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全勤安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谁不想叶落归根

全勤安保 水边梳子 2700 2019.09.01 19:55

  4、谁不想叶落归根

  上午8点,小院子里一片阳光,青色的围墙上趴满了黄叶绿萝,金黄色的枝叶缠绕在粗大的藤上,院子的右边,用粗木搭建了一个小小的凉亭,凉亭外是一颗一人合围的桂花树,虬曲苍劲,枝繁叶茂。左边是一块小小的菜圃,已经荒废,黑色的土地上长满了星星点点的小草。

  莫磊穿着一套这屋子原主人的休闲服,他发现,这个便宜表舅跟自己的身材差不多,衣柜内还有几套看起来价格昂贵的西装,不过莫磊从来拒绝正装,只有这种不受约束的服装才是自己的最爱。

  “多好的空气啊。”莫磊坐在凉亭里,随意地靠在竹椅上,丝毫没觉得这栋楼才搬出去一具尸体有什么不妥。一旁的伯尼金却有点不安,镜片后面的眼神闪烁,凌乱的头发有一丝垂在额头上,脸部浮肿,手中端着一杯开水,随意地应和着莫磊。

  “你能把你所了解的情况告诉我吗?伯尼,我只是来求财的,想尽快拿了遗产就走,可是接连两次的袭击,总不可能都是偶然吧?”

  莫磊看着眼前这位脸上写满了生活的不如意、大概是活得战战兢兢却又强做欢颜的中年男人,有点感慨,便将语气放低了几分。

  “我是真不知情,猜测的东西,我却不能瞎说的,我是个律师。”伯尼金声音有些嘶哑,他余悸未消,毕竟,就算是生活在这里几十年,也经常看到群殴、街战,甚至也听到过枪声,可是他总会绕得远远的走开,从未曾像今天这样,看到一具血淋淋的尸体。

  但是伯尼金也知道,眼前的这位年轻人,也是无辜的。

  “难道我头上写着‘倒霉蛋’三个字么?”莫磊微笑着自嘲。

  “你表舅孟先生,在这里也是德高望重的人,而这里的华人彼此之间都非常齐心,互相照顾……”

  “都非常齐心?”莫磊反问一句。

  他看见过有些老人看伯尼金的眼光带着蔑视。

  “嗯。非常齐心。我是另类,因为我并没有接受我父亲给我的种植园,我把它卖了,因为我不想做一辈子农场主,虽然有工人们帮助,但也是早出晚归风吹日晒,我不想一辈子住在这个山谷里,不想我的女儿再在这山谷里终老……。”

  莫磊挥挥手,他倒没觉得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人各有志。

  “这边,纯粹的华人太少。”伯尼金喝了一口水再继续跟莫磊说起。

  “我听我爷爷说,第一代华人是清末就过来这边了,那时候,除了勤奋之外,还有真刀实枪才一小块地一小块地这样子弄起来的,中国人啊,对土地的热情是潜在骨子里的。他们垦拓荒地、种植咖啡、可可、玉米、香蕉,哈哈,据说还有人种稻谷的,当然这都是我听说的。”

  “受得了苦的人,就在这里面朝黄土背朝天,受不了这份苦的,有一部分跑去加勒比做海盗去了,还有一部分干起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营生,哥伦比亚啊,种植作物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古柯碱之类,你懂的。”

  “不过,听说那些跑了的人,大多尸骨无存。”

  “留下来的人,总算是安家落户了,然后越做越大,也算有了些资本。”

  可这毕竟是远走他乡啊,全世界的华人都一样,谁都想着落叶归根。可是,回不去了啊,经历了几代人,回哪去?回去干吗呢?家里的亲人早就死光光了,无田无地,能干啥?还是那句话,上无片瓦遮身、下无立锥之地,怎么回?”

  莫磊默然。

  “你表舅他们家,是在抗战之前就来到这边了的,其实他能把你写进他自己的遗嘱里,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了,这边有很多老人孤老一生,大概在他这一脉,死了也就断了根了,这个,在我们这里,很讲究的。对了,你看到我们这边的学校了?”

