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我是天道的小祖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破阵(下)

我是天道的小祖宗 温初拾 2376 2021.02.14 13:59

  初欢睁开眼,看着眼前的景象,阵法闪着荧光,透过白色的薄光,是青灰色的石壁。

  一个激灵,立刻反应过来当前的处境,起身向阵法外望去。

  欧阳浩与萧寒几人并没有什么异常,料想是和往常一样,等待着她的结果。

  见几人并未发现她的异常,从储物间摸出一瓶辟谷丹,塞了两颗在嘴里,她是被饿醒的,饿的脑袋发昏!

  “嗝!”初欢连忙捂住嘴,刚刚太饿吃多了……

  辟谷丹不能同时服用,并不能增加饱食时间,只会觉得撑得很。

  将胃中不适压下,伸出右手,掌心略微弯曲,拇指轻点两下指节,这是最基本的时间算法。

  手指停下后,略微思量,五日已过,还是先编个理由告知一声。

  “几位道友,此卦象甚是难解,在下还需五日时间。”

  一道夹杂着灵气的清冷声音,清晰的传到四人耳中。

  欧阳浩有些不悦,却也无可奈何,转头看向萧寒,语气微扬,忍不住问道“萧寒道友,你真觉得这女修能算出生门?”

  萧寒闻言,嘴角扯起一丝讽刺的笑意,轻嘲道“不然呢?还有什么办法?”

  被萧寒一呛,欧阳浩脸色更加阴沉,在初欢还没有来时,他与萧寒便差点翻脸,本来约定好其他三人帮他一起去寻天材地宝,中间是许了好处的,却被湖中漩涡卷进这个破房间,出也出不去。

  云飞打着哈哈“也不差这五日了,再等等看。”他心里也是有怨气的,只是他灵根不好,平时笑脸相迎,从不与人结怨,而这位欧阳浩又有一位金丹期的爹,老来得子的欧阳锋对欧阳浩极其宠溺,他本来只是为了捞点好处,像他也看不惯这种二世祖,却在同一宗门之下,只能忍气吞声。

  几人的动作,初欢收在眼底,暗戳戳的叫好“越乱越好,打起来更好。”她可没忘记欧阳浩还惦记着她的法宝。

  收回视线,内视身体的情况,昏迷时灵气已经见底,此时却有些许灵气在丹田中晃荡,这几日她就隐隐发现,不修炼时身体也会自动吸收灵气,只是少的她以为是错觉,便没有放在心上,仔细一想,或许是功法的原因。

  这几日,经脉好不容易养好一些的暗伤,又增加了,初欢不禁有些惆怅“练体!必须练体!”

  初欢却不知,修士没有她这么不要命的总是抽空灵力,或者靠大把补灵丹强行驱使法宝,书中之所以没说,是因为这都是修行常识。

  神识的疼痛已经消去,但定是有所创伤,将神识铺展,她不怕其他几人发现,毕竟自己的神识和修为都高于他们。

  在铺展四分之三距离的时候,神识隐隐传来阵痛,初欢立马将神识收回。

  此时的神识和练气七阶差不多,只能慢慢温养了。

  盘坐在阵法中,吞了一粒小还丹,丹药化成液体从喉咙流入身体,慢慢滋养着经脉的暗伤。

  其他几人这一等就是七日,瞧见阵法波动,所有人的目光在一瞬间都靠拢过去。

  初欢将阵法收起后,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生门我没有算出来,但算出此阵法薄弱之处,我们全力攻击,两个时辰便可破开阵法。”

  云飞听闻站直了身体,向初欢走去,眼底的抑郁一扫而光“在哪?”

  初欢却没答话,扫了他一眼,又看向其他两人,在二人身上略微停顿。

  萧寒最先反应过来,眼眸闪动一下,平静的问道“初欢道友要什么样的酬劳?”表情并无不满。

  欧阳浩冷哼一声,云飞站在初欢面前尴尬的摸摸头。

  “符篆或是法器。”在她眼里什么东西都一样,能卖钱的东西便是好东西,而符篆和法器刚好可以削弱他们的战斗力,心魔誓虽有牵制作用,却不能百分百保证,进阶时心魔会有威力大小的影响,心魔也并不是不可破,不然哪里来那么多弑心魔。

  萧寒有些错愕,他是剑修,又没有打劫的爱好,去哪搞法器?即使有,也早被他卖了,内心泛起一丝苦涩,只得从储物袋摸向储物袋。

  “等一下!”

  听见初欢的声音,萧寒疑惑的问道“初欢道友?”

  初欢挑了挑眉,声音略带一丝慵懒,这是她心情好的表现“萧寒道友是不是该放个隔绝术法单独给我?”

  闻言,萧寒也反应过来她的处境,见这女修走到身前,放出一道红光将二人罩住,掏出一沓符篆递过去“道友看看这些可够?”

  初欢盯着红色的灵气罩,面色有些古怪,暗暗砸舌,玉琉璃的冰灵根是一副温润如玉的样子,萧寒这火灵根居然跟块冰坨子一样,谁说灵根会影响性格的?

  而且单色的灵光,只有单灵根才会如此,杂灵根都是白色的灵光。

  伸手接过符篆,十张爆焱符,十张金刚符,两张冰河箭雨。

  手指略微停顿,心中咯噔一下,她还是低估萧寒了,冰河箭雨是筑基期使用的符篆,和雷符不相上下,心念一转,微微勾起唇角“萧寒道友,你这些加起来也才六百灵石左右,一件法器怎么也要上千灵石。”

  萧寒闻言,眉心皱了皱,声音淡淡“我并不想与道友结怨……”

  “够了!”收起符篆,眼神扫了扫灵气罩。

  萧寒示意,撤掉隔绝术法,初欢直接朝欧阳浩走去。

  “欧阳道友…”

  听见初欢的声音,欧阳浩并未避讳其他人,将一件法器直接向她扔过去,见是一把双刃剑,初欢不在意的收进储物戒,这欧阳浩绝对故意的,明知道她的法宝就是剑,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最后剩下云飞,看着面色涨红的云飞,初欢袖摆一挥,二人四周多了一层灵气隔绝。

  四目相对,初欢直言道“云飞道友直接拿出来便是。”

  听她如此说,云飞只得掏出一直玉钗,言语吞吐“这只玉钗,可抵挡练气十层攻击三次。”

  她瞧着这只玉钗,白玉无瑕,润泽透明,倒是件很好的装饰,有次数的防御法宝,却是不怎么值钱。

  云飞也知道他这件法宝确实不值钱,本来打算买来讨好宗门内的师姐,想谋个差事,双手局促的放在双腿两侧,不免有些担心,若是因为他一个人,这位初欢道友不满意,其他二人肯定不会同意,可他手中已没有几张符篆,法器只有一件自用的,他实在不想拿出。

  初欢接过玉钗,直接插在发髻上,什么都没说,撤掉隔绝阵法,朝房间中一处走去,望着她的背影,云飞目光微闪。

  在欧阳浩面前停下,初欢扯了扯嘴角“欧阳道友,你头顶那里便是阵法薄弱之处。”

  说着,在欧阳浩头顶用灵力圈出一个圈,她注意到欧阳浩面色更黑了,完全不复初次遇见时那高傲,目空无人的样子。

  知道出去的办法,四人谁也没在犹豫,拿起法器全力攻击,前前后后在这秘境两个月,除了初欢和玉琉璃,其他三人都一直被困在这里,早已急不可耐。

  半个时辰后,众人果然感到灵气波动,更加卖力的攻击阵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