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全勤安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扑朔迷离

全勤安保 水边梳子 3082 2019.09.03 19:40

  7、扑朔迷离

  日历撕到了2002年7月22日,这是莫磊过来这边的第六天。

  哥伦比亚是一个很奇特的地方,这里一年四季几乎恒温,除了波哥大气温不太高之外,其他城市常年在30度左右,很是舒适,也很让人变得懒洋洋的,莫磊这几天除了学西班牙文,就是到处闲逛,在镇里看见本地的年轻人每天都无所事事,到处闲逛,有好几次歪眉斜眼地挑衅莫磊,可莫磊真心不想惹事。

  莫磊猜想,这大概也是暴力的根源所在,17、8岁的年轻人不上学不工作,无所事事难免就惹事生非。他在这几天内,至少看见3场混战,其中又一次还是用上了手枪跟散弹枪的,当然他躲得非常快,要是被流弹射中那就闹大乌龙了。

  关于他自己遭遇的暴力事件,则十分安静,似乎第一次的飞车党跟次日凌晨的入室杀人真的是随机性的,而被他暴打一顿的那几个抢伯尼金女儿的混混,也没见人来报复。

  当然,期间那两位一胖一瘦一黑一白的警察来找过他一次,问询的也是关于他揍人夺枪的事情,莫磊几句话就糊弄过去了,他可没管对方是不是相信自己的话。关于入室抢劫的那具尸体一事,对方只字不提,莫磊也没问,他已经知道了自己需要知道的结果。

  唯一让莫磊有点小触动的,是那名胖警察赛尔将护照还给了他,他知道,是自己给大使馆的电话起了作用。

  律师事务所那边,需要处理的文件都已经处理完了,莫磊现在就只需要安心等待威尔逊先生的消息,跟他一起去办理好税务局的纳税手续,然后,他就可以拿着遗产随意处置,当然,是在遗嘱范围内随意处置,可莫磊不在意这些,他只想赶紧能拿到资金,好汇回去给那个虚弱地躺在病床上的孩子。

  他在昨天打过电话,叫朋友记得去拜祭那些摆在客厅里的灵牌,也知道小宇的病情已经恶化了。

  医生的意思,是没什么必要再挽救了,这个孩子,除非有神仙出手,可是,莫磊又怎么能放弃,这是大腾家的唯一血脉了,无论花多少钱,就算是杀入地狱,莫磊也要去把他抢回来的。

  他静静地坐在社区内的小公园一角、或者说这里是社区活动中心。

  这里是平常老人们坐在一起晒太阳的地方,广场中心有一小片竹林随风摇曳,花坛里几位老人在树荫下高声谈笑着,公园内还有一个用铁丝网围成的足球场,草坪上几个孩子在里面大呼小叫的踢球。午后的阳光正好,照在公园内深深浅浅的绿叶上。

  一个小女孩手里抓住一只芭比娃娃,脚边有一只小狗在前后奔跑,在她的后面,跟着满头大汗的母亲,小女孩看见了莫磊,扬起手里的娃娃跟他打招呼。

  几个年轻人坐在花坛边上痛饮啤酒,大概是在讨论着某人在某天的艳遇,笑得很大声,很快乐。

  如果不是墙壁上那满墙涂鸦;如果不是出口处隐约可见的枪管跟保安,如果不是那几个年轻人衣襟下若隐若现的武器;莫磊恍惚中好似回到了中国,像是在西南某个小镇的下午般安逸。

  “莫先生。”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莫磊刚才已经看到了这个孩子走过来,便微笑着偏过头,“小乔,你怎么一个人呢?你爷爷呢?”

  孩子用那双跟他的实际年龄极不相符的纯真的眼神看着莫磊,鼻头上挂着一颗晶莹的汗珠。

  “我爷爷在家呢,今天收租。”孩子迟疑了一会儿才回答,他说的收租,是因为他父母亲去世之后,他的爷爷便将自己的种植园全部租给了其他几家人。

  “嗯,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莫磊拍拍旁边的水泥墩子,“来,坐下说。”

  他心里有点酸楚,他想起了那个躺在病床上的男孩。

  “不了不了,我爷爷说,你要是不介意,可以去我们家吃晚饭,我爷爷给你做牛扒。”男孩子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莫磊哈哈大笑,伸手摸了摸自己刮得干干净净的下巴,“成,回去跟你爷爷说,我一定去你家吃他做的牛扒。”他看见,那位名叫谢君的年轻人也从广场的另一端走了过来,便示意男孩子先行离开。

  “这套衣服我见过,你穿着蛮合身的。”谢君大步走到莫磊身边,先是评论了一下莫磊身上的衣服,再附身拍了拍水泥墩子上的灰尘之后,才转身坐下。

  “哦?”

