笑容的石像。

  救护车过来是谢君要求的,他觉得自己失血过多,需要送医院抢救,赛尔对这位华裔年轻人似乎非常和气,笑眯眯地任由他折腾。不过,他们在这里整整等了4个多小时,都有点暴躁不安的状态的时候,才见到神色萎靡地跟着莫磊回来的最后一位小混混。

  瘦警察伟拉将小混混拖到一边检查伤势,可事实不如他所愿,小混混似乎一点伤都没有。

  “欢迎你来到丛林。”赛尔示意最后一位小混混坐上自己开来的警车,跟其他几位被居民区安保押回来的混混一起。然后,回过头对着站在路边的莫磊点点头。

  “你们打算怎么处置?”莫磊冷漠地扬扬下巴。

  “伤害到了你?”

  “没有。”

  “那就好,关几天,估计就放出来了。”伟拉微笑着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我对你很感兴趣的,莫。”赛尔也冲莫磊扬扬下巴,“我估计你是不愿意去做笔录了的,那我就带他们回家,放心,他们不敢再骚扰你了的。”

  警车跟救护车呼啸着驶离华人区,警车内,赛尔关上车窗,阴阴地问坐在后座的小混混,“你说了什么?”

  “我只说了谢君。”小混混回答,“其他的,我本来就什么都不知道啊。”

  赛尔收起了脸上的微笑。

  后座的小混混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

举报

作者感言

水边梳子

水边梳子

今天在外地开会,就提前更新了,在看的兄弟们原谅则个。

2019-09-04 14:4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