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如意魔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卧谈会

如意魔瓶 海鸥飞呀飞 2004 2019.05.16 08:53

  看到杉杉站在楼下迟迟不愿上楼,郝运就说:“快上去吧,我们只有早一点了解这里的情况,才会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踏上了征程,就没有退路了。”

  杉杉的眼泪快流出来了,“在这里我只有你一个伙伴,再说我们的身份是夫妻,就睡在一起,又能怎么样?我看他们最好把我赶走,让阿才或者冰儿来。”

  郝运说:“看来我还是太谨慎了,不管了,我们就睡一个房间吧。”

  杉杉笑了,“真没想到你一点也不死板,还挺机灵的。我们就像真正的夫妻,他们才不会把我们分开,真要是好几天都见不着面,就要在这儿耗一辈子了。”

  商量好后,两人就到了一楼开着灯的房间,看到里面堆放着一屋子的物品,明显就是个仓库,根本就不是住人的地方。

  杉杉笑了,用手指着郝运说:“你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让我们两人分开,我会有怨言的,你也会垂头丧气的,对工作没有半点好处。”

  上了四楼,两人看到里面有两张单人床,杉杉就说:“这里的人真的缺根筋,我们要是假夫妻,直接放上一张床就行了,真正的夫妻不可能在两张床上睡的。”

  郝运说:“你也别大意,他们这是欲擒故纵,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一楼把灯灭了,然后再上来把这里的灯灭了,灯一关,一片黑暗,想监视我们的人就什么也看不清。明天要是问起来,就说我们不习惯开灯睡觉。”

  杉杉点点头,对正要出门的郝运说:“那你快去快回。”

  过了好几分钟,郝运才上来说道:“糟了,我找不到灯的开关,那个房间是关不了了,不过这个房间的灯泡是普通的白炽灯,你在床上躺着,我把它拧下来。”

  杉杉就说:“好,你小心点。”

  郝运从窗台上找到一块破布,站起来用手按住发烫的灯泡,小心的转运了几圈,屋里立即黑下来,他把灯泡拿好,摸黑放到窗台上,小声问杉杉:

  “你睡在哪张床上啊?左边还是右边?”

  “左边。”

  “好,我就睡右边。”

  躺下后,郝运闭上眼睛,心想必须要睡一觉,明天看来会有很多事在等着自己。

  杉杉却说:“我又回到了上学的时候,每当散了晚自习,回到宿舍,到了该熄灯灯的时候,我们就把灯关了,开卧谈会。后来上班了,心想那些美好的记忆看来是一去不回了,没想到在这里却又重温旧梦,人生真是太有意思了。”

  郝运也大发感慨,“我一直以为我这辈子是不会有女人缘了,上学时没和女同学说过话,上班后环境那么封闭,心想随便找个人娶了,除了这个人不会再和别的女人说话,没起到自从那天在密林中遇见冰儿,潘朵拉的魔盒就打开了。先是冰儿,然后是晓梦,现在又是你。真不知道下一个又会是谁?”

  杉杉说:“世事如棋,我们都是决定不了自己命运的棋子,背后那股神秘的力量一出手,我们就只能任其摆布。我一直在想,如果遇不到生命中的贵人,就会一辈子呆在我们那个公司里,当一辈子家庭主妇,不是围着老公转就是围着孩子转。”

  郝运问道:“不知道娜娜现在怎么样了?那次掉进陷阱里的钱阿才没还她吧?”

  杉杉说:“我不清楚,娜娜很爱面子,不可能在众人面前逼着阿才还钱的,阿才一气之下把那天晚上的事泄露出去,后果是什么娜娜比谁都清楚。”

  郝运说:“我的反应有点迟钝,居然想不起来时的路了,天这么黑,根本看不清车外是什么样子。”

  杉杉看出了他的心思,就说:“你可别有出去找出去的路的想法,一旦迷路了就会前功尽弃。你走了我会毫无价值的,他们甚至会杀了我。”

  郝运说:“为什么叫岛呢?根本就不是岛,也就是个与外界隔绝的世外桃源罢了。”

  杉杉说:“你大脑又短路了,孤岛,与世隔绝的孤岛。”

  郝运说:“我们见到的人都是挺精的,看来被他们管着的那些人真的是傻子,除了干活对外界一无所知的傻子。”

  杉杉说:“对了,还有一个问题需要我们立即找到解决的办法,我们都没有表,这里也没看到,小英叫我们明天七点赶到那儿,这怎么可能呢?”

  郝运说:“这确实是个问题,这样吧,你先睡,我在这儿守着,然后你醒了,我再睡,等到天一亮我们就立即起床,直接赶到那儿,在办公楼前等着他们,不能让他们等着我们。”

  杉杉说:“好吧,就这样,我先睡会,你站岗。”

  杉杉睡着了,郝运站起来,把门关上,在楼道中走来走去,从四楼走到一楼,又从一楼走到四楼。

  走到一楼时,他就出来看看外面布满星辰的天空,尽量用均匀的步子走,走完五个来回,就打开门看看睡着的杉杉。

  听到杉杉均匀的呼吸声,他心中暗笑杉杉成了运行的设备了,一个小时一巡检,就是没记在操作记录表上罢了。

  第三次巡检完杉杉后,正要关门,杉杉却醒了,“上了多年的夜班让我形成了一个习惯,睡一次觉大约两个小时,然后清醒一个小时后再睡,你快睡会吧。”

  郝运就躺在床上,闭上眼晴却再也睡不着。多年的夜班让他形成了另一种习惯,那就是夜班睁一夜眼,白天睡一整天觉,坚持上完一星期夜班再睡上一个白天,夜晚也不起来。调整两三天后再适应下午的班。周而复始不断适应,渐渐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

  所以躺下后自然睡不着,也不敢睡,一旦睡着了就起不来了。

  不上班都有一个多星期了,不上夜班都快一个月了,必须从头适应,一切都要从头再来。杉杉一直在屋里,散发出的女人特有的体香让他想起了晓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