  莫磊点点头。

  “这是不成文的规矩,是彼此之间沉默的心照不宣,凡是孩子启蒙,都得从中文教起。教《诗经》,教《百家姓》、《三字文》,教《幼学》,还教中国历史,不过,现在的中国历史书是越来越厚啦,教书先生声音也大了些,哈哈,甚至于有一些本地的孩子也来这里学我们的课程。”

  “但这一切的发起人,却是你表舅家,老孟家的某一代先辈发起的。据说这个老先辈还做过很多事情,比如,将华人社区圈起来,是他提议并开始的,当然他的后代也在一代一代的完善他的遗愿。”

  “这个地方,其实很可悲啊,区域太大,地域变化也太大,从北到南、从加勒比海到亚马逊雨林,海滩、雪山、雨林、山地,交通设施就很不发达了。正因为这样,有些地方,政府根本控制不了,枪支管理太松散了,在过去,有钱人谁敢在这边呆啊?你有钱是吧?绑架你的小孩,给你做个汽车炸弹?到你家门口丢个手雷?很多店铺7点关门,白天也行人稀少。”

  “你表舅的长辈们,一直到你表舅这一代,都在不断的完善跟巩固华人在这边的地位——你有了钱没用的,你得有权势、有武装力量,你得随时提防那些冲进你家门将你洗劫一空的匪徒,所以,才有你看到的那些拿着AK47在门口守着的大汉,看到这一道道围墙。”

  “当然,孟家是这个社区里最大的地主,也是这个社区实际上的领导人。你别看他的房子跟其他的庄园相比较有些寒酸,可是,你看到你的那份继承文件上,除了土地,还有矿山。不过,到了你表舅这一代结束,唯一的一个有威望的孟家男人也去世了,他们几代人所努力的这一切,已经是形同虚设。”伯尼金用手画了一个圈。

  “其实所有人都明白,孟家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众人啊。但,这难免让那些着不劳而获的人眼红,这里面,也包括一些华人。”

  “听你的意思,我过来继承遗产,不想我出现的人还很多?”莫磊放下手中的水杯,看着亭外绿得耀眼的树叶上,在阳光的照射下,叶上的露珠散发着晶莹的光。

  “在你表舅没去世之前,实际上就有当地的一家企业过来跟他谈判,想将这边华人的土地全部买下来,他们打算在这里建立一个庞大的生态社区之类的,你表舅没有同意。”

  “嗯,之后呢?所以威尔逊也是他们的人?”莫磊淡淡地问。

  “所有的农场主绝大部分都不愿意的,这里是他们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繁衍的地方,怎么可能出售。”

  “而且,在这里建造生态社区?鬼才相信。至于威尔逊,他肯定知道一些,但我想他知道的不多吧,他还算是一个比较有良心的律师吧。但,我还是希望你赶紧拿到遗产,离开这个地方吧。”伯尼金脸色涨红,有点激愤。

  “从拒绝被收购开始之后,这里就经常会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总之到处惹是生非,我们社区的护卫队跟一些男孩子,与这些人打了几架了,现在啊,女孩子都不允许、也不敢一个人出门。”

  “警察也不管?”莫磊反问。

  “警察?你看到了的,就算了死几个人,警察也就是不咸不淡地询问几句就离开了,何况这种冲突?警察简简单单的一句民事冲突了事。”

  “问题是,你们请这些护卫队,真的有用?”莫磊想起刚到社区看到的那些无所事事的持枪大汉。

  “嗯,这些人大多数是华人跟本地人的混血,在本地人当中是很不遭人喜欢的,咦,你等等,怎么这么吵?”

  他正想再说下去,突然从商业街的方向传来喧闹声,伯尼金竖起耳朵听了听,突然站了起来。

  “好像是我太太。”他拔腿就往外面跑。

  莫磊一愣,也赶紧跟了上去,等他把门锁好,发现伯尼金已经冲出了几百米之外。莫磊摇摇头,把钥匙放进口袋,也朝吵闹的方向走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