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全勤安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烟花般绚丽的爆炸

全勤安保 水边梳子 2508 2019.09.21 18:41

  30、烟花般绚丽的爆炸

  深夜十一点。

  远处的酒吧传过来的喧闹声隐约可闻,可这附近的区域大部分人家都已经进入了梦乡,偶尔有一两盏灯火孤独地映照着窗口,人影在灯火之前晃动。

  十一点一分,楼下两排的路灯突然闪了闪,便全部熄灭。

  过得片刻,楼下开来了两辆黑色的无牌面包车,到了楼下之后,一辆停在正前门的位置,另一辆地滑行驶进后面的小巷。

  车刚停稳,从上面呼啦啦的下来8个穿着黑色作战服、带着头套的精壮汉子,手中擦得锃亮的AK47还带着枪油的味道,动作矫健地跑进巷子并在一起。

  在汽车驶近路口之后,那位在路边蹲着的那位穿着工装的汉子站了起来,身上的颓唐一扫而光,走到车边,从一人手里接过武器,跟众人站成一列。

  满头金发的史密斯也是全副武装地从副驾驶下车,他手上拿的是自己的M4,胸前挂着携行具,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夜空,便举手做了个进攻的手势。

  “红队、黄队,上楼!黑队,跟我一起守楼下。”

  9个人分成两组,两个人从车里抬出一台老式的破门锤,跟着第一组4个人上楼,楼下三个人分成三角将整栋楼围了起来,

  在小楼斜对面地势较高的另一栋楼上,史密斯的战友凯尔趴窗户后面,一把高精度的SR-99狙击步枪摆在他面前,窗户玻璃给划破了一个小洞,枪管靠近了洞口。

  他的眼睛紧贴着夜视瞄准器的后面,瞄准器里,淡绿色的十字架对准史密斯,当他看到史密斯做出进攻的动作之后,便将枪管慢慢朝上,对准那间黑漆漆的窗户。

  “查理,怎么样?”

  那位下午在餐厅里跟着工装男一起、戴个金丝眼睛的家伙,此刻正蹲在504隔壁的房间,摆弄着手上的红外线成像仪。

  他听到史密斯的呼叫,便看看成像仪里的那个红色的目标,仍旧一动不动地躺在应该是床的位置,便摁住通话器回复,“还在,从8点左右一直再睡,老板,你确定是他嘛?”

  史密斯没有搭理他,关掉通话器,他沉默了几秒钟,耳机里传来了队员们到位的口令。

  “记住,要活的,我们需要他的活口,动手。”他下定决心,果断地挥手。

  5楼,两名队员抬着破门锤摆好姿势,侧眼看着他们的组长,组长与另外三名队员以典型的CQB作战队形,分成两组站在门的两侧,有一名队员去到了顶楼天台监控。

  队长高举着手,等史密斯的命令一下,便将手狠狠一切!

  “轰!”门破了。

  疯狂的爆炸将木门炸碎,墙壁炸出一个大洞,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震耳欲聋。

  站在前面的破门队员血肉横飞,侧面的四名队员被炸得飞了起来。

  但躯体还未落地,随即来的爆炸一波接一波地响起,耀眼的爆炸引起的火光,像极了狂欢之夜的烟火。

  整栋楼开始摇晃,顶楼的天花板大块大块地向下掉落,迅速将那几具飞起来的躯体砸下掩埋,生死不知。

  501的查理被一块墙砖狠狠低砸在腰上,随即一堵墙从他头上砸下,尘土飞扬之中,查理被埋进了泥土里。

  在楼下埋伏的三名队员飞奔到街边,呆呆地盯着楼上爆炸引起的火光。

  “我艹!”

