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全勤安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黑夜里的肉搏

全勤安保 水边梳子 3322 2019.10.08 18:03

  53、黑夜里的肉搏

  当你使用装着消声器手枪来射击,最好是双手持枪,因为装有消声器的手枪的后座力会变大,单手持枪一般会失去自己原有的精准度,也会损伤到手腕。

  这是马哥多年的经验所得,所以,他在追击过程中,一直都是双手持枪,斜着身体奔跑,尤其是上坡的时候,他几乎全程都是侧身上坡,这样从速度、体力上的消耗都会减少,也减小了受攻击的面积。

  他对前面这个猎物越来越感兴趣了,这个家伙要不就是自信到大胆妄为,要不就是傻乎乎的自以为是超人,当然,马哥相信这家伙一定是前者,毕竟傻乎乎的人早就会死在早先派出来的史密斯手下了。

  但是,哪又怎么样呢?

  在马哥的世界里,他身边所有的兄弟们唯一尊崇的就是暴力,暴力能带来一切,金钱、权威,虽然马哥所认为的暴力不仅仅是暴力表面,即使是用头脑算计之后的暴力也是暴力的一种。

  比如他的队长、救命恩人‘战斧’戈登,比如那位看起来慈善可亲的沃克斯.图兰,他们两个人都喜欢运用计算之后的暴力,但这样的暴力也是可怕的、让人尊崇的。至于‘小刀’维克多之类,不过是恨不得把‘我很聪明’写在额头上的疯子而已,刻意伪装的傻乎乎的,却不经意地将自己的精明流露在外,大概维克多身边的人除了害怕他真正的暴戾之外,还有更多的是瞧不起这种家伙。

  而这个年轻的中国人,在紧张环境里的决断力、反击时的杀伤力,以及看他刺杀小图兰的时候,果敢又雷厉风行的复仇手段、杀完之后在全力合击之中反杀逃走,就的确马哥心生欣赏。

  沿着莫磊所经过的路线,马哥借助微弱的星光跟自己的感知去判断对方留下的痕迹,他走到莫磊斜刺里冲出去的地方,在那里思考了两秒,也侧身冲上斜坡,他知道,那个中国人肯定找着一个地方,在好整以暇地等待自己,很可能是子弹、有可能是带毒的匕首。

  参天的兰伯氏松伸腰立枝,山风轻拂着树叶,像是情人的低吟,树林里夜鸮短促而尖利地鸣叫着,有小动物在高大的树上跳跃的沙沙声,空气中伴有泥土的清香跟青草的味道,还有腐烂的动物尸体与泥土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让人恐惧之外,还有莫名的刺激。

  马哥突然静止在原地,仍旧保持着向前扑的姿势,直觉告诉他,莫磊就在附近不远处,可是,他看着星光下的地形,发现这里并不适合伏击,那棵松树太大了,树荫下的植物被遮挡住了阳光,便变得有些死气沉沉与低矮,要想埋伏在这里,必须趴下身体,但那样却妨碍了暴起发动攻击,而他更不可能躲在树后,自己只要从侧边绕过去,他也无能为力。

  他敲敲耳机,再按了几次通话器,毫无反应,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耳机线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扯断了,这种耳机不好,无法干湿两用,而且有线的耳机总是会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断掉。

  那就自己有一个人来吧,马哥自信满满。

  人会藏在哪呢?肯定是在附近,风里面有人体的味道。

  树上?

  有可能。

  ……

  休憩了几分钟的莫磊仍然觉得脱力,小腿部位像是给扎进了几万根细如游丝的小针,酸胀麻木,可强烈的战意仍旧让肾上腺素维持在峰顶。他背对着马哥,闭上眼仔细的听着,他现在站在上风口,唯一的优势就是突袭。

  清脆的‘滴答’声传进耳膜,那是子弹滑进枪膛的声音,这种合金的金属摩擦声,莫磊曾经听过成千上万遍,不会听错。他明白,对方应该是新换了一个弹匣,已经离自己很近了。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那是重物压倒了地上的干枯的枝叶声,森林里的枝叶长年累月的累积,早就铺上了厚厚的一层,叶子的破碎声在夜里已经非常刺耳了。

  1……,2……。

  3……!

  莫磊探出自己的左手,朝着黑影甩出第一节毒漆藤,紧接着,再甩出第二节,这一次的位置稍稍向左下。

  他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甩出去的东西除非有破空声,那就是用弓或者设备弹射出去的东西,人一定会滚落在地上去闪躲,像对方这种专业人士,他肯定早就推测过自己身上不会有手雷之类的武器,那么,一是低头闪躲,另就是朝一侧闪开。

  都挺好,都符合自己要求。

  马哥手中的手枪喷出火焰,第二根毒漆藤在他的脸上甩了一下,掉在了地上。子子弹出膛的瞬间的火焰,在黑夜里点亮了他自己。

  莫磊从树后的另一侧闪出,刚才的疲惫跟麻木随着冲出的一瞬间消失无踪,他左手爬出匕首,右手用毒漆藤制成的小圈套朝前方甩出去,绳圈已经被他找了一种无毒的山藤连在了手上,另一头准确地套中了马哥的手腕。