  “嗯,我还帮孟先生洗过几次。”

  “哦。”

  “我姐夫说,你可以住到他家里去的,这样子你吃饭什么的也就方便了,为什么不去啊?”

  “算啦,吃饭不过是身体来得不巧的生理需求,吃饱就行,不想去麻烦人。”莫磊笑眯眯地看着谢君,他并不想说明自己不去伯尼金家住的原因,是不想给伯尼家也带去麻烦。

  他自己一个人,在哪里睡都行。

  莫磊这几天收集到的信息量很大。关于谢君,原来在孟成龙未死之前,这个谢君像是孟家的半个儿子一般,平常会帮助孟成龙搭理一下日常事务,偶尔会做做家务什么的。所以,待孟成龙突然去世之后,很多人都认为,这遗产别说全部给了谢君,至少会有一部分是他的吧,但谁也没想到,孟成龙的遗嘱上连他的名字也没有。

  莫磊想,这应该就是谢君那天看自己的眼神中充满抵触的原因。这几天了解下来,他很明白眼前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年轻人,在社区里口碑很好,当然其实心机也颇为深沉。不过他并不在乎,他相信这个孩子干不出伤天害理的事情,自己也不会给他机会。

  他一直很奇怪的一个问题,就是关于孟成龙的家眷。

  莫磊在住处的卧室内翻出一张暗黄的黑白照片,上面是一个女人跟孟成龙的合照,两人看起来表情轻松,满面微笑,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可是,莫磊问及社区里的老人关于孟成龙的婚姻跟家眷一事,所以人都讳莫如深,顾左右而言他。

  “谢君啊,你们这边正常的租赁、比如租出去一个你家那么大的种植园,大概要收产值的多少作为租金啊?”

  “通常25%,也有30%的。”谢君玩弄着手上的手机,眯着眼看着树荫中投射过来的阳光,光线中,亿万灰尘飞舞。

  “我在想啊,要不就委托人管理,要不就卖掉,我是不可能在这边守着的,拿了可以拿走的就行了。”莫磊从口袋里掏出盒中华烟,递了一只给谢君,“来,抽抽中国的烟。”

  谢君接过烟,笑了笑。

  “恐怕不好租了的,谁知道这个地方还能保多久。”

  “嗯?你是说那家来收购的公司?”

  “对啊,大家都说不卖不卖,但还是有些人心里早就起了卖地的意思了。毕竟,一边是虎视眈眈的政府,一边是毫不讲理的黑社会,早就对这个地方垂涎欲滴了,我们啊,是谁也得罪不起的。”谢君朝吴小乔离开的方向努努嘴,“要不是吴老爷子的威望还在,这里早就没有华人咯。”

  “这么严重?你们不是每年要缴纳高额税款来获取保护的?”

  谢君抽了一口烟,被腔得狂咳了几声,拽了句文,“我们不过是在夹缝中求生存的一叶小舟而已。”

  “保护个屁啊。”可能他觉得自己说的这一句话太富有诗意,太不符合自己的形象,便骂了一句粗话之后,才再次开口,“这个地方,有钱都不知道怎么花,那些读书厉害的,都去了美国、英国,只有我们这样的人才会留在这里。”

  “哦,那你姐夫,怎么跑了回来呢?”莫磊说的是伯尼金。

  “他傻呗,舍不得我姐,我姐又是宁愿老死在这里也不愿意远走半步的,就算要她去麦德林、去巴尔斯基,她也是不肯的。”

  莫磊沉默。

  “你那天干嘛把手枪还给凯撒?”谢君见莫磊没有回答,便换了一个话题。

  “我要枪来干什么?”

  莫磊越来越觉得谢君有趣了,竟然不接招,那就单刀直入吧。

  “总是会有用的。”

  “希望别用上吧。对了,你对我表舅的太太印象如何啊?”突然想起那张照片,

  “啊?我没见过她的,听说早就离婚了,之后搬到墨西哥去了。”

  “老孟家竟然没有后人了,真可惜啊。”莫磊假惺惺地叹气,眼睛看着谢君。

  谢君似乎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做多深究,抬起手臂看了看腕表,“我得出去镇里一下,你要一起去转转吗?”

  莫磊眼神一闪,“不去了,咦,你身上的纹身挺特别的,这个是什么图案啊?”他在谢君掀开袖子的一瞬间,看见一个形状恐怖的纹身,这个纹身,他这是第三次看到了。

  “没什么啊,这个是安第斯神鹰的脑袋,安第斯神鹰是哥伦比亚的守护图腾,少年的时候不懂事就纹了上去。那我先走了,改天我带你去种植园转转。”

  谢君站起来呼唤着其他的几名年轻人,几个人打打闹闹呼啸着走出了大门。

  看着他们的背影,莫磊陷入沉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