  史密斯狠狠地在自己脸上抽了一耳光,脸色的疤痕变得红亮,眼睛瞬间变得像头饿狼一般的凶狠。

  这个莫磊,不仅仅是此道高手,而是一只成了精的豺狼。

  爆炸声再次响起,这次是燃烧引致的煤气罐爆炸,爆炸的力威力更盛于炸弹,靠着504的半堵墙随着爆炸之后从5楼塌了下来,,史密斯脑袋里飞快地转动,抬头看看四周,眼睛朝着300米以外的一栋8层楼房看了看,拔腿就朝那栋楼跑过去。

  “凯尔,你到九点钟方向,那栋8层的大楼,盯住出口,只要是人就开枪,记住,打腿,我要好好的收拾他。”

  凯尔眼睛附在瞄准镜后面对着大街上扫视一圈,他刚才被爆炸的火光险些闪了眼,心里也憋屈得很,听完史密斯的吩咐,他答应一声,就待起身,然后,他突然全身僵硬。

  “这个狙击点不错哦!”一个幽幽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的右边颈部大动脉处顶上冰凉的刀刃。

  凯尔放在胸前抱枪的手向朝胸口的通话器开关按上去,那个声音再度响起,“别,这刀有毒,千万别视死如归,把手放下,大概你还能活命。”

  一只手在凯尔身上迅速地上下摸了一遍,拿走了他腰间的HS2000、弹匣、匕首,那个人把手中的匕首换成了HS2000手枪,再从凯尔的脚踝处掏出一把袖珍手枪。

  “好东西,HS2000,这玩意儿差点要了我的命。“

  “莫磊?”

  “嗯?来,慢慢爬起来,对,坐起来,乖!”莫磊的枪口一直顶着凯尔的后脑勺。

  “我们还是轻敌了。”凯尔翻身坐起,看着去掉了伪装的莫磊,“你的头发原本就是这种灰白?”

  “你们选的狙击点,别人自然也能想到。”莫磊的左臂仍然不太方便,但他先把耳机抽出来塞进自己的耳里,也懒得回答凯尔的问题,若无其事地用绳子把凯尔绑了个结结实实。

  “赶紧跑吧,史密斯肯定疯了,他马上就会明白你在这里,他会扒了你的皮。”莫磊的动作弄疼了凯尔的腿,痛得他裂了裂嘴。

  “是嘛。”莫磊毫不在意,也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枪口对着凯尔,“把你知道的告诉我?我不喜欢动刑,直接说吧。”

  “你他妈是干嘛的?”凯尔也是脸色平静,“中国军人?特种部队?”

  “不是,我是屠夫,杀猪的。”莫磊揶揄的笑笑,“别扯远了,告诉我,从头说起,为什么要杀掉孟成龙一家?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要杀掉伯尼金?”

  他的声音越说越低沉,那个可爱的孩子,那个有点小心思却若懦弱的中年男人,那个贤惠却又彪悍地护犊子的女人。

  即使是谢君,也罪不至死。

  “我们是拿钱干事,你懂的,我怎么会知道那些内情?”

  “为了钱就可以杀戮无辜、草菅人命??为了钱就可以无所顾忌,连孩子老人也不肯放过?”

  “仗着你们受过训练,武器精良,就可以对普通人随意处置?那你的意思是我也可以随意杀你们玩了?”莫磊的语气越来越平静。

  “你说的孩子的事情,我的确也不知道,至于老人,我真的很抱歉,我也不想的,那是下意识的肌肉反应。”

  凯尔对那位死去的老人,的确心存内疚。

  莫磊的瞳孔收缩成针孔一般。

  “那位老人……死了?”

  凯尔心里一声轻叹,完了,这家伙还不知道,结果自己给说出来了。

  “你我都是受过训练的人,你知道在那种环境里,老人先开枪打穿了我的腿,下意识的还击我肯定有的,至于那个孩子,我、史密斯都毫不知情,如果我们都在场,肯定不会有那种事情发生的。”

  莫磊死死地盯着凯尔。

  他对这个结果,其实心里早有预感,那个倔强的老人啊,骨子里就是那种一往无前的血性,要不是为了他那个孙子,一辈子都不会向人低头的。

  即使是众敌环绕,又怎么会让他认输?

  “凯尔,盯紧点。”耳机里突然响起史密斯的声音。

  莫磊把通话器送到凯尔的嘴边,“你告诉他,没有动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