  用力一扯手中的山藤,毒漆藤上的倒刺勒紧了马哥的肌肤,手枪掉在了地上,马哥双手用力一挣,挣段了手上的绳圈,反手拔出匕首,跟扑过来的莫磊缠斗在了一起。

  黑夜里,两个人不发一言,沉默地互刺、劈、撩、划,彼此依靠着用生命与鲜血换回来的熟练的格杀技巧闪避、攻击,只有粗重的呼吸声金属交汇的撞击声,还有偶尔匕首大力撞击而闪出的火光,那一瞬,连夜鸮停止了鸣叫。

  马哥势大力沉,莫磊以逸待劳,两人在黑暗之中你来我往的攻击对方,但似乎都不想伤及对方的生命,片刻之后,两人分开,彼此气喘吁吁地在黑夜里盯着对方,准备下一波的攻击。

  马哥反持匕首,他发现对面这个家伙技巧性很强,迅捷凶猛,经验丰富,而且油滑得像条毒蛇,他的匕首一直不离自己全身的关节,看来对自己还很有想法,竟然想抓自己活口么?

  对面的莫磊静静地站在黑暗中,把自己粗重的呼吸调均匀,他也有些惊讶,按照常理,毒漆藤粘上人体5分钟以内必须会发作,而这种变异的毒漆藤倒刺进入到肌肤或者血液以后,至少会提前3分钟。对面的这个大猩猩在刚刚经过剧烈的奔跑,血液流转的速度加快了几倍,毒漆藤的效用应该发挥得更快才对。

  但好像无济于事。

  他不知道对面的马哥现在正饱受煎熬。

  突如其来的痒最开始是从手腕开始的,被绳圈留下的伤痕位置最开始只有一点点麻,紧随而来的是刺骨的痒,那种感觉迅速传到了整个小臂,似乎有一条小虫子从伤口钻进了血管,正在沿着血管朝手臂上行。

  紧接着脸部也开始变得痒起来,他想伸手去抓。但他突然明白,这是对面那家伙用了最常见的毒漆藤当做武器来弄伤了自己,这东西在这边的山里很常见,但谁会想到他会拿来当做暗器,明明对方也没有戴防刺穿手套啊。

  马哥不知道的是,莫磊找到一点水源将自己可能触碰到的地方全部清洗了一遍。

  在心里咒骂对面这个家伙的无耻,马哥咬着牙忍受着伤口传来的刺骨的麻痒感,脚步缓缓后退,他得快速折回一小段坡道,才能从坡上滚下另外一侧,他想是的“滚”下去,而不是跑,这种感觉太让人抓狂了。

  莫磊听见细枝折断的声音,对面模糊的黑影仿佛朝后方退了一大步,他明白毒漆藤开始起了作用,便把匕首收起来,冲上去贴近黑影,左手甩下绑手的布条丢向对方的脸,右腿侧踢向对方是手腕部位,他感受到了脚外侧踢中了对方的手腕,匕首飞进了草丛。

  失去武器的马哥毫不慌乱,忍住极痒,反而干脆朝前一步,伸出双臂一下子把莫磊给箍在怀里,粗壮的双手抠住莫磊腰部的脊椎骨,他正待用力按下去手指,莫磊的双掌的掌根狠狠击打在他的太阳穴,马哥的手一松,莫磊落在了地上,膝盖顶上马哥的裆部,右手捏成凤眼,再次在马哥的太阳穴一击,马哥来不及闪躲,便昏天黑地地倒在了地上。

  还得补上一下才放心,莫磊不会再犯巷子里出现的那个错误,这个家伙看起来也是皮坚肉厚。他扑过去伸手摁住马哥的耳后用力一掐,也顾不得是否能沾上对方脸上残留的毒漆藤粉末,然后才放心地站了起来。

  突然,一道强光在树林外亮起,紧接着就是HK416步枪‘当当当当’的声音,子弹朝着莫磊的方向,擦过他的身边飞进树林。

  艹你大爷!

  莫磊在心中怒骂一句,转身便冲进身后茂密的森林。

  一边像鬼魅一般地穿行,一边想需要找一个有水源的地方清洗一下,不知道刚才是否沾到了那鬼东西。

  短点射不间断地响起,大概打完了一个弹匣之后才没了声音,‘小刀’维克多端着他锯短了枪管的HK416,跟一名手持左轮手枪的警察冲到了刚才莫磊跟马哥格斗的地方。

  警察打开手电,照了照地上昏迷中的马哥,再看了看黑夜中的丛林,将视线转向了面色阴沉的维克多,他发现维克多手中的HK416正在对准了地下的马哥,便赶紧将视线移开,装腔作势地拿着左轮手枪指向黑夜。

  维克多放在扳机前面的手指微微颤抖,几秒钟之后,他还是收回了枪口,对那名警察下令,“他应该是中了毒漆藤的毒,你来背他回去。”

  警察刚刚诧异的反问一句,“我?”

  维克多的战术手电突然打开,强光直刺在赛尔的脸上,灯光下,赛尔那张满是血丝的脸紧张地抽搐了一下,酒糟鼻显得更红了,他点点头,赶紧将手枪收紧皮套,弯腰把地上的马哥扶了起来。

  维克多对着莫磊消失的方向看了看,嘴角露出一丝狞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