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我是天道的小祖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拍卖会

我是天道的小祖宗 温初拾 2011 2021.03.06 01:30

  玉琉璃脸色一黑,伸出手接玉盒,其他修士见一只白皙修长的大手从斗篷伸出,所有修士眼神晦暗的看向玉琉璃。

  “刚刚那个丹修,是哪家的女人,这不差灵石的架势,啧啧!就是这给男宠起的名字也太土了。”

  “谁知道呢,你怎么知道是女人呢,万一是男人呢?越是…的修士越是好这口…”

  人群中小声的议论,让玉琉璃脸色更黑,没好气的拽过玉盒,转身就走。

  “让一让。”玉琉璃阴恻恻的说道。

  挡路的修士连忙让路,却小声嘀咕道:“一个男宠拽什么…”

  ……

  初欢站在路边等着玉琉璃,见他走过来,完全没有生气的架势,疑惑的问道:“灵草呢?”

  玉琉璃操控斗篷的阵法,关掉了声音的伪装。身子倾斜,慵懒的靠在了初欢的身上,一低头,刚好到初欢的侧脸,向她耳朵吹着热气,声音带了八成的蛊惑:“阿初,他们说我是你男宠,你可要对我负责。”

  “玉琉璃,你要死啊!”活了这么大,第一次和男子有如此亲密的接触,她连忙推开玉琉璃,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脸颊却带着一丝红晕,庆幸着还好有斗篷遮掩。

  她确实有意要玉琉璃出丑,谁让玉琉璃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坑,她就是想报复一下。

  “你不对我负责,我就不给你灵草。”玉琉璃看着她,瞳孔闪过一瞬血红,而后勾起唇角笑了笑了。

  初欢突然神情严肃,传音道:“玉琉璃,我刻了一个阵法给你。”

  话音落下,玉琉璃又恢复翩翩公子的样子,痛快的抛出玉盒:“下不为例。”

  初欢吐出一口浊气,连忙接住玉盒,打开一看,灵草的药香扑鼻而来,她瞬间合住盖子。心中却腹诽着:差点忘了他这登徒子的性格,下次让他出丑,一定换个方法。

  掏出阵盘,抛给玉琉璃,将使用方法传音给他,初欢明显感觉到他心情好了许多。

  刚刚那档子事,二人都没有了闲逛的心思,从山脚下直奔山腰的拍卖会。

  ……

  不多时,二人出现在停在一座小楼前,小楼大概五六层高,古香古色,青砖绿瓦,牌匾上写着弦月阁三个大字。

  初欢发现修士的房屋大多比较朴素,不似俗世那样华丽。

  门口的接引侍女恭了躬身:“二位可有令牌?”

  玉琉璃抛出一块令牌,初欢斜眸打量了一眼,不同于她的木质令牌,玉琉璃这块,明显是上好的上好的寒冰玉雕刻而成,上面没有名字,只有一块冰花样式的符文。

  初欢望着令牌若有所思…

  “二位,请跟我来。”

  接引侍女娇柔的声音,唤回了初欢的神智,脚步跟上侍女,进入大厅。

  初欢双眼一亮,这大厅不同于外面简朴,里面却别有洞天,四层楼的高度,整座阁楼都是用玉石堆砌而成。

  一楼广场般大小的大厅,中央有一块凸起的血玉台面,台面四周玉栏围绕,台下摆满了长条椅。

  而厅中两侧却是有白玉砌成的楼梯,通向楼上的阁间,初欢凝神探去,发现可以隔绝神识,心下了然。

  接引侍女将他们引进至楼梯处,便停了脚步,换了一位伙计接着带路。

  几人没有停留,直接来到三楼一个阁间。

  初欢注意到房门上边,有灵气写着:天字,九号。

  进入房间后,伙计正要说什么,只见玉琉璃摆摆手,那位伙计便躬身退下。

  玉琉璃脱了斗篷,又掏出他那套茶具,开始折腾灵茶,初欢坐在他的对面,眼神意味不明。

  “你可以把斗篷脱了,这房间隔绝神识查探。”玉琉璃抬眸说道。

  “不必了。”她一出声,该死的奶娃娃音又出来了,无奈只好摘了帽兜,关闭了阵法。

  收回视线,望向大厅,整座拍卖会的场景一览无余,眼前的那堵玉石墙居然是透明的,初欢看的啧啧称奇。

  大厅中的修士越来越多,一楼大多是练气和筑基期,她一眼便注意到苏尘和苏婉儿,想想也是,金丹修士和元婴修士还不屑于被人观看。

  忽的,初欢神情一怔,那是秦岳?那么穷居然舍得买入场令牌?

  ……

  “嗡——”一声敲击声响起,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进了每个修士耳朵。

  “各位道友,欢迎来到弦月阁的拍卖会。”一位衣着暴露筑基女修,那张略有姿色的脸上,挂着职业的笑容,缓缓走到平台上,微微躬身,声音带着些许魅惑。

  台下的修士爆出一阵叫好,甚至夹杂着几道口哨声。

  初欢有些不喜的皱眉,不知这些女修修炼干什么,明明都已经筑基期了,还要出卖色相。

  玉琉璃似看出她心中所想,解惑道:“你以为她的修为是怎么来的,若是不依附强大的势力,单靠自己,怎么修?”

  “琉璃道友,你修炼是为了什么?”初欢不赞成道。

  “修炼么?为了跳出轮回,为了不被任何人掌控。”玉琉璃的声音带着些许暗哑。

  初欢的眼睛注视着台下的女修:“那她呢?她修炼就是为了被别人掌控么?”

  玉琉璃扯了扯嘴角,喉咙发出低沉的笑声,好一会,才回答初欢的问题:“她现在起码有一百多岁,她若不这么做,可能还在练气期,被更多的人踩在脚下。”停顿了一下,接着,冷声道:“甚至连你,都能轻易杀了她。又或者,她现在早就死了。”

  初欢闻言,收回视线,若有所思…

  她没办法评价那位女修,只是对台下修士有些不满,玉琉璃是为了跳出轮回,掌控命运,那女修呢,是悲哀,还是可怜?

  但那女修也并没有错,筑基女修,只是想走的更远,不被别人欺辱,三千大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

  那她呢?倘若她没有这一路的气运,没有炼丹的天赋,和普通五灵根一样,甚至连筑基都很难,会不会和女修做出同样的选择?

  就像现在,为了资源进无极宗,为了躲避欧阳修,努力杀进内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